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當看到王越縱身離去之後,牧雲歌與童林出現在眾人麵前,徐晃這才放下心中的擔憂,急忙衝著牧雲歌開口道:“主公,王越之事?”

“王越已經離去?不知道他能不能成功?眼下我們的實力,還是不足啊?哎,任重而道遠啊。”

對於王越,牧雲歌還是充滿了擔憂之情,而對於本方的實力,也是感到實力渺小。原本以為升級60級,結成了法域,自己的實力,也算是異空第一人了,與之那些曆史名士名將,也可有一拚之力。

可是與異空的修士一比,再一次成為底級的存在,令牧雲歌真是唏噓不已,暗道人的所行道路,還真是冇有終點。

“主公,臣,必定輔佐主公勢強。”徐晃急忙拱手開口道。主辱臣死,徐晃認為牧雲歌的實力不足王越,纔有這般的感歎,故此鄭重的拱手道。

“倒不是因為王越。公明,若是我選擇的路,九死一生,甚至要與這天對立,你等可願與我同行?”

“主公,這是哪裡的話,主公若是逆天,我等便是主公的階梯,願全力支援於主公,哪怕是踏著我們的屍體,我等主臣合力,也要把這天捅個窟窿。”

見到徐晃絲毫未曾遲疑,直接鄭重的開口。牧雲歌伸手輕輕一拍對方的肩頭,主臣之間,在冇有絲毫的芥蒂,這一刻他們的心意相通。

劍閣麼?看來自己還真要去上一趟,看一看結果到底若何?而要去往小世界,自己的實力,便要有更好的提升。

“走,徐晃與我看看這真武大殿,到底有什麼寶貝?能讓段煨如此窺視。”

“主公,那?”

“不妨事了,儘數超度。”牧雲歌微微一笑,直接與徐晃同步,直奔那真武大殿而去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

qu

而一旁的玄燁剛要出口攔阻,可是掃了一眼真武大殿,那殘破的大門,頓時微微搖首,暗道了一句:罷了,自己這個守護者,根本做的不合格,這位雲中王的實力?還真是難以評測,估計自打真武大殿建成到今,也就數這位主最猛了,來個以力破之。

眾人率領一千黑龍妖騎軍,浩浩蕩蕩直奔大殿而入,如此的景象,隻怕真武大殿自創立到今,都冇有發生過。

至於郭汜的五百兵士,因為與段煨的兵士衝撞,已經是十不存一,不過對於這些兵力的損耗,郭汜並未放在心上,甚至對於這真武大殿,也並非原本的重視。

當然能得到裡麵的功法典籍更好,若是不能得到,那也就罷了,自己回去便認異人為主,屆時也可結成法域。所有人之中,也許郭汜纔是最為放鬆之人。

不過郭汜對於牧雲歌的重視程度,也比原本超出數倍,眼下他四處檢視,與徐晃、童林二人,構成一道堅固的防線,一旦有風吹草動之間,隻怕牧雲歌未等出手之際,他們三人便會率先出手。

進入大殿第一層之中,放眼皆是殘破的石像,空蕩蕩的一切,令眾人微微搖首,看著四周破敗的殘垣,可以想象得到,曾經的真武大殿是多麼的輝煌,玄燁雙手合十,每每都是暗自流淚,心中的悔恨縈繞在心間,似乎在向真武大帝懺悔,懺悔他的所作所為。

“走吧,第二層。”牧雲歌眼下急需要力量,這種力量源自於顧宣的一席話語,心中的焦急常人並非理解。

可是因為紀楚楚,又讓他無比的糾結,他不知道心中,還愛不愛甄巧,甄巧對他是不是還留有情誼。可是他希望能見到甄巧一麵,當麵把此事說清楚,這對兩人,不,是三人都好。

第二層,對比與第一層完好一些,石像之上,那猙獰的怪獸,栩栩如生。而第二層並冇有階梯,隻有一扇大門,不知通向何處?

看到這一切,大家自然知道段煨,已經通過第二層,心中更是有些急切,也不用牧雲歌開口,眾人紛紛跟隨牧雲歌,直接走進了那扇大門。

而此時的段煨,正處於一方寒潭之中,看著眼前的一隻靈獸,化為了流光消散,不僅心中泛起了嘀咕,緩緩的開口道:我擦,第一層玄品一階靈獸,第二曾玄品二階靈獸,而這處寒潭,竟然是玄品四階的靈獸,那要是下一關,是不是玄品六階,亦或是八階靈獸?

按照段煨的推算,這種結果還真是大有可能,莫說是玄品八階,就算是玄品六階,已經相當75級的實力,已經高出他5級之多,故此段煨心中也冇有了底氣。

一時間,就連段煨也不敢輕易踏足,寒潭前方不知道通向何處的木橋?掃了一眼自己手中的丹藥,段煨一咬牙狠狠的吞下下去。

這枚丹藥乃是第二層獲得,名字叫做法域丹,聞聽名字便可以猜測,吃了這枚丹藥,便可結成法域,可是對於這樣一枚丹藥,究竟有怎樣之效?他的心中也是迷茫。

段煨不敢輕易相信,此丹便有這樣的威能,要是真的有這樣的效用,為何連法域丹的名字,都從未有過耳聞?不過眼下的形勢,令他隻能嘗試,嘗試結成法域,也好衝擊下一關,收穫更大的寶物。

一顆毫無光芒的丹丸,帶著一股濃濃的熱感,瞬間自喉嚨處,向五臟六腑迅速的蔓延,一陣陣低聲的吼叫,自段煨的口中傳蕩,似乎在忍受極為難忍的疼痛。

焚燒,那顆丹丸如同火炭,自打進入喉嚨之處,便焚燒他的**,此次此刻的段煨,心中甚至生出了後悔之感,為何自己要輕易相信?這枚丹藥是仙丹寶物,而不是一顆毒藥。

熱感蔓延到五臟六腑,此時此刻的段煨,雙眼泛出紅光,似乎那焚燒的火焰,欲要從他的雙眼噴射而出。

轟然之間,在段煨的劇烈滾動中,自隻有一方理解之地,如同一處露出水麵的巨石上,狠狠的跌落在寒潭之中。

那一瞬間,寒潭之水,瞬間沸騰起來,可見段煨此時的溫度如何?常人,若是在這種溫度之下,早已焚燒成灰燼。

可是段煨依然緊緊死咬牙關,頑強的毅力在他的心底生根,那不屈的精神,令他對於生命,充滿了渴望。

也許正是因為這種不屈的精神,因為這種忍耐的堅強毅力,焚燒之感慢慢的推進之後,一股股濃鬱的冰涼之氣,瞬間蔓延在他的全身。

那如同在烈日般的焚灼,緊接著便是傾盆而下的大雨,瞬間滋潤著一顆欲要乾枯的樹苗,那種舒爽之感,令段煨不僅哼出聲音。

‘轟’的一聲,周圍的寒潭之水,瞬間化為虛無,緊接著一方潭水,再次出現在四周,而段煨全身泛著火焰,就這樣靜靜的站在潭水之上,嘴角露出一種慶幸,以及濃鬱的喜悅之情。

“成了,冇想到水火,竟然能夠相容,這是為何?”段煨也是傻眼的看著四周,他本是火屬性,可是眼下卻增添了水屬性,而且兩者在他的體內,竟然能夠共存,隻怕這件事情說出去,冇有人會相信吧。

掃了一眼木橋,段煨微微一笑,冇想到自己因禍得福,竟然能夠有如此玄妙的機緣,看來這真武大殿,合該自己所得。

收起法域,一個箭步,段煨已經上了木橋,幾步之後,便已經消失了身影,留下的隻是失去潭水,形成空曠的盆地,以及那一方平台,化為的石柱,卻不曾看到這石柱,上麵雕刻著泛著金光的字體。

而就在段煨消失不久,牧雲歌也來到了這方區域,看著這四周並冇有異樣,隻剩下此處奇怪的地勢,牧雲歌也是皺眉,不足知道段煨到底來冇來此地,不過依照前方的推算,一旦通關大門打開,便代表段煨已經經過此地,牧雲歌不僅看向,那一處旋轉向上,無法看清儘頭的木橋。

“嗯?雲中王,那石柱上好像有字?”郭汜眼毒,急忙衝著牧雲歌開口道。

牧雲歌直接一躍,跳到了原本的寒潭之中,靜靜的看著石柱上的字體,卻不曾知曉,這是何意?

“神紋天書?”就在眾人紛紛上前,檢視這字體之時,身邊的玄燁不僅驚詫的道。

“玄燁,你認識?”

“是,雲中王,我們雖然失去了修煉的典籍,可是據上一輩的先人言語,我們修煉的便是真武天書的法術,而這必須要精通神紋,故此草民認識這字體。”

“什麼意思?”郭汜冷冷的開口問向玄燁,對於一直欲要保護真武大殿的玄燁,他的心中,對其充滿了不信之感。

“雲中王,草民可以傳授給你,還是你自己看吧。”

微微的搖頭苦笑了一下,玄燁也不知道這郭汜,為何對他充滿了防備之心,也不知道自己哪裡得罪了對方,遭到對方如此的排斥?

玄燁想了想,知道就算自己說出實情,隻怕對方也不會相信他的話語,索性直接把神紋字體,直接傳授會雲中王。一方麵可以與雲中王交好,同時也免了他的一番口舌。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