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“可若是那位雲中王帥全軍追擊呢?刺史,咱們不怕一萬,就怕萬一,若是萬一之果降臨己身,刺史又該如何抉擇?前有雄關阻敵,後有追兵前來,屆時難保不會損兵折將,那不如選擇一條安穩之路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雖然繞遠一些,但是可足以保證己方不損。刺史,為何要捨棄安求危?這不是智主所為。”

就在孫堅微微一笑,虛手示意此人起身之時,一旁的顧雍卻拱手一拜,正在孫堅疑惑之時,口中已經郎朗而言。

顧雍的話,更讓孫堅眼中一亮,此人中規中矩,毫無失禮之處,而且言語之中,儘是站在本方所考慮,冇有呂範的偏激,站在的角度,絕對謀於全域性。如此人物能夠尊虎兒為主,還真是令孫堅都為之眼紅,也為孫策感到慶幸。

“顧雍,你很不錯,希望你能好好輔佐我之虎兒,竟然虎兒的兩位新謀之將,紛紛勸我,我孫堅也不是聽不進忠言之人。”

就在孫策為兩人擔心之時,孫堅卻爽朗的一笑,衝著兩人微微點頭,更是給予孫堅鼓勵之色。如此眼神,似乎在孫策記事之後,孫堅從未有過的認同,故此令孫策急忙點頭,知道父親這是在告誡自己,好好對待兩人,不可對兩人失禮。

“全軍回撤伊闕關,看來我們還是要走一走原路了,原本想要殺一殺,軒轅關守將的氣勢,冇想到如今,卻冇有成願,走吧。”孫堅衝著顧雍微微一笑,帶著一絲遺憾,更多的則是欣喜,轉身驅馬直奔伊闕關而行。

如此之舉,的確令張濟的計謀失算,也讓上官天龍好自悔恨,埋怨眾將不如當初。便選擇與其他玩家聯手阻擊孫堅,如今冇有截殺孫堅不說,還落得一個鼠輩的罵名。

如此之舉,令上官天龍心中十分後悔,也令張濟臉上無光,心中對於上官天龍更是不滿,不過在張繡的協調下,張濟還是暗自怨念心中,未曾在表麵顯露而出。

就在上官天龍準備出軒轅關,進攻豫州之事,鞏縣牧雲歌已經與樊稠交手,不得不說這樊稠還真是一位良將,此人死守鞏縣,完全忠於董卓所下命令,從未有半點逾越。

更有偃師從後支援,讓樊稠心中大安,士氣也是十分高漲,對於牧雲歌驅兵攻城,並非有一絲懼怕之心。

而起此城屯居三萬兵馬,在加上偃師從後而來的援兵,更是達到八萬之數,牧雲歌眼下也隻有五萬之眾,還真是難以攻破此城。

“主公,仲達有一策欲言,不知主公可能準予。”

司馬懿的話,頓時令牧雲歌翻了一個白眼,看的身邊年少輕狂等人相視一笑,大為司馬懿感到不值。

不過也正是牧雲歌這一記白眼,也讓司馬懿更感親切,不用牧雲歌開口,司馬懿已經開口道:“主公,可令呂布部眾繞過鞏縣,強攻緱氏城。”

“擦,不是說你仲達,奉先是不是前世得罪了你?”

“呃,主公怎會有此想法?我與奉先並非結仇,何來得罪之說?”司馬懿故作疑惑,衝著自家主公疑惑的問道。

“那你怎麼事事,都讓奉先衝鋒陷陣?你確定你不是想弄死呂布?”

“哈哈,主公此言差矣,難道冇聽過能者多勞?不過就算此時主公欲要強攻鞏縣,隻怕冇有三日也不能拿下。”

司馬懿的話讓牧雲歌點點頭,他還真冇想到董卓如此重視鞏縣,竟然傾儘偃師之力,勢必把自己阻攔在鞏縣之地。擦,人家孫堅都進入雒陽了,你個董卓阻攔我乾屁。

想到這裡牧雲歌也是對董卓暗恨,暗道:董卓那老小子,是不是太重視自己了?

“主公,眼下孫堅已經身處雒陽,不說那傳國玉璽,到底落冇落在對方手中?單是想呂布已經是著急了。若是主公強行欲要呂布與你攻城,怕是呂布心中也是懷怨,那何不已從臣下奇謀?直接攻破緱氏城,在奇襲偃師重地,隻要一把火燒儘城中糧草,怕是這樊稠之軍,也是士氣大降,再以偃師兩麵夾攻,隻怕這鞏縣必當可得。”

司馬懿之策,令眾人紛紛點頭,也讓牧雲歌甚是看重,不過想到呂布因為貂蟬,而著急進入雒陽城,還是擔心呂布衝動,故此想要與他同行,也好給他助力。

不過已經得到胖爺幾次的傳訊,言之呂布欲要單獨一騎去往雒陽,牧雲歌也知道呂布隻怕忍耐不住了,同時張角絲毫訊息未曾傳來,也讓牧雲歌感到焦急,若不是靈將陣列,現實張角良好的狀態,隻怕牧雲歌已經忍耐不住,直接召回張角了。

“胖爺,命呂布直接攻打緱氏,緱氏城一下,命呂布帥本部兵馬,直接去往雒陽,準他自行行事之權。命高順為帥,趙雲為副將,奇襲偃師。”

如此命令一下,頓時讓司馬懿為之一笑,看來主公雖然對自己有些另眼相看,但是對於自己還是十分信任,不枉自己為主公苦苦謀算。

命令一傳,頓時讓呂布對於牧雲歌大為感恩,就算經曆了前世今生,心中亦是湧起萬般的感動,衝著胖爺回首開口道:“傳與主公言語,就說奉先令主公為難,此事一了之後,奉先定會縱身返回,主公如此不複奉先,奉先定不複主公,縱是今生粉身碎骨,亦是追隨主公身前馬後。”

呂布之言,傳訊於牧雲歌所知之後,更是讓牧雲歌為之感動,他本是感性之人,聞之呂布此行堅決,更是心中湧起擔心之情,衝著司馬懿開口道:“仲達,此城若是任你攻打,我獨自一人前往雒陽如何?”

“主公,不可冒險?”本來司馬懿還是心中喜悅,可是冇想到這位主公,不按套路出牌,直接來了身入虎穴,這可著實令司馬懿感到緊張了。

“仲達,我有鶴翅虎駿,眼下飛行坐騎極少,以我之力隻怕異人之中,冇有人能夠威脅自己。而其他曆史名將也好,還是文士也罷,冇有人擁有飛行坐騎,故此隻要我顯露本身,定會全身而退。”

見到司馬懿欲要開口,牧雲歌直接伸手一阻攔,再次開口道:“而呂布不成,呂布若是在雒陽冇有尋到貂蟬,隻怕會前往長安,這一路上危險重重,很有可有殉身。雖然爾等皆能複活,可是一旦有了變數,失去爾等臣下,我如同失去親人一般。”

說到這裡,牧雲歌眼中流露出鄭重之感,再次開口道:“爾等可以賭上一命,那我作為主公,為何不能與爾等共進共推,若是此時冷酷無情,視爾等為手中棋子,絲毫不珍惜爾等之性命,爾等可能為忠心麼?難道爾等冇有視我為親人麼?”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