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霸陵城頭之上,一位身著全黑的文士,冷冷的看著天際,雨後黃昏,這也許是最美的景色了,紅霞萬丈,雲起雲落,似人心,似天機,令人琢磨不透。

“文優,你真的欲要離去?”一位身著藏青色衣袍的文士,帶著極度可惜之感,看了一眼身邊的李儒,語氣之中全是挽留之意。

“嗯,難得與公台在此相識,番便是緣分,我便與你實言,也許他的目標,便是你家的主公,切記小心。”

“他?這,我這便通知主公,文優你將何去何從?”

“去吧。前方有路便可,無路亦是人走而出,我何不踏出一條自己的路,讓後人踏著我的步伐前行?不想公台與我同修聖典之術,倒是與我同出一轍,你之來曆,我不便去問,也不想知曉?記住切勿施展逆天之法,恐最後無法善身,告辭。”

李儒轉身走下城牆,順手緊了緊背後的披風,來到城下之時,早有數十衛士等待。其中一人,為他牽馬而來,李儒掃了一眼,麵帶焦急的陳宮,微微點頭之後,揮了揮手驅馬離去。

身後數十衛士緊緊跟隨,此一去,前途不知,陳宮亦是不知道,李儒要何去何從啊?帶著歎息之聲,轉身急忙與自家的主公通訊。

“王越,奔著我所來?為了什麼?”

“大姐,不知,你家的陳宮說得,可不是我得到的情報啊。”通訊那邊,有些不以為然。

的確王越與其葉蓁蓁兩人,同屬一個陣營,眼下怎可能相互敵對?要殺其葉蓁蓁總要有個原因吧?嫉妒其葉蓁蓁的姿色?那也得是個女人啊?

“蘇蘇,是誰給陳宮的情報?”

“李儒,可惜,誰也未曾能夠挽留於他,也不知道此人,為何在偷偷的追蹤王越。不過他好像是明白些什麼?嗯,好像去了北方,要我看,大有可能去了,黃昏公會心殤那邊,大姐,要不要派人狙殺了此人?到時候能夠爆出靈將卡,嘿嘿,也好給妹妹用用。”

“蘇蘇,莫要如此了,告訴陳宮一聲,小心防備胡赤兒,他快要達到霸陵了。”

“明白,大姐,所有的調布已經準備完善,就等著胡赤兒入甕了。不過那天德良師,好像對你怨言十足啊?哈哈,要不要大姐再施展一次美人計?”

“滾。”

其葉蓁蓁直接掛斷通訊,心神總是不寧,想了想還是召喚出兩將,這兩將身披獸皮,頭紮鳥羽,一眼便讓人可以看出,乃是南蠻族人。

隻不過兩人一男一女,男的十分的魁梧,與之逐鹿大王也是不差絲毫,而女子長得極為妖媚,身上幾處獸皮,僅僅虛掩了重要區域,其他之處皆是暴露在外。四周兵士紛紛側頭,帶著有色的目光,可見此女穿的多麼的前衛。

而那男子絲毫不在意,其葉蓁蓁的心中,卻有些不悅,更多的則是無奈,嘟著嘴嘟囔道:“我說祝融夫人,你就不能穿上,我給你的靈器裝備?”

“聖女,你不穿戴我們的衣服,這樣已經是不尊天神了。如此一來,還要強迫我等易服,真真是令我不悅,大大的不悅,嗯,你們異人說什麼來著?對,祝融很生氣,後果很嚴重哦?嘿嘿,聖女莫要動怒,動怒可不好,臉上會生皺紋的哦,那個,說吧,召喚我們出來何事?”

女子赤足輕輕踏前,幾步便來到其葉蓁蓁的身旁,甚至一伸手搭在其葉蓁蓁肩膀,縱身一躍之間,便已經坐在了她的身後。令其葉蓁蓁翻了一個白眼,心中暗道:要我穿上你們的服飾?你還不如殺了我呢?

隗碩的男子微微一笑,直接召喚自己的坐騎,隻見一隻雪白如玉的長牙巨象,瞬間出現在兵士身後,此人縱身一躍,直接端坐在巨象的背上,衝著其葉蓁蓁開口道:“聖女,還是坐在白玉的身上,看得更遠一些。”

未等其葉蓁蓁說話,祝融夫人直接抱著她的蠻腰,一步便縱身後退,身子瞬間遠離地麵,直接降落在那隻巨象的背部。

如此身法著實的了得,令樊稠也是一驚,剛要追隨主公而去,隻見一把飛刀,瞬間釘在前方。祝融夫人已經冷冷的開口道:“白玉,並非何人都可乘坐,就算你是聖女的靈將,也老老實實的待在下麵吧。”

“樊稠莫要著急,他們,他們也是我的靈將,你率眾前行,一定要小心防備四周。”

見到樊稠緩緩抽出腰刀,滿臉憤怒的看向祝融夫人,顯然忍耐不住對方的態度,其葉蓁蓁趕緊開口道。

“喏,主公。”樊稠微微點頭,並未開口問出心中疑惑,轉身帶著兵士,向前緩緩行軍,警示著四周的安全。

“聖女,召喚臣下兩人何意?”孟獲的出口,那祝融夫人也靜靜聆聽,如此態度倒是與平常相反,也令其葉蓁蓁看向這小女人的姿態,猛然的犯了一個白眼。

“呃,聖女這是什麼態度麼?乾嘛?人家不說話也不行麼?哼。”

“你,還是說話正常點,不過此時不是你嬉鬨之時,我聞之有人要刺殺我?”

“誰?”

孟獲雙眼爆發一絲寒光,就連剩下的巨象,也是有所感應,前蹄飛揚口中傳出巨大的象鳴之聲,令所有的兵士一寒,急忙快步向前跑去。可是當巨象的前蹄落地,如同地震地震山搖一般,漫天的塵土,瞬間遮蓋全部的兵士,還在陣型雖然亂了,倒是冇有人受傷。

“孟獲,你想弄死我的兵士麼?”

“哼,這些兵士好弱,要是聖女與我返回洞寨,比之強過百倍的勇士,聖女可以隨便招之,將會得到數以十萬計。”

“你,我不去。”

“聖女,還是好好想想,這大漢的腹地,怎比我們南蠻洞寨?你可知道劉備尚要選擇蜀地,才能得三分天下之勢,聖女若是去了哪裡,畢竟先謀得先機,為何如此不智?嗯,聖女,冇人會強迫你易服,便如同我們一般。”

“不,那我也不去,那裡,那裡不是我的選擇,我要我自己的選擇,而不是每一件事情,都有人給我鋪設好了,讓我一步步如同木偶一般,走在旁人設定之下,我命由我,不由她。”

“嗯?”兩人相互看了一眼微微搖首,兩人何曾願意遠離洞寨,追隨一個異人為主,可惜對方的實力太強,強的兩人無法反駁,他們,他們是天啊,可以主導自己性命的天神,自己怎能逆天而為。

“既然聖女不願,那還是與我們說說誰要刺殺你吧?能被你召喚我們出來,想必此人實力十分高絕吧?”

“帝師王越。”

“誰,王越?他怎麼會要刺殺聖女?聖女,放心有我們夫妻聯手,必將斬殺此僚。”

孟獲對於此人,還真是知曉,衝著祝融夫人打了一個眼神,眼下兩人成為靈將,隻有60級的實力,故此還真不敢托大,隻能暗自防備此人的到來。

起身的祝融夫人,輕輕一吹口哨,一隻巨大的蒼鷹旋轉天空之上,而就在此時刺客,祝融夫人的眼球,已經全部化為金色,金芒慢慢的散發她的眼眶,令人看到心生怪異之感。

“怎麼樣?”孟獲輕輕啟口道。

“是他,一人一劍,好強的劍意啊,大王,此人不好對付。”

“哼,帝師王越?可是世俗第一劍,隻不過這把劍,為何衝著聖女而來,隻怕這裡麵還有什麼誤會?祝融你去聯絡一下神靈,將此事稟明她所知,我估計隻怕其他兩方,已經出手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祝融跪地,拿出一方香爐,虔誠的三拜九叩之後,口中嘟囔著聽不懂的話語,似乎在祈禱,似乎再與什麼人,不,什麼神靈溝通。

而此時霸陵城外,一人一劍就這樣靜靜的走向前方,而此時此刻的胡赤兒,正率眾向霸陵而來,見到此人低頭走路,胡赤兒高喝一聲:“嚇了你的狗眼,奶奶的,以為你是那什麼帝師王越呢?還拿著一把破劍,滾開。”

“嗖”的一聲,劍如冷月,在王越一躍之間,已經輕輕的抹殺了胡赤兒的脖頸,一張卡牌靜靜的落在了地上,王越看都冇有,直接令其化為一枚星石,放在手中煉化吸收了。

這是整個異空,第二位徹底消失的星將,而作為始作俑者的王越,嘴角輕輕一翹,全身散發的金色光芒,令他心中也是一喜,冇想到這星石有這麼大的威力。

“啊,將軍死了,你,殺了他,為將軍報仇。”

“一劍動九州。”輕輕的吟唱一句,王越揮動手中的長劍,那一瞬間,無數的劍芒似月芒一般,穿過對方的盔甲,穿過對方的坐騎,而在這一劍之後,近乎一萬的西涼鐵騎,瞬間化為灰灰,徹底消散在這方空間。

“紅兒,你看到了麼?我終於尋找到我的道了。修士麼?哈哈,你們不是說,武不可入道?今日我便讓你們見識見識,我如何以劍武入道,如何的讓你們膽寒。”

王越輕輕向前踏足向前,繼續向前一步步而去,似乎一切的一切,都與他絲毫無關。在這一刻他的眼神之中,全部瀰漫這冷漠之色,似乎對於這天下蒼生,都是一切的漠然。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