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見到孫堅依然看著自己,程普雖然欲要勸阻,可是到了嘴邊的話語,已經不能再次開口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沉思一下,這才啟口道“主公,眼下華雄三萬敵軍,儘是西涼鐵騎。若是在城下交戰,莫說我等一萬兵力,就算超過其數倍,也難於抵擋敵軍。”

“程叔,正是如此,我亦是如此認為。我覺得我們可以……”孫策的插言,令孫堅極為不快,狠狠的瞪了一眼,滿臉興奮欲要開口的孫策,令他再次閉口不言。

“對,城下不能戰,但是城中,怕是三萬鐵騎,也施展不開。虎牢關,乃西周穆王在此牢虎得名,因此虎牢關有內外兩門,儘是鑄鐵而造,城門十分堅固,城牆又是高出平常關塞數米,強攻不得。”

程普的一席話,算是讓孫策徹底閉嘴了,而程普隻所以如此解釋,亦是為孫策解惑,更是打消對方的謀策,讓他明白強攻、詐門之舉,根本不可能得以實施。

“嗯,虎牢的確牢固,可是虎牢內弱外強,我想主公定是打算自內向外攻破,眼下隻需防備華雄出關便可,這倒是讓臣想不明白,還請主公與德謀解惑。”

祖茂緩緩開口,此人對於孫堅極為忠誠,地位不下於程普,孫堅也得尊稱祖茂一聲叔叔,更是被孫堅視為兄弟,可見這祖茂的地位,絕對不差於程普。

看著程普也是帶著疑惑之情,正向自己看來,孫堅微微皺眉,想了想還是口中開口道:“我也不知道,隻知一人送來信件,言之華雄定會出兵,讓我等在古衡雍等他。”

這話說出,莫說程普與祖茂臉上驚詫,就算是孫堅一點底氣都冇有,語氣中帶著深深的懷疑之感。

“主公已何為憑?敢於如此冒險而為?”祖茂有些擔憂的開口道。

“冇有,年少我體弱多病,多虧此人送來靈丹,故此此人能救我性命迴天,必有逆天之能,故此我願意相信於他,相信他不會害我。”

孫堅臉上升起自信,似乎給予自己極大的勇氣,或者說是他也是在賭博,賭一次成就大勢的良機。

“主公,其實也不必如此矛盾。”

“德謀,這是何解?”祖茂忙問向程普,不理解這程普怎麼突然道出此言,這不是慫恿主公犯險麼?

“嗬嗬,大榮,莫是忘了咱們所行何處?”

“自是虎牢關啊?”

“那經過原武府城之後,又要經過何地?”看到祖茂一臉的迷惑,程普也是暗自搖首。

“自是,呃,古衡雍。”祖茂這時候也明白過來,也就說無論如何,這古衡雍都是必行之地,故此也冇什麼可猶豫的了,無論眾人如何猜測,這古衡雍都是必得之城。

“主公,若是那人真的能有手段,讓華雄帥兵出城交戰,臣料定華雄必定屯占扈城亭、敖倉、虢亭為屏障,定是以滎陽為大本營,故此主公隻需著一人分兵,悄悄渡過陰溝水,攻破隴城,屆時無論出了什麼變故,我等也可謀算滎陽府城,攻破華雄之軍。”

就在孫堅連連點頭之時,程普再次開口道:“那人無論是有何籌算?就算華雄不出虎牢,也不能影響我等行軍,臣,”

“主公,德謀,此事你莫要爭了,你隨主公的身旁,可為主公籌謀劃策,而我這腦袋可是笨拙,這衝鋒陷陣、攻城略地之事,還是交給我這個粗人來吧。”

祖茂直接上前領命,也讓程普不能開口說話,畢竟祖茂開口言語自己笨拙,要是真的反對他獨自行軍,那便是不相信於他了,這可是會讓對方生出不滿,程普心中雖然有些擔憂,但是也不好開口攔阻,隻能等待孫堅的決定。

“大榮,你要給我記住,能攻則攻,不能攻,則要一定保住自己的性命。我不希望我在,你已離去,咱們兄弟一起,便是天大的幸事。爭雄天下,匡扶社稷,都冇有咱們活著最為重要,你可明白?”

“主公,臣知曉了。”就在祖茂眼中含著淚花,欲要拱手離去之時,孫堅再次開口道:“孫策。”

“兒在。”孫策急忙拱手道,眼中更是露出希冀之情。

看著孫策一臉興奮之色,孫堅流露出一絲擔心,可是想到祖茂雖然勇猛,卻不失智謀。而且此行乃是偷襲之舉,也冇有什麼太大的危險。另外則是有托孤之嫌,畢竟古衡雍之行,不知道對方何意?風險難定,故此纔有保護孫策之舉

孫權雖有智謀,也是受到他極為的看重,但是此時孫權畢竟年幼,而孫策作為長子,也是要繼承家業。這樣孫權長大後,才能更好的輔佐兄長。故此若是自己不在,孫策便要繼承自己之位,成為孫家的領頭人,決不能處於危險之中。

想到這裡,孫堅直接鄭重的開口道:“孫策,你隨大榮此行,必定事事遵從大榮之令,若是違背,父親若在,必定斬殺於你,屆時莫要說父親不顧親情,揮淚斬殺於你。需知軍令所在,將士無不遵從,便是為父亦是如此。”

“兒知。”孫策聞聽孫堅說得凝重,本想開口說出心中的擔憂,不過見到孫堅滿臉鄭重,急忙領命道是。

孫堅看到孫策拱手開口,心中頓時露出失望之感,若是此時的孫權,必定不顧自己暴怒,也會說出對自己的擔憂。

雖然孫策也是由此孝心,心中也不是冇有這般心思,但是絕對不會表露出來一絲,讓人誤以為心狠之徒。知子莫如父,孫堅心中自然明白,自己這兒子決不是狠毒之人,可是心中還是有些不滿。

看著孫策與祖茂離去,孫堅心中微微歎息一句:也許,也許這些年自己的所教所授,已經讓策兒視作自己為嚴父。嚴父?自己何嘗不是慈父啊?難道他就冇有發現,自己對他的所作所為,都是在傳授他如何領兵,如何讓臣下忠心?

“德謀,你觀策兒可曾擔得大任?”

孫堅與程普走了好久之後,這纔開口吐出這一句話。

突然之舉,確實讓程普一愣,看到程普眼中的猶豫,孫堅誤以為對方,也是心中抱有遲疑,故此心中微微感歎,策兒,還真不是明主啊。

“主公,這乃主公家事,臣不敢亂言。”程普思索一下,急忙開口衝著孫堅道。

“你難道不是我孫家一員?哼,莫要那那些話語糊弄我。”孫策故作不快的衝著程普開口道。

“主公,臣,”看到孫策眼中的不耐,程普直接開口道:“主公,那臣就鬥膽說上一句,孫權的確聰慧,主公也有立為家主之意,可是主公可曾想到吳夫人的想法?”

“嗯,婦道人家,懂個屁?”孫堅提到吳夫人,心中升起不快,可是也不得不考慮吳夫人的想法,心中頓時去了廢長立幼之意。

一句話,表達了程普的站位,也表達了對孫策的看法。不得不說程普說得恰到好處,可以看出此人多麼的聰慧了。

“哎,若是有一天,權兒爭位,你又如何?”

“謹遵主公遺命。”一句話,程普直接開口道出,冇有絲毫的猶豫之情。對於他來說,無論是孫權還是孫策,那都是主公的兒子,主公怎麼選擇?都不是他們作為臣子,可以參與其中的行為,作為臣子的他,隻需忠於主公的遺誌便是。

“好,德謀,若是我不在了,策兒便需你來輔佐,告知權兒,他長兄在位一天,就要視長為兄,讓他輔佐長兄,如果違背此命,殺了他吧。”

“啊,主公。臣不敢。”

“這是我的佩劍,遺命稍後我會交給你。”見到孫堅如此鄭重,程普是即感動,又有些惶恐不安,可是不得不接過孫策,已經遞過來的寶劍。

這劍雖然不是什麼傳世寶劍,但是代表的則是孫策的身份。孫堅若是去世,程普心有異樣,可以憑著這把寶劍,代替孫堅行使任何命令。不過正如孫堅相信程普,程普也十分忠於孫堅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