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丁原走了,魏續與宋憲也隨著呂布離去,原本處於敵對狀態的雲中居民,對於牧雲歌也算接受了。看著混亂不堪的雲中城,牧雲歌真是撓頭不已。

“小殤,雲中城事了,我也該去尋那畜生,今日你我師徒分彆,不知何時才能相見,為師把斷魂飛刀傳與你,希望它能在你手中聲名遠播。打造斷魂飛刀的圖符,我也一併交給你,待我照顧好小茹。”

“叮,玩家心殤得到師傳斷魂飛刀,故斷魂飛刀初始值為入門。得到斷魂飛刀鑄造圖符。”

隱龍說完轉身便走,而隱劍眾人也步步隨行,最後麵的隱馨看了一眼牧雲歌,眼神之中露出一絲留戀,眨眼之間便已消散。

望著眾人的背影,牧雲歌不知道該怎麼開口,他知道隱龍既然做出了決定,已經不是自己能夠阻攔得了。

一旁的隱茹微微哭泣,張勇則是靜靜拉著隱茹的手,隱龍雖然什麼話都麼說,但是剛纔那絲淩厲的眼神,已經足以說明瞭一切。

轉眼之間,隱宗之人全部消失,看著自己身邊的眾人,牧雲歌突然感到一陣孤寂。

“郭嘉,我欲平定雲中郡之亂?你說我們該怎麼做?”

“主公,莫急,咱們還是去往太守府商談,另外主公何不把高順喚出,也好共同商議此事?”

“也好,師姐去我的太守府吧?領地之事好需要你幫扶。”

“嗯,走吧師弟。”隱茹振作一下,點點頭對著牧雲歌道。

“諸位也與我同往太守府,此時我需要大家的助力。”

陳氏三雄點點頭,與張勇對視一眼,他們四人得知牧雲歌為太守之時,心中便早已升起萬分喜悅。四人屬於牧雲歌的私兵,與靈將卻不相同,他們算是牧雲歌的派係。雖然打上牧雲歌的標簽,也可謀取一地官職,也可脫離牧雲歌的麾下。

不過此時牧雲歌越走越遠,他們也自然跟緊步伐,成為牧雲歌的班底,也能得到最大的利益。

來到太守府之後,牧雲歌直接占據上座,而召喚出來的高順與郭嘉,一左一右坐在他的下手,緊接著便是隱茹、張勇,其次纔是陳家三雄。

“順,這便是我的第一謀臣郭嘉,郭嘉這便是我的第一猛將高順。”牧雲歌現行為兩人介紹一下,希望兩人能共同輔佐自己,莫要內起爭議纔好。

“主公,臣願與順同心協力。”郭嘉率先表態,衝著高順微微一笑。

“郭嘉郭奉孝,順早有耳聞,能被主公成為第一謀臣,該當如此。順不敢成為第一猛將,隻希望能在主公麾下,效全力也。”

“好,得二人實乃我的幸運,雲中郡大亂開始,不知諸位可敢與我迎戰四方。”

當下牧雲歌把自己現在的情況,與眾人說了一遍,眾人倒是冇有太多的驚詫,紛紛開口道:“主公,領主,敢不從命。”

“諸位,這將是我們第一場惡戰,要打出我們的名聲,打出我們的威嚴,可惜此時我手中兵馬太少,領地等級太低,該如何謀事?郭嘉你來布謀劃策。”

說到這裡,牧雲歌看向郭嘉,此事也隻能交給郭嘉了,想必郭嘉不會讓他失望。

而郭嘉微微一笑,衝著牧雲歌開口道:“主公,若是一府之地,主公欲謀大勢,那郭嘉就算想破頭顱,也無一絲辦法可言。現在我們坐擁雲中郡11府,雖然失去箕陵府一地,但是並不為患。”

說著郭嘉起身,來到牧雲歌桌案前方,展開牧雲歌前方的地圖,伸手一指地圖北方武泉府之地。

“武泉府,乃是主公之根本,也是主公龍興之地,萬萬不可忽視,一旦失去領地便會不保,故此主公可安親信一人,出任此城縣令。”

“張勇,你可與我防守武泉?”牧雲歌看向張勇開口道。

“喏,張勇必當守護武泉府城。”

“主公,碭山之眾可為武泉兵卒。”高順在一旁提醒道。

“正有此意,張勇回去之後,與師姐配合,妥善安置碭山的兄弟們,在滿足領地之外,可招募為武泉兵卒。”

“喏。”隱茹與張勇急忙開口道。

“武泉北有陰山關隘,可阻幽冥郡來襲,張勇若是回去,定要小心防備,一旦幽冥郡出兵襲擾,隻守不攻,千萬不可出關作戰。”牧雲歌想到北方幽冥郡,不敢輕視對方,再次衝著張勇囑咐一句。

“喏,領主。”

牧雲歌點了點頭,示意郭嘉繼續。

“主公,其次北輿府,北輿府乃武泉府到雲中城必經之路,掌控北輿府,就等於聯通兩地。相反若是敵人攻占,便是切斷了我們兩地的聯絡,故此需要著人掌控才行。”

郭嘉掃了一眼陳氏三雄,不知道這三人本事如何,也隻能讓牧雲歌做主。

對於陳氏三雄,牧雲歌也不知能力,隻能回首看向三人道:“爾等誰願與我掌控北輿府。”

“領主,此事不可操之過急,陳剛請命,請領主準許我去往北輿府。北輿府縣令吳誌,與我父親交好,我必說服吳誌伯父,效力於領主麾下。若是領主信任,可許我屯長之職,為領主掌控北輿一府。”

“哦,這樣也好,若是事成,便是再好不過了。我便許你北輿府屯長之職。”

“謝領主。陳剛必效死力也。”陳剛也是一喜,衝著牧雲歌感激道。

“主公,得北輿府,便可掌控原陽府,隻要原陽在手,武泉府必可安枕以眠。”郭嘉一指原陽府衝著牧雲歌開口道。

原陽府建於荒乾水南岸,類似於渡口城池,隻要原陽府在手,便可威懾定襄府不敢有所異動。而成樂府若是被黑暗陣營占據,進兵來犯原陽,也可據守北岸阻敵。

“我願意為領主掌控此府。”不等牧雲歌開口,陳發、陳義兩兄弟紛紛起身開口道。

“嗯?”看到兩人如此,牧雲歌倒是一愣,不知道該選擇誰去纔好。此時手中無人可用,兩人這一爭執,牧雲歌也不好做決定了。

“領主,可派二弟陳發去原陽府,三弟,你雖與縣令交好,卻不得二弟身份權重。”

聽見陳剛如此開口,陳義也不好說話,心中知道陳剛說得不錯,也隻能坐了下來,把這份功勞讓給二哥了。

“陳剛何出此言?難道說原陽府縣令,亦是你父親的故交?”

“領主說笑了,不過原陽府縣令薛安,雖不是父親故交,卻與二弟大有關聯。還是由二弟自己說吧。”

“嗬嗬,領主,那縣令薛安乃是我未婚妻的長兄,原本無望與之聯姻,蒙的領主洗刷冤屈,纔有希望去見我的妻子。”

我勒個去,自己真冇白收三人,一個為自己搞定北輿府,一個為自己搞定原陽府,這三人還真是福將啊。

“主公,真乃蒼天之助,看來雲中郡合該為主公所掌。不過陳義莫要灰心,這雲中郡的安全,便要由你掌控,還請主公與我走一趟沙陵?”

“不可,沙陵與箕陵府毫無天險之隔,城池又多年失修,此等險地怎能由領主親往?還是由我代之,保證為領主掌控沙陵府。”陳義急忙開口說話。

“郭嘉說說打算吧。”

依照郭嘉的秉性,絕對不會無故說出此言,牧雲歌揮手示意陳義坐下,對著郭嘉微微一笑道。

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