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再行百步之後,此人一身黑衣襲身,髮絲如雪般的潔白,冇有一絲雜色混淆,此人正是解救玄武那位神人,敢於冒犯諸神靈,自開一界喚為仙界的滄溟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“可知你的道?”

“知了。”

“可知你的錯?”

“知了。”

“可是你的前途?”

“不知,卻要前行。”

“嗯。”就在此人抬手之間,牧雲歌卻緩緩的道:“可知你的錯?”

“我的錯?”

“你縱然有神人之威?便是連你的女人都保護不好?便是隨意開創一界,可以與諸神為敵,斬殺他們令其神格破碎,可是心中滿是真,希望漫的神人能自悟悔改。便是縱然轉世,亦要按部就班,難道就不知道打破陳規,建立新的規則麼?”

“你?”

滄溟一臉怒火,可是終究低下了,他那高貴的頭顱,眼中儘是滿意的神色,衝著牧雲歌緩緩點頭道:“你是對的,也不枉我轉世九生,終究尋找到自己的道。以後你便是你,非我滄溟,往事如同過眼雲煙,忘了吧。”

“非,哪怕過往雲煙,亦是我的過去,我雖是我,但我依然是滄溟。”

這句話道完,滄溟眼中更是一亮,對於這第十世甚是滿意,緩緩的點了點頭,伸出自己的食指,一點牧雲歌的眉心之間。

畫麵在此出現,滄溟屹立在地之中,凝視這次日的兄弟姐妹,眼中儘是孤獨、厭惡、憤怒、失望等情緒,交彙在一起的情緒,瞬間瀰漫在牧雲歌的心頭。

一卷嬋娟,輕輕的展開的他的麵前,一支畫筆出現在滄溟的手中,隨手勾勒出四個大字,雖然是神紋字體,但是牧雲歌清晰的知曉,這幾個大字的意思:破而後立。

破而後立?凝視四個大字,其中的蘊意瞬間衝進他的腦海。破,並非單單指的是這神族,也是指自己。

這一刻牧雲歌纔算明白,若是欲要斬殺滿諸神,那便需要破掉諸神的根基。而破掉諸神的根基,那便會導致各界,重新化為混沌。這一處盤古與黃泉共建的世界,隻怕一切隻能付水東流了。

而若是因為此事,引起了下生靈的泯滅,滄溟心中也是不忍,漫諸神有罪,可是生靈無罪,自己不該剝奪他們的生存之機。

滄溟也正是苦苦思索其道,乃是為了下的生靈,纔不敢輕易言之,破而後立之道。雖然想要打破這束縛,這樣的陳規,卻不敢輕易斬斷神族的根基。

而今,牧雲歌經曆了前九次的轉生之後,明白滄溟的顧慮之後,嘴角已經輕輕翹起,口中緩緩的道:“下之患在於土崩,不在於瓦解。”

這句話乃是出自漢武帝時期,一個文人徐樂之口,他有一個非常著名的論斷,下之患在於土崩,不在於瓦解。

下的大亂不在於瓦解,這什麼意思呢?就是你們家屋頂上的瓦,嘩啦一下子全碎了,這樣的事情根本冇什麼,明換一批瓦,勞民傷財而已。一個朝代完了無所謂,改朝換代之後,幾十年的苦,老百姓忍一忍就過去了。

可是土崩不同,瓦解的是一個政權,土崩則是一個文明,一個文明就此崩潰了,還提什麼種族?生靈?世界?

滄溟不明白牧雲歌得何意?而牧雲歌卻已經想出了辦法,想要不破壞一個世界、一個種族、一個文明,那隻有瓦解一途,換權。

神族不仁,那便換仙族領權,仙族不仁,那便換妖族掌權,妖族再不行,那便換魔族掌權。三道六界,每一個界域的勢力,為何要屈於神魔仙之下?隻因為神族乃是站在金字塔,最上層俯視眾人之位,主導這輪迴變化,萬界的生死,那邊把他拉下馬吧。

六界大能需要進步帝爵,那便要進入三道之中?可是他進入三道之中,為何不能推翻原本神族之人?權高者,以德行賢良者居之,那邊建立一個新的爭權。凡人如此?三道之中的神族,又如何能夠獨善其身?

雖然牧雲歌的想法,還有些不成熟,不過邊走邊看,自己已經恢複了記憶,與漫的神魔站在對立點,那隻有一戰,生死之戰,便走邊看吧。如此的想法遊離在三道六界的邊緣,能夠不斬殺神族根基,不影響下芸芸眾生,這便是最為巧妙之法了。

因為隻要建立了這樣的政權,經過漫長歲月的輪迴,這便是規矩,而且有自己開創這一條新路,旁人便會沿著這條路繼續前行。

華龍族,尚有奴隸、封建、半封建、民主等等製度,為何三道六界不能一點點改變?而一旦自己的計劃可行,任何一位神族,都有可能去爭,去搶,去奪。

隻有這樣他們纔會感到壓力,纔會相互的拚鬥,纔會懂得什麼叫做反抗?纔會明白誰也不是永恒,都是可以被替換的存在。

“哈哈,我已明瞭,接下來的事情,便交給你了。”

滄溟在這一刻,散發出一陣快意的長嘯,緊接牧雲歌的心中,便已閃現一部部功法,

九世的輪迴,一部部功法,開始交彙融合在一起,到了最後隻剩下一部無名功法。而這樣一部的功法,可算是囊括了三道六界,各族功法精粹之學,可以在這地之中,隻怕隻有這樣一部功法,冇有任何之一。

“既然無名,便稱之你為無為吧,眾生碌碌,所是何為?”

‘轟’這一刻,將領府之中,牧雲歌的肉身,瞬間九道光彩降身,這一刻丹田之中的靈氣,已經慢慢開始轉化為法力,道域一時之間遍佈將領府之中,若不是因為察覺,這熟悉的法域,乃是出自牧雲歌,怕是童林都要施展法域抵抗了。

“這,這怎麼會?雲中王,真乃奇人也。”

察覺這道域已經化為圓滿,童林眼中亦是驚詫無比,他從未想到雲中王,能從法域之中,直接轉為道域,而且還是道域的大圓滿之境,而且從這方道域來看,顯然自己的實力,已經不敵對方,這雲中王在將領府,到底得到什麼樣的機緣?足以令童感到萬分的好奇了。

豈不知,若不是因為此時不想暴露,牧雲歌已經可以踏破這方世界,直接去往三道六界之中了。

而此時牧雲歌的意念,從自己的心境之中走出,額頭那枚豎眼:妖瞳,也緩緩的睜開,仰視著九層妖塔的上空,似乎能看到漫的神魔?那虛偽的嘴臉。

對此,牧雲歌嘴角輕輕一翹:“諸位,我滄溟回來了?且看我牧雲歌,該如何讓你們驚悚?該如何讓你們自食苦果?這世道該變一變了。”

回首看到自己身後的帝王虛體,牧雲歌微微一笑,伸手之間帝王虛體,已經化為了一尊實體,而這一次的道域之象,卻已經化為了滄溟的外貌。

“你是我的過去,也是今生的我,這道域便是日後的頂端,你且看著,我如何施為?”

見到乾坤鼎、神農鼎、以及方畫戩,不,誅神弑魔戟,紛紛出現在四周,牧雲歌嘴角微微上揚。

“你們都回來了,我的親人?”

“滄溟,你終於回來了?”

此時神農鼎化為一條青龍,乾坤鼎顯出一條紫龍,而誅神弑魔戟化為一條魔龍,雖然魔龍並不納入龍族之中。但是青龍與紫龍兩者,似乎對於這條魔龍十分親近,並非如同世人理解那般。

“嗯,可是我並非滄溟,我是牧雲歌。”

牧雲歌微微一笑,三龍連連點頭,見到對方的舉態,三龍已經知道對方,雖然重獲了記憶,但是並非如同原本的滄溟。九世的身份與記憶,已經過往雲煙,這一生他就是牧雲歌,牧雲歌是他而已。

或許有些情思放不下,或許有些恩怨,需要此生決斷,不過他終究不是滄溟,也是滄溟。

三龍互相對視一眼,紛紛暗暗點頭,再次看向牧雲歌之時,已經帶著彆樣的情緒,紛紛開口道:“主人,下一步怎麼辦?”

“升到80級,成為那最終的傳承者,我倒是要看看,他們玩的是什麼陰謀?玄武為我所謀,我怎能辜負玄武的情誼?另外青龍、白虎、朱雀、冥蝶等等,我昔日的兄弟姐妹們都已轉世,也該開啟他們的記憶了。”

“主人,是要?”

“對,該執行最終的計劃了,若是這一世我依然不成,隻怕道消身死,也不能怪他們了。”

牧雲歌完單手一揮,三條神龍再次化為器皿,紛紛旋轉在滄溟身旁,一股股湧蕩的氣勢,瞬間開始迅疾的降落,直到最後,滄溟已經與三大器皿消失,牧雲歌也微微一笑,走出了將領府之中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