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不管眾人臉上的異樣,王允此時匆匆來到偏房,卻見不知何時,貂蟬已經來到偏房,屋中似乎有說有笑,令王允感到十分的疑惑。

“主人,是屬下叫貂蟬招待此人,畢竟此人的地位不凡。嗯,莫不是卑奴做錯了?還請主人責罰。”

想到此人竟然是赤龍衛,而且還被董卓看重,另外此人的劍法十分高絕,著實的讓王允眼中一亮。

進入偏房之中,見到王越一雙眸子,死死定在貂蟬的身上,而貂蟬似乎也帶著一絲嬌羞,更增此女的魅力。王允輕輕一聲咳嗦,才讓讓兩人反應過來,貂蟬更是急忙施禮開口道:“主人。”

“嗯,你先下去,記住勿要把此事說予他人,權當冇見過此人,你可明白?”

王允語氣嚴厲,王越卻輕輕啟口道:“司徒莫要如此嚴厲,我來此也是喬裝而來,還冇有人能盯梢於我。”

“貂蟬明白,主人,我什麼都不知道。”貂蟬急忙離去避嫌。

“帝師,今日登門有何要事?難道董公欲要我隨行不成?還請帝師與董公言明,王允雖然人丁稀少,但是家中的老物件太多了,王允真是不忍捨去。還請董公寬擇幾日,我隨後必定追隨董公去往西京。”

“嗯?司徒,這是什麼意思?口口聲聲言之董公,為何不是董賊?董賊竊國,乃人人得以誅之,冇想到司徒唯唯諾諾,好不痛快,王越告辭。”

王越伸手一提手中柺杖,轉身便欲要離去。直到門口之際,王允突然傳來一聲笑聲,令王越萬分疑惑,轉身看向王允。

“安睿,你可真的忠於我主?”

“自是當然,隻不過不知司徒忠於何主?我隻知道這世上,隻有一人可為我主。那便是當今聖上,我大喊的龍庭之主。”

“嗬嗬,有何憑據?王越,光憑你一人之言,怎能讓我相信於你?”

“司徒不信,可看一物便可。”王越拿出一巴掌大的玉章,見到這枚玉章之後,王允瞬間雙手匍匐在地上,衝著玉章開口道:“司徒王允見過聖上。”

“快起,司徒如今這年歲,怎能行如此的大禮?”

“王越啊,王越,禮節怎能廢除?那董賊便是不尊禮數,把整個漢庭鬨得烏煙瘴氣,人神公憤,江山紛亂啊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

qu

】還有這司徒乃是董賊賜予,並非聖上封冊,你便不要提及司徒了。嗯,倒是可以喚我一聲老大人。”

“自是當然,不過聖主已經說了,老大人可為司徒,老大人若是為司徒之位,聖主便可以有信賴之人,可以誅殺這董卓惡賊了。”

“聖上真的如此說到?”王允眼睛一亮,臉上帶著興奮的脫口而出。

“怎敢欺瞞老大人?”王越微微一笑,急忙衝著一臉激動的王允道。

“蒼天有眼,我大漢不亡啊?聖上乃是明君,合該重掃八荒,複我大漢龍庭之威啊。”

“聖主,正有此意。”

王越見到王允伸手拉著他的胳膊,轉身回到席位之間,雙方落座之後,王允這纔再次開口道:“王越,不知聖主?”

“稟司徒,當年先帝本欲要立陳留王為帝,可惜因為十常侍的私慾,導致假傳了靈帝的遺照,讓少帝繼承主位。陳留王本想輔佐皇兄,奈何董賊惡毒,使之聖主痛喪兄長親人,無奈為了大漢江山,隻有屈於董卓脅迫之下。可恨,可悲啊,主辱臣死,我等一乾臣等,真是令主上蒙羞啊。”

王越臉上儘是淒苦之色,令王允也是潸然淚下,知己之感油然而升,

“王越,正是如此啊?老朽,便是如此,每日活在自責之中,真想自行了斷,可是想到幼帝被董賊操控,心中便不忍離去,不過王越你來的正好,我欲要與異人天德良師聯縱?也好擊殺董賊,你看此計如何?”

王允迫切需要一個支援者,支援自己心中的計策,而這王越被董卓視重,若是能得到他的幫助,想必天德良師大有可能,成為董卓麾下一員重臣,皆也好接近董卓,手刃此賊。

“哦,你是說被牛輔,當眾鞭撻的那位異人?可是不知老大人何策?能夠讓這位異人為我們所用。”

“美人計,王越,你看貂蟬如何?”王越眼中一亮,衝著王越鄭重的說到。

“貂蟬?不可?”王越直接起身開口道。臉上儘是緊張之感,心中更是升起怒火,暗道這王允真不是東西。竟然以一位女子的幸福,來換取一位詭詐的異人相助,真真是瞎了自己的狗眼,怎麼能看上這位老傢夥,還與聖主極力推薦了他。

“為何?”王允表麵帶著疑惑,心中頓時一動。

“老大人,那異人詭詐,若是老大人這美人計不成,不是憑空讓異人占了便宜?而且那異人有起死回生之能,怎能讓我等操控,若是與董卓告密,我等可冇有異人之能啊?我等雖然悍不畏死,但是不能白死,要為聖主謀力纔是,若不然老大人還是暗自潛匿的好,莫要影響了聖主的布謀。”

“哦,聖主已經有了籌備?”

“老大人,今日前來,便是需要老大人幫助,若是老大人能夠幫扶王越,王越定會提了董卓之頭,也好與聖主有了交代。”

“哦,需要我如何幫扶,隻要能提了董卓的腦袋,就算拿我的腦袋換取,老朽也是在所不辭。”

“老大人,冇那麼嚴重。我隻要你家祖傳七星寶刀。”

“為何要我七星寶刀?”王允眉頭一緊,這七星寶刀乃是家傳之寶,就算要王允的腦袋,他都不皺皺眉頭,可是七星寶刀本不是凡物,需要家族同意才行,就算王允也不敢輕易決斷。

“老大人不知,我跟隨董卓身邊,早有機會行刺,你可知我為何遲遲無法下手麼?”

“為何?難道冇有適當的機會?”

“不是冇有適當機會啊,而是因為董卓常年穿著,一件金絲軟甲護胸,故此我毫無機會可言?而傳聞七星寶刀乃是道器,可破天下至堅之物,故此才貿然登門。若是令老大人為難,就當王越冇有說過此話,權當作廢而已。”

“可是聖上所派。”王允一皺眉,還是輕聲的問了一句。

“嗯。”王越眉頭一皺,想到貂蟬的此女,還是實言相告,欲要與王允促進感情。

“好,你與我來。”

兩人走到王允主臥,王允揮手寵著管家道:“嚴防方圓百米,無論何人窺視,斬。”

“喏,主人。”此時管家露出氣勢,緊張的站在門口,才讓王越眼睛一亮,冇想到王允身邊,竟然有這樣一位高手,可是想到豪門世家,多豢養死士門客,能夠這樣實力高絕之人護衛,乃是平常之事,故此也不在注重,跟隨王允走了進去。

走到臥榻之前,在王越詫異的眼神治下,王越親自解開床板,看見床板之下,一把七彩短刀,散發出耀眼的光芒,王越萬分驚詫之時,同時也生出了疑惑,衝著王允問道:“雖然是好刀,但是毫無殺氣籠罩刀身,難道七星寶刀未曾見過血?”

“哈哈,安睿真是慧眼,此刀並非真品,乃是仿造而已。”

說著把此刀拿出,伸手持刀插在刀盒,左邊一條細縫之中,輕輕的向右轉一了一圈,隻聽見似乎有鐵鏈之聲傳來。

不久,那刀盒便沉了下去,升起同樣的一把寶刀,不過此刀全身漆黑,毫無剛纔的光芒眨眼。

此時卻見王越疾馳前行,伸手結果王允遞過來的寶刀,輕撫著刀身,口中驚歎的道:“寶刀,寶刀啊,這纔是七星寶刀的真麵目?老大人,有此利刃,董卓之首,不日奉上。”

“好,安睿,這把刀乃是我祖宗,尋遇山中隱士所得,此刀用靈氣催動,見血纔可封鞘,故此你若冇有把握,千萬不能輸入靈氣,若不然折損還是你自己而已。切記,切記。”

“老大人,王越知曉了,必定不讓老大人與聖主失望,不日董卓人頭將會奉上。”

“好,如此之舉最好,若是除了董賊,天下太平之時,我可將貂蟬許配給你,美人配英雄,也好成就一番佳話。”

“可真?”

“哈哈,老朽何曾失言?”

“老大人的人品,王越自然信任,那王越便離去,莫要被董卓懷疑。”

“不然,你還要被我驅除府邸。”

“呃?怎麼驅除?”

“棒叉離去。”

“為何?”

“你若不被我驅除於府?那董卓怎能信你?還是苦了安睿你了。”

“這,不需要吧。”

再怎麼說,王越都是京城名人,一度成為帝師,還兼任董卓府中校尉之職,若是被王允叉出府中,明日便會傳的沸沸揚揚,隻怕自己這威嚴儘損了。

“萬萬不可馬虎,須知董卓密探遍佈京都,千萬不能有所大意。”王允見到王越如此踟躇,心中頓時有些不滿,冇想到對方如此要臉。可是想到自己的計劃,還是開口衝著王越解釋道。

“這,也罷,我王越為了聖主,為了大老人,便豁出這臉麵不要了。”王越以咬牙,當下做了局端。

“這纔是王越,大丈夫能屈能伸,當你手刃董賊,迎去美人貂蟬之時,不知多少人會羨慕你呢?”

“嘿嘿。”王越尷尬的一笑,卻被管家直接揪住衣襟,狠狠甩出院外,更是高聲呼喝:“來人,司徒有令,叉出這狂妄之徒,自今以後,王越不可隨意進府,你不受我王府的歡迎。”

我靠,這就來,還真tmd像,跟真的似得。王越被四名大漢,上前,按手的按手,壓腿的壓腿,在來四名大漢,手持木叉直接抬起他之後,走到府門之出,八人同時喝了一聲:“走你,今後莫要來我王府尋事。”

“哼,王司徒,你敢如此戲弄我,我必定斬殺你的族人。”王越一臉怒氣離去,卻被拐角一名西涼兵帶著笑容記錄,轉身消失在街角之中。

此時管家回到王允的身邊,有些遲疑的問道:“主人,真的要?”

“不錯,不過不是王越一人而已。想必我也要宴請一次董卓,皆是王越與董賊爭美,看王越還會不會用力。來人,準備遷徙西京吧,若是太久了,想必董賊也會心中怨怒,與我們的計劃不複。”

“是,主人。”

“對了,叫貂蟬來我這裡一趟,嗬嗬,為了補償對她虧欠,我便收她為義女,也好讓她有名有份,嫁給那王越才行。”

“嗯,主人,我這就去通傳貂蟬。”

管家走後,王允站在門外,看到府外人生吵雜,正在收拾行李,臉上變冇有什麼異樣?甚至好似十分快樂一般,頓時怒氣橫生,想了想還是哀歎一句:“富貴不知貧窮苦,亂世纔想盛世榮,哎,罷了罷了,也不怨他們,隻怨蒼天不公,出了這麼一位魔王。”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