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見到普度一臉的著急之色,白雲祖師微微皺眉,問了對方一句:“呃?怎會?”

“哎,白雲祖師,還請贖罪,前些日子在你手中討要那張靈符,被門下弟子好奇拿了去,誰想他與那幷州異人王心殤有怨,故此拿著這靈符,去攻破了人家的長城垛口,想要給人家找點麻煩,卻不曾想人家早有防備,故此門下十位弟子一死九傷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”

說到這裡,普度長歎一聲,衝著白雲祖師微微搖首,故作苦楚之態,口罵孽徒之後,纔再次開口道:“如今這九位弟子,被人家拘押在牢獄之中,生死不知。想必此事,還得我親自去處理一下。不知道日後是否有緣,能與白雲祖師在此對弈了。”

“怎麼?你們那方世界,竟然連世俗之人,都敢駁逆我們修行之人?”

白雲祖師素來不把凡人放在眼中,也隻有偶然遇到這普度,兩人恰巧博弈一局,因落敗與普度,才另眼相看於他,故此才請他上山,一是考察此人,到底師承何處?二是以切磋為名,兩人共同探討修道之事。三是希望自己能搏回一局,一雪那敗局之恥。

“哎,我們那方世界,靈氣匱乏,要是有祖師這處福地,隻怕長生也在眼前,可是我等,哎,隻能苦苦掙紮,尋求一絲微末道法而已,而我這才癡迷於博弈之術,實屬無奈而已。”

字裡行間,無疑是在表達一種意思,那便是對比於修行之術,博弈隻不過是微末道法而已,比不得白雲祖師的修為之力。

“哈哈,普度不要妄自菲薄,你之修行之法,的確與我等方修不同,很多地方的精妙,令我也是有所頓悟,這樣,我白雲許久冇有下山,也不知道雲中觀的師弟,怎麼樣了?”

“師父,師叔曾傳靈鷲傳信,言之前些日子有一些異人,欲要謀取他的福地,被他派人擊退了,還告訴師父要小心異人。”白馬素來覺得這光頭可惡,故此藉機提醒自己的師父,一定要小心異人。

“哼,就他那出鳥不拉屎的地方?還會有人看中?哈哈,真是一群短視之人,告訴你師叔,若是堅持不住了,咱們白雲觀為他敞開大門。”

說完白雲一揮道袍衣袖,轉身與普度直接欲要下山而去,不過走到道門前方,看著白馬緊緊跟隨,想了想轉頭開口道:“告訴白鶴,把藍頭帶來,這一次你留下來,守護山門吧。”

“這,是師父。”白馬雖然心中不願,但是隻能無奈的去尋白鶴,言語之中更是提醒白鶴,路上一定要小心防備那普度,卻遭到白鶴暗自冷笑以對。

來到山門之間,隻見一隻碩大的藍頭鷹獸,已經被白鶴駕馭而落。看的是普度嘖嘖稱奇,冇想到在這方世界之中,還有如此異獸,可供人驅使乘坐。

“普度,很驚訝吧?這之藍頭龍鷹,可著實的不凡,乃是我花費了,整整三十餘年,才降服此獸,扶搖而上,日行九萬八千裡,不過消耗的靈石,可著實的不菲。”

“啊,能夠得到如此奇獸乘坐,就算花費再大的靈石,那我都是十分樂意,可惜這等奇獸認主?乃是福源深厚之人才能降服,恐普度不能與白雲祖師相比。”

“是啊,我師父來此建觀,便有一隻白色雲霧獸壞繞道觀,實乃被師父之福源吸引,這一點普度你說的太對了。”

白鶴小小的一擊馬屁,也讓白雲祖師十分的受用,衝著白鶴笑罵道:“小畜生,儘挑悅耳之言,實乃馬屁精轉世。走吧,有藍頭龍鷹代行,普度一個時辰便可到達那白登關,不過此事,我隻怕不便出手,隻能憑藉你一人之力。”

“不敢有勞白雲祖師出麵,能得白雲祖師一路護送,便是我普度天大的福氣了。”普度急忙開口,語氣之中帶著失望之意,也令白雲祖師聞聽便知。

“普度,不是我不想幫你,而是這方世界的世俗,與修士大有關聯,異人尚在其中製衡之中。就算我也不敢殺了異人,從而觸怒那些人,要是觸及他們定下的規則,隻怕我當即斃命,非但不能幫你,反而是與你引來大禍。”

“這,還有比白雲祖師實力更強之人?以白雲祖師的實力,就算不能稱雄一方,也怕是幽州第一人吧?”

“不敢如此自傲,普度,你要記得在這方世界,共計十七人不能得罪,其中紫虛觀紫虛真人東方綾,胡狄生死斷命夢機、白狼聖主千狼刹,三人已經仙逝而去,剩餘十四人觸怒則死,就算我在他們的眼中,也屬於徒子徒孫之輩,如同凡人螻蟻一般。”

“啊,哪十四人?”

白雲祖師想了想,還是把修士之鼎尊十七人,紛紛說予普度所知,如此一來,還真是令普度大為驚詫,冇想到這世界,竟然有散人的存在,那可是已經可以去往其他世界,成為仙、神,或為魔的實力了。

“可是他們為何停留這方世界,難道去往仙界,不是更好麼?他們就不怕壽元耗儘,無法……”

想到十四人隨時隨地,可以在壽元將要臨近之時,離開這方世界,普度也是無語了。

“如同你們異人降臨我等世界,他們同樣也是如此。雖然上麵師承門派相助,但是莫要忘了,在這方世界他們是領袖,可是到了那方世界,依然需要重新起步,故此他們留在這裡,也隻不過是等素來要好道友,共同去往其他領域,也好結盟相助。”

“這,冇想到還有這般事情?真是令我大開眼界了。”

“還有令你更驚訝的事情,那便是成聖。一旦我等修士能夠擁護一人,成為這方天地的帝王,此人便擁有了整個人族之氣運加身,那成為帝師之人,也將會憑藉相助之舉,謀得天道福賜於功德,那便可以直接去往世界的頂端,那方最原始的神魔之地,屆時不問世事,隻修神魔可為至尊其一。”

“這,我們呢?我們異人可以麼?”

“不可以,不過為之侍從,倒是可有一人成道,雞犬昇天之福,而且我聽聞其他道友所言,此方天地大亂,有無上的機緣降臨,你我皆可尋覓,故此我那日纔會入得世俗,尋找我的天機,看看能不能得到天道的福源,卻被你的棋局所吸引,隻怕我的天機,便在你的身上。”

“啊,不能吧,祖師的天機?怎會與我有關?我實力太過弱小?”

“不必自謙,想必這幾日,你藉助我山中的靈液,已經到了結丹之境吧?”

“嗬嗬,什麼都瞞不了祖師慧眼。”普度微微一笑,尷尬的衝著白雲祖師開口道。

“不必如此,若是冇有我的準許,白鶴就算膽大如天,隻怕也不敢帶你,去往我的修煉秘地。不過白雲觀最重要的便是靈液,正是靠著這方深洞之靈液,我才能遠遠超出旁人修煉之速。可見我對你的器重,並不比鶴兒與馬兒差上半絲,希望你能助我尋覓天機。”

“隻要在下所能,必當傾儘全力助力於祖師。”

“好,希望你能牢記此言,若是”

“若是違背此諾,天打雷劈。”

轟然之間,天道契約建立,令白雲祖師大為滿意,見到對方如此真心,不僅嘗試的開口道:“雖然你我道義不同,但是我也想嘗試收你為徒,傳我衣缽之術,不知”

“徒兒見過祖師。”

兩人外表年紀相似,雖然這等事情在修士之中,並非少見之舉,但是如此一幕,還是令白鶴感到莞爾,心中更是升起一絲警覺,不知道師父這是有幾番心意,是否真心傳授此人。若是白雲決之術,哪怕自己偷也要偷來。

三人各打心中的主意,跨坐在藍頭龍鷹之上,飛速向白登關而來。而就在此時此刻之間,白登山長城之上,張遼的身邊已經出現了,不下於十位龍族弟子。

這些人,人人頭上長著龍角,這是因為龍族弟子修煉的功法不同,所導致體貌不同與旁人,初一見麵,就連張遼也被對方,如此怪異的相貌,著實的嚇了一跳。

若是冇有牧雲歌跟隨,隻怕張遼都會認為碰到了,什麼化形於人類的妖魔鬼怪,下令兵士斬殺了他們。

為首一人正是龍華,而龍華的身邊,則是牧雲歌了。此時牧雲歌凝視著前方,已經坍塌的長城,衝著身邊的劉瀾開口問道:“要修複這段長城,所要耗費多少物資?”

“稟,雲中王,具體數額繁雜,換算成靈石的話,需要一百上品靈石。”劉瀾剪短的說開口,也令牧雲歌暗自點頭。

如此具體,而且十分清楚的換算,可見此人對於玩家的事情,也是十分的熟悉。而且能如此換算成靈石,也讓牧雲歌十分清楚的瞭解,需要耗費的資源,是多麼的嚴重了。心中更是暗罵這些少林弟子,死不足惜。

“不過所需人力,耗費的糧草,隻怕需要很大?嗯,大約要在一萬個的大型糧食包。”

“嘶”眼下什麼都好,就算靈石也行,就不要拿糧食說事。要知道整個天下大亂,糧食運作不及時,已經使得各地糧食居高不下,甚至一個小型的糧食包,都炒到了一塊上品靈石。

“這個,還是等等吧。”無奈至極,並非是牧雲歌不願意,眼下冀州與司隸共同開戰,隻有滿足兩州的所需,等待占領兩州任一州之後,才能抽調出糧食,用於修補這方長城了。

至於安全問題?赤狼已經聯絡的烏恒部落,可以拱衛白登山以北地域安全,短時間內,絕對不會出現其他變故。另外這長城塌了,也正好給投靠的烏恒族民安心之舉,也算是滿恰當的機會了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