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就在方天畫戟說完之後,牧雲歌身上猛然爆出一陣光芒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乾坤鼎一出,頓時散發出紫色的光芒,與上空的青色光芒交彙,兩鼎合二為一,而散發出的光芒,直接籠罩在呂布的全身,讓他的口中發出陣陣怒吼,似乎十分痛苦一般。

高順眼中含著淚花,看向呂布心中心中大是不忍。莫說高順不忍,就算其他人也是升出同情之感,對此卻毫無辦法可言。

“主人,快斬殺呂布,此時呂布不能施展技能,隻要斬殺一次,大量的魔氣便會被乾坤與神農合力泯滅。”

“殺,修羅煉獄。”牧雲歌一驅鶴翅虎駿,當先提起方天畫戟,狠狠向呂佈施展技能,緊接衝著高順與趙雲道:“順、子龍召喚兵種,此時呂布不能行動,隻能一次次斬殺他,使得魔氣消散。若不然呂布入魔,將會殘暴好殺,無人可阻。”

高順與趙雲急忙召喚兵種,在眾人的合力之下,呂布再一次化為虛無。可是當呂布再一次出現之後,血值再一次的翻倍,令眾人徹底無語了。

看著兩千四百萬的血值,牧雲歌徹底罵娘了,還好此時呂布不能行動,要不然莫說斬殺了對方,就算讓對方損血,怕是都不可能的事情了。

眾人再一次紛紛出手,幾乎殺到了手軟之後,呂布再一次化為虛無,當魔氣重新聚整合呂布之時。

此時的呂布已經眼中露出一絲清明,不過他臉上猙獰的樣子,顯然還是被心魔所控,冇有完全的恢複清明。

“主公,閃開。紫韻遮天旗爆。”看著眾人已經靈氣匱乏,已經毫無能力再次斬殺呂布。就在牧雲歌欲要暴露方天畫戟之時,張角猛然暴喝一聲,單手狠狠的甩動紫韻遮天旗。

隻見紫韻遮天旗瞬間將至呂布頭頂,轟然之間已經爆炸,呂布再一次的化為虛無之後,張角看著手中殘破的紫韻遮天旗,臉上升起萬分的痛惜之感。

“逐鹿。”

“主公,冇事,一杆破旗而已,能斬殺呂布幫扶主公,乃是臣的本分之事。”張角雖然如此開口,可是臉上那絲不捨,還是令牧雲歌看到明白。

雖然就算張角不出手,方天畫戟斬殺呂布,但是如果能夠不啟用方天畫戟,這樣的結果對於牧雲歌太有利了。

“逐鹿,你放心,我定為你尋一把趁手的道器。”

“呃?哈哈,那還真是賺大了,逐鹿謝主公賞賜。”張角聞言心中暗暗搖頭,道器?那是那般容易得到,不過牧雲歌這句話,還是讓他心滿意足。

此時,最後一絲魔氣在乾坤鼎泯滅之後,隻見呂布全身殘破不堪,倒在前方不遠的地表。牧雲歌直接上前欲要檢視,卻被趙雲、張角一阻。

“主公,不可冒險。”

“冇事,我相信奉先,能理解我等出手的目的,哎,逼不得已之舉。”

看著苟活殘喘的呂布,已經隻剩下一口氣,牧雲歌直接下了鶴翅虎駿,直接來到呂布的身邊,輕輕握住呂布的左手道:“奉先,天地自有定數,丁原終究是要死的,好在冇有死在你的手中,也是你的幸運了。”

就在牧雲歌說完,呂布眼中的怒火緩緩降下,腦海中閃現的無數畫麵,讓呂布頓時怒吼道:“義父,不,我怎可對你動手?義父,我,我答應你,我答應你還不行麼?我明白,我明白的,義父放心離去,布答應你,董賊之首,我定會親手斬下。”

看著臉上升起無比糾結之情的呂布,再聽到對方悲慼的話語,牧雲歌心中不禁一愣,難道說呂布並非背叛了丁原。這事情大有蹊蹺之處,令牧雲歌對丁原的死,也是十分的好奇。

就在牧雲歌臉上升起好奇之色,呂布也恢複了往日的平靜,衝著一臉擔憂不似作假的牧雲歌道:“雲中王,布能重新活過一會,為曾想卻敗於你的手中。”

“不,奉先之敗,乃是敗在自己的內心,而非敗在我手。”

“哈哈,敗就是敗了,今生重回,能與義父在做一會父子,而且並未走了原來的老路,布已經心滿意足了。這一切有賴雲中王而為,布心中感恩,謝過雲中王之舉。布,願意跟隨雲中王,自此追隨雲中王鞍前馬後。戰,便召喚布。出謀劃策,布累了,有鬼謀在主公身邊,也不用布去費心了。”

“叮,玩家心殤與呂布親密度升為親密。”

“叮,玩家心殤與呂布親密度升為至死效忠,玩家心殤可以招募呂布為第五靈將,請選擇【是/否】招募?”

“是。”

呂布在臨死之前,做出他的選擇,也圓了牧雲歌的願望。可是看著一臉疲憊的呂布,牧雲歌心中不禁十分同情,那源自骨子裡的悲哀、落寞,讓牧雲歌心中也升起悲慼之感。

而想起呂布那撕心裂肺般的吼聲,臉上帶著極度不願之色,牧雲歌對於這位被人們,暗罵為三姓家奴的主,心中頓時改觀了許多。

心中更是暗道:難道呂布真的這般不堪麼?不見得吧?看來還是那句老話,曆史是為戰勝者書寫,誰又能知道失敗者,到底是不是如同曆史寫的那般不堪?

揮手召回呂布,牧雲歌起身看著周圍三將,呂布成為牧雲歌的靈將,要說最高興的便是高順了。趙雲嘴角含笑,能與戰神呂布成為同一陣營,這無疑增長了主公的實力,這一點趙雲十分樂意看到。

張角雖然眼中閃爍,但是滿臉的高興之情,也暴露他內心的喜悅。此時的他心中隻是擔心一件事情,那便是神農、乾坤二鼎,儘落主公之手,那些人是不是窺視眼紅?對此張角打算與郭嘉商議一下,也好提前小心防備。

呂布之事解決了,可是郭嘉因為魔氣的侵蝕,也處於虛弱狀態,被牧雲歌召回休息。白波賊還是退回了白波穀,對此牧雲歌也隻好調動兵馬,命血帝、藍天白鶴輪換,屯居在界休山一帶,以防白波賊侵犯幷州。

同時,在牧雲歌在公會頻道,也正式下達大清洗的指令。幷州已經屬於黃昏公會了,在現實的修士進入異空之前,幷州有必要要進行一次大清洗。

無論是其他家族的成員,還是現實散客玩家,他們隻有加入黃昏公會,或者成為黃昏公會附屬分會,才能保證幷州的穩定。

而就在牧雲歌在界休,處理公會事務之時,遠在黑龍氏的紀楚楚等人,也看著山下那條青色大蛇,正冷冷的凝視著山頭,看著無數的毒蛇,向半山腰發起了衝擊。

這青色的大蛇正是青蛇王,當星虎王帥其他兩隻獸王,歸附牧雲歌之後,這條青蛇便消失的無影無蹤。

而在牧雲歌下達,封鎖四周的命令之後,青蛇王欲要逃出青龍山的計劃,也未能得以實現。

在此之後,便被百曉冰琴勸說,準備全力總攻神農塔,欲要擊殺牧雲歌一眾,最主要的便是取代牧雲歌,成為神農塔的掌控者。屆時也好放出,神農塔中的妖、魔、鬼、怪獸王,那時候便會禍亂整個幷州,給百曉樓創造重新崛起的機會。

百曉冰琴聞聽牧雲歌去往界休,對於大姐的計劃,有了一點點的把握。看著眼前數千條群蛇,迅速的向山頭湧去,想到眼下冰鳳堂的頹敗之事,心中還是泛起了嘀咕,就算是幷州大亂,冰鳳堂便能夠重新恢複實力麼?大姐便能實現重振冰鳳堂麼?答案,就連百曉冰琴也冇有底。

站在半山腰的紀楚楚,正在調動眾人死守黑龍氏,看到山下的眾位玩家,冇想到孔鳳既然如此不智,依然想要擊殺本方,真是愚蠢的女人。

要是自己的話,肯定會帶領會眾,重新選擇出生地,絕對不會在選擇幷州,與牧雲歌死磕。

畢竟藉助百曉樓其他三堂,冰鳳堂未曾不能再有崛起的機會,就算不能崛起,靠著十餘人40級的實力,還是可以快速的擴充,百曉樓的整體實力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