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麵對這條巴蛇如此的戰力,王越總覺得有些不對,不過孟獲的確是馭靈師,可是馭靈師難道可以降服,遠遠超過本身實力的靈物?這一點令王越也是不解。可是對於南蠻秘術,他也不知深淺,也許這就是南蠻一族,為何素來神秘、強大的原因吧。

不過以他的道域,憑藉對方的法域,還是無法抵擋,隻見王越手中長劍一揮,漫天的金色長劍,瞬間出現在空中,形成無數把金色的靈劍,直奔那巴蛇而去。

“千劍化雨。”

“嗯?”此時的孟獲也不為心中一緊,可以說兩人,都是初次才遇到,如此強悍的對手,孟獲自打成為其葉蓁蓁的靈將,實力雖然有所下降,可是自己還有命魂靈獸,還有輔助魂靈獸。

無數的靈劍,如同暴雨般的襲來,巴蛇也不禁為之怯步,不在是原本那般的迅疾,而是在四處遊走。而王越依然冇有動手,似乎這一招的武法技能,乃是他最後的一式一般。

黔驢技窮了麼?孟獲可不敢如此認為,孟獲也未曾出手,他知道王越在等,而他則是為了聖女拖延時間,對方的舉動,無疑對他也是有所幫助,故此孟獲十分願意看到此舉。

王越目光深邃,雖然看著的是孟獲,但是眼睛的餘光,卻在冷冷的警示著巴蛇,就在一柄靈劍射向巴蛇的腦袋之時,那巴蛇迅速的遊走,似乎帶著十分的戒備,小心翼翼的躲藏著自己的蛇頭。

弱點?這便是巴蛇的弱點,從未與巴蛇一戰的王越,此時此刻,心中已經升起了冷笑。輕輕的提起手中的長劍,身體瞬間消失在原地。

雖然自己的道域初成,無法徹底遮掩孟獲的法域,可是道域畢竟是道域,並非是法域可以持平,他依然可以掌控大部分的領域,而巴蛇此時正踏足,他所掌控的道域之中。

“不好,鳴蛇飛天。”

孟獲見到對方突然消失在原地,心中頓時一緊,自己的法域與對方的道域相比,他怎能不清楚的知曉此點,原本按照他的計劃,那便是誘導王越,踏足自己的法域。

這一來,處於自己的法域之中,對方便是施展其他武法技能,也會有所減益,而自己無疑可以彌補靈氣的不足。

而剛剛巴蛇,因為躲避那金色靈劍的攻擊,顯然已經露出了破綻,更是踏足了對方的道域之中,這無疑是尋死之路,巴蛇遭遇到的危險,也讓他的計劃全盤告破。

一條長著四翼的青蛇,剛一出現在半空之中,便發出了一聲聲‘磐磐’之音。而正是因為這特殊的鳴叫聲,既然令王越身體一緩,暴露在巴蛇的前方。

未曾攻擊到對方的蛇頭,身體還不能行動?如此詭異的狀態,足以讓王越感到萬分的驚慌。

“轟”的一聲,巴蛇顯然與鳴蛇配合十分默契,並不用孟獲指揮,巴蛇便狠狠的撞在王越的前胸。

撞擊,不是吞噬,憑藉王越的實力,若是吞噬到腹中,隻怕隻有一個結果,那便是破腹而出。

屆時巴蛇死的不能再死,而巴蛇明知對方的實力,又怎能會犯下如此的錯誤。眼下,無疑給予對方一次重擊,這纔是最實在的選擇。當然想要以這一擊的力量,要了王越的性命?那隻是一個笑談而已。

巴蛇猛然的退去,王越身子瞬間向後拋飛,嘴中的鮮血,在空中點點的拋落,如同血色的蓮花,最終墜落在地麵消失。

“你很不錯。”王越掙紮的起身,輕輕的擦了擦嘴角,冷冷的看著孟獲。

“你也不錯,隻不過你初入道域,想必不同於法域,那樣的如臂驅使吧?”

“不錯。”

既然對方已經看出了,自己的弱點,王越也不屑遮掩,自欺欺人的事情,王越不會做,也不屑去做。

“你走吧,莫要追殺我家聖女,估計就算你擊殺了我,隻怕你的實力也是大損,屆時也不敵我的夫人。”

“是麼?你真的以為我掌控不了道域,便可以任你阻攔?從而耽擱我的時間?不瞞你,就在她施展九魔蕩神鐘之時,我的一滴精血,已經悄悄的點她的鐘麵,隻要她拿出九魔蕩神鐘,我便可以知曉她的區域。”

“你,還真是頗為詭詐啊。”兩方對敵,不計手段,隻求成敗,南蠻的規則便是如此,故此孟獲也無法開口,斥責對方的卑鄙。

“天道九劍。”

就在說話之間,王越輕輕一拋手中的長劍,瞬間長劍化為九柄,那周圍旋轉的金色銘文,令孟獲也是驚詫的看著對方。

冇想到王越雖然冇有徹底掌控道域,卻凝結了一把道域之器。想必他拋出的長劍,原本就是對方以精血,而飼養的本命器皿,可見對方的毅力如何?

飼養本命道器,那需要十足的恒心,要知道飼養本命器皿,需要的便是從無到有,最開始便是以普通的兵器潤養,使得兵器與之相輔相成,然後再降服靈獸,以靈獸之魂注入普通兵器之中,促使兵器進階於靈器。

這期間耗費的靈石、靈礦,等等的天材地寶,足以令人望而怯步。而且最主要的是,那靈獸願意自主成為器靈,光憑這一點,便讓無數人停步於此。

而培養成為靈器之後,便要與本身的氣勢合一,再到氣域、法域,乃至道域合一。可以說自此之後,這靈器便是氣勢,便是道域,一榮俱榮,一損俱損,劍斷人亡,兩者性命相連。

就連劍修尚要慎重的抉擇,纔會選擇這一種的修煉,可見這王越的恒心如何?可見他的毅力是多麼的堅韌。光憑這一點,孟獲便對王越深深的折服。

九柄帶著天道銘文的長劍,更是威力巨大,這代表這天道威力,雖然千萬分之一,但是擁有的力量,已經不是孟獲可以對抗。

巴蛇滋滋的嘶鳴,似乎對於九柄長劍十分的恐懼,可是就在九劍之下,巴蛇已經化為了虛無。

噗,一口鮮血自孟獲口中吐出,雖然是輔助命魂靈獸,但是與他也是有聯,這一次的損傷,足以讓他是心神劇痛。

鳴蛇爭鳴,雖然發出磐磐之音,不過此時已經對於王越,根本無法造成影響,九劍成八方圍困,一柄金色的長劍,霍然從天空而墜,直接插入鳴蛇的額頭,頓時令其消散不見。

噗,孟獲再一次噴出鮮血,此時的他已經滿臉蒼白,眼中露出了絕望的神色,看著對方的道域,逐漸的吞噬自己的法域,在這一刻之間,孟獲才明白,原來王越是拿自己練手,來完善他對道域的掌控。

失敗了麼?聖女,希望你們能夠逃出此人的追擊,他,太強了。

就在孟獲咬牙,剛要施展武法技能之時,瞬間孟獲與天芒分開,隻見天芒眼中帶著不捨,帶著一絲留戀,更多的則是希冀之色,希望孟獲更夠逃出昇天。

“不。”

孟獲被天芒蛇尾,狠狠的抽打,身體瞬間倒飛,自此法域不存,天芒更是發出耀眼的光芒,直奔那王越而去。

在這一瞬間,天芒自動與孟獲,自動脫離了命魂契約,蛇尾狠狠的抽在九劍之上,可是蛇尾已經被九劍斬斷,身體也被九劍損傷,大片的蛇鱗墜下,受傷十分的慘重。

而就在孟獲掙紮欲要前行之際,突然一道光亮,出現在他的身體之上,快速的消失在原地,顯然他的主公其葉蓁蓁,察覺他此時的重傷狀態,把他召回去了。

孟獲隻所以能脫離戰鬥,全賴天芒自動解除命魂契約,命魂靈獸,主權在於靈獸,並非在在於孟獲的手中。

馭靈之術,表麵看似馭獸,還不如說是獸馭之術,乃是靈獸自動與人簽訂的契約,可以隨時與人解除契約,而人則無法決斷,不過一般的靈獸,與人結為契約,便是終生的夥伴,永遠不會背叛簽訂契約之人。

像孟獲這樣的命魂靈獸,世間太過少見,也隻能說這隻命魂靈獸,與孟獲的感情太深了,而且靈智遠遠超過了,此時命魂靈獸原本的等級,甚至稱之為道獸,也不足為奇。

“轟”的一聲,天芒眼中一狠,身體瞬間自爆,王越也冇想到這隻靈獸,竟然擁有如此的靈智,而且還有這樣的取捨。

九劍瞬間失去光澤,甚至上麵出現絲絲的黑氣,令王越眉頭更緊,看向眼前碩大的深坑,嘴角輕輕的一翹:“好本事,如此忠誠之獸,世間難見,若是平常,我必將饒了你的主人,可是,”

說到這裡王越眉頭更緊,咬緊牙關的開口道:“可是眼下,我有我的無奈,他們隻有死路一條。”

說完這句話,王越一揮手,九柄長劍瞬間欲要融合一柄,可是眨眼之間,卻依然分開墜落地麵。

“嗯?天芒?這是什麼靈獸?為何有如此之能,另外的天道劍不能合一?這是怎麼一回事?”

一時間,王越也是迷茫了,天道劍不能複原,便代表自己的道域無法施展,那這樣的結果,可著實的令他實力大減。

而且帶著這樣的九劍,也著實的不方便,一個不好,真是被劍修道士瞧見,定會遭到對方的饞涎。

畢竟一柄本命道器,若是被對方煉化,助力可是不是一件小事。而且本命道器,也是最好的飼劍之材,世間難得一見的至寶,對劍修的吸引力,可是十分的巨大。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