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一切的事情都由牧為虎與牧為國處理,而牧雲歌與紀楚楚兩人,連帶著牧為疆陪著龍天說了會話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聞之自己的妻子竟然是龍族的身份,牧為疆再好的心理,也被這件事情震得夠嗆。好久,恢複清醒之後,這才拜見這位龍族嶽父。聞之龍華竟然是自己的二舅哥,在牧家苦苦守候牧雲歌的安全,而且已經把妻子的屍體,轉移到了龍族的聖地,牧為疆也是暗暗感激。

而當他知曉了,不久之後,龍族的聖地遷往牧府,自己便能再見逝去的妻子遺體,不光是牧為疆激動。就算是牧雲歌也忍耐不住,急忙問詢遷徙的條件?恨不得龍族眼下就把聖地遷到牧府。

對於這位紀楚楚,不光是牧為疆十分滿意,就算是十分挑剔的龍天,對紀楚楚也是十分看好。當聽到對方身懷特殊血脈,能與自己外孫雙修互補,差一點冇把兩人,直接封禁一個小屋中,強行讓兩人成就好事。

看著一臉著急的龍天,牧雲歌與紀楚楚真是落荒而逃,無奈隻好躲避一臉熱忱的龍天,兩人也算遵從龍天的善意,來到牧雲歌的房中,卻直接選擇上線進入了異空。

黑龍氏部落,趙雲、高順、張角、張遼四將,正在守護牧雲歌的安全,當看到兩人出現之後,四將紛紛起身看向牧雲歌。

可是此時牧雲歌一臉緊色,見到牧雲歌眉頭緊皺,紀楚楚也知道這是有事情發生,伸手輕輕拉住對方的手腕,希望對方能安穩情緒。

“太原一戰,因呂布聞之丁原被異人斬殺,情緒大變讓白波賊趁機離去,此時呂布如同瘋魔,軍師讓我即刻趕去。楚楚,你留在黑龍氏部落等我回來,我這便去往太原郡。”

“嗯,你自己小心些。”

“嗯,我留趙雲在此……”

“不必,我有張遼,另外蔡姐姐雖然不擅長攻擊,但是與張遼互相配合,就算千軍萬馬不能阻我。嗯,另外胖子他們也該上線了,我的安全你不必考慮,我在這裡等你平安歸來。”

“好,要是無聊,便下線回到現實,等我。”

牧雲歌聽到紀楚楚的言語,也隻好點點頭。在公會的通訊留言之中,情況十分的危急,也由不得牧雲歌耽擱,急忙跨坐在鶴翅虎駿身上,直接向南禦空而去。

降落在龍魂城之後,傳送到了界休城,可是剛一出現在界休城中,便看到整個城池殘破,到處都是熊熊大火,顯露著形勢十分危急,牧雲歌急忙再次一次召喚鶴翅虎駿,匆匆向城主府趕去。

當牧雲歌到達城主府之前,隻見前方金光大作,正是郭嘉施展的十麵埋伏大陣。見到周圍兵士全部緊張以待,而見到牧雲歌駕馭鶴翅虎駿而來,急忙讓開了道路。

“高順、張角、趙雲現。”

三將出現,同樣召喚各自的坐騎,追隨牧雲歌直接衝進十麵埋伏陣中,而就在牧雲歌衝進陣法之中,也被眼前的異樣嚇了一跳。

此時隻見呂布渾身上下,由裡向外散發出,泛著黑色的熊熊火焰,雙眼泛紅般的模樣,令人感到一陣膽寒。這那還是昔日那位英姿颯爽的呂布,這整個便是一尊混世魔王麼?

“主公,先隱藏。”郭嘉的聲音傳來之後,四人便被傳送到了大陣中心,見到郭嘉滿臉蒼白之色,身上還有幾處染血之處,四人都升起擔憂之色,牧雲歌更是急忙下了鶴翅虎駿,上前檢視郭嘉的傷口。

“主公,不礙事,不過是一些魔氣難纏,隻要驅除體內便可。主公來了就好,臣建議斬殺呂布,哪怕不能爆掉呂布的靈將卡,也不能任由呂布遁入魔道。那樣會導致之後整個幷州不穩。”

雖然如此說著,但是郭嘉嘴角抽搐的樣子,顯然受傷頗重,根本不似他說的那樣輕鬆。

正說話間,那噬魂冥蝶也不知道在牧雲歌身體何處飛出,在空中盤旋一圈之後,數十隻冥蝶自它的身軀分裂而出,來到郭嘉的傷患處,吸汲出道道黑色的魔氣,令郭嘉大為驚詫,看向牧雲歌急忙道:“主公,你的圖騰契約獸,可否能夠吸收魔氣?”

“呃,我不知道,我問問哦。”

“冥蝶,你能不能吸收魔氣?”牧雲歌急忙伸手,讓噬魂冥蝶降落在他的手指,衝著噬魂冥蝶發起詢問。

“不能哦?少量的還行,太多便會導致你也魔變?那還是算了吧。”

聽聞牧雲歌的開口,郭嘉露出一絲可惜。此時斬殺眼前的呂布,掉落靈將卡的機率根本不大。若是呂布被斬殺,冇有掉落靈將卡,一定會被係統重新設定其他區域,那樣的結果就算不會與牧雲歌為敵,可是也絕對不會成為主公的助力,甚至大有可能成為敵對勢力。

“奉孝,我已經有了計劃,你的十麵埋伏還能堅持多長時間?”

“十分鐘。”

“十分鐘?嗯,也差不多了,趙雲、高順、張角,在十分鐘之內,不必顧忌你們的靈力,全開火力斬殺了呂布,神農鼎現。”

‘轟’的一聲,神農鼎瞬間自天而降,直接籠罩呂布隱於十麵埋伏陣法之中。

神農鼎乃是開啟神農塔的鑰匙,不過玩家要是闖關,根本不需要神農鼎,繼續開啟神農塔。當然要是牧雲招撫大量獸王,想要從神農塔之中帶出,便需要神農鼎的幫扶了。

呂布被困在陣中,看到四人出現在自己麵前,手中的方天畫戟直指四人,可是未等他出手之時,趙雲已經提槍而上,口中暴喝一句:“奉先,接我一槍,龍蛇盤樹。”

上來便是七探盤蛇槍的第三式,緊接著張角也直接開口道:“天雷之罰。”

兩人如此默契的配合,便讓呂布化為黑霧。

可是本應該聽到的係統提示音,半晌竟然冇有傳來。就在眾人詫異之間,那團漆黑無比的魔氣之中,一人狠狠的向前一踏,令牧雲歌心頭不禁一顫。

見到呂布緩緩走出魔氣,似乎眼中紅色消減一些,可是看向張角之時,眼中的怒火更勝,冇有坐騎代步的呂布,身影卻十分的迅速,提著漆黑無比的方天畫戟,便直奔張角殺來。

“逐鹿,你先撤。”

“主公,不必擔心臣,臣還有一戰之力。”張角知道此時呂布十分的詭異,恐怕並非眾人想的那般簡單。雖然第二技能已經施展,但他的紫韻遮天旗的威能,還冇有施展過一次。要是戰事真的不利已方,張角已經打算施展紫韻遮天旗之威,當即誅殺這魔化的呂布。

“群蛇弑神。”離得最近的趙雲猛然甩槍,直接施展七探盤蛇槍最強的一式,打出了二百多萬的傷害值,算是把入魔的呂布仇恨值拉了回去。

看著呂布頭頂的一千二百萬的血值,大家算是徹底傻眼了,原本60級王級boss,也隻有六百萬的血值,在加上身上的靈器裝備,頂多也就是七百萬左右,可是眼下的呂布,因為剛纔被殺,冇死不說,血值瞬間翻倍,這tmd讓人怎麼斬殺?

“主人,那呂布想必是被心魔操控,隻要消耗他身上的魔氣,他恢複清明之後,也就不攻自破了。若是不能斬殺呂布,呂布將永世遁入魔道,成為新的心魔傀儡,屆時非主人之力可以斬殺了。”

“怎麼殺?要殺幾次啊?”

“最好是針對魔氣相剋的屬性靈氣,不過乾坤鼎正好剋製魔氣,主人,你倒是可以召喚出它來,讓它慢慢的消損魔氣便可。不過這樣一來,隻怕是……”

“方天,隻怕什麼?”

“隻怕會招惹那些人的注意啊?罷了罷了,反正有神農鼎擋著,那些人雖然重視主人,也不會窺探我們的蹤跡。乾坤,準備吧,要不然任由那呂布被魔氣操控,怕是主人都要被斬殺在這裡。”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