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就在李儒受到趙雲周到的款待之時,牧雲歌已經與郭汜進入桃林,這片密林之中,可並非都是桃樹。隻所以被稱之為桃林,也是因為此方密林之中,沿途都要野山桃的蹤跡,故此才被稱之為桃林。

“雲中王,沿著這野山桃樹,可以縱行東西,可要是冇有野山桃樹的道路,不熟悉路徑這,多半會迷失在這片密林之中。屆時隻怕無法出林失小,困死在密林之中,被林中野獸所吞食,纔是命喪此地之大事也。”

通過郭汜的敘說,牧雲歌也算是明白了,官路兩側都有野山桃樹指引,而冇有野山桃樹的路徑,都是小路,或可通達各村,可是不熟悉路途者,皆會迷失方向被困此地。

當然牧雲歌也聽出了,這郭汜警告的意思,希望自己能跟隨他前行,而不是自作主張,屆時迷失了方向,令對方也是為難。

“那汜如何知曉路徑?”牧雲歌點點頭,算是讚同對方之舉,也讓郭汜心中頓時放下心來。

“去往桃林亭的路徑,沿途有藍狐草的路徑,經過九轉之後便可到達。而到達桃林亭之後,鄉中友伴,曾與我言語,隻需向南沿著一條小路直行,辯其紅葉未知的古樹,便可到達首軒村。”

“也就是說我們必須去往桃林亭?”

“嗯,桃林亭作為此地的一亭之地,掌管四周治下村落,是聯通各村的主要乾路關塞,乃是我們必經之地。而段煨在桃林亭秘密擴建,使得這方關塞,已經成為了一方小城,故此需要我們內應幫扶,若不然一場惡戰,將會無法避免。”

“看來汜是早有準備,那我便跟隨於你便是。”

此次眾人隻有不到兩千人的兵數,雖然都是精兵強將,但是段煨的兩萬西涼鐵騎,想要力拚,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,故此隻能靠智取,而非武力可為。好在此次並非發動戰事,而是為了那真武大殿而已。

眾人急行,跟隨郭汜直奔桃林亭而來,而在桃林亭的城牆上,一人揮舞這長鞭,並非在驅使鑄強的民眾,而是在冷冷的看著對方一人。

“童林,你真要做出這樣的決定麼?”

“趙玉,不要阻我,你我都有自己選擇,你也知道此事的機密。可是你知道麼?因為此事導致什長死去,百人斥候也是死去大半。可是他們並非死於敵人之手,而是我們效忠的段中郎將,段煨之手。”

“你在說什麼?什長不是死在玄燁之手?童林你胡說什麼?哼,你與郭汜為鄉黨,難道以為我們不知道麼?你莫要蠱惑兄弟們與你投靠了郭汜,隻怕淪為你得權之柄。”趙玉如此開口,顯然心知肚明,明顯就是在維護段煨,不願與童林一起背叛。

而且就在童林欲要開口之間,趙玉已經抽出腰中佩刀,直奔童林揮刀劈來。童林眉頭一緊,心中雖然有些可惜,但是為了眼前的大事,也為了自己的性命著想,也不能不出手了。背後短劍瞬間抽出,兩人縱身交錯之間,趙玉脖頸之處,已經出現了一條纖細的傷口。

“你,你的劍術?”

“對,你猜對了。”

兩人的對話,讓人摸不著頭角,可是就在趙雲眼中驚詫,欲要再說話之間,脖頸的瞬間噴出鮮血,轟然之間倒在地上死去。

“哼,兄弟們,段煨怕我們說出,探查真武大殿之事,欲要把我們一一滅口,我等若不能另投明主,隻怕隻有死路一條,今日我童林欲要舉旗投降郭汜,而郭汜已經投靠了雲中王,我等便是雲中王麾下之師。”

聽聞雲中王的名號,眾人這才你看我,我看你,眼中露出遲疑之色,大部分人眼睛也閃過精芒,趨向投靠雲中王之果。

見到眾人不在吵雜,靜靜看向自己,童林輕輕的擦拭手中的短劍,衝著眾人再次開口道:“諸位若是繼續頑抗,莫怪我童林手中的劍絕情,若是不願投靠雲中王自可離去,我童林也絕對不會出手阻攔。不過莫要與段煨通風報信,不是因保護我的性命,而是為你們自己著想而已。”

說著童林看到北方,數千人緩緩而來,頓時眼中一亮,轉身走到城門口,親自打開北城門,就這樣靜靜的等待郭汜的到來。

一時間,眾人你看我我看你,終究有一人率先開口道:“童林說的不錯,郭汜不得我們之心,可是以雲中王素來仁義的舉動,隻怕我們還能存個善果,我願意冒險一試。”

“可是我等俠士,並不得那些人的看重,雲中王乃是異人,我們真的能有善果麼?”另外異人的開口,再次讓眾人臉上露出猶豫之色。

“擦,老子可不管了,反正絕對不能跟隨段煨,可是以童林的劍術,隻怕我們欲要離去,定會血濺五步,終究是一死的結果,我張三便賭一次,賭那雲中王與傳聞一樣。”

這張三率先走出,直接站在童林的身後,眾人再一次互相看了一眼,紛紛點頭走到童林身畔,靜靜的等著雲中王的駕臨。

“童林?城中如何?”

郭汜率先看到童林站在城門口,心中已經知道對方,處理好了桃林亭之事,直接衝著對方點了點頭,讓出首位之後,露出牧雲歌的身影之後,這才衝著對方開口問道。

“稟雲中王、郭校尉,段煨對於真武大殿之事十分的看重,故此城中隻留下千人,監管民眾修繕城牆,我等俠士共計十六位,其中趙玉乃是段煨的親信,因為阻攔我等開門迎接,被我出手斬殺,其餘十五人願意投效雲中王。”

十五人紛紛的跪倒在地,衝著雲中王行禮道。

見到對方如此,牧雲歌輕輕揮手,衝著眾人點點頭道:“早聞汜的鄉黨之事,今日本王駕臨此地,看到民眾受苦,故心中不願看到他們,再受到如此淒苦勞作,各位打開他們腿上的枷鎖,讓他們回家與家人團聚吧。”

“雲中王仁義,雲中王仁義啊,我等草民謝謝雲中王解困,謝雲中王之恩。”

“普天之下莫非王土,率土之濱莫非王臣,吾等都是在大漢治下,都是堂堂正正的漢人,何苦自相搏殺,自相殘害?回去吧,回去好好的過日子,你們的安穩,便是吾漢之福。”

牧雲歌一揮手,無數被囚困的百姓,紛紛被無形的力量托起,連帶著十五人也紛紛起身,詫異的看著牧雲歌,冇想到這位雲中王的實力,如此的高絕。

“雲中王,不可放了他們,要是他們出得桃林亭,定會把此事,說予天下人所知,最少,最少等我們事成之後,放了他們便是。”

聞聽牧雲歌要放了這些民眾,童林急忙出口阻攔,就連郭汜也是滿臉的驚詫,似乎也不讚同這般決定。

“不要說了,莫說是真武大帝之事,就算是龍脈,帝王之氣,也不能牽連到一方百姓,此時此刻,這弘農郡雖不是本王之領地,但也是吾大漢的江山,他們亦是吾之臣民,放了他們。”

牧雲歌一怒,身後殺氣頓時散發,童林眉頭一皺,看了一眼微微點頭的郭汜,也是轉身領喏,紛紛打開所有民眾的鎖鏈,釋放了眾人的自由。

“雲中王,小老可對天發誓,我絕對不會對任何人,說出桃林亭任何之事,哪怕就算是壽終而死,這秘密也會埋在我的心底。”

“雲中王,我三狗子也是。”

“雲中王,我也是。”

看著一位位百姓紛紛對天發誓,所結的契約都是天道契約,童林傻眼的看著這一幕,而郭汜心中也是暗暗點頭,冇想到雲中王如此手段,比之殺了他們還要高明。

送走這些百姓之後,牧雲歌卻不知道他的法域,似乎再次縮小了少許,而在法域之中的帝王,身影卻更加凝實了許多。

“童林,你可知道段煨的去向?”

“我已經著兄弟,暗中留下了記號,雲中王,郭校尉你們隨我便可。可是你們這兵士之數,似乎?”

“兵不在多再與精,冇事,我等自有主張,童林帶路吧。”

“喏。”童林心中也是急切,故此轉身直接先行帶隊,向南麵密林走去,為眾人領路。

而郭汜為了安全,也是留下五百餘人,駐守防衛這桃林亭之安。而對於郭汜的舉措,牧雲歌並未說些什麼,心中卻對此並不滿意。

這般的佈置,無疑是多此一舉?若是這些人想要背叛,根本不會投降本方,而要是有什麼陰謀詭計,隻怕留下五百餘人,也根本做不了什麼事情?

對於郭汜如此而為,可以看出郭汜為人謹慎,可是對於放眼全域性的能力,這眼力還是小了些。鎮守一地之才,非千軍萬馬之帥,這便是牧雲歌給出的評語。

而就在牧雲歌帥軍,追尋段煨而去之時,長安城,王允看著麵前恭敬的李應,已經隨行而來,不亢不卑的董承,還有滿臉堆笑,自帶得意的天德良師,臉上愈加的不悅。

“稟司徒,臣天德良師完成擊殺牛輔的任務,眼下牛輔已經死去,臣已經完成使命,特回長安向司徒稟報。”

見到王允臉上不悅,天德良師頓時警醒,急忙拱手拜見,小心翼翼的開口道。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