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趙國邯鄲城,鞠義正看著麵前,這位手持羽扇的男子,他真的未曾想到,如此危急之時,此人竟然不顧性命危險,來到自己掌控的城池,難道這人就不怕死麼?嗯,此人是雲中王的靈將,哪怕斬殺了他,憑藉異人特殊的手段,也能重新複活他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“雖然兩軍交戰,不斬來使,但是冇想到郭軍師,有如此的膽量,敢進敵營。”鞠義對於麵前這位郭嘉,還真是心生佩服。

“哦,鞠義,咱們可曾交戰?”

“不曾?”鞠義一愣,有些疑惑的看向郭嘉。

“咱們可有利益之爭?”

“也無。”

“那可有家仇國恨?”

“更是不曾。”這話說的鞠義更是傻眼,細細思量之下,自己還真是與這郭嘉,不,準確的來說,與那位異人雲中王,毫無利益牽製,要有,也隻是袁公與雲中王,爭奪這冀州之地,與自己何乾?畢竟,自己還未曾同意效忠袁公,也不算袁公治下一員。

“那你與雲中王乃同殿為臣,皆是效忠朝廷,效忠漢帝,眼下隻是袁紹自謀冀州,可與你有何乾係?”

“這……”這話說的鞠義啞口無言,的確自己大小還算個都尉,與雲中王也算是同殿為臣了,當然也同樣效忠於漢帝,故此鞠義還真是心中自喜,無法反駁對方的話語。

“鞠義,袁紹為人,你也清楚,乃是圖有虛名,有違四世三公袁家之誌。袁術為他親弟,尚為利益之爭,使得兄弟不睦。冀州韓馥乃朝廷委任,雖出自與董卓之手,但也有漢帝的親封。袁紹不顧朝廷的威嚴,迫使韓馥相讓,更違背韓馥當初保舉之恩。於情不合,於理不合,更是不尊聖上之威,如此不忠不義,可被天下唾棄,怎能擔任冀州之主?”

“呃?”原本被鞠義看到的袁紹,怎麼到了郭嘉嘴裡,變成了不忠不義之徒,這等話語雖然說得新奇,但是事實就擺在他的麵前,鞠義根本無法反駁。

“鞠義,你說呢?你若是如此之徒,能得到冀州百姓認可,能得到聖上的準予麼?”

“這,鞠義不才,不敢有如此所想。”

“那鞠義何想?不防與我直言,我也聽聽素來以治兵揚名的鞠義,到底是如何之人?”

“郭嘉,莫要欺我,鞠義雖然不才,也知道天地君親師之本。韓馥,我本欲要相助於他,可是韓馥事事與我違背,可為道不同不相為謀。試問你家主公不信於你,你又該如何作為?”

鞠義算是聽出來了,這郭嘉雖然說的是袁紹袁本初,可是話語之間,皆是敲邊鼓之意,全是針對自己而來,怎能不令他感到憤怒?

“哦。韓馥中庸,不是明主,鞠義退於他的麾下,可為是有識人之名,那你觀冀州,誰可為明主?”

“袁,願聽郭嘉之言,鞠義也好洗耳恭聽。”

伸手不打笑臉人,看到郭嘉毫無異樣,依然如此和煦,帶著真誠的看向自己,鞠義也不好翻臉了。

原本想說是袁紹,可是想到剛纔郭嘉口口言之,袁紹乃是不忠不義之徒,自己若是支援於他,不也成了不忠不義之徒?不是被人家笑話不成?

好在鞠義腦袋也靈活,直接把鍋甩了回去,看看這郭嘉之言如何?難不成郭嘉這臉大,說自家的主公是明主吧?

郭嘉心中微微冷笑,這鞠義倒是十分的聰慧,可惜此人善於治兵,確無眼識。世人皆知,當初他跟隨袁紹,與公孫瓚長久交戰,各方互有勝算,因最後一戰糧匱而敗,後來麴義因自恃有功而驕傲放縱、心懷不軌,最終被袁紹斬殺。

這裡麵的心懷不軌四字,可是大有文章可尋,鞠義投靠袁紹,莫不說投靠的是劉和,劉和乃是劉虞之子,鞠義向來對劉虞十分佩服。袁紹掌控劉和之後,便事事掣肘,暗中監視。最終劉和更是不知所蹤。

不知所蹤?哼,正是因為鞠義與劉和聯縱,欲要反叛袁紹,自立一部掌控幽州,才被袁紹斬殺了。

“公孫瓚,素來勇猛,而且討伐董卓大有功勞可言,如今更是被朝廷表為薊侯,是否可為明主?”

“哼,郭嘉之言,鞠義不敢讚同,此子乃是狼子野心。劉刺史對他萬分器重,他卻夥同袁術,扣留劉虞其子劉和,強占派遣之兵馬。要知道劉虞刺史,乃是漢室宗親,他如此枉顧,可見其人乃是宵小之徒,浪得虛名者。”

“哦,那就是說,你也認為公孫瓚此人,乃是與袁紹一丘之貉?”

“這,”

“那劉虞刺史呢?郭嘉不才,倒是認為劉虞刺史,可掌冀州、幽州,乃是青州、兗州等地。若是劉虞刺史能有如此雄心,隻怕漢室江山有望,董賊必定心中惶恐不安,屆時我北方將士一心,直搗長安之地,斬殺董卓亦是不在話下。”

“哎,我也有如此所想,不過劉虞刺史迂腐啊,非要尋求大義,不是漢帝準許,他絕對不會行如此駁逆之事。”鞠義一聲長歎,對於劉虞倒是真的失望起來。

見到鞠義想到此點,郭嘉微微一笑,衝著鞠義開口道:“那就任憑董卓在長安猖狂?我家主公在司隸重地,與董卓苦苦交戰,便冇有助力不成?郭嘉悲苦,不知道這冀州可能助力?若得冀州之地相助,我家主公兵馬更增,可一戰攻破董卓大軍,何來苦苦獨自征戰。哎,作為臣子,郭嘉愧對主公之信啊。”

“啊,雲中王在司隸與敵交戰?”

“河東半郡,已淪為我軍之手,不過糧草匱乏,不得不縮緊肚皮,勉強與敵人交戰。我家主公讓我們二郡進入冀州,一是糧草,隻能行抄掠冀州下策,二是外援,尋找可以共事,能為天下百姓謀福之人。”

“這,可曾尋到?”

“未曾,正如鞠義你之所言,公孫瓚狼子野心,袁紹不忠不義,能與雲中王共事者,太少了,迫於無奈,我等隻能屯於冀州。屆時望鞠義能為我家主公訓兵,也好與董卓交戰。我知此舉令鞠義為難,不過董卓斬殺,漢帝成主之時,便是鞠義揚名天下之刻。”

見到鞠義臉上遲疑,郭嘉繼續開口道:“鞠義,有時候,顯不如藏,槍打出頭鳥,可如虎嘯山林,來的自由?”

“嗯?”鞠義眼中閃爍一道光芒,似乎心中有所領悟,自己得到那部治兵精要,最後一句便是藏與山林爾,靜待太平升,如此話語頓時讓鞠義領悟。

“願為雲中王效力,鞠義願意甘為雲中王幕後之中,為雲中王訓兵。”

鞠義覺得這是自己一個機會,可以改變自己命運的機會,如今袁紹與雲中王爭雄,自己隻不過是為雲中王訓兵,並未與袁紹也好,還是公孫瓚也罷,爭其鋒芒。

而與雲中王訓兵,也並非效忠雲中王,隻能算是加入麾下而已,也可保證自己的退路,進退有據,此果令鞠義感到十分的滿意。

“好,得鞠義乃是我家主公之幸也,望鞠義為我家主公訓出天下雄兵,自此名揚天下。”

“軍師,可是鞠義雖然有訓兵之道,卻苦無兵源支援,這如何是好?”鞠義為難的開口道。

“所需什麼?隻要我能調動?必然會傾力支援於你。”

“我之訓兵,皆是強弩重盾。”

“不難,我可令林胡城為你打造萬套。”

“啊,兵士解藥羌胡之人,羌胡之人素來勇猛,控弦之術,與生俱來,那不是我漢人能抵,若是有羌胡人種為兵源,不出半月,精兵可用。”

冇想到自己未曾開口,人家便許諾出萬套,這令原本的藉口已經無用,隻能再次說出第二個條件。

“匈奴、鮮卑、胡羌等族,可任你挑選,若是你願意的話,可以去幷州任意選拔勇士。”

“這,可以,屬下素聞幷州繁榮,正好欲要一觀,雲中王治理的手段、”

此時鞠義差一點冇給自己一個嘴巴,幷州素來種族混雜,莫說是羌族,便是西域外族,也時常出現在幷州,瑪德,自己這陷阱挖的,給自己埋了不是?

“好,這是我的手令,你可憑藉手令去往雲中,皆是我會通知雲中王,派人在上黨郡壺關相迎。”

“不必這麼麻煩,還是……”鞠義急忙衝著郭嘉開口道。

“不麻煩,鞠義早日訓出精兵,便是殲滅董卓之時,漢帝之安,劉虞刺史之望,皆看鞠義你了。”

“這,好,那我便即刻出發,不過郭嘉,山途道遠,這一路所行,可不安全,我手下的精兵。”

“可全部帶走。”

“好吧。”看著一臉微笑的郭嘉,鞠義再說什麼都是蒼白無力,大丈夫言而有信,自己也不能做了小人,竟然答應了對方,那邊遵從諾言,走吧。

鞠義率眾離去,郭嘉從容接管了趙郡,誰也冇想到郭嘉,不菲一兵一卒,便擁有了整個趙郡,令鞠義離開了冀州,這種結果莫說袁紹冇有想到,便是整個冀州的文士猛將,也為此對於郭嘉另眼相看。

不戰而屈人之兵,說得簡單輕巧,可是實施之中的確最難,郭嘉如此之舉,又怎能不讓冀州感到震驚?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

推薦大神作品:我是至尊白銀霸主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