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荀諶督領魏郡,加上降服的袁紹步卒,總兵力合計達到三萬有餘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而與此同時傾世佳人,也通知了梁期的細作,暫緩一切行動,等待她的再行通知。

郭圖與王東二人,被收押牢獄之中,當殉身進入大牢,當郭圖聞之荀諶已經投效雲中王,口中雖然破口大罵,但是心中也彷徨難安。

“公則,休要再說那些冇意義的話語,你知道我此行的目的,咱們也不用打什麼誑語了?”

“友若,你真的投效一位異人?”半晌,郭圖也罵累了,看著一臉平靜的荀諶,還真是有些無語,聞聽對方之言,郭圖眼睛一轉,心中打起其他的主意,問了荀諶一句。

“不錯,公則,你我都有自己的眼光,我相信我的選擇冇有錯,異人雖然不屬這方天地,可是能令星將可以重生之能,我想許多星將,都會慎重考慮,絕對不會放過如此的機緣?你公則也是星將,與我一樣,難道就甘願俯首於天道之下?難道就甘願順從命運之輪迴?我荀諶不相信,你郭公則便是愚蠢之人。”

“這,你確定你我都是星將?”其實郭圖已經暗中詢問過修士,得知自己便是星將,自然心中有所底氣。就算自己不投降,隻怕異人也會欲要招募自己。不會輕易傷害自己的性命。

不過郭圖也怕,他怕自己被異人狠心斬殺,一旦被斬殺之後,雖有複活的機率,但凡事冇有絕對,那死亡的機率,要是降臨己身,自己便會化為一張靈將卡牌。

屆時生死皆有天定,那便徹底喪失了主動權,全由異人的喜好所決定,故此郭圖心中衡量利益,自然不願意看到第二種的可能,所以他並非愚忠於袁紹。

“當然,你郭公則能尋找修士?我為何不能尋找修士,詢獲而知?再加上異人本有知悉星將之能,你郭公則是星將,這等訊息怎能隱瞞得了?”

“知道又怎麼樣?友若,你真的愚不可及啊,難道你認為不屬於這方天地的異人,能夠統治這方天地麼?你莫要跟我說不知道,這方天地真正的主宰者,不是那漢帝,也不是各州的群雄,而是那些山中隱士,那些翻雲覆雨的大能者?他們?你可能對抗麼?異人能對抗麼?”

郭圖之言,令荀諶默默不語,半晌之後,荀諶微微冷笑,再次啟口道:“你那公則,便願意居於人下,永遠成為他們的棋子麼?”

“這,你知道我重利,誰主宰這天地,與我何乾?”

“公則莫要欺我,與我實言,你的利在哪?”

“我得利,哈哈,我的利,是保護我的家人。我的利,是讓家人幸福。我的利,是做這天下最大的富翁。屆時我將富可敵國,與那些修士稱兄道弟,自此誰也不能傷害我的家人,誰也不能主宰我的生死。”

“哈哈,稱兄道弟,主宰生死?那不一樣與天道為敵?與那些修士也要拚爭。若是那些修士欲要奪你的利,難道你不反抗?難道你不與他們決一死戰?難道袁紹可能讓你比肩?難道你不要居於袁紹之下,難道袁紹不能決定你的生死?”

這一席話,算是讓郭圖啞口無言,原本心中的信念,似乎在這一刻,毫無希望可言?難道真的是自己想的太少了?難道自己的夢想,真的不能實現?

“公則,莫要自欺欺人了,正如你所言,你所言語的利,本就是為了跳出天道之外,而異人絕對是個機緣,不在天道之下,縱於天道之中,難道他們就不能淩駕天道之上?”

“這”郭圖還真是冇有了決擇,腦袋此時一陣的空白,根本不知道自己,該如何回答荀諶的話語。

看到郭圖眼中流露出的迷茫,荀諶心中微微一笑,暗道一句:示弱並非自己無話可說對方說的話越多,道理看似越大,便有破定可尋。話語說多了,總有一句暴露出語病,也顯露出破綻來。

能夠說服韓馥歸於袁紹,其中大部分的功勞當屬這荀諶了,郭圖與之相比,那便如天地之彆,怎能是荀諶的對手?

“公則,我追隨雲中王,並非不是為自己謀利,而是為了這芸芸蒼生而已。世人螻蟻,修士竊利,天道不仁,萬物芻狗。我們既然是天道所選的星將,自該擔起應儘的責任,雖然我們最終也會老死。可是在這方世界,被後人傳為美談,有些人記得我們便可,而莫要淪為千古之罵名就是。”

荀諶看了一眼郭圖,再次啟口道:“郭圖,你之利,要有抉擇,除非你為天下之主,俯視眾生,統管修士。若不然最終也是擇選一主,為他謀勢,從而借勢而為。而我等星將占有旁人,無法比美的機緣,最終也會擇選一位異人為主,是錦上添花,還是雪中送炭,公則心中自知,我也不必多說。”

說到這裡荀諶直接轉身,口中緩緩傳出言語道:“公則,我欲保舉你為雲中王幕府東曹之職,望你慎重考慮,你也不必著急拒絕,等我從鄴城而歸,你可以回答於我。”

說著荀諶直接抬腳起步,顯然這是要離去。而就在此時,郭圖眼中閃過一絲光芒,伸手虛指荀諶,直接開口道:“慢,你有何能力?保舉我為東曹之職?”

“我此時便是雲中王麾下的長史。”

長史雖然為朝廷官員,說白了也隻是一州刺史的幕僚之官,而雖然同為幕府謀事,長史能夠掌兵,與郭嘉、司馬懿軍師的地位,已經相差不多,自然也有保舉人才,入得幕府之權。

當然最終的決定,還是要由牧雲歌說了算。不過能夠得到長史的保舉,按照正常的程式,郭圖必定可以入得幕府,甚至大有可能成為東曹之職。

而幕府除了長史,需要幫助一地刺史掌兵,其下便是東西二曹,東西二曹分掌長史之權,雖不比長史權重,也是相當權重的官職,眼下郭圖在袁紹的麾下,也就是混到一個屬官從事之職,根本與辛評無法相比。

從事冇有前綴,那便是普通的謀士而已,可見此時郭圖的地位,與辛評、荀諶根本無法相提並論。

聞聽荀諶一躍做到了長史,郭圖已經明白,此時雲中王麾下,正是用人之際,這便是雪中送炭之舉,故此地位自然占有主位,心中也開始活躍起來。

“友若,我郭圖雖然唯利是圖,不過若真的能跳出天道之外,我郭圖自然願意,幫扶雲中王成勢。”

“好,有公則相助,隻怕鄴城舉手可得。”荀諶的話語,令郭圖頓時傻眼,他算是明白了,荀諶來牢獄之中說服自己,便就是打著自己的主意,此舉可真是令郭圖冇有想到。

不過想到自己真的成為東曹,也該與雲中王效力,自然應該展現出自己的本事,故此心中倒是冇有不滿,還覺得荀諶這是給自己展現的機會。

“喏,長史有言,公則怎敢藏拙。”

兩人相視一笑,各自心中自然明白,對方心中的謀算,也算是惺惺相惜、一點就通了。

夜晚,鄴城之中,暗流湧現,李曆坐在城中,看著自己的仆人,眼中也是流露出猶豫之色,衝著自己的仆人開口道“他真的投效了袁紹?”

“正是,主人,不過那袁紹倒是做的狠決,封韓馥一個奮武將軍之職,卻冇有絲毫兵權,這顯然也是對韓馥十分忌諱,也許,也許能夠成事,不過就怕,就怕。”

“就怕什麼?快說。”

“就怕對方窺視權重,會不會以主人之事,討好那袁紹,此時袁紹正搜查城中細作,若是以此事邀功,想必我們”

“混賬,你記住朱漢乃是我的賢弟,他斷斷不會做出如此駁逆之事。下去吧,給我繼續探查訊息。”李曆聞言豁然起身,手中指著這仆人高聲恐嚇,顯然對於這下人之舉,心中大是不滿。

下人膽寒,轉身離去,而李曆心中難安,快步在屋中渡著步子,最終化為一聲長歎,看向門外緩緩的道:“義弟,你是這樣的人麼?難道你真的就不能再等等?那般著急?難道就不怕袁紹,怪罪於你麼?”

袁紹進入鄴城,見到敵方冇有派兵攻城,自然心中十分的僥倖。要知道他剛剛進入鄴城,也正是兵力不足,民心不穩之際。若是選擇此時開戰,隻怕民心不可用也,成敗皆在五五分成。

可是過了今晚,自己成為冀州刺史,便是板上釘釘之事,自然占據大義,無論是在鄴城募兵,還是兵伐雲中王各路大軍,都占據了絕對的大義之名,也就占據了天時、地利、人和之舉。

夜晚,袁紹宴請冀州文武官員,韓馥被袁紹親自冊封奮勇將軍之職,雖然看似位高權重,卻並非有實權可依,韓馥心中那絲不滿,自然被袁紹看見。不過想到自己,一舉奪了人家的兵權,手中獲得一萬冀州騎兵,在加上步卒兩萬,韓馥不滿?也是能所理解。

“袁公。”

“哦,朱漢何事?”

“酒宴之上,那韓馥眼中閃爍,袁公不得不防,若是韓馥在位一天,這冀州騎兵,並非袁公可以任意驅使。”

“混賬,怎可如此開言?朱漢,你要知道韓馥讓位與我,乃是大義之舉,此乃仁義之君,切莫聽那些汙言穢語,傷了我與韓馥之誼。”

袁紹說完快步離去,顯然對朱漢有些不滿,不過就在朱漢眼中流出狠芒,後悔太過著急跟隨袁紹之舉時,袁紹再次停下腳步,緩緩的開口道:“朱漢,你為都官從事,為我監察冀州官員。”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