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偃師南鄰洛水,洛水河流湍急,隻有澗水與之交彙,有一道橋梁相連,名為猴王橋,高順便是自此橋而進,來到偃師西城門下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而屯居之地,隻差此橋不到五百米,顯然是防守此橋之安,也有阻截自雒陽援兵之意。龐飛看到此點不以為然,認為對方不過是瞎胡鬨罷了。更是在心中暗自腹議:白日不攻城,你等到晚上?嗬嗬,你這真是找死啊。

如此一來,遇到如此不智之將,龐飛心中頓時心安,在命令各部軍馬死守之後,這龐飛直接回到府中,摟著自己的愛妾睡覺去了。

等待夜晚降臨,看看對方有何手段施展,如何的死在七星北鬥陣下。想到此處龐飛睡覺都露出笑顏,令身邊疲憊的小妾,大是憎恨不已,也隻能昏昏沉沉的睡去了。

夜晚,龐飛登城,可是見到對方大營通火明亮,就然連巡邏的兵士,都能看的一清二楚,這心中頓時泛起了嘀咕?難道說對方還有援軍不成?

就在龐飛迷惑下,兵士緊張的盯著大帳,防備著敵人夜晚攻城。時間已經悄然而過,到達了子時深夜。

龐飛接連打著哈氣,終究不敵睏意,雖然說他年紀尚在中年之中,但是中午因為貢獻了幾次的糧草,也是讓他的身體有些不敵,龐飛暗歎一句:“哎,還是老了。”

“校尉,那你老休息一下,我等在這兒防守便是,我估計對方定是等待援軍,隻怕今晚冇什麼大事了?校尉還是早早歇息,若是有軍情,我定會立刻通知於你。”

“也好。”龐飛衝著副將點點頭,這副將還真是聰慧,嗯,不枉自己提拔於他,看來還是自家人好用啊。想到不久之前,迎去【霸占】的那位美人,心中又是一陣火熱,步伐不僅變得焦急。

就在龐飛走後不久,這副將眼中一寒,心中暗暗道:“龐飛啊龐飛,你這西涼賊狗,老子一定斬殺了你,若不然,哼,難消霸占我妻之恨,隻能洗刷我身體之辱。”

“各位趕緊趁機休息一下,今晚估計也冇什麼狀況了,對了冷通。”

“在,副將何事?”那叫冷通的兵士,急忙上前衝著此人道。眼中流露出的興奮,足以出賣此人的表麵的鎮定。

“叫幾個兄弟,在城下候著,已備萬全之策,若是敵人真的攻城,爾等便用巨石堵住城門,料想有七星北鬥陣的防護,他們也難以進犯我城下半步。”

聞聽這副將的調布,眾人紛紛點頭,也各自心安睡眠而去,隻有那副將站在城頭,點燃一根火把,身邊一位兵士不知,隨口道了一句:“副將這是何為?”

“家鄉的習俗,若是在城頭點燃一根火把,可以驅除萬鬼凶獸,可令神明保護我們從容退敵。”

“哦,好怪異的風俗,不過副將真是好人,希望我們都能活下來吧,聽聞那雲中王,可不是等閒之輩,手下的將領怎會如此不智?怕是有什麼陰謀暗布。”

這副將眼睛一冷,回首看向這兵士之時,頓時不僅莞爾一笑,冇想到此人竟然已經睡去,看來還是自己太緊張了。

就在這副將在轉身之際,此人怒睜雙眼,眼中爆射出一道寒芒,看向左手的一名兵士,暗自努了努嘴。

那人雖然臉上流出遲疑之色,但是隨即短暫的沉思之後,也衝此人鄭重的點了點頭。有了這人的許諾,此人嘴角暗自升起一絲一笑,雙方各自無話,隻等黎明之前到來。

子時剛過,城中豁然便暗,隻有西城一把火把,縈繞著點點光亮,如同大海之中的一盞頂塔,為航路人指明航向。

“戰。”就在此時早已等待不急的高順,猛然暴喝一句,瞬間銀河、龍戰二人,帥軍衝出陣營,直奔城門衝來。

而就在此時城頭,數百名槍兵紛紛出手。圍困欲要阻敵的兵士,也讓其中三人感到詫異,帶著疑惑看向那位副將。

而就在三人疑惑之間,這副將伸手撥刀高喝一聲道:“兄弟們,我王二,今日要舉旗斬殺董賊惡狗龐飛,獻了此城給討伐董卓的義軍。我王二苦苦等待這個機會,已經足有一月之久,念在家鄉父老的麵子上,請不要讓我手中的鮮血,沾染各位父老的鮮血,殺。”

說話之間,王二已經操刀,直奔最近的一名西涼兵士衝去,手起刀落之間,對方的人頭已經落地。如此乾脆之舉,在加上那猙獰的麵孔,頓時令人感受到對方內心的殺意。

外人不知,可是作為王二的家鄉父老,怎能不知龐飛剛剛霸占的小妾,便是這位主的妻子,人人都以為他這是為了攀上高枝,才故意獻出自己女人,對此人有些鄙視。

當然以異空設定東漢末年的風俗,女人易主並非遭人非議之人,隻能說令人有些不看待而已,也冇有太多的指責。

而王二對於賢惠的妻子,相當的敬重,心中視此事為自己平生大辱,故此以兄妹欺瞞龐飛,暗自卻苦苦的忍耐,終於等待道義軍來襲。

是人就有親友,以王二好爽的性子,自然也有三親六故。聞之王二欲要誅殺龐飛,才被如此苦苦忍忍,深深的感到了敬佩,大丈夫報仇十年不晚,這王二的身上,無疑是印證了這句話語的含義,故此親友紛紛願意幫扶王二,為他欲要報複龐飛,而選擇兩列插刀,冒死一戰。

西城門剛剛打開,高順便驅使鬼魘神駿,直接進入城門來到街道之中,這鬼魘神駿已經進階於妖獸的品階,較之趙雲、呂布專屬坐騎,雖然查了很多,不過與牧雲歌在神農塔招募的妖獸想必,卻高出了一毫。

見到高順不顧安危,衝進了城門之中,龍戰與銀河二人,心中也是一緊,急忙驅動坐騎,緊隨高順而來。

剛剛進入西城門口,便見到街道之中,兩方兵馬正在互搏,高順見到其中一隊兵士,胳膊紮著紅布,頓時驅馬直奔對方衝去,卻聽見對方其中一人喊道:“諸位義軍,我等乃是助你們開門,並非西涼狗賊啊。”

看到此人不似作假,讓高順也是遲疑下來,難道是自己記錯了不成?

而就在此時,對方為首的兵士,卻開言道:“混賬,我們便是為高將軍開的城門,你們卻突然而至,一聲不響與我們動手?還敢矇騙各位將軍不成?在下王二兄弟張昌,不知哪位是高順將軍。”

“正是我,殺。”

“彆,誤會,絕對是誤會啊。”見到此人一臉詫異,高順一瞪眼睛,暗道這筆糊塗賬,還真是難以評斷。不過身邊之人,顯然是城中間隙王二之人,那麼對方絕對是自己的敵人了,就算此人也是欲要開門迎敵,此時也不是耽誤時間的時候。

“你叫什麼名字?”

“在下冷通。”

“冷通,本將不知道你是否,欲要真心歸附我等,還是另有禍心暗藏,即刻拋掉手中兵戈。張昌。”

“在,高將軍。”

“整編這些人,也許是誤會而已,此時不是耽擱之時,我等欲要徹底掌控此城,便由由你審理,這些人有何目的?記住不能私心作祟,若是被我知道了,即使有功,也不可抵過。”

“明白,將軍,若是對方與我等目的一樣,那便是天下義士,好在我等冇有身亡的兄弟,也好解除這種誤會。”張昌十分明白事理,故此直接衝著高順拱手開口道。

“我等,願意配合張昌兄弟,高將軍。張昌兄弟,我們是中牟縣令楊原麾下,我家縣令就在城頭,還請張昌兄弟登上城頭,與王副將說明,千萬莫要造成什麼誤會啊。”

見到冷通如此緊張,看來還是有暗手佈置,高豎也是微微搖頭,隻能暗道這董賊其下諸將,皆是不得民心,看來董卓之敗,敗在民心所向,實乃無迴天之力啊。

“張昌,即刻派人通知王二,事不宜遲,我等便先行離去了。”

高順見到前方街頭,已經有大量騎兵持著火把,向這邊迅疾而來,自背後抽出滅魂弓,流光瞬間消失在弓弦之處,直奔那些騎兵而去。

一聲聲痛呼自遠方傳來,不僅讓張昌與冷通相視苦笑,冇想到這位高順將軍,有如此精銳的射術,聽聲音也知道,隻怕有數十人,折在此箭之下。

如此威力的一箭,頓時令前方騎兵一緩,隱隱聽見有人呼喝騎兵向前。聞聲射箭,隻見高順邊走邊拉開了滅魂弓,弓如同滿月,箭矢如虹,在夜空之中劃過一道,絢麗藍色的流光,緊接著對方已經傳來一聲慘叫,顯然就是吆喝敵騎前行的那位將領。

隨著高順出手、龍戰駕馭著星虎王,已經揮手釋放了自己的靈寵:黃金虎王。那耀眼的黃金色,在夜空之中,如同金色的太陽般,迅疾的向前衝殺,所過之處西涼騎兵的坐騎,紛紛驚恐逃竄。

無數道金色的利刃,如同暴風雨一般,迅疾的向周圍蔓延,令無數的西涼騎兵紛紛受到重傷,瀕於臨死的狀態。

而就在此時,銀河酋長召喚而出的靈寵:土魂狐王,也緊隨黃金虎王身後,方圓百米之地,凸起的土劍狠狠刺穿了周圍的兵士。

未等身後兵士出手,憑藉三人的實力,竟然讓百餘騎兵紛紛倒在血泊之中,化為流光消失。剩餘的西涼騎兵已經徹底膽寒,轉身便欲要逃出此地,卻被天空墜落的箭雨,瞬間射殺此地。

箭雨的出現,讓高順也是心中一安,回首看向城門之處,隻見為首一人手持開山大斧,身邊一人手持長刀,率領林胡騎兵已經衝進了城門之處,正是銀河麾下兩名靈將閻柔。

“閻柔在此,爾等還不俯首就縛?若是寧死抵抗,必斬。”

閻柔帥林胡弓騎,瞬間追隨高順迅疾而來,如此之言,令高順也是微微搖頭,暗道:勸降哪有你這般勸降的,難道你閻柔之名,早已聲名天下。

雖然心中升起好笑之感,但是手中長刀卻並非落下一步,刀揮刀落之間,大量的西涼騎兵紛紛被斬於馬下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