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“嗯,據蛟鷹王的探查,這九層妖塔的第九層,擁有六為魔將,在加上那位亞天,一共是七位魔將,現在隻剩下三位,隻怕還要童林你出手擊殺他們,也好絕了這種禍患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”

“童林領命。雲中王,這便是我在那祖祠,得到的紫雷天地棋,此道器與我不契合,還請雲中王代我尋找合適的主人,也好不墜我人族先輩的托付。”

“嗯,一定。”

見到童林一臉的凝重,再得知祠堂的經過,牧雲歌也是十分的鄭重,接過了這巴掌大的棋盤,對於駐守此地的先人,感到由衷的敬佩。

“還有這是斬殺那兩隻暗影狼王的法丹,屬下,請求雲中王,可以賜我一枚,用以魔牛王實力的提升。”

“這是何話?這三枚也一併交給你了,至於那隻暗影狼王,你看著辦,我不會接受背叛的它。嗯,若是可以的話,你可以收為靈寵。不過我看這魔牛王不錯,你可以分出一隻,給徐晃當做坐騎。”

對於這魔牛王能夠破除法域之力,牧雲歌也是相當的看重,此時徐晃冇有坐騎代步,牧雲歌想了想還是開口,為徐晃求了一頭魔牛。

“是,雲中王。”童林聞言急忙點頭,他一人帶著六隻牛犢子,也著實的不方便,眼下能夠分出一隻,那自然是再好不過的事情了。

而且魔牛王也有這種想法,見到牧雲歌開口,直接發出一聲‘哞’。緊接著一頭魔牛王幼崽,不情願的走到了,徐晃的身邊與他結契了。

看著這頭牛崽子一臉的不情願,徐晃也是無奈的搖搖頭,而就在此時,童林伸手遞給徐晃一枚法丹,衝著徐晃微微一笑道:“這法丹對它們有大用,你可以用它增加一下親密度。”

“呃?”徐晃看著手中的法丹,同時察覺身邊那隻牛崽子,帶著強烈渴望的情緒。徐晃頓時來了戲謔之意,衝著那隻牛崽子揮揮手道:“你想要?”

“哞。”不光是這隻牛崽子,就算是其他的魔牛王幼崽,也是兩眼放光,就連魔牛王都不能倖免。好在魔牛王已經認主,知道有童林在,絕對不會虧待自己,還能保持一定的清醒。

可是那些魔牛王幼崽,此時早已控製不住它們的**,紛紛跑到徐晃身邊,親密的蹭了蹭他的衣襟,投來了欲要結契的意念。

‘哞。’看到自己同類,顯然是要爭搶自己主人,不,確切的來言,是窺視自己的食物,那隻牛崽子哪還有什麼不情願的想法,也急忙上前欲要爭搶,更是使勁的撞飛了,幾頭魔牛幼崽。

原本高傲的魔牛幼崽,此時便如同哈巴狗一般,就連魔牛王也看不下去了,這太丟人了,這是什麼事情啊?該,讓你裝b,高傲,高傲,你也要看是誰啊?老子給你們找的主人能差了?一群混蛋玩意。

不過想到這些小東西,已經被寵的不像個玩意,不明白眼下的局勢,魔牛王心中倒是升起,要給它們一絲教訓的想法。讓它們好好明白一下,它們已經不是父母身邊的寵兒,需要接受這世界的殘酷,故此魔牛王一點提醒,都冇給這些小傢夥,隻是冷冷的看著這一切。

就在它心中沉思之間,童林已經拿出一顆法丹,伸手遞到它的麵前道:“怎麼用?直接吞食麼?”

“哞。”此時的魔牛王眼睛一亮,哪能顧忌那些小東西的事,直接伸出舌頭一卷,直接把這枚法丹吞了肚中。

一枚法丹之能,便讓魔牛王全身金光大作,緊接著便看到,魔牛王額頭之上,生出一隻獨角,三角的魔牛王身體再次擴大一倍。不過就在人們仰望之中,魔牛王瞬間身體縮小,緊接著一陣銳利的氣場,迅速的遮掩了這方區域。

法域?銳利,不錯,正是一種無堅不摧,極為銳利的氣勢,瞬間撲向眾人,令眾人詫異的看著這方金色的法域。

能評定靈獸與巨獸的區彆,唯一的途徑,便是看他們是否擁有法域。雖然各種族類的獸類不同,皆以各自的族類所命名,但是其實力,都等同與人類的法域,一樣都是擁有一處獨立的空間,屬於天道之下,受自己操控的一方天地。

如此堅不可摧的氣勢,在加上碩大的金牛法域之象,怎麼也看不出,這是一方魔域?像極了那些西方的佛陀的法域,甚至帶著一陣陣梵音,環繞在眾人的耳畔,令眾人感到一絲的沉迷。

好在魔牛王還不是針對眾人,若不然隻怕眾人,會陷入這梵音大道之後,隻有兩個選擇,一是皈依西方佛道,二是在這其中,被這梵音滅殺而已。

就在眾人運轉靈氣,阻擋著梵音侵蝕之時,豁然之間,這方法域被魔牛王迅速的收了回去,看向怒視它的童林,魔牛王也是一縮脖子,尷尬的搖搖頭道:“主人,我也不是故意的,那個衍生這樣的法域,也是我血脈自帶而已。”

見到魔牛王已經口吐人言,童林也是愣了一下,帶著好奇的語氣問道:“你這是什麼力量?”

“西方佛道的力量,魔牛王你怎麼能擁有,非我本土的力量?難不成你是來自其他的界域?”牧雲歌對於這種力量十分的熟悉,當初在現實與少林弟子交手之時,便領略了佛門的手段。

“佛?你說的是沙門吧,我的血脈並非源自沙門,他們算個屁啊?雖然與他們的金屬性之力相似,但是咱們本土修行術法,怎能與沙門之術混淆?隻怕我們東方修煉的術法,還讓他們大為窺視。”

見到牧雲歌眉頭一緊,想到這位可比自己主人地位還高,自己這樣不尊對方,主人想必又要動怒了。

果然就在牧雲歌皺眉之時,童林已經一腳踹在了魔牛王的後腿上,雖然不同,但是魔牛王也是一悚,急忙一縮脖子,帶著極度的敬重之感,再次緩緩的開口道:“我本神獸青牛一脈,眼下得到雲中王所賜,主人之助,故此才驅散體內的魔氣,重新還歸本身而已,謝雲中王,主人。”

呃?這傢夥的身份,還真是不低?青牛可是老子的坐騎,老子是什麼人?那可是以一部經書,流傳至今的聖賢。

至於佛道相爭,那是自古以來便有的是事情,不過道教終究是本土宗教,非佛教可比。雖然佛教的演化,與本土佛教不同,終究也是個外來之教。

佛教傳入之初,譯天竺文為漢字,嘗襲用道家字義,後道家亦有襲用佛教教義者。兩者最終教義,似有相通之處,卻並非可以混為一談。

此時,乃漢朝之時,沙門雖然早有流傳,卻並非盛行於世,當然也達不到後世,那道佛相爭之局麵。

而此時道教也是,剛剛形成團體,並非如同後世那般完善的體係,雖然二者並未產生相爭的局麵,但是互相也是不見待,視作對方低過本方一籌。

而老子那可是傳說中,太上老君的化身,也正是後世所傳的帝祖。能夠擁有神獸青牛的血脈,若是魔牛王所言真實,隻怕這魔牛王的血脈絕對不低。

“魔牛王,你為何能夠破除法域?”

“這,這乃是我們傳承血脈的能力,名為牛吼破道,相傳我們的祖宗青牛,光憑一聲吼鳴,便可讓天地變色,天道混亂,正是因為這種特殊的能力,才讓老子親自出手,收複了我家的祖宗,雖然我家祖宗投靠了老子,但是老子依然視作弟子,並非是普通的代步坐騎。”

魔牛王見到牧雲歌所聞,急忙恭敬的開口道出,自己的機密,不敢有半點遲疑。

而牧雲歌聞言,也是暗自點頭,知道這一點已經足夠了,有些秘密還是交給童林,若是童林願意告知自己,那便會與自己實言,若是不願意說,也是童林自憑的本事,故此也不需強求。

就在牧雲歌不再說話之間,徐晃也把那枚法丹,拋給了自己結契的魔牛,當法丹一下肚之後,這隻魔牛王便迅速的增長身形,知道達到魔牛王之前的身形,這才緩緩停下,全身泛著土黃色的光芒。

見到這隻魔牛與魔牛王不同,眾人也是詫異的看著魔牛王,童林更是已經開口道:“魔牛王,它與你的屬性為何不同?”

“我們牛類與其他血脈相承的獸類不同,我們青牛一脈,是可以多變的,便如同當初祖宗青牛,便是擁有木屬性,並非我的金屬性,這不奇怪。若不是這隻小東西,與那人的屬性相契,那輪的到它去契約,哼,還高傲,高傲個屁,小東西們,日後在敢如此,莫說你們的主人懲罰,我若是知道,定會一腳踹死你們。”

見到魔牛王雙眼怒睜,這些魔牛頓時態度發生了改變,而其他的魔牛,看到這隻魔牛已經已經不王列,更是眼紅的看著牧雲歌,顯然希望能與這人結契,也好得到一枚法丹提升實力。

“呃,我,我就算了,彼岸出來吧。”

此時召喚出鶴翅虎駿,當鶴翅虎駿露出身形之後,就算是魔牛王眼中也是一閃,詫異的看著這隻異獸道:“狴犴血脈?”

“不錯,哼,一個牛獸啊?不過你的血脈還算精純,不錯。”

鶴翅虎駿口吐人言,冷冷的看了一眼魔牛王,轉身走到了自己主人的身邊,那態度足以讓魔牛王效仿,心中也升起了警覺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