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中山國,當上曲陽的城門,緩緩打開之後,胖爺率先開口道:“命令所有將士,不得肆擾百姓,一切按照舊局,我等隻需占領此城糧倉便可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”

“喏,主公。”

眾將領命紛紛率領兵士,緩緩進駐上曲陽城之中,如此艱辛的五日戰鬥,終於拿下了中山國重鎮上曲陽,胖爺的臉上也如負重托,嘴角升起了一絲快意。

而就在胖爺進駐上曲陽之時,耿鄉也迎來敵軍第七次進攻,耿鄉的位置十分重要,得耿鄉便占有主動權,高乾顯然也是知道此城的重要,故此親自率領大軍,對崔勇與藍天白鶴部,發起最為猛烈的攻擊。

而原本處於毋極與九門的戰場,高順與嚴綱兩人,卻均勢力敵,互有勝敗,誰也冇有占到一點便宜,毋極與九門如同一個絞肉機,令大量的兵士在此損耗。

上曲陽被貢獻,令嚴綱也是心中惶恐不安,以上曲陽之力,尚不能阻攔敵軍,可見敵軍實力極強,而上曲陽被占,也正是宣告著,中山國郡城盧奴十分危急。若是盧奴被敵人攻占,不光是自己後路被斷,隻怕是將有全軍覆滅的危險。

而嚴綱此時與高順戰事膠著,對方雖然隻有不到一萬的兵力,可是著實的難纏,處於滋水岸邊高地駐紮營寨。若不攻破,隻怕毋極必定危急。而若是攻破敵軍,短時間,的確是不可能之舉。

如此選擇擺在嚴綱的麵前,令嚴綱亦是難以決斷,看著地圖嚴綱也是狠狠一錘桌案,心中暗道:隻怕這是跟隨薊侯而來,自己遇到的最為難纏的對手。

“將軍,你這是?”身邊一位雍容華貴的中年人,衝著暴怒的嚴綱詫異的問道。

這人正是公孫瓚的結義兄弟樂何當,也正是此人的助力,才讓公孫瓚打造出一支精兵軍團:白馬義從。此人的地位比嚴綱高的太多,屬於公孫瓚的嫡係。

而嚴綱雖然地位不敵此人,但是被公孫瓚深為器重,當然這樂何當屬於監軍,令嚴綱也不敢小視。

“哎,我冇想到高順如此難纏,竟然選擇滋水為防,既不進攻也不退後,如今我們被他牽製。未曾想到,他竟然敢三路出擊,另有一路伏兵攻占了上曲陽。上曲陽之地,重中之重,監軍必然知曉。如今我們卻成了進退不得,造成眼下如此的困局。”

“那咱們便退於盧奴,再做打算就是。”樂何當可不管一城一地的得失,大不了再打回來就是,可是盧奴要是被敵人占領,隻怕退路被斷,那纔是困於此地了。

“這,薊侯,不會?”

“事急從權,將軍,放心,大哥要是問責,由我一力擔之,不過咱們也要防備敵人,趁機過岸,與我們交戰,一旦咱們再次發生戰事,隻怕進退不得,還要據毋極城防守。”

“監軍說的是,這樣,請王門帥白馬義從,先護你先離去。我親自斷後,等監軍到達盧奴,我再撤退。”

“這怎麼可以?將軍麾下皆是步卒,一旦被敵人追擊,隻怕根本無法突圍。嗯,王門。”

聞聽嚴政此言,樂何當頓時不樂意了,把自己一人仍在盧奴,屆時敵人攻城,自己拿什麼抵擋?而且自己本來就是監視嚴政,要是嚴政投敵,那自己不是罪不可恕,憑藉大哥越來越暴躁的脾氣,估計把自己撕碎了,都是大有可能。

“末將在。”

“你親帥白馬義從駐守毋極,等待將軍與我兵行半日,再從後返回。”

這王門本就是白馬義從一員,還真不算是自己的親信,而且此人仗著勇武,時常對待自己家臣亦是蠻橫。古話有言,打狗還要看主人,這王門自然不得樂何當所喜。

“喏。”王門臉上雖然毫無表情,但是在心底已經罵開了花,對於樂何當與嚴政甚是不滿。

當高順看到嚴政部帥軍離去,嘴角微微一笑道:“看來這嚴政是回盧奴了?不過此時纔回轉,能來得及麼?嚴政啊嚴政,此次除非你有援兵,若隻怕兵敗就在此舉。命令全軍追擊。”

如同嚴政所料,兵撤盧奴之時,高順真的渡水追擊,不過若不是因為上曲陽城被迫,隻怕嚴政定會來個回馬槍,可是眼前盧奴危急,由不得他敢如此打算。

此時任峻與藍天屠狗率隊八千餘人,已經到達了新市,原本駐守蒲吾城的他們,突然降臨在新市,的確令敵人感到意外。

不過對於蒲吾早有防範的嚴政,還是派遣自己的親信嚴亥,帥五千餘人駐守此城。嚴亥此人想來謹慎,當聞之敵軍突襲本城之後,便下令嚴防死守,另一方麵則是清查敵人細作,以求防備敵人內應之舉。

而且與此同時,更是派遣傳訊兵,把如此訊息通知嚴政,希望嚴政能派遣兵士支援。當傳令兵傳之毋極城之時,嚴政早已離去,隻剩下王門正準備離開此城。

得到如此戰報,若是從前,怕是王門定會出兵支援,可是眼下王門內心之中,已經對樂何當與嚴政兩人心懷怨氣,當即告知傳訊兵,嚴政已經退於盧奴,請他去往盧奴請示,自己還要留下阻敵。

如此推諉之言,傳訊兵也是無話可說,畢竟王門之舉,雖然不義,但是並未違背軍規,乃是一切按照嚴政,與樂何當的命令列事,讓人也挑不出什麼毛病來。

就在傳訊兵走後不久,王門率眾直接從毋極東門離去,欲從滋水走牛莊村村,過撤退泒水之時,卻被迎頭一路騎兵所阻。

“來人可是白馬義從?”

處於江邊,正值天亮之時,霧氣繚繞,讓王門也看不清楚,可是就在王門欲要開口之時,對方一人已經傳來了話語。

“爾等何人?”王門心中一悚,不知敵友,急忙上前搭話問了一句。

“哈哈,你又是何人?敢帥白馬義從,不是無名之輩吧?不知是四爺麾下那位將領?”此人臉上帶著和煦,衝著王門緩緩開口道。

“哦,我是王門,你又是何人?出自那位將軍的麾下?莫不是嚴政將軍,令你守護牛兒橋?”王門心中一緩,能被對方稱之四爺,也隻有樂何當了,想必此人定是嚴政門下,要是樂何當的親信,大多數都被他知曉,故此這才猜測的問向對方。

“不錯,在下乃是,”

就在此時對方騎兵迅疾而衝,那為首的將領,這纔開口緩緩的道:“雲中王麾下,高順將軍之部,軍司馬任峻,特來取你狗命。”

“我擦。”

此時已經緩緩勒住坐騎,凝聽對方話語的王門,頓時心中一緊,眼下再行衝擊之勢,那已經是來不及了,急忙開口衝著白馬義從揮手道:“弓射。”

可惜未等王門開口說完,對方已經一聲怒喝道:“射。”

天弓騎軍的箭雨,比白馬義從騎兵先出,雖然箭雨未曾造成對方太大的傷亡,卻令對方攻勢一緩。而就在此時,西方一路大軍已經緩緩而來,為首之人便是高順。

見到天弓騎軍已經與白馬義從交手,高順心中一緩,直接開口喝到:“弩殺。”

陷陣營與天弩軍弩箭交彙一處,令不少白馬義從紛紛被射殺與此,如此變態的攻擊,令王門也是大為驚慌,本想攻擊的他,見到敵人勢大,不得不選擇率眾離去。

“全軍向左方突擊,去新市。”

就在白馬義從掉頭,欲要衝出敵圍之時,卻發現背麵突然豎起旗幟,清一色的槍兵林立,令白馬義從頓時腳步一緩。

為首一位異人,帶著陰狠的眼神,冷冷的掃視著白馬義從,嘴中緩緩的開口道:“王門,此時不投,還待何時?若是此時投降還有善果,若是頑固抵抗,屆時頓要斬殺於你,槍兵守。”

對方不足三千與眾,可在霧氣繚繞之中,令王門也檢視不清,此時他見到對方異人,如此篤定的看著對方,似乎就在等著自己衝擊,猜測對方兵士絕對不少,心中已經徹底膽寒。心中更是暗歎一句:完了,嚴政,你真是害死了我啊。

想到嚴政與樂何當的不仁,王門直接開口大聲呼喝道:“我,我投降。”

白馬義從騎兵頓時氣勢大無,原本還有一絲拚死一戰的決心,被王門這句話說完,頓時瓦解一空。

看著打愣個腦袋的白馬義從,高順微微一笑,暗道:真是一將無能累死三軍,這王門雖說武力不凡,這膽子也忒小了一些。

兩千白馬義從死傷不過三百人,剩下一千七百餘眾,至此一戰,未曾與敵人交手,便紛紛下馬選擇了投降,此時正是宣告易主高順。

“王門。”

“高將軍,不是我膽小,而是嚴政與樂何當欺我,兩人帥兩萬步卒離去,卻獨留我一人,帥兩千騎兵駐守,我王門心中不忿。為保旗下兄弟們的性命,才選擇向你投降,還請將軍善待我的兄弟們,要殺要剮,我王門一力擔之。”

當王門看清那異人率領三千餘人,頓時心中也是大為後悔,可惜這世界上冇有後悔藥,王門心中也是極度的無奈。

看著被兵士押解而來的王門,高順原本之言,卻被對方梗著脖子的模樣,打消回了肚子裡,對於此人還是有所改觀。

“哦,如此倒不是王門你之過也,識時務者為俊傑,王門可願隨我衝過牛兒橋,讓嚴政看看你的本事?也好不讓他們小瞧於你。”

聽聞對方之言,明顯嚴政與樂何當兩人,是放棄了此人,要是對其大為器重,也會留下些許兵士,充作此人的助力。

樂何當對於王門素來不喜,本就是藉著此舉,想要令王門葬身此地的打算,對此嚴政還真是不知,故此纔有這般的讚成,畢竟王門可是公孫瓚麾下,一員新加入的猛將,武力還是十分的不錯。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

推薦大神作品:我是至尊白銀霸主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