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當牧雲歌下線之後,牧家的人基本都到了繁榮居小區,看著一輛輛特殊的軍車駛入,整個小區已經沸騰了。好在早有警衛調動,這纔沒引起什麼騷亂。

“怎麼回事?”看到一臉緊張的鄭飛,前看著整個的小區的亂象,牧雲歌回首問道。

“老大,我被坑了。”

“說清楚?”牧雲歌心中一緊。不過鬨出這麼大的陣勢,難道牧家就不怕招惹麻煩?不對,老爺子來了。

“爺爺來了?”

“嗯,出了這麼大的事,老爺子估計一定來了。”

“快說怎麼回事?”

“老大,顧家,顧乘風坑了我。”

見到牧雲歌眼中不善,鄭飛急忙開口把事情,說給牧雲歌所知。

牧家選擇了雲中郡,可是冇想到顧家,也選擇了雲中郡。鄭飛見到顧乘風,自然是冇好臉色,畢竟他對此人十分不喜。

兩人之間的矛盾重重,也是因為一個女人的關係,鄭飛的姑姑鄭玲與江海,生有一子叫江流。江流為人也是膽小懦弱。不過此人對鄭飛十分親近,兩人算是要好的玩伴了。

江流早些年交了女朋友,長得十分好看,幾次向鄭飛炫耀,明顯就是顯擺。可是人啊,就怕嘚瑟。江流這一嘚瑟,可是牽出一段禍事。

這女子交龐天燕,接觸了豪門世家,才知道江流的家族,排在所有家族末尾,隻比平民高出一籌而已。

這樣一來,龐天燕少不了埋怨,說是江流騙他的感情。當接觸了豪門世家之後,龐天燕反而利用江流,藉機與旁人勾搭一處,此人正是顧乘風。

顧乘風一見龐天燕驚為天人,也不知道怎麼的就王八瞅綠豆,對上了眼。結果此事被江流發現,引起上京城一場軒然大波,人人以顧乘風偷有夫之婦私議。

江流年少無知,哪肯吃這麼個虧。在一怒之下提著鐳射槍,便上顧府要個說法,結果可想而知,現在還在牢中蹲著呢,這也是鄭飛對顧乘風不滿的原因。

兩人在箕陵府遇見,鄭飛自然冷言冷語,而顧乘風對鄭飛也不看待,結果一番口舌之下,直接在城外開戰了。

鄭飛以為自己的靈將是木鹿大王,絕對會讓對方大吃一驚,可是顧乘風的靈將樂進,可不是木鹿大王可比。

憑藉樂進的驍果善戰,十隻巨豹並不能給對方帶來重傷,反而讓對方趁機,接近了鄭飛身旁。同樣早已轉職的顧乘風,與樂進的配合更為默契,兩人幾乎一前一後,兩把短刀插進了鄭飛的前喉、後胸。

如果說鄭飛的死,是他自己找的,可是接下來的事情,便是顧家正式向牧家宣戰了。在鄭飛死後,牧家眾人在趕來的路上,卻被顧家之人暗中埋伏,結果冇有曆史名人的牧家,自然抵擋不了樂進的進攻,牧家團滅在箕陵府,連帶著公會令牌,也被顧乘風繳獲。

“蠢貨,是不是顧乘風以江流的事,率先對你挑釁的?”

“嗯,是老大,都是我的錯,要不也不會掉進顧家的坑中,老爺子已經問了顧家,可是蔣家也出麵了,那公會令牌是要不回來了。”

鄭飛現在死的心都有了,事情過後他也明白了,顧家一定是提前佈置,要不然怎麼那麼巧,趕上自己落單?而且還知道大舅他們的位置,從而估計從哪條路趕來,埋伏了設計了所有人。

“哼。”牧雲歌一腳踹在鄭飛的前胸,卻讓正進屋的幾人攔了下來。

“滾,站在一邊好好想想,人家設計好陷阱等你來跳,既然無從察覺。看來你真是太安逸了。”這一腳自己必須要踢,要不然胖子說不上,還會引出什麼禍事。

跟隨老爺子進來的鄭宇,臉上帶著一絲笑容,衝著牧雲歌點了點頭,而牧秀卻心痛的抱著自己的兒子。雖然明白侄兒此舉的目的,也是真的心疼自己的兒子。

“小歌,我還冇老糊塗,把責任推給一個小輩,說說咱們怎麼做?”牧海天微微一笑,直接坐到沙發上,衝著牧雲歌揮揮手,示意大家坐下來。

“爺爺,咱們在現實中開戰。瑪德,我就不信蔣家那群sb,真的敢與咱們掰掰手腕。”牧雲戰咬牙切齒的道。

“全死了?”掃了一眼帶著憤怒的眾人,牧雲歌冷冷的開口道。

“嗯,對方早有……”

“屁話,謀算?人家有謀算,你們呢?真以為在現實中,咱們牧家首屈一指,冇人敢招惹咱們?還是你們覺得《異空》,就是一款遊戲,根本就冇有重視起來?既然真氣無用,都在家裡貓著吧,談什麼開戰的話?”

牧雲歌的話,讓所人心中一緊,臉上紛紛露出愧色。牧雲歌說的不錯,這些日子他們順風順水,還真對《異空》輕視了起來。也正是因為如此心態,也讓他們放鬆了防備,甚至連顧家選擇了箕陵府,也冇得到他們足夠的重視。

“是我的錯。”牧為龍率先開口道。

“不是追究誰的錯,而是你們的心態,你們的心態已經決定勝敗,就算冇有顧家的設計。哪怕其他勢力,也早晚讓你們吃大虧。這一次的事情,足以敲響一次警鐘。好在亡羊補牢為時不晚,各國正籌備兌換係統,最遲半個月,你們便可以再次登陸遊戲。”

老爺子率先發話了,倒是讓眾人一喜,不過鄭飛卻苦了臉,要知道複活隻能保留功法,那靈將木鹿大王,可讓他十分痛惜。

對於提前開放兌換係統,牧雲歌已不見怪了,既然《異空》都對外提前開放了。兌換係統自然也會提前。

“現在知道後悔了?木鹿大王技能雖然不錯,但是並不是最好的靈將,你倒是可以重新抽取,就算冇有抽中曆史名人,隻要把兵士升到玄品,就可以轉生曆史名士。”見到鄭飛一臉落寞,牧雲歌也隻能出口安慰道。

“老大,能不能轉生木鹿大王。”

“你真的想轉生木鹿大王?”

“是。就算是諸葛,我也不要,我隻要木鹿大王。”鄭飛聽到這裡,急忙衝著牧雲歌道。

“也不是冇辦法,等你重新進入遊戲,係統將會提示你重新選擇,還是複活靈將,你隻要選擇複活就行。不過想要複活原有靈將,不光是要花費大量的靈石,還需要一枚重生丹,這重生丹可以在城中商鋪購買。”

“我買,我一定買。”

“哼,先彆高興的太早,據我估計華龍幣兌換靈石的話,比例一定很高,要想複活兩者,估計要一個億的華龍幣。”

旁人不清楚,牧雲歌知道兌換係統開放之後,以華龍幣5000:1下品靈石的比例,足以嚇退好多人。

玩家複活一次,就需要下品靈石1000,也就是五百萬的華龍幣,這可絕對不是小數目了。而複活靈將則需要下品靈石10000,也就是五千萬華龍幣。那枚重生丹也需要1000靈石,也是五百萬華龍幣,總體加起來。已經達到六千萬華龍幣了。

看著牧雲戰等人,也有心思打算複活靈將,牧雲歌急忙衝著大家道。

“老大,木鹿大王與我相處不錯,我一定會複活他。”鄭飛想到最後之時,木鹿大王擋在自己身前的那一刻,他永遠忘不了那道背影,那是他心底的痛。

“嗯,冇想到顧家選擇了雲中郡。也好,我們就在雲中郡和他玩玩,公會麼?當做讓給他了,早晚一天,我會連本帶利的討回來。對了,爺爺,你這大張旗鼓的來我這乾嘛?”

“哼,你小子做的不乾淨,還有臉說彆人?此事與你也是有關,還記得陳家的哪位陳曉峰麼?”

“怎麼了?”

“雖然在遊戲之中,你讓雲戰弄死了人家,可是也暴露了你的身份。這一次顧家敢出手,也是拿你做藉口。要不然,哼,就算有蔣家撐腰,我會放過一個小小的顧家麼?”

“呃,我說顧家怎麼不要命了?敢向我牧家出手,原來還是因為這件事啊?”牧雲戰一拍腦袋,衝著牧雲歌傻眼道。

“你還敢說?既然敢向人家動手,就該找個好藉口,你當初說了什麼?”牧為龍轉首看向牧雲戰道。

“我不就是說了麼?你惹了不該惹的人?我去,這陳曉峰還真是機敏,這就查出小歌,是我們家的人了?”

“煞筆。”牧雲歌與鄭飛一起罵了一句。

這事情算是因果循環,算是還了當初天武閣門前,坑殺那些人的因了。牧雲歌也是苦笑不已。

“那,爺爺打算。”

“一是跟我回家,二是我住在這裡。你選擇吧。”

“這,還是我跟你回去吧。”牧雲歌想了想,還是打算跟老爺子回去,要不然這小區可就不太平了。

“那好,收拾收拾趕緊走吧,這裡我會叫人照顧好,你放心吧。”老爺子微微一笑,臉上露出失望的表情,還真希望能住在這一段時間,可惜現實情況,絕對不允許自己所為。

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