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坍塌的長城口,眾人緊張的戒備,而此時自山底而來的悟通,見到對方如此嚴陣以待,也是露出一絲恐懼之色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不過轉眼之間,悟通便大步而來,衝著為首的龍華,趾高氣揚的開口道:“龍華,此次算是我少林欠你一個人情,把我的徒兒放了吧。”

“拿下。”

龍華露出一絲嘲諷之色,直接揮手開口,頓時令悟通心中一緊,衝著龍華惡狠狠的開口道:“龍華,你難道想與我們少林開戰麼?”

“開戰,你若是這麼認為,那便是了?”未等龍華開口,身邊的牧雲歌已經揮手下令。

“你個畜……”未等悟通話音落下,漫天的箭雨已經瞬間遮籠他周圍,而張遼更是調度槍兵,層層的向普度展開攻擊。

級?哼,冇想到這些在幽州,發展的少林弟子,升級的速度倒是不慢。可是不慢,亦要折損在此地,怎麼也得給少林一次教訓,讓他們知道什麼事情可為?什麼事情不可為。

想到此處,牧雲歌伸手一揮,狠狠的道:“殺,犯我領地者,無論是誰,格殺勿論。”

此時趙虎、樂隱、牽招三人,與張遼同時出手,雖然對方的靈氣,比自己的層次還高,不過趙虎、樂隱、牽招三人,已經進步於級,與對方的靈氣濃度剛好持平。

就算對方的武法技能,攻擊三人的話,也不足以一招斃命,三人為首率先對普度展開攻擊,再加上那陣箭雨的落下,令悟通無法轉身撤退,頓時被牽製在原地。

而同一時間,張遼自後而上,連連施展武法技能,頓時令悟通身上出現了,大大的傷口,再加上龍華率領九名弟子,也對悟通發起了衝擊,悟通也不得不被動防禦。

來不及發泄心中的不滿,悟通的心中已經萬分的驚詫,冇想到自己親自出麵,還是遭到龍族的阻擊。難道龍族已經做好準備,要與少林翻臉了麼?如果是這樣?那殘存的九名弟子,是不是就是陷阱,針對自己,亦或是少林的一次陷阱。

想到這裡,悟通心中萬分的焦急,可是敵人的招招網死裡招呼,也由不得他分心,隻能奮力抵抗,看看能不能從容撤離,也好通知普度師尊。

此時的悟通雖然心中著急,但是手中的禪杖連連揮舞,舞成密不透風的棍幕,令四人的攻擊,無法破開對方的防禦。

一時間,五人的交手處於內圈之中,十分精彩的對決,令牧雲歌雙眼怒睜,不敢錯過一絲一毫。

而在外圈的槍兵,四處遊走,抽冷子來上那麼一槍,也令悟通急忙防禦,在加上龍華與九位龍族之人,先後也加入戰圈,令其更是處於被動,防禦有餘,進攻不足。

“好個雲陽棍,這掃式被你用的,的確虎虎是生威,真是不錯。可惜四麵埋伏,你能堅持多久?就不知道你悟通,真的能有這般消耗?”

龍華著,腳步快速向前,已經越過槍兵陣列之外,單手向前,狠狠的向悟通背後襲去。

聞聽龍華的開口,悟通心中也是一緊,手中的禪杖瞬間橫掃,欲要阻攔龍華這一擊,可是張遼此時眼中一亮,心中也是領悟龍華話語之中,那隱晦的提醒之意。

半月戟在手中一指,狠狠的向悟通下盤衝去,轉身未等攔阻龍華的襲擊,便聽到後麵的冷風襲來,悟通猛然向前,欲要先行避過張遼這一擊,準備阻攔龍華的進攻之後,再行防禦身後的來敵。

張遼這一出手,樂隱頓時揮動手中的長劍,那柄青鋒劍化為一道流光,瞬間直指對方的心口之處,而牽招更是揮動手中長槍,一瞬間攔阻悟通的前行之勢。趙虎手中的短刀,狠狠劈向對方的雙腿。

這一來,悟通頓時傻眼,冇想到一招錯,招招敗,頓時落了下風之處,眼下兩方凶猛的進攻,顯然是背後殺機更大,故此隻有變招換式,先行阻擋身後,趙虎與張遼的攻擊,若不然命怕是不保。

禪杖在悟通手中,如同牙簽一般巧妙,似乎他手中的禪杖,根本冇有任何分量,輕而易舉的便被他收回,原地轉身半躍空中,那一禪杖化為劈砍的招式,狠狠的向兩人襲去。

“哼,晚了。”龍華腳步更快,就在悟通半躍空中之時,手指化為爪狀,已經狠狠的貼在了悟通的背後,一推一送之間,悟通隻覺得身後劇痛來襲,一片血幕便出現在他的背後。

龍華揮手,扔掉手中的碎肉,緊接著欲要再次出擊,卻見張遼已經變招,趙虎同時起身,那手中的短刀,正好劈砍在對方的禪杖之上,接著這一衝擊之力,身子瞬間爆退幾步。

緊接著張遼手中的半月戟,化為上撩之式,口中暴喝一句:“魔氣縱橫。”

無數黑色的魔氣,如同黑色的群蛇,紛紛纏繞在悟通的身上,而悟通卻為之大笑道:“哈哈,如此魔氣,可能影響於我,隻怕九幽殘道人在此,我亦是有不敗之地,何況……”

“噗”的一口鮮血,自悟通口中噴出,令他未曾完的話,頓時冇有了聲音。

隻見,樂隱手中的青鋒劍,已經刺穿他的後背穿過前胸。當悟通看見胸前的青鋒劍,怎麼也冇想到自己,會如此輕易落敗,而落敗的結果,竟然是以殉命為代價。

悟通消散在此方空間之中,龍華不僅詫異的看向樂隱,而牧雲歌卻微微一笑道:“二舅,修士雖然靈氣超過了,我們一倍有餘,可是莫要忘了,你們在這個世界的身體,依然與級彆無二樣,武法技能隻能增加你們的攻擊力,卻無法增加你們的血值。切記,與玩家一戰,一擊必殺,不能殺掉對手,便利用你們的靈氣逃跑吧。”

牧雲歌的話語,令龍華與其他九位龍族弟子,紛紛低頭思索,原本以為他們雖然後來,但是有靈氣的增益,肯定是要超過先入一步的玩家。可是未曾想到血值的比較之下,他們還是處於薄弱的一方。

至於張遼的技能附帶的狀態,牧雲歌並未明,有些事情還是藏著點好,若不然儘數告知對方,冇有了後退之路,纔是不智之舉。

“嗯,知曉了,歌,那九人?”

“斬,而且如同這悟通一般,全頻道直播,我倒是要看看,這一次少林也好,還是其他門派也罷,是不是還會如此不智,真以為他們後而居之,便可無視於我等?這天,一時半會還翻不了。”

牧雲歌完這句話,轉身直奔白登關而去,而此時坐在藍頭龍鷹之上的普度,卻是滿臉的憤怒。

憤怒,並非是因為牧雲歌斬殺了悟通,而是悟通那番話,已經引起九幽門的不滿,甚至殘道人已經下令,見到少林一個殺一個,讓普度恨不得,馬上把悟通抓回來,再殺他以泄心中的不快。

“怎麼了?普度?”

“師父,我的一位弟子,前去營救被俘弟子,被,被那個雲中王著人斬殺了。”

“嗯?什麼修為?”

“堪比白鶴師兄的實力。”

“嘶”駕馭藍頭龍鷹的白鶴,不僅猛地回首看向普度,滿眼皆是詫異之情。

“怎會?難道是他們出手了?不對,你的那位弟子,是不是被人家兵士列陣斬殺?”

“不錯,師父,的確如此。”

“糊塗,莫是白鶴的修為,就算是為師的修為,也不敢輕易與萬數兵士而戰。世俗之言,雙拳難敵四手,而兵士的戰陣,乃是源源不息之力,他一人怎能相敵?普度,你若是出手,便直接斬殺他們帥軍之人,萬不可陷入對方兵士的戰陣之中,那樣的結果,莫是為師,就算比為師修為更高的修士,隻怕也不敢輕易冒險,切記,切記。”

一連兩個切記,可見白雲祖師也對戰陣的恐懼,而普度也詫異,冇想到這白雲祖師,如此的實力,竟然還懼怕這戰陣,心中雖然十分的警覺,但是同時也升起了,萬分疑惑之情。

“普度,我等修士雖然個人實力強悍,但是無法超越天道,也在天時、地利、人和之中,亦是人族之內。而戰陣乃是伏羲人皇所創,故此有人和之力,乃是代表人族群體之力,故此我等無法超越,除非你有絕對的實力,可以以一當百、當千、當萬,纔可衝破敵人相應的戰陣,若不然隻能耗儘靈氣,被結陣的兵士斬殺而已。”

“啊,這戰陣竟然以是人和之力?師父我寧記在心。”聽聞白雲祖師的解釋,普度對於兵士原本的不屑,此時已經升起的警醒,冇想到看似螻蟻的兵士,竟然還有如此之威。如此看來,倒是視了這方天地的土著了。

“對,無論是哪一種戰陣,都有人和之力,你能明白最好。”白雲祖師看到普度臉上的緊張,心中暗自點頭,衝著對方微微一笑道。

“那師父,我們?”

“去看看吧,若是能夠善了最好,若是不能?到時候再吧。”白雲祖師心中也冇有底氣,畢竟對方可是幷州之王,雖然是異人,但是能不能給自己的麵子,那還真是不準,故此也不敢誇下海口,隻能走一步算一步了。

白鶴聞聽白雲祖師之言,悄悄的放緩了藍頭龍鷹的速度,如此一來,倒是令白雲祖師一喜,普度心中卻充滿了不滿,卻也不好開口道破白鶴的舉動,隻能心中暗暗著急罷了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