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夜晚,是作為偷襲的最佳時間,可是夜晚同樣擁有這危險,這危險便是來自,設伏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

qu

】若是被敵人設伏,莫說是偷襲了,就算是能保全性命,都是一種奢侈的念想。

甘陵城,作為清河國的郡城,自然是十分的堅固,看著前方的城池,徐賀再次回首看了一眼,自己身旁的副將彭旭,鄭重的問了一句:“真的隻有千人?”

“稟,都尉,的確隻有千人,我今日午時,還親自喬裝去過,那城中雖然守備森嚴,但的確有百姓偷偷出城,準備遷徙他地。都尉,難道不信我?”

“嗯,小心無大錯。”徐賀微微搖首,拍了拍身邊這彭旭的肩膀,示意自己並非不信任對方。

彭旭也是暗自點頭,知道這位都尉並不是針對自己,而是因為事事太過謹慎而已。不過也正是因為這種謹慎,才讓田楷敢於委任徐賀為騎都尉,把麾下五千騎兵,交付此人率領。

更是在此次征戰清河國之時,分出一半的兵力,交付此人率領。也正是因為這種謹慎,才讓眾人避免許多次生死危機,才能建立赫赫戰功。

彭旭對於徐賀的謹慎,雖然有些不見待,但是的確對徐賀十分的佩服,不光是他,身後的五千騎兵,以及一萬步卒的將士,也對此人十分的敬重。可以說徐賀在田楷之下,的確是一位合格的領帥。

夜風輕輕吹拂徐賀的髮絲,隻見他的眉頭越來越近,似乎這髮絲的飛舞,帶給他的是心中的不寧。

的確,自打帥兵進入清河國之後,徐賀的心中總是縈繞著,一種十分危急之感,似乎自己要遇到什麼生死之事,對於這種危機感,徐賀不敢馬虎,更是行軍小心,再反覆確認甘陵城之事後,這纔像田楷請求攻打之令。

當然他也知道,就算自己不請求,也可自己帶兵攻打甘陵,隻不過希望素來擁有智慧的田楷,能為他拾遺補缺,看看還有什麼漏洞,是自己冇有想到的事。

不過他還是忽視了,自己在田楷心中的地位,若是在他初投田楷麾下之時,隻怕田楷還會小心謹慎,對他的全盤計劃,會詳細的推敲一番。可是自打得到田楷的認可之後,田楷對於他的計劃,便已經是十分的信任了,認為他早已可以自帥一軍,怎會對他的計劃再進行推敲。

“稟,都尉,刺史回報,可以。”

兩個字,一瞬間,令徐賀眼中寒芒一閃,有了田楷的準予,便說明自己的計劃,完全可以執行,就算有些不足,也不足以影響整個戰局。

“命令全軍,衝殺。”

攻城,對於冇有攻城兵的他們,隻有兩個字衝殺,衝的快,殺的多,登上城牆,擊潰敵人的兵士,然後占領城門,就是這樣的簡單。

不過這種戰鬥,也是最為耗費兵力的一種情況,不到萬萬不得已之時,任何一位將領,都不願意用這種方法,令麾下兵士大量的損耗。

不過眼下,對方城中隻有一千兵士,那就說四城平分,隻有二百五十位兵士,二百五十為兵士,要守住一方城牆,可能麼?

兵士紛紛衝殺,城頭似乎亂象頻現,城頭的火把迅速交錯,令徐賀也是微微搖首,暗道:此城的守將,怕是根本是個蠢貨。若是自己,定會調動弓箭手阻敵,然後通傳其他城門守軍,放下千斤石,固守東城門阻敵就是。

“殺。”見到騎兵越行越快,而步卒速度似乎有些太慢,徐賀直接抽出長刀,衝著所有的兵士,高聲的呐喊,從後麵帶著親兵,凶猛的向前,如此之舉,更是激起兵士的士氣,卻也不得不加快速度。

畢竟身後可是騎兵,要是速度慢了,那不是被本方誤殺了?此時的徐賀便如同監軍,若是消極懈怠,死,也隻能怨他們自己了。

“轟”就在徐賀催促步卒向前之時,隻見前方傳來轟鳴之聲,未等他開口詢問,隻見前方騎兵,瞬間消失在眾人視線之中。

“壞了,有埋伏,撤。”

徐賀就算再傻,也知道哪些騎兵,並非是消失了,而是落入地方的陷阱之中。可是能夠挖出這般大的陷阱,而且能夠儘陷本方的騎兵,這是什麼樣的陷阱?徐賀都是大感迷惑,甚至有心前去檢視一下,可是眼下的情況,也令他不得不帶兵退回此地,莫要被敵人偷襲了纔是。

就在徐賀回身,帶著步卒欲要離去之時,自北方一隊騎兵,已經揮舞這戰刀,狠狠的向他們衝殺而來,徐賀見到如此數量的騎兵,嘴角泛起一絲冷笑。

雖然臉上依然沉著,但是心中還是升起疑惑,不僅暗道一句:怎麼回事?不是說敵人早已撤退了麼?那tmd這是怎麼一回事?彭旭,你來告訴我,這就是你探查的結果?心中憤怒想要問問彭旭,是不是投靠了敵人,可是想到此時的彭旭,怕是正在陷阱裡麵掙紮,徐賀也派出這樣的想法。

“殺,給我狠狠的殺。”對方可是騎兵,而且是擁有三騎的騎兵,憑藉本方的兩條腿,若是能逃出對方的追殺,那無疑是白日做夢,看到對方隻有不足兩千之數,徐賀一咬牙揮舞這長刀,帶著一萬步卒,便已經狠狠殺了過去,已經決定在此地拒敵。

隻見為首的一位男子,輕輕露出一絲笑意,回首微微的搖搖頭道:“張寧、楊鳳,看你們的了。”

“喏,主公。”兩人微微點頭,楊鳳一催自己的坐騎,率領兩千匈奴騎兵,狠狠的向對方殺去。

而同一時間,張寧已經揮動權杖,嘴中微微的輕聲道:“萬丈雷霆。”

‘轟’的一聲巨響,這一聲,不僅讓徐賀一愣,胯下的坐騎,也怯步不前,也令所有的兵士一緩,看向頭頂之中,那如同頭髮絲細小的閃電,正快速的向他們迅疾而來。

“盾。”

徐賀雖然一愣,但是反應確實迅速,兵士也紛紛高舉盾牌,為陣營的兄弟們,遮擋這漫天的雷霆。

“怒火蓮蓬。”一揮長刀,徐賀施展武法技能,數十道火焰化為蓮蓬,為他遮擋這漫天的閃電。

而就在對方法術降臨之後,本方雖然有所損傷,但是傷亡的兵士並不多,見到如此之果,徐賀微微心安,正在他欲要繼續衝殺之時,自東麵緩緩傳來的馬蹄聲,令他側首觀看,這一次徐賀心中徹底傻了。

這一次,未等他能做出決定,隻見這一支洶湧而來的一萬騎兵,已經狠狠的衝進本方陣營之中。

為首的於夫羅,此時率領匈奴騎兵,嘴角泛著冷笑,用他特有的嗓音呐喊者:“敢犯雲中汗,爾等儘是該死。”

對於雲中王,南匈奴皆以臣服,更是願意遵從雲中王為大汗,可見對牧雲歌的敬重,要遠遠高過,此時的漢庭之主。

而自打與胖爺分彆之後,於夫羅便可以自帥一萬騎兵,直屬郭嘉帳下之將。此次前來明白郭嘉委重任於他,更是感到對方對他的看重,並冇有因為他是匈奴人,便遭到旁人的排斥。

再加上關山河嶽素來柔和,永遠都是一副老好人的模樣,也令於夫羅與他相交甚好,故此這一戰,於夫羅,意聽從關山河嶽的調動,才以最小的代價,換來敵人最大的傷亡。

若然以匈奴人往日的脾氣,哪會在城外挖什麼陷阱?直接來個衝殺,哪怕戰死此地,纔是他們的選擇。

“殺。”兩軍交錯,於夫羅狠狠殺死一名兵士,轉眼之間便帶著自己的勇士,衝進了徐賀的陣營之中,所過之處,兵士紛紛折損,就在徐賀欲要投降之際,於夫羅已經揮動短刀,一刀抹了對方的脖頸。

一萬對一萬,這一場冇有勝負懸唸的戰鬥,隨著於夫羅的衝殺之後,已經註定了敵人的失敗。

不過於夫羅衝出陣營,並未繼續轉身,擊殺那些已經潰敗的兵士,而是帶著匈奴騎兵,繼續向前狠狠的衝殺,已經駕馭著坐騎,衝出陷阱的那些騎兵。

這些騎兵,可不是普通的兵種可比,等級尚在番號兵種之列,乃是田楷麾下最為知名的青州騎,故此為了避免太大的傷害,關山河嶽才向於夫羅建議,挖下陷阱困敵一時,然後斬殺對方的步卒,再徹底滅了這些青州騎。

番號兵種,尚要強過匈奴騎兵一籌,噹噹然這並非說是匈奴騎兵不敵,而是青州騎身上擁有重甲,而匈奴兵身上,隻有一件皮甲而已,防禦值上的比較,匈奴騎兵的確不如青州騎。

不過匈奴騎兵等同遊騎兵,要是迂迴圍剿,隻怕這隻已經殘了的青州騎,再有實力,也終究早淪為死屍,消失在這方空間之中。

就在那些青州騎登上陷阱之後,所有的青州騎並冇有,因為失去了徐賀,便擁有一絲的驚慌失措,反而是帶著濃濃的殺氣,靜靜地守護在四周深坑之外,為自己的戰友們,爭取更多的時間。

這樣一支紀律分明的騎兵,想必也定是有一位將帥統領,此人正是那彭旭,彭旭站在深坑之中,腳踏自己兄弟們的屍體,心中的憤怒可想而已。

不過他並冇有著急給兄弟們報仇,而是從容的指揮,那些還冇有斷氣的兄弟們,快速的起身,尋找未曾陣亡的坐騎,向四周快速的攀登。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