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他們?其他人或許不明白,不過紀楚楚等家族子弟,卻知道牧雲歌所說是誰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眾人的臉上紛紛顯出寒意,緊隨牧雲歌直接在黑龍部落下線。

下線之後,牧雲歌胖爺等人,便直接驅車去往紀家,若不是因為紀楚楚的關係,牧雲歌根本不會親往。

“奶奶的,這群二貨真tmd可恨,還擺出高人一等的姿態。”鄭飛一臉不滿的開口道。

“鄭飛,這一次不比以往,你莫要口無遮攔,聽說這一次道尊全部下山,想必?”一旁的牧雲戰帶著擔心之情,看向身邊的牧雲歌。

畢竟牧雲歌出手連斬二人,聽說那靈寶的師父悟通,更是親自下山而來,顯然目的便是直指牧雲歌,眾人還是對於牧雲歌升起擔憂之色。

車輛緩緩駛入紀府,門口一聲白衣的女子,早已翹首以待。身邊的紀瑜微微搖首,看到紀楚楚這般焦急的模樣,心中也是對牧雲歌感到厭煩,這倒不是他對與牧雲歌不看待,而是作為父親,天生對女兒的寵護之情作祟。

就如同自己的寶貝,被人偷偷掠奪而去,而對方又是可以給自己寶貝,最佳照顧的人選,令人感到無奈,心中有些酸楚,說不清道不明。

“父親,他來了?我告訴你,可不能給他甩臉子。要不然我,我不理你了。”

“呃。”剛想開口說出他話的紀瑜,頓時被自己女兒這番話語,狠狠的頂了回去。

“哎,女大不中留,留來留去留出仇,看來民間的老話,還真是大有道理。罷了罷了,既然咱們的寶貝,真的看上了這臭小子,我也不能給人家添堵。我勒個去,我這當父親,還要迎接未來的女婿,做老丈人的做成這樣,估計滿天下也就我一個人了。”

“我姐姐,當年和你一樣。該,誰讓當初嘚瑟,因果循環,報應真爽啊,哈哈,真是活該啊。”看著自己小舅子一步步向前,紀瑜想到自己當年之事,還真是噗嗤一笑,這般場景還真有些像自己的當初。

“哎,媛兒,你看見冇,咱們的閨女也大了,你在上天之靈,也能安息了吧。”

想到自己的妻子,紀瑜眼中含著淚花,看向遠處牽手而來的一對情侶,心中倒是有些想開了。

“紀叔,這是我的小小禮物,還請你老笑納。”

“嗯。”隻是一把魚竿,卻讓紀瑜知道對方的心意,對此也是十分滿意,大家族的禮物,不一定十分貴重,最重要的便是心意。紀瑜喜愛釣魚,幾乎在空閒下來,便會提著一把椅子,來到一處幽靜的湖畔,簡單的一壺茶,一杆魚竿,便是他的一天。

“這位是舅舅吧,這是我為你準備的一套古書,希望你老能夠喜歡。”紀楚楚的舅舅劉遠,十分喜歡收藏古籍。

掃了一眼紀楚楚,再看了看牧雲歌,微微的一笑道:“不錯,小子有心了,倒是很般配的一對佳人。嗯,舅舅就不客氣,收起來,給我放在書房書桌上,我回去便細細觀閱。”

見到紀瑜與劉遠兩人的臉上,都升起快慰的笑意,牧雲歌心中也是暗自唏噓。還好有紀楚楚周到的準備,若不然自己還真是忘了準備禮物。

早在牧家車隊進府,華伯便提著三樣禮物,交給牧雲歌的手中,言之這是紀楚楚提前為他準備的禮物,這讓牧雲歌十分愧顏,卻能理解紀楚楚的心意。

想到這裡,不僅有些愧疚的看了看身邊的小女人,心中升起一股甜蜜之情。伸手握了握手中的柔荑。如此動作更讓紀楚楚臉上一紅,也知道這是對方在感謝自己,心中升起了滿足的甜蜜感。

“紀叔,他們都到了?”

“嗯,都在裡麵,不過小歌,這一次你要有所準備,想必龍老把事情都與你說了,我也不必囉嗦,這一次不僅是那些道尊親自出麵,而且下山的道士不下於數十位,便在兩側的客房安居,看來對方此次對方,怕是打著強行鑄成此事啊。”

“紀叔,不用理會他們,在現實的世界,隻要他們老老實實,不去打擾尋常百姓便可,要是真的如此,哼,我們便自組實力,想必國家培養的戰士,也能抵抗那些天尊了吧?”

“這倒是,可是人家出動的是道士啊?”

“雙拳難敵四手,咱們的人數可不少啊,若是他們真的欲要強行而為,咱們也不怕掰掰手腕,看看到底誰是笑到最後之人。而且龍族與鳳凰二族,絕對不會坐視不理,故此紀叔不用擔心。”

“嗯。”看到牧雲歌臉上洋溢的自信,看來這位牧家的家主,並非因為年少,便毫無手段可言,能夠這樣藐視天下的氣勢,不是自大狂傲,便是心中早有謀策。在與修士交手之時,足以證明此人絕對不是前者。

說話之間,眾人已經走進了議事廳之中,看著為首是十餘位老者,牧雲歌不用想也知道,這些人定是修真界的大佬,三派九門的道尊了。

就在牧雲歌踏進大廳之中,其中一位紅髮老者,幾乎眨眼之間,便來到了牧雲歌的麵前,帶著一絲淚花,顫聲的開口道:“龍華,這,這可是小歌?我的外孫?”

“父親,正是。小歌,這是我的父親龍天,也是你的外公。”

“外公。”牧雲歌輕輕吐了一句,不見得親近,也不見得疏遠,並非牧雲歌對他帶有怨氣,隻不過初一見麵,牧雲歌還是無法親近而已。

“嗯,好,長得壯實了,這異空真是不錯,讓你修複了身體的隱患,而且還擁有瞭如此實力。不錯,真是不錯,我若死了,也能與楚兒有個交代了。”

說到這裡,龍天酣然淚下,那種對女兒的思念,一點虛假之情冇有。牧雲歌看到對方如此悲傷,甚至語氣之中帶著深深的愧疚,也知道自己這位外公,想必心中也不好過。

雖然未曾為母親報仇雪恨,但是心中也是無比的委屈自責,畢竟一個大家族的家主,尚要為全族的親眷考慮,何況是一個偌大的龍族呢?對此牧雲歌還能理解對方。

“外公。”再一次叫了一聲外公,牧雲歌輕輕為對方擦拭淚水,雖有冇有任何話語,但是讓龍天更是止不住眼中的淚水。似乎眼前這位外孫,便是曾經為自己,擦拭了淚水的女兒,像,真的很像。

“我說龍老,你就不要在這耽擱時間了,咱們出了小世界,每時每刻不要封鎖靈氣,一會你自與親人相見,不要耽擱我們的大事。”

“滾一邊去,老子願怎麼地?怎麼地?怎麼老禿鳥你有意見?”龍天瞬間轉身,雖然張口大罵,但是眼中並未有什麼怒火,反而是讓牧雲歌微微一愣,眼中看向那位老者,帶著一絲善意的微笑。

“老龍,彆不知道好歹,這關乎大家的前途,並非一件小事,請你心中衡量權重。”對方依然不在意,似乎帶著一絲訓斥之色.不過就算牧雲歌都能聽出來,這人話語之中調侃之意,何況是那些老狐狸道尊了?

“小歌,這是鳳凰一脈,鳳尊炎屠,你莫看他出口打斷咱們,而是在提醒你,我們這些人不敢在世俗動手,一旦出手,那便會擾亂這般世界的穩定,也會連累小世界不穩。眼下世俗以你為首,可以放心大膽的做,不必你理會任何道尊,有我們在背後支援你。”

炎屠敢說這樣的話,那是因為與龍族的關係親密,而這樣的話,讓其他道尊也微微搖首,哪裡不知道這是炎屠在提醒對方。

不過各位道尊下山,本就不是為了一戰而來,要是大家能夠談好協議,誰願意冒著兩敗俱傷的打算,喪失了本方的實力。

越老越怕死,這些道尊存活千年。反而對死亡更加懼怕,要不然也不會聞得異空靈氣濃鬱,更有靈石可以助增修為,便匆匆下山而來了。

而就在龍天拉著牧雲歌,欲要坐在主位席落座,一人冷冷的開口道:“你就是牧雲歌?老龍,你這樣做是不是有些不合理?”

掃了一眼對方,牧雲歌並未搭話,聽著對方語氣之中的恨意,見到此人明知故問,顯然便是找事來了。

牧雲歌哪能理會對方,直接側首繼續與龍天交談。那種風輕雲淡的表情,似乎根本冇有人與他說話,把對方全當作了空氣而已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