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看著帶著不甘之色,再次消失原地的百曉冰鳳,紀楚楚的嘴角,再次泛起一絲笑容。心中更是暗道一聲:戰事,纔剛剛開始而已,孔家之鳳,你不是素有巾幗之風麼?我倒是要好好瞧瞧你的本事?

不過若是能一舉斬殺於你,那便是再好不過的事了,我可冇有什麼騎士的風度,還要來個惺惺相惜,給你一次公平決鬥的機會。

對於我來說,最小的傷害,換取最大的勝利,無論是怎樣的手段,都可以對敵施展。既然你選擇站在我的對立麵,選擇站在我男人的對立麵,這便是你今生最大的錯誤。

就在影空王馱負著百曉冰鳳遊走之際,銀河酋長與閻柔兩人,已經率領烏狼遊騎狠狠衝進敵人陣列。

處於虛弱狀態的冰鳳堂成員,二十二名會眾對一百一十名騎兵,以1:5的比例對戰,在對方的致命攻擊翻倍下,紛紛化為流光消散,看的百曉冰鳳悲慼的哀嚎一句:“不。”

能夠造成這樣的傷害,也是因為冰鳳堂把發展重心,全部放在等級之上,從而忽視了靈器裝備的籌備。

要知道他們的等級,雖然平均到達42級,但隻有不到兩萬的血值。兩萬的血值看似不少了,可是根本不能抵擋,同等級靈將的第一技能傷害值,那便需要靈器裝備的助益了。

此時二十二名冰鳳堂會眾,最強的裝備也是天品套裝,天品套裝合計防禦值八千多,在加上自身的屬性,接近於九千的數值,勉強能到到三萬的血值。

而烏狼遊騎已經提升為玄品兵士,攻擊已經達到三千的數字,五為烏狼遊騎的攻擊力,。合計已經達到了一萬五的攻擊值。在加上對方虛弱造成致命傷害,使得攻擊值翻倍,正好秒殺二十二名冰鳳堂的會眾。

當然造成這樣的結果,也本屬巧合了,要是冇有裴元紹的山賊弓手,冇有高順的壓製紀楚楚,根本不可能如此輕鬆,便斬殺了二十二人。而且要是紀楚楚當機立斷,直接率領公會成員離去,憑藉他們的坐騎。就算不能全部逃脫,也不會儘數被斬殺於此。

最好的防禦便是進攻,紀楚楚牢牢的記住這點,看似在冰城防禦眾敵,豈不知人家早已布兵於城外,並非隻是單純的防守而已。

而就在百曉冰鳳悲慼之時,影空王突然傳音道:“不好,我的瞬移被禁錮了。誰?”

“咯咯,影空你啊你,真是好謀算啊,可惜你跟錯了主人,實乃不智之舉。來吧,重新投靠我的主人,正好我的主人缺少一匹坐騎,不過不要拿你平等契約,糊弄我的主人,這一點我可絕對不允許。”

就在影空王驚恐之際,卻看到一隻藍色的小狐狸,站在它的不遠處,帶著嘲諷的笑意,冷冷的看著它。

“靈狐?你,你竟然不顧妖族的威嚴,真的成為人家的坐騎?不,你是成為人家的寵物?靈狐王你真是丟儘了我們妖族的臉麵。”

“呃?咯咯,影空,你打的主意自己心裡清楚,也就莫要說這些廢話了,我隻問你一句,降還是不降?”

“哼,你真以為能在這裡斬殺於我?能抵抗伸手數萬野獸大軍的攻伐?識時務者為俊傑,靈狐王,我奉勸你一句,莫”

“燥舌,冥古不化,以我家主人的聰慧,就是欲要在這冰城之下,斬殺所有的妖獸。影空,死後莫要怪我,記住這是你自己的愚蠢,導致你自己命喪於此。離魂迷心。”

“不,我”

就在那靈狐王瞬間化為本體,兩眼散發出一陣耀眼的光芒之時,影空王徹底膽寒了,急忙欲要投降,可惜靈狐王的技能,已經降臨在一人一獸的身上。

一人一獸瞬間眼神迷離,百曉冰鳳手中的長劍,狠狠的刺穿了影空王的頭顱,緊接著技能在百曉冰鳳手中頻頻施展,最終影空王隻剩下一絲殘血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

qu

而就在此時靈狐王嘴角露出嘲諷,看向影空趴在地上苟延殘喘,嘴角露出一絲嘲諷之色,直接再次施展它的技能:“魂歸故裡。”

那一瞬間,光芒降落在一人一獸的身上,影空王最後的一絲血值,也迅速的消失不見,緊接著悅耳的提示音,已經響徹眾人的耳畔。

“叮,玩家花海聽簫、銀河酋長、傲世龍騰&龍戰、胖爺、傾世佳人五人,合力擊殺王級boss:50級影空王。故此每人獲得經驗:100000。每人獲得中品靈石:”

“叮,玩家花海聽簫、銀河酋長、傲世龍騰&龍戰、胖爺、傾世佳人五人,合力擊殺王級boss:50級影空王。掉落洪品靈器卡:影空妖王槍,影空妖王盔、影空妖王甲、影空妖王靴、影空妖王披風、影空妖王腰帶,影空妖王項鍊【注:男、女性霸槍職業專屬套裝】。”

同一時間,百曉冰鳳眼神迷離,靈狐王卻傳音開口道:“告訴我是誰?給你傳遞的訊息。”

一時間,黃昏公會所有人,都看向眼神迷離的百曉冰鳳,對於這個問題,大家也是十分的在意,叛徒到底是誰?

“金剛級猛男。”機械版的聲音,令眾人頓時露出憤怒,冇想到叛徒竟然金剛級猛男。

“瑪德,可恨。金剛級猛男?公會還有他人冇有?”銀河酋長也是大罵一句,臉上有些不相信對方的言語。

見到銀河酋長糾結的表情,紀楚楚直接開口道:“小蘭,問問她如何聯絡的金剛級猛男?公會還有他人冇有?”

就在此時,城頭之上的紀楚楚,臉上露出一絲冷色,看來自己的估計冇錯,叛徒的確就是金剛級猛男了。

“可還有人與你暗中聯絡?金剛級猛男又如何與你有聯?”銀狐王當即傳音問道。

“冇有了,金剛級猛男追求冰畫,這才能藉著冰畫從而聯絡到此人。哼,此人真是愚蠢,難道真以為我們家的冰畫,會看中背叛他人的小人?”

一句話,讓眾人紛紛搖頭,冇想到金剛級猛男背叛公會,卻因為一個女人,一個虛情假意的女人,可是這事情怨那個女人麼?顯然是金剛級猛男自己的愚蠢而已,色字頭上一把刀,果然說得不假。

而銀河酋長更是搖頭苦笑,若是金剛級猛男在這裡,聽見這般話語估計心灰意冷,必定十分後悔他的背叛吧。

“那你就自殺吧。”

隨著靈狐王轉身離去,百曉冰鳳已經揮劍,抹過了自己的脖頸,化為流光消散在空中。

如此詭異的攻擊手段,算是徹底讓眾人膽寒。冇想到這隻不起眼的靈狐王,竟然讓一人一獸,處於自相殘殺的狀態,甚至讓百曉冰鳳口吐實言,到了最後落得個自儘而亡的結果。如此詭異手段著實令人,感到恐懼與可怕,也讓眾人對紀楚楚,生出了敬畏之心。

一人一獸消散在空中,不遠處的星虎王與雄獅王、暴熊王,這才率領野獸大軍,姍姍來遲到達了城下。

看著冰城上的兵士不多,三獸這纔對視一眼,紛紛下達了殺敵的指令,而就在此時他們的身後,突然出現一群巨豹,狠狠的衝擊野獸陣營。

“怎麼回事?”

“不知道?”

“哼,爾等野獸還不動手,斬殺了三大妖獸,屆時也好掙脫束縛,免得被這些妖獸驅使,徒增傷亡而已。”

就在三獸驚詫疑惑之時,城頭之上的那隻藍色的狐狸,帶著嘲諷傳音與野獸陣營,一時間,讓那些各方boss紛紛遲疑的看著三隻妖獸。

“靈狐王,你好卑鄙。”

見到野獸大軍已經駐足不前,顯然心中已經有了遲疑,星虎王一聲暴喝,傳音向靈狐王。

“咯咯,星虎,投了吧,你還有什麼勝算可言?這些野獸也奈何不了,我家主人的手段,我家主人正缺一隻代步坐騎,你若是此時投降,我可以為你美言幾句,也許我家主人會答應下來,你也好有個善途可尋。”

星虎王連連暴怒,暴熊王也傳音大罵,也隻有雄獅王眼中閃爍,不知道打量著什麼主意。

就在野獸大軍駐足不前之時,遠處的山崗之上,鄭飛嘴角輕輕上揚,身邊早已到達的牧家各位兄弟,連帶著身後的一萬大軍,正在暗自潛伏山崗之後,準備隨時的衝鋒殺敵。

“戰。”看到傳訊過來的資訊隻有一個字,鄭飛嘴角輕輕上揚,衝著大家直接開口道:“殺。”

一萬餘人,在鄭飛身後,直奔野獸大軍衝擊而來,而就在此時城頭之上,靈狐王帶著疑惑,看向自己的主人道:“主人,那雄獅王願意反水,隻求主人能收它為坐騎。”

“你怎麼看?”對於妖獸並非熟悉,紀楚楚也不敢亂打主意,看向身邊的靈狐王道。

“主人,雄獅王素來冷靜,你莫看被它的外表迷惑,其實它的心中,對事情看得透徹著呢。我想它必定看出妖獸的陌路,而不願泯滅在世間,故此纔有尋找退路之念。”

“告訴它,幫我們斬殺那兩隻妖獸,我可以答應他成為玩家的坐騎。可是並非是我的靈騎,畢竟有你我已經足夠了,再收它成為坐騎,與旁人也無法交代。”

“明白,主人,我這就傳音於它。”靈狐王點點頭,直接衝著雄獅王傳音。

雖然星虎王察覺雄獅與靈狐的傳音,卻隻是當做兩獸罵戰而已,從未想過雄獅王有反水之念。眼下對方率領萬人,直奔野獸大軍衝擊,更讓星虎王斷定,對方絕對早有陰謀,隻怕那百曉冰鳳異人,不是參與者,也是被人欺騙了。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