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就在袁兵包圍公孫瓚,兩方互相搏殺之際,自後方迅速而來一支兩萬大軍,狠狠向外圍圓陣,發起了衝擊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一人高喝一句:“易侯,田楷來了,你莫要著急,此戰我等聯手,必定斬殺敵人。”

田楷這一嗓子,頓時令公孫瓚兵士士氣大漲,一時間以圓陣防禦,甚至有衝破敵軍圍困的可能。

見到後方出現不下兩萬的敵軍,許攸眼中也是一冷,心中頓時無比的焦急,直接揮動令旗,令令呂威璜帥左翼阻擊。

再次揮動令旗,令其餘各部支援淳於瓊,無比要斬殺了公孫瓚,此戰出乎了許攸的意料之外,不過許攸畢竟還是許攸,此時雖然知道危險,但是從容的調布,還是令大軍穩定下來。

再有韓莒子、眭元進、趙睿三人,不顧危險,奮力殺敵,率領後、兩翼兵馬的衝殺,也令公孫瓚的白馬義從,迅速的葬身此地。

此時便看出將領的優勢,公孫瓚雖猛,但是也不兼顧四方大軍,公孫紀更不用說,雖有武力,但是與三將根本無法相比,文則素有勇武,倒是一陣的衝殺,來到了公孫瓚的身旁,與公孫瓚聯手,一時間直奔南方而去。

在公孫瓚的心中,三將也好,淳於瓊也罷,雖然擁有武力,但絕對不是掌控此郡的主要人物,那人必定在後軍之中,暗中調遣敵將,隻要斬殺了他,此陣畢竟被破,敵人的士氣大降,也就無法阻攔自己,與田楷彙合了。屆時兩軍彙合之後,便是敵軍全殲之時。

不錯公孫瓚的決斷,無疑是最為正確的選擇,可是他忽視了一人,那便是公孫紀,公孫紀此時帥軍,正與趙睿交戰,本就是有些不敵,在加上淳於瓊帥軍來襲,更是助增了他的危急。

而他並冇有接到公孫瓚的指示,見到兩人彙合之後,根本冇有支援自己,一時間心中頓時頹廢,暗道:公孫瓚你好不仁義,既然隻顧自己的危險,去與田楷彙合,這是要置我於死地啊。

見到淳於瓊率眾越來越近,公孫紀眼中一寒,直接帥軍向北方實力薄弱之處,衝殺而去。

如此舉動令淳於瓊也是傻眼,就在趙睿欲要阻擊之時,淳於瓊猛然開口道“趙睿莫要攔他。”

趙睿一愣,不過卻對淳於瓊十分相信,直接下令讓過公孫紀,不知道淳於瓊這是何意?

“公孫紀,聞之你素來與那異人王交好,在下淳於瓊奉袁公之令,今日便放你一命,去了異人王那裡,告訴荀諶可以出兵,與公孫瓚一戰,皆是我家袁公,願意與異人王,共分冀州,乃至幽州之地。”

淳於瓊這一嗓子,正好被公孫瓚聽見,帶著疑惑回首一望,卻見到公孫紀真的率眾向北離去,心中頓時犯了嘀咕,難道說公孫紀暗有籌謀,真的已經與那異人王苟合?這樣說來,兩方結盟,不是一句空話?

想到異人王遲遲未曾出兵,還有河間國樂成之事,乃是逢紀讓予張角,難道說袁紹給出的條件,比自己還要優厚?

而且討伐董卓之時,因為劉備之事,自己便與他交惡,再加上自己之前之事,早已與那異人王為敵。且異人素來詭詐,這雲中王似乎也好不到哪去?故此公孫瓚的心中,更加偏於異人違約之念。

而袁紹、曹操等人,可是與他十分交好,在加上許以重利,曹操在其中的迂迴相勸,隻怕此事大有可能。

“文則,與我衝殺,那公孫紀隻怕背叛了我等。”

“不會吧,易侯,這公孫紀與荀諶見麵,乃是屬下跟隨?”

“難道你就冇有離開他們身邊之時?”

想到離開之時,荀諶突然與公孫紀私議之事,文則的眼中也有些遲疑不定。

“難道真有?”公孫瓚出手斬殺一名敵兵,衝著文則憤怒的問道。

“是,當日離開之前,荀諶曾經與公孫紀有過私議,屬下因探查敵營並未跟隨,跟隨他。”

“混賬,你隨公孫紀去往敵營,不跟在他身邊,探查什麼敵情啊?你這是失職啊,看來這公孫紀惡子,果然是包藏禍心,那異人王也不是個東西。對方坐山觀虎頭,這是想一舉攻殺我等。文則,與我速度殺敵,彙合田楷之後,再謀冀州之地。”

“喏,易侯。”

見到公孫瓚一臉的怒火,文則也不敢為公孫紀辯解,隻能跟隨公孫瓚殺敵,直奔敵人後軍而去。

此時的許攸,見到公孫瓚滿眼血紅,直奔自己的方向殺來,要是真的繼續據守此地,隻怕未等淳於瓊等人,斬殺了公孫瓚,自己便先死在此地了。

“韓莒子、眭元進阻敵,咱們帥兵向右迴轉,與淳於瓊等人彙合,在一舉攻殺公孫瓚。”

“喏,軍師。”兩將點頭,帥軍直奔公孫瓚而去,許攸則是轉身催馬,向右側急行而去。

兩軍再次交換了位置,隻不過少了公孫紀的兩萬餘人。此時許攸的兵力四萬餘人。公孫瓚在彙合田楷之後,兵力卻達到了五萬餘人,實一舉反超本方大軍。

而因為公孫紀的敗走,雙方的士氣都是不足,看著有些疲憊的兵士,雙方也不得不罷戰修整。

中午十分,雙方駐紮的兵營之外,皆有兵士巡邏,可見雙方都是十分緊張,怕對方突襲之舉。

袁營之中,許攸輕輕揉著太陽穴,這一天的戰鬥下來,不說兵士疲憊,將領耗費靈氣,就連他也是耗費了大量的精氣神,對於眼下的戰局,的確有些頭疼。

“軍師,吃些東西吧。眼下,雖然有田楷援軍到來,不過我們憑藉四萬兵馬,也並非冇有一戰之力,軍師莫要糾結,此戰並非軍師之錯,而是未曾想到田楷,會突然到來,這公孫瓚著實的狡詐。”

淳於瓊的話,讓許攸心中更不是滋味,軍師謀一地,便要縱觀全域性,自己未曾料到田楷之兵,便已經是失責了。

想到這裡,許攸微微搖首,自己的軍事籌劃之能,隻怕與逢紀還是無法相比,心中倒是對逢紀,升起了佩服之感。

“仲簡,眼下由你領軍,你會如何?”許攸巴拉了兩口,抬頭看了一眼淳於瓊道。

“取吳橋,經修縣援南皮。”淳於瓊等待便是這句話,直接衝許攸開口道。

“嗯,仲簡,可是吳橋還有公孫紀啊?”

“以軍事之謀,公孫紀此時已經萬分焦急,嗬嗬,隻怕公孫紀真的會投了荀諶,不過這樣一來,我們倒是有了機會。”

“什麼機會?”許攸冇想到淳於瓊,已經知道自己心中的計劃,看來自己的計劃,還是有可能施謀地,故此對淳於瓊更感親近,好似的看著對方道。

“與異人王聯盟的機會。”

“嗯,這?袁公可能準許?”

許攸的心中,也是偏向與異人結盟,先誅殺了公孫瓚。屆時以渤海為本、攻青州,而占幽州。這樣一來,擁有兩州之地,隻要守護渤海,便能對異人王造城威脅。

至於對方有冇有如此打算,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,對方冇有袁紹的資本,袁紹憑藉四世三公的袁家,隻要占領一地,便可有人慕名而來,而失去了一地,那便是會遭到天下士子鄙視。

此時放眼天下之間,唯獨袁紹、袁術二人,憑藉四世三公的名望,可令天下士子歸心,再諸侯之中,兩人可是能與董卓對決的主,故此河間最低的限度,也要保證一郡之地所有。

至於那異人王?並不在他們的考慮範圍之內,畢竟土著天生厭惡異人,就算牧雲歌治理幷州有方,可是慕名投靠的士族,也是極為稀少,故此許攸並不相信,那異人王便可以成勢,雄霸於天下。

可是許攸似乎忘了,眼下沮授、荀諶、審配、郭圖等人,皆在牧雲歌麾下任職,這些人並未成為玩家的靈將,故此憑藉他們的士族,難道就不可能幫助牧雲歌成勢?這不光是他的忽視,也被天下士子所忽視了此點。

當然這樣的結果,也被郭嘉與司馬懿提前預料,故此無論是在司隸也好,還是眼下冀州也罷,兩人都暗自下令各路將士,以招撫為主,能不殺則不殺,若是死不投降,那便直接羈押牢獄,再有頑強抵抗者,最壞的結果纔是被斬。

如此而為,悄然之間,被占領之地的士族,已經開始慢慢的轉變心態,嘗試與牧雲歌合作。能夠合作便是最好的開端,以幷州的富饒,與各州互通有無的商埠,也是的士族看到的很大的利益。

緩慢而為,暗中操謀,不怕這些人不與牧雲歌的利益,牢牢的綁在一起,也讓他們最終因為利益,而效力於牧雲歌的麾下。

“袁公眼下也是為冀州發愁,無論此戰結果如何?都是那異人王做了漁翁之利,而袁公與公孫瓚,必將實力大損,都需要一段時間休養。眼下乃是耕種之後,若是任其四方戰亂,冀州百姓將流離失所,誰也不會得益,故此我想袁公也願意獨掌渤海,以渤海糧草為本,行秋收後之戰。”

淳於瓊說得話,一點都冇有錯,袁紹正是如此打算,故此與公孫瓚交戰的結果,他並不重視,更是放棄了河間,那視線再次放在了渤海郡。

河間經曆戰事的紛飛,紛紛遷徙渤海郡之中,使得渤海人口暴增,也促使開荒耕種,再有公孫範不願聽令於他,公孫瓚眼下與他翻臉,故此袁紹早已有了收回渤海之心。

再有渤海郡,便是當初袁紹成勢之地,就算官吏被公孫瓚之人取代,可是那些人都是當地的士族,有他們的支援,袁紹重掌渤海翻手可為。

“好,我這便與袁公通報此事。”

當下許攸起身,直接招來一名異人,把如此訊息傳給袁紹,聞聽田楷突然出兵,本方損耗甚大,袁紹也當即下令,著許攸出使異人王,爭取與對方建立盟約,絕不能幫助公孫瓚謀力,而最低的限度,便是不能丟失渤海郡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