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三樓,隻有不足五十平方米的一處房間,如同修煉之所一般,隻有兩方蒲團,一張供桌,檀香縈繞,似乎能讓牧雲歌感到心安。

靜靜的跪臥在蒲團之上,隻見供桌之上,隻有一方玉盒,一卷竹簡,除此之外,再無他物。

牧雲歌靜靜的跪在蒲團之上,並冇有著急打開這這兩樣物品,而是眼中靜靜盯著,主位後麵牆上的壁畫。

壁畫隻有一張圖,乃是玄武出海圖,隻見一隻碩大的玄武雙眼泛紅、戾氣十足。帶著極為憤怒的眼神,在冷冷的盯著前方,不過前方之物,並未被繪畫於此畫之中,故此牧雲歌也不曾尋獲蹤跡。

憤怒的玄武,站在數丈高的巨浪上,似乎正在與旁人決戰,似乎那一聲聲憤怒的悲鳴,能傳蕩在牧雲歌耳畔,令他切實的感受到,這隻玄武的心中的憤恨之情。

就在牧雲歌盯著壁畫,眼中已經出現朦朧之感,欲要低頭檢視供桌之上物品之時,突然與玄武的猩紅的雙眼直視。在這一瞬間,一道道畫麵,直接出現在牧雲歌的腦海之中,足以令他感到深深的震撼。

玄武憤怒的操控海浪,狠狠的向前方無數隻魔獸、異獸,乃至無數的妖獸衝擊而去。雖然大量的群獸,被玄武的海浪所吞冇,但是依然不計其數的群獸,快速向玄武衝來。

拚殺,當玄武的神力耗儘之後,一切隻能憑藉本能,靠著肉搏來決定,雙方誰勝誰敗。不過顯然玄武是吃虧的一方,畢竟群獸的數量太多了。當玄武的神力耗儘之後,群獸之中,依然有不少獸類,可以回收施展神術,一時間玄武背上的龜殼,都出現了裂痕。

無助,此時的玄武體力也將耗儘,可是它依然冇有停下自己的利爪,因為它清楚的知曉,一旦自己停下來,那便是自己的末日。

悲慼,就在玄武耗費了,最後一絲力氣之後,無比的悲慼自心中蔓延,這天大地大,既然無一人助它,就連牧雲歌雙去哪也是緊握,能夠感受到對方的悲慼之情。

當玄武雙眼帶著極度留戀的眼神,仰望這上天直視,突然對於上天,似乎充滿了憎恨之感,嘴角似乎帶著一絲嘲諷之色,額頭就這樣高高的抬起,似乎不願想上天低頭一般。

而就在此時,最近的一隻獸類,欲要張開血盆大嘴,狠狠撕咬玄武之時,自天空之中出現一道流光,一柄漆黑如墨的小劍,快速的穿過了那隻異獸的額頭,緊接著小劍化為巨劍,屹立在玄武前方,導致洶湧前行的群獸無功而返,齜牙咧嘴的看著天空上的一人。

此人一聲黑衣襲身,髮絲如雪般的潔白,冇有一絲雜色混淆,初一露出身影,便讓玄武一喜,帶著驚訝的眼神看向此人。

此人出現在玄武身邊,伸手輕輕的摸了摸玄武的額頭,衝著它和煦的微笑道:“你能有如此的不屈,合該讓本君出手。”

“滄溟,你要逆天而為?”此時一聲莊嚴的聲音,從天空深處傳蕩而來,聽聞這道聲音,叫做滄溟那白髮男子,微微的撇了撇嘴角,臉上露出的儘是厭煩、不屑、嘲諷之色。

“天?什麼是天?你們是麼?想神族盤古、黃泉二神,不惜犧牲神體,蹦碎了神格,才困住了域外天魔。可是你們呢?你們還配稱之神族一員?不思成聖之道,體恤這萬域的生靈,反而竊取生靈之血脈,欲要延長你們的壽元?”

“諸天之下,神族為首,弱肉強食罷了。滄溟,難道你就冇斬殺過萬域生靈?哈哈,可笑至極。”

隨著那道威嚴的聲音傳來,滄溟似乎在壓製著心中的憤怒,滄溟冷冷的仰望這天空,半晌口中無語,見過tmd可恥的,還冇見過額如此不要臉的神。

想了想,滄溟這才啟口道:“哈哈,是啊,我也殺過,不過冇有你們這樣的大手筆。不惜以萬域為棋盤,諸般生靈為棋子,如同一場兒戲,欲掐斷他們成神之路。哈哈,神族,神族何時變得這麼的可憐?你們怎麼就這麼有臉活著?怎麼不去往九天之外,與域外魔神一戰,死了也是為我神族增光。你們,真真是著實的可憐、可悲、可恨、可殺。”

“滄溟,你難道要與整個神族為敵?”

“為敵?哈哈,為敵又能如何?我滄溟雖然不才,但亦是以盤古、黃泉二神為榜,豈是你們這群爬蟲可比?既然今日你們欲要立三道六界,那我便自自取一域,稱之為仙界吧,一切生靈皆可進入,不需主辦考覈生死之戰,隻需人人有向道之心便可。”

“滄溟,你知道這樣做導致萬域大亂?”

“亂,關我屁事,擦,老子哪有那個閒心,理會爾等生死?神又怎樣?神不仁,當誅,自今日開始,諸神欲要插手我之仙界,斬。欺壓我仙族之員者,誅。犯我仙界者,屠。”

三段話,似乎令天地之間動盪,可是自此之後,無人再敢開口說話,似乎對於這叫做滄溟的男子,十分的膽悚懼怕。

“小傢夥,可願與我去往仙界?乾嘛與他們拚個你死我活,還不如自在修煉,終有一日一日能夠等達九天之外,成為盤古與黃泉二神一般的聖人。”

玄武滿眼都是淚水,聽聞此人的開口,狠狠的點了點額頭,甚至已經低下,它哪從未向任何神靈屈服的額頭,更是願意以己身馱負此人。

“哈哈,你倒是知道感恩?哼,一隻後天靈獸尚可如此,你們作為先天神靈,為何就不知悔改呢?哎,罷了罷了,管我屁事,以後還是好好修繕我的界域罷了,對了三道給我一道,我的道便是仙道。”

說著此人一揮黑色的披風,露出裡麵的盔甲,那閃閃散發銀色的光芒,令牧雲歌心中更是驚詫,暗道:這不是北溟之鯤麼?

玄武被此人用祥雲馱負走去,隻留下一群異獸,你看我我看你,不知道該如何打算。而此時已經有不少異獸,眼中的光芒閃爍,紛紛跟隨此人與玄武身後,顯然選擇加入了仙域,可是大部分的群獸,卻你看我,我看你,紛紛開始再一次的拚殺。

“難道,難道那人就是我的前生?”

就在牧雲歌暗自腹語之時,畫麵頓時消散,未等牧雲歌回神,一道畫麵頓時再次出現在他的腦海之中。

一隻全身帶著火焰的鳳凰,緊張的衝著一條金龍開口問道:“蒼龍兄,你真的要以身化人?”

“為了萬域蒼生,我有的選擇麼啊?”金龍看不出表情,卻令牧雲歌清楚的知曉,對方心中那絲無奈之情。

“哈哈,冇想到蒼龍兄,素以成聖為終,還有如此憐憫眾生之心,實乃讓我等佩服,說吧,召喚我們需要什麼?”這隻青色的長龍,帶著佩服的眼神,如同現實的粉絲一般,敬佩的看著金龍道。

“以你們之勢,守護第九天結界。”

“嗯?這是為何?不是有他們麼?”

“不可信也。”四個字,卻讓眾獸紛紛詫異,可是低頭思索之下,臉上還是帶著一絲緊張,顯然對於蒼龍之言,還是十分的讚同。

“明白就好,莫要多問,是非曲直,自有昭告天下的那天,我蒼龍冇做就是冇做,做了我也不會否認,仙界眼下無主,已經被幕後的黑手攪亂了天下,接下來就是你們各自的界域,小心。”

金龍說完凝視這上空,再次開口道:“我們的界域是小,要是這九天皆被天魔所占,令他們的計劃得逞,隻怕這天地屆時要大亂了,三道六界的生靈,將會永無寧日。而我一直有心,欲要嘗試一下魔道,看看域外天魔之力,究竟有如何的玄妙?”

“蒼龍兄,不可。”

“一旦我入魔了,殺了我就是。”

“這。”眾獸你看我我看你,而眾獸之中的那隻玄武,眼中卻閃爍這一道光芒,輕輕的流出一滴淚水,卻不被他獸所察。

“人,還真是十分奇妙,既然各種道源之力,都能修煉,著實的令我更感興趣。若是我能修煉魔道,而未曾迷失了心智,你等也可嘗試一下。這對我們成聖,隻怕更是進了一步,這三道六界的生靈之安,便拜托給諸位了。”

金龍說完之後,瞬間消失了身影,緊接著天空出現道道雷霆,金龍便在這雷霆之中遊走,群獸皆是帶著擔憂之色,不過看到那金龍遊走在雷霆之中,似乎十分的輕鬆,也是各自放下心神。

可是就在九次雷霆過後,蒼龍正在慢慢的退下龍身,逐漸轉變為人形之時,一道漆黑色的魔雷,瞬間擊中了蒼龍。

“啊。”一聲悲慘的哀嚎,瞬間自蒼龍的口中傳出,緊接著蒼龍冷冷的看著高空,嘴角輕輕的露出一絲笑容:“哈哈,等的便是你們的到來,斬。”

轟然之間,一道黑光劃過,天空之上,頓時出現陣陣悲慘之聲,那道黑光轉眼之間,便迴歸蒼龍的體內,看著身上那漆黑的魔氣。蒼龍的臉上,卻閃現出驚喜的表情,衝著群獸點了點頭,轉身消失在原地。

“成了。”似乎牧雲歌也能感到蒼龍,當時離去是如何的心情?可是對於蒼龍的犧牲,還是升起一絲不智之感,並非讚同對方此舉,太冒險了。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