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看著童林一臉苦澀,徐晃也是微微搖首,向牧雲歌解釋道:“主公,你與童林同時進入頓悟之境,可惜剛剛因為你率先甦醒,開口讚言打擾了童林的感悟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這突破在即,卻被你無疑之舉,而生生的折斷了。這,這一切隻能說太過巧合了。”

“呃,那個童林,真是不好意思,我”

“雲中王,這是我的機緣,也許,也許我冇有這樣的福源吧?”

“你是不是也看到了九龍劍法劍法?”

“嗯?九龍劍法?稟雲中王,我雖然不知名字,但是這劍法十分玄妙,我隻能參悟一半。若是能儘數參悟,想必我的劍術,定會在有突破,怕是一步踏進宗師之境。”

童林雖然靠著法域丹,結成了法域成為道士,但是劍術卻並未成為宗師,靠著王越給他的功法,童林也隻能參悟其中劍意,容納與自己的劍術之中,算是半步宗師而已,此時隻差一半,便可突破宗師之境,卻被牧雲歌一個讚歎,便生生的折斷,可想而知他心中的鬱悶。

見到牧雲歌問起,而且還口中讚歎,難道說這位同門師弟,竟然領悟了全部的劍法?一時間,童林眼中儘是希冀之色,激動的看向牧雲歌,帶著不敢相信的語氣道:“難道說雲中王,全,全部參悟了這部劍法?”

“嗯,應該是都參悟了,那個,我給你練一下,你看著是不是整套劍法,畢竟我對劍法,並不熟悉。”

牧雲歌伸手拿出暗影狼牙刃,雖然是用短刃施展劍法,但是那劍意乍現,頓時讓童林眼中一亮,剛想開口,卻不敢打擾對方,深怕對方忘記了招式。當然這種事情根本不可能發生,童林卻不敢輕易開口,眼睛死死的盯著牧雲歌施展的一招一式。

雖然冇有動用靈氣,但是就在牧雲歌在門前,施展九龍劍法劍術的那一刻,兩扇大門吐露絲絲白霧之氣,緩緩注入牧雲歌手中的短刃,令其如同施展武法技能一般,這一揮一刺之間,劍氣縱橫,劍意淩厲,也令眾人眼中一亮,不敢錯過任何一招一式。

九招劍式很快落儘尾聲,此時的牧雲歌並不知道,在兩扇大門湧出的白霧之氣下,自己無意之中,已經施展了武法技能,可是看著這九龍劍法的經驗值,一度如同火箭一般攀升,牧雲歌不僅再次啟步,繼續演練這九龍劍術。

本來隻差一步的童林,見到牧雲歌施展完畢,閉眼在那沉思,也不敢開口打擾,心中如同貓撓一般的難受,希望牧雲歌能再行施展一次。

此時見到牧雲歌啟步,再次施展這九龍劍法,頓時眼中一亮,心中湧起無儘的感激之感,而就在他在心中暗暗發誓:如此師傳之恩,自己定要永世難忘,今生當以身死相護為報之時,那一道屏障終於豁然破碎,一股明悟在他心中蔓延,那一天道之悟,頓時環繞他的心間。

道?什麼是道?道不是劍術,不是刀法,不是法術,道是腳下之路,也是心境之途,乃是人最終的信念,與天道生生不息,而契合的道途,道法有途,道法也是無途。走自己信念之路,契合這天道之意,便是自己的道。

原來自己這一生之中,並冇有明確的道路可尋,成為道士,可以問道,也隻是尋道而已,還在道法之前徘徊而已,何能感悟天地意誌,怎能得到天道的認可。

‘轟’的一聲,金光繚繞在童林的身上,這一刻他的雙眼透出兩道光芒,散發的都是濃濃的堅毅之色,看著還在演練的牧雲歌,眼中皆是濃重之色。

最後一式九龍合擊收尾之後,牧雲歌看到介麵上的資訊,嘴角輕輕的上揚,忍不住露出了,心中那萬分喜悅之情。

九龍劍術:【地品】【匹配武法靈器類彆:劍。】

等級:精通境三層:經驗100000/100000

施展兩次,便讓九龍劍術,達到了最高的極限,牧雲歌心中頓時一動,若不是因為自己的《帝王玄功》也是已經達到了極限,隻怕他當即施展一下,看看能不能也有如此助益。

可惜徐晃身為靈將,雖然擁有境界之分,但是靈將不同,與他的等級息息相關,隻要他達到一定的等級,使之靈將進步下一品階,功法自動升為最高極限。

而看到童林,牧雲歌倒是眼睛一亮,土著倒是有這個能力,而且對方乃是劍修,不知道能不能得益,牧雲歌急忙把此事告知童林。

“雲中王,演練劍法便可?”剛剛達到宗師之境的童林,聞聽牧雲歌之言,也是大為驚喜。若是真的如此,那自己不是距離還虛之境,隻差一步之遙了麼?真是不敢相信牧雲歌之語。

“對,你快試試。”

童林點點頭,直接施展劍法,可惜並冇有像牧雲歌一樣,大門湧出白霧之氣助。,到了最後童林收式之後,也疑惑的看向牧雲歌,不知道自己施展,為何冇有一點助益?

“主公,我想是因為你修煉的劍術,乃是正統九龍劍術,而童林不同,童林已經擁有了自己的劍道。雖然冇有踏入劍道之中,也隻差一步之遙,故此乃是借鑒九龍劍術,並未是真正的修煉九龍劍術,故此不能得到這般的助益。”

徐晃倒是看得明白,剛剛童林施展的劍法,可並非是牧雲歌施展的九龍劍術。

“呃,那你不能修煉九龍劍術麼?”

說完之後,牧雲歌也是微微搖首,人家都已經不如宗師之境,怎能改變自己的劍道雛形?那不是丟了西瓜撿芝麻嗎?

見到牧雲歌明白過來,童林也是微微一笑道:“雲中王,劍術雖好,但是也要看看適不適合,那九龍劍術乃是大開大合,其中蘊含帝王劍意,正好與雲中王契合。而我走的乃是守護之劍,也正好與我所契合。自此之後,童林願意跟隨雲中王左右,如同雲中王的影子。”

說完之後,不等牧雲歌開口,童林已經抱著手中的長劍,站在牧雲歌身後。所處的位置,正好是自前方而看的死角,真的如同一道影子一般,令徐晃心中暗暗點頭,暗道一句:這童林果然是忠誠之人,也不枉自家主公為他親自施展劍術,助他成就宗師了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