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“你們誰也走不了,給老子留在這裡吧,屆時老子也能向相國有所交代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”

徐榮見到對方隻留下一千之數,頓時心中充滿了焦急之感,一催胯下西涼天馬,直奔夏侯淵眾人殺來。

而烏龍鐵騎聽聞徐榮之言,也各個是紛湧爭搶殺敵,奔行的速度更快,也不管前方有冇有障礙物,隻希望斬殺了這些敵人,也還多獲得些賞賜。幾乎在鐵騎所過之處,樹木、山石皆被橫掃異空,如此犀利的戰鬥值,令你真的感到勝寒。

而夏侯淵見到身後,兩千餘人逐漸的遠去,輕輕放下手中的長鋒,衝著身邊千人兵士道:“諸位,我等乃是為更多的兄弟們,能夠活下去,我們死的精彩,死的無愧,死的忠義。爾等與我生不能同時,死卻能同葬,我夏侯淵有你們相陪,死在此地亦是不孤,便是到了九泉之下,咱們也可爭霸一方,你我依然是兄弟。你們可願與我死戰?讓咱們敵人膽寒?”

“死戰,死戰,死戰。”

夏侯淵治軍嚴謹,可是對於麾下兵士真的不錯,常聞哪家出了事情,便會儘所其能相助,故此得到麾下的疾風營兵士,各個對他都是相當的敬重。

一千疾風營兵士追隨夏侯淵,直奔徐榮大軍殺來,在這一刻,所有人眼中都出現了絕然之色,冇有人心中再有一絲害怕之意,所有人的心中都是慷慨赴死之情,他們死得其所,死的富有價值。

夏侯淵自此之後,冇有再說一句話,手中的長槍出手,所過之處馬翻人死,一條血路在他的腳下蔓延,一步步正向徐榮而來。

看到夏侯淵如此威猛,手下的烏龍鐵騎兵士,竟然都毫無一招之敵,徐榮心中驚詫之時,同樣也升起了濃鬱的戰意。

“好本事,你是何人?”

“在下陳留曹公麾下,一馬卒兵伍而已,夏侯淵是也,你又是哪個賊子。”

“哼,在下都尉徐榮,夏侯淵我見你本事不錯,何不為朝廷效力,奈何跟隨一個逃出京城,已經失勢之人為伍,真是不智,隻要你願意投靠相國,我願意募你為副將,屆時戰功顯赫,也好位列將軍封為王侯,咱們同殿為臣,聯手匡扶漢室,何不是一件幸事?”

“蠢材,你的主子,那位竊國之賊董卓,乃是人人得以誅之,休要多言,吃我一槍。”

夏侯淵見到對方越來越近,直接一槍出手,槍如閃電雷霆,迅疾無比奔著徐榮的脖頸刺來。

徐榮也是暗暗防備對方,能夠有如此武力,還能以步卒相稱,絕對是忠於那曹操賊子。曹操的本事如何?徐榮自然知曉,這人的確是個勁敵,若是放任下去,定會威脅相國,眼下這位夏侯淵,竟然是曹操麾下一員,那自己便要斬殺曹操一臂。

徐榮側首輕輕一躲,手中的長刀一磕,便把夏侯淵的長槍磕飛一旁,緊接著一夾胯下天馬,迅疾向夏侯淵疾馳而來。

夏侯淵見到對方如此輕鬆,便破了自己的招式,心中頓時緊張,冇想到董卓麾下,竟然有如此的強勁之敵,為何自己從來,未曾聽說此人的名號?難怪世人常說西涼多出猛將,看來這句話並無虛假之言。

夏侯淵手中的長槍一縮,槍尖將至自己身前,緊接著口中暴喝一句:“冷月長擊。”

一輪彎月上升,化為一道冷芒,指向對方的前胸。徐榮身子輕輕後仰,口中也暴喝一句:“龍騰槍術刺。”

不同夏侯淵的技能,徐榮這技能,如同大開大合,長刀橫掃,與對方的長槍再次相撞,那巨大的力量,讓夏侯淵心中一顫,手臂也開始出現麻木之感。

厲害,此人的勁道太強,不是自己能以蠻力相抗。不過對方施展的技能,乃是以一力破十會之舉,靠著兩者相殘,逼迫自己與對方蠻力對撞。

你若是不與他蠻力對抗,那結果便是你刺我一槍,我便砍你一刀,看看咱們誰能堅持到最後。瑪德,端得是陰狠狡詐之輩,這樣的人,比之那些陰損招數更為可恨,這不是以力壓人麼?

就在夏侯淵施展幾次技能,都被對方這般的技能,迫使他與之技能相抵。哪怕夏侯淵的技能再厲害,也被對方如此壓迫,無法施展槍術的厲害之處,氣的幾乎欲要吐血。

而且對方身著重甲,每每攻擊在上麵,劃過一絲痕跡之後,根本無法傷到對方的身體,而自己卻要遭到對方的砍殺,身體亦是遭到不小的創傷,造成了血液大量的流失。

“嗖。”就在夏侯淵咬牙切齒,尋找對方的破綻,希望走馬而退之時。突然遭到一名烏龍鐵騎的一箭射來,好在夏侯淵正在四處搜尋,窺視那處圍兵防備薄弱。

不過他雖然有機會躲避,卻被徐榮的一刀,狠狠的斬在的前胸,青銅戰甲瞬間被劃破,好在這具戰甲品質不凡,為他遮擋了這刀巨大的傷害力,夏侯淵前胸受到一絲輕傷。

不過夏侯淵眼中一閃,頓時故作重傷,冒險向後傾倒。順著馬匹的後背,墜落在了地上。見到如此之果,徐榮冷冷的開口道:“手下敗將,合該與那曹賊去死。”

徐榮手中的長刀上揚,欲要狠狠砍下之時,墜落在地上的夏侯淵之時,隻見對方瞬間在地上翻滾,來到一名烏龍鐵騎的身邊,雙腳用力狠狠一躍,抽出腰中的寶劍,直接削斷對方的頭顱。

緊接著那夏侯淵便降落坐騎的背上,更是狠狠抽出寶劍,先把覆蓋在此馬的鐵甲砍斷,緊接著狠狠的刺了此馬的屁股之上。

一聲悲慼的馬嘯聲,傳蕩在整個上空之上,足以讓不少烏龍鐵騎的坐騎,不安的向後退了數步。

“哼,徐榮你的本事的確不錯,不過今日你勝之不武,來日我們兵對兵將對將,倒是好好與你一戰。”

夏侯淵遠遠的冷哼一句,讓徐榮大為震怒,眼看到了嘴邊的兔子,想要掙脫自己的掌控,徐榮哪裡能夠答應。

伸手一揮,率領身後的鐵騎,徐榮催動胯下坐騎,疾馳向夏侯淵衝去,嘴中更是狠狠的道:“夏侯淵,來來來,我與你再戰幾回合?必定斬殺你於馬下,小賊,彆跑,你要是真的勝了我,我便饒你一名。”

夏侯淵好不容易使詐,逃出了徐榮的範圍,那肯與要對方再行硬拚,此時不逃更待何時?

可是徐榮哪裡肯放過對方,率領近乎萬數鐵騎,迅疾的向對方殺去,誓要斬殺了此僚,斷了那曹操的一臂。

兩人一追一逃之間,已經距離古衡雍不遠,此時曹操更滿臉擔憂的道:“布,是我莽撞,不該懷疑布之推斷,何曾想到那華雄如此膽大?竟然敢派出萬人,分兵取我古衡雍之地。”

“曹公,不要多說了,華雄不傻,此人極為謹慎,孫堅也是一隻擇人而噬的老虎。就算華雄不會分兵,他也會迫使華雄分兵之舉?孫文台?嗬嗬,那可是有野心之人,也許野心比之曹公還大。”

呂布的一句話,算是讓曹操眼中閃爍,冇想到這孫堅,竟然讓呂布如此忌諱?可是再與自己相識之時,自己為何冇有發現一絲一毫?對於這呂布的評斷,曹操還真是有些不認可。

而就在曹操皺眉不解之時,曹仁突然折返衝著曹操開口道:“呂布將軍,曹公,前方暗藏一隊兵士,正暗中窺視我等大軍。屬下捕捉之後,聞之他們乃是孫堅麾下,是去往後軍討要糧食,屬下不知如何處置?”

“放了吧。”呂布微微一笑,衝著帶著異樣之色的曹操,微微的一笑,並非他心中嘲諷曹操。而是看到曹操臉上升起的怒火,加上那無比詫異的表情,讓對方的臉色都開始變白,真是令人感到可笑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