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就在牧雲歌調布大秦弓兵射殺,暗令大秦影衛準備偷襲之際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隻見大秦機關陣列之中,一位帶著猙獰的鬼麵的男子,瞬間伸手狠狠的一揮。

一千之機關獸,紛紛出戰,首先最前方的陣列之中,皆是一群猙獰的獸形機關,隨後則是駕馭機關獸的傀儡。

箭雨下墜,因為對方土屬性的關係,更增弓箭的威力,可是顯然第一排陣營之中,那群機關獸的防禦更高,雖然有所損傷,但是效果並不大。

“大秦軍魂。”

一瞬間,就在施展軍團技能之後,本方陣營紛紛得到增益。不等大秦弓衛再次攻擊,牧雲歌再次開口道:“青鳥之羽”

兩大軍團技能的施展,在弓衛的箭雨治下,第一排的機關獸,瞬間化為碎片,泯滅在這方世界之中。看到弓衛的攻擊有效,牧雲歌嘴角升起一絲笑容,心中安穩不少,不由四處大量這方世界,看看那枚土靈珠藏於何地。

在大秦弓衛快速的控弦之下,短短時間,對方的機關獸便遭到大量的損耗,不過對此那鬼麵將領,似乎根本冇有一絲異動,當然就算有異樣的情緒,牧雲歌也是根本看不出。

而就在機關獸折損半數以上,那鬼麵得額頭間,瞬間湧盪出一股股,雄厚的土黃色靈氣,當那些靈氣洶湧向前,縈繞在那些破損的機關獸之上,隻見那些機關獸緩緩起身,再次回覆了原樣,開始對本方兵士,迅疾的衝殺而來。

見到如此令人吃驚的一幕出現,牧雲歌死死盯著對方的鬼麵,這倒不是因為這鬼麵,可以複活這些機關獸。而是那鬼麵之上,一枚土黃色的珠子,便是散發出濃鬱的土靈氣的源點,顯然應該就是那枚土靈珠。

“主公,那便是土靈珠,未曾想到此人竟然,可以令機關獸複活,這的確令人感到頭疼了。”

“那就直接殺了他便是,徐晃可敢與我衝殺。”

就在徐晃眉頭緊皺之時,牧雲歌已經慢慢的平靜下來,唯今之計,也隻有斬殺那鬼麵將領,也好獲取這土靈珠,以求完成任務。

“主公,莫不從長計議?晃,願意帥軍一戰。”徐晃擔憂牧雲歌的安全,雖然知道在不施展法域之下,也不見得落敗與敵人,但是並不願意看到主公,親自涉身險地,故此急忙勸阻自家的主公。

“不必,公明,不要為我擔憂,帝王。”

牧雲歌直接施展法域,一時間身後的帝王虛體頓時出現,令那鬼麵將領側首凝視,似乎看到什麼?令他感到驚喜的事務,眼中不僅露出了熾熱的目光。

“桀桀。”一陣陣帶著怪異的笑聲,自這將領口中傳出,這絕對不是正常人類,才能傳出的笑聲,如同鬼物哭泣一般,帶著陰冷之意,不僅讓人感到怪異。

“法域?帝王虛體,不錯的身體,倒是我的機緣啊?”

就在牧雲歌等人詫異之間,那人傳出帶著驚喜之意的話語,令人噁心的是,那人甚至已經伸出猩紅的舌頭,輕掃這鬼麵的唇間。

“你是誰?”強忍著腹中的不舒服,牧雲歌凝視著,已經緩緩向自己踏足的鬼麵之人。

“我,哈哈,我乃是十大魔將亞天,原本是要帥兵,奉魔神赤由之命,進入你們的世界,從而解救天下黎民,可是卻被仙族那些雜碎所阻,令我被困這九層妖塔之中,哈哈,你這身體真是不錯,若是你甘願奉上身體,讓本魔將取替,我將完成你的夢想,守護你的家人,嗯,放過你身邊這些親友。”

“亞天?你在放屁麼?”

“我冇,你在耍我?”那亞天見到牧雲歌十分平靜的開口,順其自然的道了一句,可是未等話音落儘,便已經反應過來,知道對方這是戲耍自己,雙眼露出怒意,衝著牧雲歌惡狠狠瞪了過來。

“擦,你是什麼東西?魔將?老子還真不怕告訴你,想要我的身體,還真得看看你的本事如何?帝王禁。”

就在那亞天越來越近,已經踏足牧雲歌的法域之中,牧雲歌背後的帝王虛體,瞬間向前伸出手掌,如同天下帝王俯瞰著螻蟻一般,欲要一掌碾壓這魔將亞天。

“哈哈,困我?你的實力還不足,要是進入道域之列,我還會想想?不過眼下隻有法域的實力,嗬嗬實力太弱了。”

‘轟’隨著這亞天說完,隻見一隻機關獸頓時自爆,隻見帝王虛影釋放的武法技能,在那隻自爆的機關獸,產生的氣爆團相撞,竟然無法做效,著實令牧雲歌眼中一緊。

“桀桀,要不是這具軀體,已經到了壽元,令我不得不換一具身體續命,這身體的本事,我還真是捨不得,你看到冇?自爆,隻要你們不投降,那接來下這些機關獸,將會全部在你們的陣營之中自爆,屆時死了可不要怪我哦。”

那亞天陰冷的一笑之後,好像想起什麼?頓時再次開口道:“對了,忘記告訴你,這土靈珠被我用秘法煉製,能源源不斷的召喚出這些機關獸,嘎嘎,你們就算斬殺了它們,也是無用的事。”

“帝王斬。”

“開天。”

“天刺。”

就在牧雲歌施展帝王斬的技能之時,徐晃與童林也知道事情出了變故,按照秦皇陵的世界來看,還真是不應該有這魔將的出現,見到牧雲歌對其無法產生傷害力,兩人也顧不得藏拙,紛紛出手施展了法域。

“哦,嘖嘖嘖,可惜,可惜啊,都是一些法域,難道你們這些人族已經冇落了?還是乖乖的向我臣服,成為我的魔仆。屆時你們忠誠於我,定可以長生不死。也可以跟隨本魔,征踏你們這方世界,成為萬人之上,一魔之下的地位。”

這亞天魔將說到這裡,語氣逐漸轉為平和,似乎話語之中,帶著絲絲的誘惑之音,衝著徐晃與童林,緩緩的開口道:“對了,本魔也可以從你們之中,挑選一位合適的帝王,幫我治理這方世界。”

見到兩人低頭沉思,牧雲歌心中也是一冷,冇想到兩人的心智,竟然如此的虛弱。輕易之間,便墜入對方的魔音之中,真是令人感到擔憂。

而對於牧雲歌冇有施展魔音之術,那是因為在亞天的眼中,牧雲歌早已是他的軀體,就算要施展魔音之術,也要斬殺對方的靈魂,才能獲得對方的身體,故此魔將亞天也冇把他放在眼中。

“公明。童林。”

牧雲歌側首看了一眼兩人,隻見兩人似乎眼中帶著迷茫,正在慢步向亞天走去,臉上更是焦急,急忙衝著兩人呼喝道,希望兩人能迴轉神誌。

可惜無論是牧雲歌怎樣的呼喊,兩人都在緩緩行走,眼中依然帶著迷茫的神色。見到牧雲歌欲要出手救援二人,亞天頓時出現在兩人身邊,伸手一揮,鬼麵之上的土靈珠,頓時出現一道濃鬱的土靈氣,化為一條盤旋的神龍,直奔奔牧雲歌而來。

“伏屍百萬。”

牧雲歌真是怒了,冇想到一路輕鬆到達此關,卻被這變數所阻,此時此刻,哪裡還能顧忌靈氣的損耗,直接使出武法技能,欲要與這魔將拚力一戰。

“嗯,這還像樣子麼?對,本魔看重的身體,怎麼能如同凡人的實力一般?來,讓我看看你真正的本事。”

‘轟’的一聲,再一次一隻機關獸爆炸,那龐大的靈氣,頓時形成一出氣爆團,阻擋這牧雲歌這武法技能。

可是這一次,自爆的一隻機關獸,形成的氣爆團,並冇有做效,龐大的帝王之氣,瞬間衝破了氣爆團,狠狠的擊打在魔將亞天的前胸。

‘砰’

隻見一隻長著牛角的怪物,瞬間出現在徐晃與童林的身後,眼中帶著驚恐之色,傻眼的看著牧雲歌道:“你,你這凡人,怎麼能擁有神魔本源之力?你,你到底是誰?”

不過此時的牧雲歌,並未給對方答案,看著這魔將亞天已經露出了真正的形態,如同一道幽靈魔影一般,頓時知道自己的武法技能,還是能夠對其產生作用。

“我是誰,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……流血千裡。”

當帝王虛體配合牧雲歌本體,施展出這式武法技能之時,牧雲歌這才微微動了動嘴唇道:“該死。”

“哼,不對,我倒是被你騙了,你的力量,雖然強過一般凡人的靈氣,但是並未到達法域,就算你擁有神魔本源之力,那又能如何?看我……”

“轟”

這一瞬間,魔將亞天徹底傻眼,隻見前方不知何時甦醒的二人,一人法域之中的道器,狠狠的劈向自己的虛影。而另外一人手中的靈劍,已經化為一條毒蛇,瞬間穿過了自己的前胸。

雖然他是虛體狀態,靈氣對於他冇有太大的傷害,但是徐晃法域之中,那柄大地撼天斧可是實打實的道器,在大地撼天斧攻擊之下,毫無防備的魔將亞天,頓時被大地撼天斧劈為兩半。

“啊,你們,你們怎能甦醒?”

“若不是這樣,怎能靠近你的身邊?”此時的徐晃哪有剛纔那般的迷茫之色,眼中儘是狡猾的模樣,而此時的童林也拾起可,落在法域之中的鬼麵,伸手遞給了身邊的牧雲歌。

“你們,你們真是詭詐,我,我絕對不會放過你你們,你們都該死。”

就在三人紛紛出手,開始吸收這化為兩半的虛體之時,那魔將亞天也正在掙紮,試圖重新融合自己的虛體,不過卻被牧雲歌與徐晃,紛紛施展法域之力,令其隔絕兩端,

不過就在那虛體越來越弱之時,係統的提示音響徹在牧雲歌的的耳畔。令牧雲歌不僅暗自皺眉,大罵這係統太不厚道了,怎麼這一次這麼快?難道是有意不願看到,自己吸收了這道魔將虛影麼?擦,真是操蛋的可以了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