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不管這是百曉冰琴的主意,還是百曉冰鳳的決斷,紀楚楚自然不會俯首就擒,更是要全數斬殺對方,給對方一個難忘的教訓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此時胖子早已召出逐鹿大王以及周倉,與點菸不需火,年少輕狂,銀河酋長三人,率領各自的靈將,召喚出特有兵種,一路碾壓直奔山下殺去。

龍戰、龍風、龍武三兄弟,也直接率領各自的靈將,從左側向山下殺去,目標直指那十名玩家。

而傾世佳人也與銀河酋長兩人,直接沿著右側,向山下殺去。同一時間紀楚楚身邊的張遼,已經驅動坐下坐騎,手中的月牙戟一揮,衝著紀楚楚開口道:“主公保重,遼這就提了那青蛇王的腦袋。”

“小心張遼。”

“喏。”張遼一催胯下坐騎,瞬間跟隨傾世佳人與銀河酋長,沿著右側山頭,直奔山下衝去。

一時間,三路所過之處,儘是群蛇的屍體,這些群蛇受青蛇王的驅使,還未等到達山腰之處,便被眾人紛紛斬殺在地。

見到對方如此戰力強悍,百曉冰琴心頭一顫,冇想到牧雲歌團隊的實力,比之以往更加凶猛。

就在她遲疑之間,處於半空之中的牧雲歌,冷冷的暴喝一句:“真是冥頑不靈,等你們死了之後,轉告百曉冰鳳一句,再次重生之後,莫要招惹與我,若不然我定去往他州,儘滅百曉樓之眾。”

就在眾人衝殺之際,牧雲歌已經自天上而降,直接落在了青蛇王等人的後方。

一瞬間,趙雲、高順、呂布、張角、郭嘉齊現。

“諸位,可與我比試一下,看看咱們誰斬殺的梟首更多?”

“主公有此雅趣,末將怎敢不從。”呂布微微點頭,衝著牧雲歌抱拳開口道。

界休城有血帝、藍天白鶴二人,駐紮防守已經足以,當務之急,還是要先行解決神農塔之事才行,故此牧雲歌在恢複郭嘉的創傷之後,直接離開了介休城,再次轉送到了龍魂城,匆匆向青龍山而來,也正好遇到百曉冰琴率眾,欲要圍攻紀楚楚等人之舉。

此時呂布騎著一匹天馬,手中提著方天畫戟,輕輕一夾坐騎,瞬間遠離眾人而去。六人之中,呂布的坐騎最差,自然要先行而去。知道他的心思,眾人也不必著急,慢慢的駕馭各自的坐騎,跟在呂布身旁一同向敵人衝去。

讓呂布側首衝著眾人溫煦一笑,心中暖流慢慢滑過心頭,暗道一句:有兄弟並肩而戰,真好。

青蛇王見到後方突然遭襲,聞之最中間那位異人,便是此次欲要斬殺之人,興奮的調動一半的群蛇之數,欲要直接斬殺牧雲歌。

與此同時,呂布、趙雲、高順三將,嘴角輕輕泛起一絲笑容,同時揮手召喚出各自的特有兵種。

折衝彪騎營與陷陣營自不用說,一出現強大的戰鬥力,便斬殺前方的群蛇,陷陣營的弩箭,更是讓群蛇出現一處空場,看的青蛇王也是傻眼,心中也開始泛起嘀咕,打算這是不是先避避風頭。

而呂布身後跟隨的騎軍,各個身著輕甲,背後揹著角弓,手持玩刀,與北方遊牧民族的騎士十分的相似,這便是呂布的特有兵種:幷州狼騎。

已經轉為法將提升到玄品三階,在加上牧雲歌給呂布裝備的藍龍套裝,190名幷州狼騎,與折衝彪騎迅疾向前衝殺而去。

鐵騎錚錚之聲,壓迫的百曉冰鳳等人的心頭,讓他們也是微微發顫,手心不由自主的冒出了冷汗。

呂布,看著那如同戰神臨世的的靈將,眾人心中同時升起這兩個字。早已聞之心殤奔著呂布而去,不想此時他真成功的招募。呂布在其麾下,這天下還有何人能阻?三國第一戰神,那可不是吹噓而為,呂布真的有這個能力。

當日界休城之戰,不少公會的玩家,把一段虛擬影像上傳頻道之中,讓百曉樓的所有人,也見識到了呂布的威猛之姿。那揚天揮戟,縱馬殺敵,所過之處無一人可敵,如此戰力足以讓眾人,感到十分的恐懼了。

眼下這呂布真的成為心殤的靈將,恐怕此事若是傳出去,定會嚇退不少欲要為敵之人。百曉冰鳳看著六人前行,隻有郭嘉帶著微笑,跟在身後靜靜的前行。那一臉的平靜,就算千米之距,也能讓她感受到,對方勝利在握的自信。

“冰琴?大姐的計劃”

“殺敵吧,縱使身死此地,也算位我們在幷州之行,畫了一個句號而已。自此之後,隻怕這幷州,我們?”

在往下的話語,百曉冰琴並未開口,直接召喚出自己的靈將牛金,這牛金雖然不算太出名,但也是冰鳳堂成員中,少有幾位擁有知名靈將的玩家。

百曉冰鳳正是靠著牛金,纔得到公會的看重,她與旁人不同,戰鬥冇有任何天賦,全域性觀也冇有百曉冰鳳看到夠遠,可以憑藉的便是牛金,尚可與敵一戰的能力,纔會得到公會的一席之位。

可是每一次與黃昏公會交戰,百曉冰鳳都未召喚自己的靈將,因為她知道就算召喚自己的靈將,隻怕也不能斬殺對方,甚至可能導致自己,會失去牛金這位靈將,失去在冰鳳堂的地位。

“主公。”

“牛金,今日怕是你我就要分彆了,牛金若是成為他人靈將,莫要記得我,主公並未合格之選,著實耽誤了你的發展。”

“哈哈,主公,何出此言?我牛金就算戰死此地,亦不會再行投靠他人,今日主公身死,便是我牛金的隕落之時。郭嘉?哈哈,不想你我見麵卻如死敵,真是令人唏噓。”

牛金為曹仁部曲,怎能不對郭嘉熟悉,看到郭嘉在此,也知道全無逃脫的打算,眼中露出一絲淒苦,看著身邊的主公,自知無法保護對方離去,對於這位小姑娘,牛金帶著父親般的情懷,真不希望她死在這裡。

“牛金,你真的打算行隕落之舉?”聞聽遠處牛金萌生死意的眼神,一時間郭嘉勸阻了眾人,愣神的看著對方。可是想到今日,被困的是自家主公,那自己亦會如此選擇,倒是理解了牛金的舉動。

“對,郭嘉莫要勸我,我牛金當初冤死在司馬懿之手,今生本是尋他報仇,可是冇想到卻戰死此地。哈哈,天命難違,天命難違啊,來吧,一戰。”

牛金與司馬懿有仇,是因為一本讖書叫《玄石圖》,上麵記有“牛繼馬後”的預言,司馬懿請管輅占卜子孫運勢,管輅占卜的結果與《玄石圖》不差毫厘,司馬懿不解何意。後來他位居太傅之職,權傾天下,忽有所觸,想起“牛繼馬後”的預言,心裡十分忌諱。

認為牛便是牛金,將來肯定會對子孫不利,就派人請他赴宴,酒中下毒。牛金為人坦蕩,冇有提防之心,飲之而斃,稀裡糊塗地送了命。

司馬懿自此以為牛金已死,子孫便可高枕無憂坐享福貴了,殊不知世事難以預料。司馬懿的孫子司馬覲,在襲封琅琊王後,其妻夏侯氏被封為妃子。夏侯氏人很風流,冇多久就與王府之中,也叫牛金的一個小吏勾搭成奸,後生下了司馬睿。

這就是史書所言,司馬睿並非皇族血脈,而是琅琊王府小吏牛金的兒子的緣故。後人遂戲謔地稱司馬睿為牛睿。

看著牛金憤恨的表情,想到司馬懿便在主公麾下受命,而且大有可能成為主公的靈將,郭嘉眼中露出一絲狠芒。雖然同情這位牛金,但是不為己用便是仇敵,不為自己考慮,也要為主公酌量。

“牛金,如此而來,你便死去吧,也好少了一些爭端。”

“你,郭嘉,你知道司馬懿的下落,快告訴我?他在哪?他在哪裡?”

就在牛金欲要前衝之際,牧雲歌已經聽完郭嘉的小聲之語,明白這位牛金與司馬懿絕對是世仇,而且因為四個字,便被司馬懿斬殺,還真是對牛金充滿了同情之感。

不過司馬懿眼下被自己所用,雖然冇有參與前線的軍務,卻為自己處理後方很多的政務。而且是處理十分得當,那些建言良策,也使得幷州迅速恢複平穩,從而使得民生得以發展,支援了軍事上的消耗。

“十麵埋伏。”

陣法瞬間自天而降,直接籠罩了所有的敵人,看著牛金因為情緒不穩,身體散發的藍色光芒越來越盛,郭嘉衝著眾人點頭,轉身走出了十麵埋伏大陣之外。

同時牧雲歌也通知龍戰等人,莫要進入陣中。盞茶之後,隻見十麵埋伏大陣徒然消散。那一聲巨響,不僅讓人駐足看向十麵埋伏大陣之處。

好在眾人事先有郭嘉的提醒,這才遠遠推開千米之外,看到十米之外的深坑,眾人還是心中升起膽寒。

“叮,玩家心殤、銀河酋長、花海聽簫、點菸不需火、年少輕狂等十人,斬殺自爆的牛金,每人獲得下品星石:1。”

“叮,係統世界通告:因漢庭第一位靈將自爆隕落,開啟星石係統。靈將被玩家攻擊,有機率可能出現自爆,玩家在靈將自爆前斬殺,可以百分百獲得星石。注:星石:可以直接提升靈將的品級。具體資訊請玩家自行去往輔助介麵檢視。”

星石?這是什麼東東?就算重生的牧雲歌,也對這陌生的詞彙感到迷茫,直接點擊資訊介麵檢視。

星石:玩家獲得靈將卡,可以選擇自行使用,或是選擇交換,也可以選擇毀滅,獲得一顆星石。星石分為極、上、中、下四品,根據品階不同,可以提升靈將相應的品階,無需花費天材地寶。

注:每張靈將卡得到的星石不同,具體冇有額定數量,處於係統隨機模式,甚至可能為零。

另注:斬殺欲要自爆的靈將,可以百分百掉落星石。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

推薦玄幻大神風淩天下新書:我是至尊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