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當然也有明智者,小心防備著牛輔,像上官天龍明智之眾,紛紛跟隨牛輔身側,並未著急衝鋒陷陣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畢竟牛輔的飛熊軍,可是番號兵種,實力極為強悍,要是飛熊軍都不能抵抗這隻妖獸騎軍,自己這些普通兵士,不是喂狗的存在?

上官天龍並未著急,而是小心翼翼的向後退去,甚至眼神四處巡視,看看那方可供自己成為退路。

“主公,莫不然咱們跟隨我的叔父而去?”張繡的開口,讓上官天龍眼睛一亮,他隻所以加入董卓軍,便是依靠張繡對董卓軍的熟悉,也好增加一些實力強悍的靈將。

可惜他的眼界太高了,不是華雄便是徐榮,這樣曆史名將、名士,根本不能入得他的眼,故此到了最後,也未曾招募一名靈將,成為他第二靈將。

而在華雄、徐榮等將領,先後成為牧雲歌麾下助力之後,也給他敲了一記響鐘,令他心中更是急切。

好在有張繡幫助,他已經與張濟結下交情,更是與胡車兒建立了不菲的親密度,眼下隻需最後一道關卡,便可招募胡車兒為己用,故此上官天龍還真不願看到,胡車兒出了什麼事情。聽聞張繡之語,直接驅馬率眾追隨張濟而去。

“弩殺。”隨著林胡弓騎自城中湧出,有閻柔率領邊射邊行,直奔胡軫殺去,高順也自城門之中,露出了他的身影。

坐在鬼魘神駿之上,高順的臉上極為沉著冷靜,並未著急殺敵入陣,反而是召喚出陷陣營兵士,與天弩軍、天弓軍、天弓騎軍結為戰陣,射出了第一波箭雨,以求最大的程度,造成對方的混亂之態。

“結陣,結陣。”一時間,胡軫部下兵士紛紛混亂,好在他親率親軍壓陣,接連斬殺數百名步卒之後,纔算止住了本部潰敗之象。可是那密密麻麻的箭矢,還是讓本部步卒快速的消散死去。

看到人群之中的胡軫,高順眉頭一皺,伸手取下背後的滅魂弓,彎弓搭箭直奔胡軫射去。原本在曆史上,此人便與呂布有仇,而高順對此人也不見待。這一箭使用的便是暗箭,顯然高順是打算,一擊便要了對方的性命。

箭矢化為流光,就在胡軫反應過來之時,那道箭矢瞬間射中他的麵門。可惜對方的等級強過高順,單憑這一箭顯然不能擊殺胡軫。可是這一箭也不知道傷到胡軫哪裡,隻見胡軫哀嚎一聲,轟然自坐騎墜下。

原本看到受得重傷的胡軫,高順剛要搭弓射出第二自箭,卻被前方的一幕,緩緩收起了手中的滅魂弓。

隻見胡軫那匹坐騎,被紛湧欲要上前救援胡軫的親兵,嚇得驚慌失措,後蹄好不好的正好踏在胡軫喉嚨之處,血值隻剩下不多的胡軫,頓時哀嚎一聲,化為流光消失在空間。

雖然冇有爆出靈將卡,但是此舉的確讓高順大為驚喜,直接率領各部兵士揮手下令道:“射殺。龍戰,參戰。”

“喏,高順將軍。”城頭龍戰聞聽高順之感,頓時心中大為興奮,直接帶著本部的天龍騎,快速的自城門衝出。

見到城門口,再次湧出一支精銳的騎兵,牛輔心中也是暗歎不好,急忙率領飛熊軍衝殺,準備支援李蒙,希望李蒙能夠支援住,要不然此時兩萬多的後軍,便會徹底潰敗。

雖然這些步卒,乃是胡軫從各地抽調而來,並非是西涼軍團原本兵士,並不被牛輔所重視,但是一旦後軍潰敗,將會導致全軍士氣大降,恐怕本部也會受到影響。

李蒙果然冇有領牛輔失望,這人雖然身上的缺點太多,但是不得不說此人發起狠來,還真是令人感到敬佩。

“諸位兄弟,與我衝殺,與張濟彙合,倒是合力斬殺了這些妖騎。到時候捕獲了妖獸,咱們每人一隻,也好威風八麵、榮歸故裡。諸位要是再行逃竄,可莫怪我李蒙手中的長槍,不認識你們的模樣。”

李蒙也知道到了最為危急時刻,這可是關乎自己的身家性命,哪管其他人的死活,直接在暴刺數十逃兵之後,再次穩定陣腳之後,便帶著兵士向張濟方向而來。

雖然兵士冇有潰敗,與他一起向張濟部彙合,但是李蒙似乎忘了一件事情,那便是留下兵士阻敵。如此的忽視,算是讓張濟心中大罵:愚蠢。

也讓高順看到了對方的破綻,頓時率眾向前衝殺。而閻柔作為一位優秀的將領,怎能不抓住如此時機,率領麾下五千林胡弓騎,如同狼入羊群所過之處,頓時留下涓涓血溪,染紅了這片土地。

而同一時間,龍戰的天龍騎,也越過了高順的弓兵陣營,追隨林胡弓騎而來。兩大番號兵種,雖然等階不同,但是給敵人造成的傷害力,足以讓敵人感到心寒。

李蒙看到身後兵士洶湧而逃,接連的開口調布,已經根本來不及了,心中也暗歎一句:是自己馬虎了。

馬虎不可怕,可怕的是冇有悔改的機會,胡軫的精銳全部給了天德良師。而天德良師作為異人的一眾,更是怕被對方斬殺,在這些異人的影響下,胡軫部如同脫韁的野馬,連帶著張濟也不敢驅兵向前,急忙欲要躲避如此潰敗的洪流。

不過他似乎也忘了,李蒙可是下令步卒向他彙聚,就在他喝令本部兵士停下,欲要結陣之時,大軍已經狠狠衝進張濟的陣營之中。

一時間,張濟也是破口大罵,可惜根本無濟於事,無法改變如此事實。

就在張濟連連刺殺本方步卒,欲要喝令他們停下腳步之時,上官天龍與張繡率眾已經趕到,張濟見到自己進退不得,正要發怒之時,卻聽身後一聲暴喝:“再敢衝撞陣營一步,無論是異人,還是各部將士,皆斬。所有異人、將士,原地轉頭,兵戈向後,無論何人衝撞陣營,殺。”

說著張繡收起槍落,便刺殺了一名異人,頓時讓所有異人心中悚懼,衝在最前方的他們,在上官天龍麾下兵士持槍所阻之後,也無奈的把槍頭後轉。

看到潰敗的兵士緩緩停下腳步,張濟一擦冷汗,也是暗呼一聲僥倖,對於那張繡更是心中看重。似乎冥冥之中,兩人好似相識一般,可是每當欲要想起什麼?卻覺得腦袋如同爆炸一般疼痛。

“張繡,不錯,即刻起,你帥胡軫原部,李蒙你為副將。”

“呃,校尉,你?”

“怎麼不願意?難道我調布不了你?”張濟一瞪眼睛,差點冇忍耐不住,直接出手斬殺這壞事的傢夥。見到張濟滿眼都是殺意,李蒙也不敢拒絕,急忙唯唯諾諾算是點頭答應了

上官天龍憑空得了一萬餘人,雖然這些人都是三階普通兵種,但是也算有了很大的助力,與自己合併一處,人數上已經達到兩萬餘人,這令上官天龍怎能不喜。

“叔,中郎將,咱們兵分兩路,你沿著妖獸騎軍衝殺,千萬不能讓妖獸騎軍,與他們的精兵彙合,若不然實力必定大增。我帥本部沿著右路,看看能不能斬殺對方的將領,隻要那人一死,必定可以破除眼下的危急。也好收複虢亭。”

“好,不過張繡,我說過你與我同為一張,以後叫我叔就行,我還真是感到與你親近,真希望你是我的親侄子。”

張濟說出此話,張繡頓時眼中一熱,急忙衝著張濟開口點頭,直接帥兵自右路殺去。

上官天龍見到張繡離去,也是急忙催動坐騎跟隨,雖然他不願意冒險,但是聽到係統的提示聲,與張濟的親密度再次上升,也是心中大為快意。哪敢在對方麵前示弱,深怕影響到對方的好感度。

就在張濟與張繡分兵之時,龍戰、閻柔已經衝殺而來,而高順更是率領弓箭手,連連開動弓弦,給予敵人完全的壓製,也給予了兩人最大的支援。

就在高順眾人交手之際,呂布也與李傕相遇。李傕眼下有75級的實力,這已經相當曆史名將的實力。

不過李傕該有這樣的本事,在董卓麾下,李傕以勇烈著稱,與郭汜號稱龍虎二將,李傕便是那虎將,可見李傕的本事絕對不低。

熟知李傕的呂布,可不敢對此有絲毫小視之感,手中的方天畫戟技能接連出手,與李傕拚殺之際,也會對敵人的兵士,造成最大的傷害。

同時胖爺麾下五位靈將,也紛紛的出手殺敵。周倉此時駕馭著冥火雕王,在上空接連施展技能,或是俯衝殺敵,或是禦空而去,飛行坐騎在這種混亂的形勢下,還真是發揮了很大的作用。

逐鹿大王跨坐在青木豹王身上,手持一把巨大打的狼牙棒,直接迎上楊奉。徐榮提大刀雖然冇有妖獸代步,但是坐在天馬之上,也催馬直接與徐晃戰在一處。

還真彆說這徐晃實力極強,看著徐榮眉頭緊皺,顯然不敵這徐晃,胖爺也頓時來了興趣,直接與徐榮同戰徐晃。

夏侯淵催動坐騎,對上了李傕之子李式,誰也冇想到李式出手,在毫無防備之下,暗中更是被那兩名,心中懷有怨氣的持弓手,一刀捅在馬的後臀之上。頓時驚擾了李式的坐騎,令其前蹄翻飛,李式不能殺敵不說,還被夏侯淵一刀斬在脖頸之上。

‘噗’的一聲,隻有60級的李式,頓時人頭落地,死的不能再死了。

見到李式死了,李利大為驚恐,這李式可是叔父,最為看重的兒子,誰能想到這傢夥武藝稀鬆,便敢縱馬殺敵。

李利與自家兄弟李暹、李進兩人,相互對視一眼,也知道這是捅了馬蜂窩,也不知道會不會遭到叔父的製責,直接操刀直奔夏侯淵而來,勢必要斬殺此人,為李式報仇。

郝萌見到三人同來,直接下令全軍衝殺之時,自己也催動坐騎,出手抵住李進。夏侯淵對戰兩人,雖然有些吃力,不過好在對方也隻有60級,一時間還不能對他造成傷害。

“啊,你們既然敢傷害我家虎兒,我殺了你們,我要扒了你們的皮。”

就在李傕回首之間,已經發現陣營之中,冇了自己兒子的身影,此時怎能不知被敵斬殺。可是不知道死在誰手,也令李傕暴怒不已,心中怒火更勝一籌,手中戰刀橫掃,磕開了呂布的方天畫戟之後,竟然捨棄了呂布,直奔逐鹿大王而來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