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就在東城戰事愈演愈烈之時,花海聽簫冷眼看著地方,心中不禁開始躊躇起來,牧雲歌臨走之時,已經把調動樂隱的手令交付於她,言之:能收則守,不能收則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言語雖短,但是其中之含義,卻讓花海聽簫感到濃濃的甜蜜,牧雲歌之言說得清楚明白,守不住,那便退出白登關,這足以讓花海聽簫,知道對方是擔憂自己的性命。

給姐躺下也好,血龍也罷,他們隻不過是公會一員,充其量也就是牧雲歌的朋友。對於兩人,牧雲歌完全可以捨棄,畢竟白登關的重要性,可比二人的性命,都要重要的多。這不是牧雲歌冷血,而是眼下的狀況的確如此嚴峻。

可是牧雲歌毅然而然,做出如此的選擇,自然是對於花海聽簫的肯定,認為她的性命,在牧雲歌心中的重量,足以遠遠超過了,白登關的重要性。

“文姬動手吧,小蘭你也去幫忙。”

看著董白召喚出的那隻鬼嬰,已經愈加的虛弱,花海聽簫直接衝著身邊的女子,點點頭鄭重的開口道。

“喏,主公。”懷中古琴,靜靜站在花海聽簫的蔡琰,臉上冇有一絲的表情,散不儘憂愁,永遠縈繞在她的麵孔。

花海聽簫知道自己這位靈將,真的是不願意彈奏任何一句琴曲,可是眼下之際,非她出手不可。蔡琰出手,勝率尚有五五之數,不出手,那隻有靜等東城淪陷之果。

而這樣的結果,花海聽簫真的不願看見,不願看到幷州大亂,不願看到自己的夫君頭疼。對此隻能委屈了蔡琰,對於蔡琰她並冇有視為靈將,而是自己可以說話的閨蜜,甚至說把她當做了親人。

雖然對方不會回答自己,也不會給予自己的指點,但是那靜靜的聆聽,還是讓她找到了一位說話之人,可以分享自己內心秘密的知心人。

“有勞姐姐了。”花海聽簫有些不忍,不過還是做出自己的選擇,衝著蔡琰開口道。

凝視著自己主公的雙眼,見到對方真的縈繞這歉意,蔡琰心中倒是一暖,輕輕的嘴角上揚,露出了一絲笑意。

那一刻如同春暖花開,又如陽光乍現,令人感到此言,不能直視於對方。就算花海聽簫擁有傾國之姿,可是在此女的一笑之間,也不近黯然落色。

“主公,莫要如此開口,臣下本就該為主公效力,此段時間,乃是主公仁慈,冇有怪罪我未儘全力,還給我足夠的理解,文姬心中自然理解,謝主公厚愛。”

蔡琰說完直接轉身來到城頭,懷中所抱的古琴,瞬間散發出一道光罩,遮籠在此人身體的四周。那紛紛向城頭拋射的流矢箭雨,擊打在光罩之上,頓時化為粉末消散。

來到城頭之中,蔡琰似乎冇有太多的關注戰場,輕輕的把泛著流光的古琴,放在了城頭之上,雙手輕輕的撫摸著琴絃,似乎是在撫摸自己愛人的髮絲,輕柔,帶著深深的迷戀。

“錚”一聲琴絃爭鳴,似乎如同春雷一般,那一瞬間,整個天空驚雷乍響,似乎與琴聲遙相呼應。

“天地棄者。”一聲嬌吟自蔡琰口中傳頌,在這一刻,天地之間轟然變色,緊接著銀龍盤旋,那炸雷般的怒雷,在城頭瞬間作響,傳蕩在四周,讓周圍的己方與敵方兵士,紛紛駐足凝視城頭,為這等異象深深的恐懼。

“蔡琰?”張繡抬頭,掃了一眼城頭的女子,此人女精通琴術,算是繼承了蔡邕的所有傳承,雖然不知道此人的厲害之處,但是張繡絕對不敢小視此女。

而就在琴曲傳蕩,未等張繡出口,提醒自己主公小心之際,隻感覺到得渾身已經無法行動了,他已經被對方的琴聲所禁錮了,張繡傻眼的看著城頭那蔡琰,對方這音陣之術,為之感到膽寒而恐懼。

這音陣之術著實了得,就算距離頗遠的張繡,也被如此琴聲禁錮。而且身邊眾將士紛紛駐足,顯然如同他自已一般,被這音陣所禁錮原地,這是何種的手段?何種的威能?隻怕也隻有陣圖師與之可以相比。

可惜本方並冇有陣圖師,也就說對方施展的音陣之術,根本無法破解。好在主公與自己距離頗遠,想必就算這音陣之術,再怎麼厲害?也不可能儘殺此地之敵吧?

遲疑,便證明張繡毫無把握可言,故此隻能心中徘徊,卻毫無辦法可用,靜等對方停止便是。

隨著蔡琰的琴聲響起,莞爾動聽的歌謠,再次自她的嘴中傳唱:“我生之初尚無為,我生之後漢祚衰。天不仁兮降亂離,地不仁兮使我逢此時。……”

那一曲千古名曲,帶著無比悲慼的曲意,頓時勾起眾人的心中,那濃濃的悲憤之情。胡笳十八拍曲中那股怨念,導致眾人陰暗的情緒瞬間爆發,也令無數人黯然落淚。

“殺。”

就在此時,花海聽簫爆喝一句,城門頓時大開,早已按耐不住心中怒火的血龍,瞬間驅動胯下的坐騎,帶著為數不多的三千匈奴騎兵,狠狠的向場中最中心衝去。所過之處,儘是血芒乍現,那些普通的兵種,早已在這隻匈奴騎兵治下,化作了流光消散在這方空間之中。

普通的兵士,致死眼中還帶著淚水,而那些冇有沉迷在琴曲之中的敵人,隻能帶著怒火,眼睜睜的看著本方兵士,親人,朋友,化為一道道光芒消散。

對於三千騎兵的衝殺,站在城頭的蔡琰,根本未曾離去,眼下她的眼中隻有這張古琴,手中化為繁華一般,迅速的勾動琴絃,那一聲聲帶著悲慼的琴聲,環繞在整個城池上空,似乎在宣昭著她內心的悲苦。

聞曲識人,並非識的是人,而是心。如此悲苦之琴音,隻能證明此女的心中悲苦,所經所曆太過坎坷。

“笳一會兮琴一拍,心憤怨兮無人知。”

當最後一句落下,半個小時的時間已經過去,可是眾人能夠行動之時,那三千匈奴騎兵,早已返回白登關中。

“啊,可恨,給我衝,衝進城中,給我殺,狠狠的殺。”本來被琴曲勾起負麵情緒的上官天龍,此時便如同一隻暴怒的獅子,雙眼泛紅咬牙啟齒的狠狠開口道。

此時的他,已經不再顧及傷亡,對他來說,隻有衝進城池,斬殺那些可惡的敵人,才能發泄自己心頭的怒火。

可是真的能夠令他如願麼?顯然事實並非如此,就在白馬義從發動衝鋒,狠狠的向城門而來之時,城頭的琴聲再一次響起,張繡此時已經徹底傻眼,難道說對方還要繼續施展音陣之術?

“不好,主公,退。”

一個退字未等說完,天空風沙瞬起,令所有人無法睜開雙眼,黃沙遮掩天空,比之黑夜還令人感到心寒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