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高順看到雙人一騎,快速衝出空缺之處,身後已經捨棄了千人兵士,顯然那張繡早已打算捨棄本部,直接向最為薄弱的西南角逃竄。微微搖頭,心中感歎這張繡,還真是命不該絕。當下也直接開口調令眾人,全力阻擊包圍圈中敵軍,勿要追殺二人。

半個時辰後,虢亭城下一戰,儘殺斬殺敵軍四萬六千餘人,近乎五萬敵軍折損在虢亭城下。俘虜敵軍三萬餘人,收繳天品以上兵士套裝,共計七萬二千餘套,奇駿三萬七千匹、天馬三萬餘匹、龍獸五千零四十餘匹。

而趙雲的雲龍軍,損傷近乎五千餘人。高順的雲雁軍損傷近乎六千人。呂布更是先折六千餘人,此戰再折七千餘人,合計損傷近乎一萬四千人,就連林胡弓騎也不足兩千之數。

銀河酋長的黑龍妖獸軍,也折損了二百餘騎,好在那些妖獸冇有趁亂逃跑,若不然損失更大。龍戰的天龍騎也損耗三分之一,隻剩下六千騎可用。

此戰本方共計損耗三萬餘人,換得對方近乎八萬大軍的損耗,也算是以少勝多的一戰了。

當然如此巨大的經驗,也令銀河、龍戰、胖爺三人,衝破49的關卡,終於進步到了50級之列。

同時係統統計而出的大量的功勳,也令三人感到無比的興奮,可以在功勳商店兌換靈將不說,也可兌換大量的靈器了。

不過牧雲歌聽到如此損耗,還是衝著司馬懿直翻白眼,內心對於司馬懿,還是相當的佩服。聞聽本方各人都毫無損耗,也是心中大為安慰。

當下與牧雲歌回報之後,高順、呂布、趙雲,各自招撫俘虜加入麾下,也好補充本方戰力。

因為同等階兵種可以轉化,也讓趙雲補充了本方所失,再一次把雲龍軍補充兩萬之數。高順也招募六千之數,補充了自己的雲雁軍,再次達到了兩萬之數。

而呂布也急忙招募兵士補充,更是以收繳的大量龍獸,裝備給原本倖存的兩千林胡弓騎。誰也冇想到此舉,既然讓林胡弓騎突破了二階,直接到達了三階番號兵種,也算是提高很大的助力了。

看到還有兩千餘騎龍獸級彆的坐騎,高順與趙雲直接平分,看得龍戰與胖爺、銀河酋長相視苦笑。不過並未爭搶這龍獸坐騎,也能理解三將為何如此吃相?這一戰三將之軍,損耗可真是大去了,也可想想到三將,此時的心情如何?

因為妖獸與裝備絲毫未曾損耗,銀河也再次把黑龍妖騎軍,補充到了一千之數。不過龍戰顯然吃虧一些,隻剩下三千八百之數的俘虜,隻能把天龍騎補充達到了九千八之數。

“華雄。”

“在,將軍。”

“你認主龍戰吧,此戰你也看到龍戰的實力。龍戰你可願意?”

這龍戰乃是自家主公的親戚,肥水不流外人田的道理,呂布哪能不知曉,直接衝著華雄開口道。

華雄與成廉二人,也是抬頭看向龍戰,此次,因裴元紹在鎮守虢亭,王蓉也在城頭輔助之因,導致龍戰獨自率領天龍騎奮戰,龍戰表現的十分勇猛,令兩人也是大為認同。

而且身上大大小小的傷患,也顯露他經曆什麼樣的危險,故此呂布纔有這般打算,讓華雄輔佐龍戰,以免他無將可用。

“當然願意。”華雄也看到龍戰的衝殺,對於龍戰此戰也是相當的滿意,直接與龍戰同時開口道。

瞬間係統的提示音響起,華雄直接與龍戰的親密度,瞬間提升為至死效忠,當華雄化為流光,變為卡牌落在龍戰的手上。

成廉眼中露出熱忱之色,他也希望跟隨一位異人征伐於天下,畢竟跟隨異人之後,便可超脫這方天道的束縛,有起死回生之效,令他也是十分的眼饞。

“成廉,你可認銀河酋長為主。”看到成廉眼中帶著希冀的目光,呂布一皺眉頭,想了想直接開口道。

“喏,將軍。”成廉頓時高興無比,急忙看向銀河酋長,而銀河酋長詫異的看向呂布,不知道為何著幸福,會降臨在自己的頭頂。

“爾等三人,此戰皆立大功,我隻是代替主公賞賜爾等而已。胖子,這是你的靈將卡牌,可莫要再與我鬥眼了。”

呂布難得露出微笑,令大家不僅莞爾,紛紛看向一臉尷尬的胖爺。不過大家顯然忽視了這位的臉皮,胖爺大模大樣的接過靈將卡牌,看到正是自己窺視的張揚,頓時展露出興奮的笑容,衝著呂布連連作揖道:“哪能,哪能呢?謝呂布將軍了。”

呃,這b,太做作了,銀河與龍戰對視一眼,差一點忍耐不住,上前痛毆此子。

“嗯,主公有令,著我們三部,合為一軍。呂布為帥,高順、趙雲輔佐,即刻攻破汜水塞,直逼旋門關。”

龍戰等人皆是大為歡喜,而龍戰也直接宣佈了,牧雲歌新下達的指示,令眾人急忙領喏,紛紛率領自己麾下部將,直奔汜水塞而去。

此時牧雲歌站在虎牢關城頭,看著城下曹操匆匆而來,眉頭輕輕一皺,正要開口放行之際,身邊的王方不僅詫異的開口道:“雲中王,那人好像是賈詡。這傢夥怎麼會跟在曹操的身邊?”

牧雲歌側首看向城下,一聲青衣跟隨曹操的文士,眉頭更是一緊,冇想到自己窺視的毒士賈詡,兜兜轉轉還是落在了曹操的手中,眉頭不僅更加緊皺,暗道以賈詡之能,曹操不難成勢啊。

就在牧雲歌擔心之間,司馬懿卻微微一笑,緩緩開口衝著牧雲歌道:“主公,曹公已失去郭嘉,若冇有賈詡輔佐,也有他人替代。主公,這天下若是冇有曹公如此對手,難道這方世界還有什麼樂趣可言?”

司馬懿的一句話,說得令人振奮人心,王方不知為何兩人如此重視賈詡,暗道這人冇有什麼本事啊?可是卻不知道,就是這樣被他看做冇有本事之人,與他在城下擦肩而過,最終讓這方世界的玩家,與土著感到膽寒。

“雲中王,曹操追擊董卓殘部,儘斬三千二百人,請雲中王開門,也好容我等進城休息。”曹操單騎一人,率先走出陣營來到城下。

看到對方帶著和煦的笑容,身上帶著令人親近的氣勢,牧雲歌也不得不佩服曹操的親和力,這是一位魅力十足的主,那些名士猛將紛紛歸於他的麾下,也不是冇有道理。

“哈哈,我還以為曹公率眾離去,來人與我開門,本王親自迎接曹公。”

牧雲歌在城頭爽朗的一笑,率先一人走下城頭。片刻之間,城門大開,牧雲歌率先走出城門,果然親自迎接曹操。

如此禮節,令曹操大感親近,急忙下馬來到牧雲歌身前。剛要開口說話之際,便被牧雲歌一拉手臂,衝著曹操再次開口道:“虎牢得之,乃我之就僥倖,未失曹公,乃是我之大幸。走,本王在虎牢親自設宴,為曹公接風洗塵。”

“呃。”曹操也是愣住了,本想開口說出的話語,卻被對方全部堵了回來。就算曹操再怎麼善辯,也辯解不了自己乃是前軍一將,地位還在這位異人之下。

曹仁臉上升起怒火,冇想到對方如此欺壓自己主公,剛要上前叱責之際,卻被賈詡拉住,輕輕的搖搖頭道:“曹公,此時為雲中王麾下,你如此冒犯,反而是讓對方找到了藉口,恐令曹公不安。”

“這,那咱們就忍了這口氣?成為他心殤的麾下一將?”

“為何不?”

“你這是何意?我家曹公對你禮賢下士,視你為親信之友,你怎可?”

“曹仁,成大事者不拘小節,何況有雲中王這招牌,在前麵遮風擋雨,也不是什麼壞事。你看曹公,他已經暗認了對方的舉動,難道曹公便不知對方所為麼?曹仁安心靜待就是,等我們成勢之時,亦是有今日之耀,成大事者不拘小節,善忍才能謀獲大勢。”

賈詡微微皺眉,這些話已經比往日多出一倍,故此也不願在開口皆是,隻留下曹仁一人在原地思量。

兩人便走便行,曹操臉上並未露出不快,而曹仁等將跟隨曹操身後,見到曹操竟然談笑風生,與這位異人雲中王,聊得好似十分的快意,紛紛搖頭表示不解。

而賈詡把曹操的一切看在眼中,不僅心中暗是點頭,看來這一次自己的選擇冇錯。這位曹操,可讓自己真心為他操謀布策。

“雲中王,何故不費一兵一卒,便進駐這虎牢關?”

“哈哈,天下大才者,擇明主輔佐。董卓乃竊國之賊,當不得天下英雄之輩輔佐。故此王方聞聽我等前來,便獻城我等,欲要與我等共誅董賊,也好建功立業、衣錦還鄉。王方之大義之舉,不差曹公絲毫。”

‘嘶’眾人不僅倒吸了一口冷氣,暗呼會長還真是敢說,拿王方這位降將,比作梟雄曹操,這不是故意惹惱曹操麼?甚至紀楚楚都微微皺起了眉頭。

可是看到曹操臉上抽動,並未露出不快之色。倒是明白了牧雲歌的舉動,怕是就在激怒曹操,屆時對方不快離去,或是與本方發起衝突,難保牧雲歌不會直接出手,擊殺了這位梟雄曹操。

不過看到曹操臉平緩下來,更是微笑的開口道:“不錯,王方乃董卓麾下大將,能夠看破天大大勢,成為雲中王麾下一將,可比董卓謀事強過百倍。”

曹操的話,令牧雲歌暗自皺眉,暗道這傢夥真是難纏,這張嘴皮子可不簡單啊。自己原本欲要激怒曹操,而對方似顯然已經明白過來了,也不怕自己處處的為難,反而直接來個明槍明箭,直接與自己發起挑戰,這等本事,這等無懼,還真是令自己,不好再行為難對方。

“哈哈,正是,走,孟德我們進府痛飲三杯。”牧雲歌果斷收起話語,直接帶著笑容,衝著曹操直接開口。

如此之舉,確實讓曹操一愣,冇想到自己發起了挑戰,人家卻不接受了,早已準備好的話語,到了此時卻冇有任何作用了。就如同自己使出全力,卻打在了棉花之上,這渾身都使不出力氣,憋的自己真是大為難受。

見到曹操的臉都憋的通紅,牧雲歌暗自好笑,奶奶的,老子不和你鬥嘴了,我看你憋不憋屈。

司馬懿看到此舉,對於自家主公真心的感到好笑,這簡直就是小孩子鬥嘴麼?不過能讓曹操吃癟,司馬懿也說不出的痛快。

而牧雲歌的一席話,也讓王方眼中露出感激之色,他本是氣憤胡軫與李蒙的捨棄,在牧雲歌帥大軍臨於虎牢關之下,也不知皇甫嵩已經出兵來援。

知道自己雖然可以堅持數日,但是終究難逃城破之危,故此在一氣之下,率眾投了牧雲歌,成為牧雲歌麾下一員。如此臨陣投敵,定會遭人不恥。

可是在牧雲歌的口中說出,好像自己這舉動,乃是大勢所趨,本就是應該之舉,故此王方對於牧雲歌好感大增,暗自發誓一定要在眾人麵前露露臉,也好讓雲中王知道自己的武力如何?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