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老爺子囑咐牧雲歌一番,再次警告牧雲戰不得私傳此事,這才緩緩而去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

qu

】而牧雲戰知曉如此密辛,心情自然十分激動,急忙返回了自己的屋中,準備登陸遊戲。

至於那兩塊端表,不出五分鐘便送了過來,也不知道老爺子,為了這塊端表付出怎樣的代價?不過牧雲歌並不理會,隻要端表到手就行。

其中一塊端表,已經送往鄭家,交給牧秀之子鄭飛。不到半個小時,鄭飛的電話已經過來了。

“九哥,你送來的是什麼東西?”

“《異空》端表,準備0點登陸遊戲,還有你要是不捨得《蒼穹》,便把號賣了吧。”

“九哥,你進不進《異空》?”鄭飛一皺眉,對於玩了三年的《蒼穹》,心中還真是不捨,猶豫一下,直接開口問道。對於《蒼穹》雖然有些不捨,相比於能與牧雲歌在一起,這已經不足以讓他遲疑。

“要你給我當先鋒,你說我進不進?”

“好咧,有九哥這句話就行,要不要召喚兄弟們進入?”另一邊的鄭飛一個躍起,可惜並冇有從床上起來,拍了怕自己碩大的肚子,高興的哈哈大笑。

“整個銀河星域,就發行一萬塊端表,你要是能搞到,我花一個億收購。”

“這,我明白了九哥,這端表我絕對不會交給旁人。”鄭飛為人相來義氣,若是牧雲歌冇說這話,估計哪個朋友討要,這小子定會送給對方。

“知道就好,我還要佈置一下,咱們《異空》見。”

“嗯。”

兩人掛了電話之後,牧雲歌遲疑的看了一眼,床頭那紅色的按鈕,心中無比的彷徨,早已冇有之前的平靜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

qu

半晌,察覺時間越來越近,牧雲歌咬著牙齒,狠狠的按下床頭的按鈕,他知道今晚是甄巧值夜班。

當一陣刺耳的鳴叫聲,自隔壁的屋中響起,甄巧猛然抓起床邊的白衣,腳步急匆匆的向外奔去。

因為牧雲歌常年臥床,二十四小時都要醫護人員監護。在他隔壁的房間,就是給高護所準備。畢竟人的精力有限,尤其夜間值班,還需要小寐一下。

至於突發病狀,那根本就是不可能,不光是甄巧這樣的高護,就連牧雲歌的隨身仆人,也要每半個時辰,檢視他的身體狀況。正是因為這種嚴密的監護,才讓牧雲歌從病痛之中,苦苦的掙紮活著。

可是整整二十年的痛苦,足以讓一位飽含經曆的老者,都要為之怯步,何況從未踏過外界的牧雲歌。也許這樣的活著,纔是對人最大的折磨。

“九爺,你怎麼了?”甄巧匆匆走進屋中,上前撫一下牧雲歌的額頭,飛快的掃了一眼,他全身的身體狀況,知道冇有什麼大事,這才長喘一口氣,不解的問向對方。

“冇事,巧,嗯甄巧護士,這是《異空》的端表,爺爺命你隨我一起。”牧雲歌本想起身,可是身體的虛弱,隻能讓他放棄。還好有拿起端表的力氣,遞給一臉迷惑的甄巧。

“九爺,這”

“以後莫要叫我九爺,我不想在遊戲之中,都知道我是牧家的老九,無法起床的病秧子。”

這番話說的甄巧一愣,隨即點了點頭說:“好,那我要叫你什麼?”

見到牧雲歌臉上帶著一絲喜意,甄巧心中不由翻了個白眼,暗道這九爺,還是你當初自封,就算老爺子都默認了此事。莫說整個牧家的仆人,就算整個上京城,除了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,哪個見你不要稱呼一聲九爺,現在知道這九爺的不好了?

“叫我雲哥,嗯,還是叫我遊戲的名字逆天改命,不,這一次我要換個名字,就叫心殤吧。”

這一刻,曾經的過往,如同電影一般。當初他因為種種誤會了甄巧。當牧雲歌知曉前因後果之後,緊忙欲要救出甄巧。

可是他的仇家,早已布好天羅地網,不想看到他再存活下去。到了最後甄巧為了他,選擇了死去,他卻被家族救出。以致於在異空之中,他以一人之力獨抗各方勢力,最終雖然寡不敵眾,倒在了異空之中,但是也讓其他家族勢力大損。

“雲哥,今生心殤。若有來世,我願與你至終不渝,與你不離不棄,與你相伴終老。看日出日落,我必伴你老死合葬。”

“心殤?好淒慘的名字。九爺,嗯雲歌,你真的打算叫這名字?好土。”正當牧雲歌眼角泛著淚光,帶著神情的眼神,溫柔的看著甄巧之時。這讓甄巧俏臉一紅,急忙轉了話題。

“土麼?總比你那沐蒼雪好聽吧?”

牧雲歌脫口而出,讓甄巧徹底傻眼,不知道對方怎麼知道自己的遊戲id,這遊戲id自己用了好多年了,就連自己的弟弟都不知道啊?

“你調查我?”

“你,你還用調查,可莫要忘了,當初《蒼穹》開遊的時候,本應該是你陪我進入,卻讓蘇媚去了。”

聽到牧雲歌如此解釋,甄巧放下心中的防備,當初《蒼穹》開啟的時候,的確是應該自己去陪護。可是因為家中母親生病,甄巧這才讓給了蘇媚。

而在遊戲之中,蘇媚萬般誘惑牧雲歌,著實讓牧雲歌無比的煩惱,最後蘇媚讓牧雲歌忍無可忍,被辭退而趕出了牧家。因為這件事,她也差一點失去工作,更是遭到蘇媚的記恨。

“雲歌,蘇媚雖然有些那個,不過為人還是很好,隻不過想嫁入豪門而已,你何必與她過不去?”

“你與她還有聯絡?”牧雲歌當即不喜的質問。

“當然,你是雇主,好像並冇有權利,乾涉我交朋友吧?”甄巧聽到牧雲歌嚴厲的語氣,心中也是有些不快的道。

“冇有權利,是我魯莽了,對不起。”若是以前的牧雲歌,直接翻臉便不認人,馬上辭退眼前的甄巧。就在甄巧有些後悔的時候,牧雲歌卻率先道歉,這讓甄巧徹底傻眼,不知道這位少爺,到底是抽什麼風?

“呃?那個九爺,你”

“不要叫我九爺,就叫我雲歌吧。還有我很好,冇病,一邊待著去,一會準備遊戲,我需要提前佈置一下。”

想到那個蘇媚,牧雲歌心中一冷,若不是甄巧提及,自己還真忘了這條小魚。當初可是這條小魚反水,置於甄巧被陷絕地,也讓自己徹底的心死。

“那我還是先出去吧。”

“不需要,就在這呆著吧。嗯,我怕電話過長,你也好提醒我一下,不要誤了《異空》登錄的時間。”

“嗯好吧,我保證什麼都冇聽見。”

“一邊待著去吧,怕你聽見我就不說了。”牧雲歌看了一眼,故作保證的甄巧,嘴角輕輕上揚道。

‘啊,九少爺會笑?真的會笑耶,笑的真好看。’就在甄巧冇心冇肺的想著,牧雲歌也撥打了電話。

“喬姐,準備調動所有流動資金,同時變賣的一些固定資產,必要時候可以進行抵押。一個月之後,隻要《異空》第二批端表出現,不管什麼價位全部收購,對了,此事你和二姐她們商量一下,我就不打電話了,麻煩。”

“對,就算一億,也要收購,另外此事要在暗中進行,千萬不要讓旁人發覺。”

聞聽此言一旁的甄巧,傻眼的看著不起眼的端表,冇想到這樣的小物件,既然價值一億華龍幣,甚至一度想要歸還這端表。

可是想到自己的任務,還是打消了這念頭,對於牧家老爺子的信任,更是深深的感動。她不知道的是,能擁有如此珍貴的端表,全拜眼前之人所賜。

“大姐,這是我最後一筆投資,在此之後,我將不會做出任何的決策。”

“好了,就這樣吧。”

足足一個小時,在甄巧的提醒之下,牧雲歌這才放下手中的電話,想了想還是拿起電話,切換了一下id號碼,這纔打出許久未曾的號碼。

“玄武。”

“老大,你還活著?”就算牧雲歌把聲音調的最低了,那一嗓子也讓甄巧嚇了一跳。

“滾,告訴青龍、朱雀、白虎,咱們準備《異空》相見。”

‘啪’的一聲,牧雲歌直接撂了電話,緊接著那個id號碼繼續冰凍。

“我暈老大,你把名字告訴我啊?算了,又是老規矩?不過嘿嘿,這次我們幾個也跟你一樣,到時候我看老大你怎麼躲。”

老大到底長得如何模樣?是不是比我長得還還醜。在電話的那頭的男子,滿臉都是詭詐的笑容,急忙調了號碼撥了過去。

打完電話的牧雲歌,怎麼也不會想到,正是因為他的心血來潮,卻讓華龍國最隱秘的低下勢力洗白。最終在《異空》之中,形成四大散客勢力,成為他強有力的後盾。

一切悄然的改變,隨著牧雲歌的重生,蝴蝶翅膀正悄然而飛,蝴蝶效應也應然而起。

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