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就在司馬懿上馬,與牧雲歌眾人相隨之時,司馬懿在一臉平靜的開口道:“主公此行,恐怕不是為了,這漢帝而來的吧?”

“哦,仲達為何如此開口?”牧雲歌不是不相信司馬懿的忠誠,而是帶著濃濃的好奇之感,說白了就是考校一下司馬懿,看看此時他的本事,究竟如何?

“主公,何必考我?以郭嘉的本事,若是看不出眼下的大勢,那也不配稱之為鬼謀了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而郭嘉未曾跟隨主公前來,想必另有所行所謀,而且也是料到臣,必定效力於主公。”

說到這裡,司馬懿難得露出一絲苦笑,暗自搖了搖頭再次開口道:“想必主公此行,怕是奔著傳國玉璽來的吧?”

說完之後,側頭看向牧雲歌,見到牧雲歌眼中流露出詫異之色,司馬懿再次啟口:“主公,眼下謀取天下之位,恐怕還不是時機,那便不是為了謀權了。幷州在外人眼中看似貧瘠,豈不知在主公的治理下,已經富可敵國。隻怕冀州糧草之地,也不能與之相比。這點,主公與郭嘉所謀,臣亦是心中佩服。”

見到牧雲歌微微一笑,臉上露出喜悅之情,司馬懿的這道馬屁,拍的真是十分的不錯。雖然司馬懿拍的舒服,但是牧雲歌並未搭話,反而帶著一絲的異樣,有些玩味的看向司馬懿。

此種表情,頓時讓司馬懿的臉上一緊,暗道自己猜測果然不錯,自己這位主公,可不是聽信讒言之人,此人年紀雖弱,卻不可欺。

“以主母之姿,主公身邊有如此佳人相伴,這自然也不是為了美色了,不為權、錢、色,那便是益,爭勢之益,眼下京都之地,出去國庫重寶,也隻有傳國玉璽可圖。”

“那為何不是國庫呢?”

“主公,傳聞傳國玉璽,乃是出自秦始皇之手,乃是由地心玉母鑄造而成,可通三道六界,可達萬千小世界,雖然臣不知曉,此物究竟有冇有如此威能?但是臣卻聽聞,甚至可以確定,此物可以打開秦皇陵。”

聽到這裡,牧雲歌心中亦是一緊,司馬懿能夠猜測而出,那其他玩家的靈將呢?或許大部分靈將不知,但是那一小部分的靈將,難道不知曉此事?

以玩家知曉此事的結果,隻怕已經被其他勢力之主所知,那其他玩家是不是也有此般想法?此次入京,便是欲要謀獲那傳國玉璽?

而既然玩家知曉了,此時各方諸侯難道不知。想到這裡,牧雲歌心中也暗罵一句,真是令人感到頭疼。

見到牧雲歌眼中露出思索之色,司馬懿也是微微一笑,看來自己的主公,已經明白了自己所說,而眼下自己隻要為主公謀算便是了。

“主公,不必憂慮,就算咱們不能在京都獲取,最終被孫堅所得了傳國玉璽,也依然會落到袁本初之手,到時候我們截殺便是。為了確保萬一,主公可著人監視那袁本初就是。另外主公可以遣一員,單於喬裝之人先行滎陽,一是監視孫堅彆部,二是暗中謀獲此物。”

“嗯?異人不行?”

“不行,異人極為特殊,隻怕未等進入京都,便會被對方所察覺。莫說孫堅不會察覺,單是董卓也會極為防備,此人需要勇烈之將,更要眼識警覺,屆時也能進退有如,擇機而動。”

“我去吧,主公。”一旁的張角,衝著牧雲歌與司馬懿兩人,微微的一笑之後,輕輕的啟口道。

“逐鹿,你?”

就在牧雲歌欲要開口勸阻之時,張角一抹自己的臉孔,瞬間化為一名年輕人,這等本事就算牧雲歌都不知曉,當下被這陌生的臉孔,給嚇了一跳。

“主公,這乃修士中的小道爾,隻需一點點特殊的藥材便可,不過時間不長,隻能化為一個小時而已,不過這種草藥喬裝之術,也是最為安全,可以不被其他人察覺。”

“哦,那逐鹿你要小心,切記不能陷於自己於險地,不能謀劃傳國玉璽,咱們的大軍所向,便行強取之道就是。哼,我還真不認為,孫堅能在我大軍的攔阻下,還能夠送到袁術的手中。”

說到這裡,牧雲歌眼中一寒,露出那銳利之光,讓眾人都能感到他心中的狠決,身邊的紀楚楚握住牧雲歌的手,這才讓他收起了淩人的氣勢,衝著紀楚楚和煦的一笑。

“喏,主公,傳國玉璽我會謀取,另外也要去見見,那位殺死我的老友,看看他所謀何物?主公亦是要小心防備於他,我總感覺暗中,有黑手推波助瀾,也許與此人脫不了乾係。”

“那你小心。”

牧雲歌知道張角說得是王越,以王越60級的本事,眼下已經與張角持平,而以張角的小心謹慎,也不見得出什麼問題。再說張角若是死在京城,,自己也能第一時間複活他,不見得有什麼太大的危險。

張角駕馭白鹿王直接離去,,牧雲歌等人繼續前行,而孫堅此時已經一路急行,到達了古衡雍城下。

古衡雍乃是雒陽東麵防線,最主要防線的戰略關塞之一,此城依靠陰溝水北岸,一路建有土石混合夯造的城牆,延續到達扈城亭之地。此道城牆一可拒敵與陰溝水北岸,二可防備陰溝水禍害北岸平原之地。

看著城頭臨列的兵士,孫堅一時之間,心中頓是一緊,如此防備森嚴,自己如何能獲取這古衡雍?那人又有何破城之舉?

而就在孫堅列陣,準備攻城之際,隻見城門緩緩打開,一位白髮鬚眉,緩步自大門走出,

見到此人,孫堅頓時眼中一亮,露出極度驚詫之色。轉過神來,便急忙下了坐騎,快步來到此人的身前道:“孫文台見過恩公,不想恩公還是如此健碩,如此道風仙骨,真是羨煞了小子。”

孫堅已經四五十歲的人了,此時卻如同孫子般的下跪磕頭,令身後大軍紛紛露出詫異,不知道這位老頭是誰?能安然的接受孫堅如此大禮。

“文台,這幾年,你的地位愈發的權重了。”

老者見到孫堅依然如此尊敬自己,心中頓時一喜,伸手扶起孫堅,一股靈氣瞬間湧入孫堅身體之中。

就在孫堅欲要抗拒之時,老者的靈氣瞬間收回,衝著孫堅溫煦的一笑道:“莫要緊張,我還能害你不成?很好,你的身體的隱患,已經全部驅除,也不必為此擔心了,不過你要切記一句話:遇黃而死。”

“遇皇而死?”

“嗯。”老者點點頭,以為孫堅明白自己的讖語。哪成想孫堅以為是皇帝的皇,兩者這誤會,還真是有些陰差陽錯,或許命運註定,不是人力能否改之。

“金丹散人,眼下這?”

“古衡雍不必擔憂,不過文台可要答應於我,謀得天下時,善待眾百姓,千萬不能倒行逆施、禍害蒼生。屆時天不要你性命,我也定會取你人頭,切記切記。”

老者說完轉身便走,一步步向南而去,雖然步伐闌珊、看似緩慢,但是眨眼之間,已經消失在孫堅的眼中,令孫堅眼中一亮,心中生出嚮往之情。

“主公,這就是?”

“嗯,金丹散人紫陽。”

“嗯?”程普微微點頭,還是不熟悉此人。

而孫堅見他疑惑,不僅微微一笑道:“長生隱士,便是這位金丹散人。”

“呃?真是高人啊?主公你可隱瞞的太深了,為何不早點開口,也好讓散人為我透露一絲天機。”

“哈哈,程普,就算你知道結果如何?那你會如何抉擇?”

“呃?”

“是等死?還是打算踏破命運?想要逆天改命,無疑要淩駕與天道之上,而你我有這個能力麼?想必還是依然改變不了結果,那何必知曉?”

想到金丹散人紫陽的讖語,孫堅微微搖頭,說是不相信,那是不可能的事情。可是相信,又能怎樣?

若是此戰能夠斬殺董卓,救出那位小皇帝,對方要是召見自己,難道自己還能抗命不成?故此結果無法更改,也隻能小心防備。且人死自有定數,自己又何必強求逆天而為。這一點孫堅對於死亡倒是看得透徹,也是為何在此之前,他為孫策謀算退路之因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