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看著按捺不住心中焦急的眾人,見到公會頻道之中,嘈雜的詢問資訊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牧雲歌知道這些傢夥,已經忍不住了。

直接在公會公佈神農塔的資訊,並且規定等自此探查之後,公會成員便可輪流進入,當然還是要以地位的差距,以五堂最先、八門其次、十二舵其後、再到精英、會眾輪流,對此公會成員並無疑問。

可是那些依附黃昏公會的勢力會長,心中自然有些不滿。雖然不滿,但是他們也說不出什麼話來。畢竟人家心殤獲取的神農塔,當然要由人家定下規則製度。

這些外圍公會會長雖然不滿,但是內部成員心中早已活躍,在不久之後,紛紛加入了黃昏公會之中,成為黃昏公會一員。

以神農塔誘餌,吸引大量成員的加入,這些人雖然不見得忠實可靠,也算是助增了黃昏公會的實力了。

見到年少等人已經忍耐不住,牧雲歌微微一笑,衝著大家開口道:“走,咱們還要與這些妖獸談判,便先一步前往這神農塔,給兄弟們打個前戰。”

眾人紛紛一笑,急忙跟隨牧雲歌,走進已經大開的塔門,消失在黑龍氏的視線之中。

“父親,你?”

“我為何會選擇這位心殤對麼?”尹芳看著一臉疑惑的尹剛,嘴角輕輕一笑,那高深莫測的笑容,讓尹剛心中安穩下來,急忙上前躬身開口道:“請父親解惑。”

“尹剛,我們黑龍氏的強大,並非外人看到這般,可是你莫要忘了,想要啟用我們的血脈之力,還需要神農鼎的解封。若是我們想要啟用神農血脈,便要得到這位少主的幫扶、雖然我對於這位少主不認可,但是不得不說這位少主的氣運漫長。”

“那父親便要做出選擇?那神人那邊?”

“神人?哈哈,我炎帝為聖,何懼神族一員,而且是一位最低級的神袛,我們黑龍氏乃是神農一脈的勇士,捍衛炎帝尊嚴的執行者,我們隻認一人,便是神農鼎選擇的主人,也是我們的主人。”

“可是他畢竟是異人啊?”

“尹剛,這就是為何我徘徊難斷之舉,便是因為異人的緣故。可是神農鼎斷斷不是選錯,此人畢竟擁有我神農族的血脈,與炎帝的關係密不可分。而如今十大妖獸死的死、逃的逃,剩下不是成為異人的坐騎,便是異人的寵物,此事讓我窺的一絲天機。”

想到青蛇王的離去,尹芳不僅露出可笑,原本打算誅殺青蛇王,卻不知道青蛇王是太謹慎了,還是聞獲了訊息,直接逃出青龍山的範圍。

青蛇王這樣大的隱患,自然被牧雲歌十分重視,已經著人封鎖四周,搜尋青蛇王的蹤跡。

“父親,何種天機?”

“異人當興。”

“嘶”眾人紛紛驚詫的看著尹芳,若是人族當興,或許眾人根本不會如此驚詫。可是這一句話,不是說天地人族不是正角,而是這些異人要興盛於世?這讓他們這些土著,真的是難以接受。

“父親,你”

“尹剛,你要記住我炎帝一脈長久不息,能獨立於神、仙、魔之外,死後不入三道六界,便是因為我第一代炎帝,以及後世的子子孫孫,都在順從天道,從未逆天而為,故此我們才能存於凡間,遊走三道六界邊緣。”

說到這裡尹芳臉上露出凝重之色,對著尹剛鄭重的道:“順從天道,纔是我們最大的憑藉,而並非離去的炎帝,更非那一處虛無縹緲的神農界。眼下異人當興,我等便要追隨他們,便是順從天道所為,而這位異人能得到神農鼎的認主,便是我們的少主,於情於理,於道與法,我等都要助他成勢。”

“父親,我知道了。那我們是否暴露我們的術法?”

“你說呢?黑龍妖騎兵符,我都獻給了他。若是你們不展露法術,不是證明我黑龍氏無能?那不是被天下所恥笑?何曾讓我炎帝一脈,再次威震天下?”

“是,父親,我知道怎麼做了。”

就在兩人對話之間,牧雲歌已經與眾人進入神農塔,此次進入神農塔的人,有銀河酋長、傾世佳人、胖爺、花海聽簫、點菸不需火、年少輕狂、傲世龍騰&龍戰七人。

至於牧家之人,隻有傲世龍騰&龍武、傲世龍騰&龍風兩人留下,十人也是神農塔所限定,團隊的最大限額人數。

雖然進入神農塔,隻是為了招撫這些妖獸而來,他們依然要進入特殊副本劇情之中,就算牧雲歌作為神農塔的開啟人,也無法掌控神農塔的進出,眼下隻能收取靈石費用而已。

按照輔助介麵的資訊來看,想要徹底掌控神農塔,需要牧雲歌自己一人,闖過整個神農塔九層世界,得到每一層獸王之王的認可,才能徹底掌控神農塔。

進入神農塔一層,眼前的情景令人感到詫異,如此青山綠水的景象,哪裡是什麼囚禁之地,這不是一處世外桃源麼?

“主人,你可以感受一下靈氣。”就在牧雲歌疑惑之中,方天的話語響徹在他的腦海中。

“呃?”無法吸收外界的靈氣,不是無法吸收,而是這處空間,根本冇有一絲靈氣可言。這種現象就像是現實一般,隻能向外輸出,而非可以吸收攝取。

看著這一處死氣沉沉毫無生機的世界,當眾人得知這裡的限製,看著雄獅、星虎、暴熊、靈狐眼中流露出的悲哀之色,令眾人紛紛的感到同情。

“這裡的風景雖然美麗,也是第一代炎帝的恩賜,可是永世不能出得這方世界,在美麗的景色,對於我們來言,都是一處牢籠而已。”星虎的話語傳音眾人耳畔,語氣之中深深的無奈之感。

就在眾人站在傳送陣前之時,一群洶湧的巨鼠,瞬間向眾人疾馳而來,看到後方哪一隻巨大的老鼠,帶著惡狠狠的眼神,快速的掃過眾人,甚至伸出猩紅色的舌頭,掃了一下自己的鼠唇,讓大家感到十分的惡性。

“諸位,準備一戰吧,這是巨靈鼠群,其後那隻最大的老鼠便是靈鼠王,這靈鼠王十分痛恨人族,是不折不扣的敵對派。雲中王,這一戰一定要打的強硬,也好震懾一些妖、魔、鬼、怪獸之王,也能讓此層的獸王之王,看到咱們的實力,也好做出慎重的抉擇。”

“那能不能捕獲它成為坐騎?”年少看著眾人帶著異樣的眼神,向他快速的掃視過來,頓時急忙搖首道:“我可不是要這隻老鼠成為坐騎,隻想問問那個,它有多少級?”

“嗯,靈鼠王雖屬於魔獸,也可以成為大家的坐騎。不過魔獸與鬼獸,在一般的情況下,絕對不會選擇認主,除非在特定的條件下,才能認主契約為坐騎。在這方天地之中,無論是妖、魔、鬼、怪獸之王,都在黃品八階妖獸,相當於40級的實力。這隻靈鼠王自然也不在例外。”

“那就戰吧。”牧雲歌微微一笑,直接召喚出三位靈將,眾人也紛紛召喚各自的靈將,這才快速的向前衝殺。

這些巨靈鼠都是40級的普通妖獸,在眾人的衝殺下,瞬間少了大半的數額,看著對方如此強勢,那靈鼠王也是相當的詫異,心中亦是生出膽寒之感,急忙轉身欲要逃跑離去,哪知道被張角一記雷霆轟下,迅速的化為了流光,消散在空氣中。

其他人已經見怪不怪,知道張角第二技能的強大,也隻有龍武、龍風兩人從未見過,一時間傻眼的看著這一幕,帶著羨慕嫉妒的眼神,看向牧雲歌。

“叮,玩家心殤、銀河酋長、傾世佳人、胖爺、花海聽簫等10人,合力擊殺王級boss:40級靈鼠王,每人獲得經驗40000。每人獲得上品靈石:100。”

“叮,玩家心殤、銀河酋長、傾世佳人、胖爺、花海聽簫等10人,合力擊殺王級boss:40級靈鼠王,掉落荒品靈器卡:鼠牙血匕,靈鼠盔、靈鼠甲、靈鼠靴、靈鼠披風、靈鼠腰帶。【注:男、女性暗刺職業專屬套裝】。”

“呃?那個三哥,這是張寶的靈將卡,你先用著吧。”

“哈哈,謝謝九弟,那個三哥可就不客氣了,”幾乎是一把掠了過去,至於什麼係統提示音,什麼裝備靈器?什麼坐騎都不關龍風的事了,翻來覆去的看著手中的靈將卡,好一會才直接點擊使用。

“呃,五哥,這是曹性的靈將卡,你先收著,這曹性可差一點把我殺了,”

“很強?”龍武眼睛一亮,衝著牧雲歌開口問道。

“曾是呂布手下戰將,弓術怕是與那位黃忠不相上下。”聽聞牧雲歌之言,牧雲武二話不說,直接點擊了曹性使用。

看著兩人召喚出的靈將,紛紛帶著一絲憤怒看向牧雲歌,張寶眼中似乎流露出的怒火更勝。

張角率先走到張寶麵前,側耳說了幾句私話,也不知道說了些什麼,讓張寶臉上遲疑,似乎十分的猶豫,這纔看向身邊的龍風,然後纔對張角開口道:“大兄竟然如此選擇,我自會選擇追隨就是。”

至於曹性也被高順的幾句話,說得臉上更是迷茫,轉眼看了一眼牧雲歌,口中緩緩吐了一句:“罷了罷了,奉先若是跟隨於他,我便誓死相隨便是。”

兩將翻身回到自家主公麵前,紛紛行禮便拜,也讓兩人急忙攙起二將,主臣自是一片歡喜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