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點菸不需火與青城山上有道士兩人,駕馭著坐騎直奔南方而去,進入青龍荒原的外圍,還不見得有什麼異樣?可是隨著兩人深入之後,卻見到雜草之中,無數不知什麼野獸的屍體,映入他們的眼簾之中。看的他們也是膽戰心驚,暗自猜測難道兔子,也變成了食肉動物?

這白玉兔王還真不是食肉動物,隻不過它十分膽小怕事,對於身邊的野獸也抱有敵意。深怕哪隻野獸受到它妖氣的影響,進階於一隻妖獸,到時候威脅自己的安全,故此在它的領地區域,幾乎冇有一隻生靈存活。

另外因為它極為小心,就算與他相鄰的三隻妖獸,對它的藏身之地也不清楚。正所謂狡兔三窟,而這隻白玉兔王的巢穴,可比三窟還要多出數倍。

兩人前行,並未召喚出靈將,卻不知道一隻兔子,已經在一處土窟之中,冷冷的盯著他們,閃爍的雙眼似乎在考慮著什麼?又似乎在擔憂什麼?而就在兩人越走越遠,這隻白色的兔子,終於眼中露出狠芒,迅速的鑽進土窟,不見了蹤跡。

緊接著,青城山上有道士坐騎猛然長嘶一聲,他本人也是驟然飛起,看著剩下的土地隆起,一隻巨大的白色兔子都出身影,青城山上有道士已經急忙開口道:“小心。”

“張牛角現。”點菸不需火見到如此變故,操縱自己的坐騎,直接向前狠狠的一躍,自半空之中,接到了下墜的青城山上有道士。

張牛角見到這隻巨大的兔子,口中也是驚詫的開口道:“好大的一隻兔子,這要是宰了的話,能夠出多少肉啊?主公,宰了它,咱們來個紅燒兔肉。”

“屁話,這次鹽巴放多一點,莫要淡了,口淡不好吃啊。”點菸不需火笑罵了一聲,已經駕馭著坐騎落在了地上。

而青城山上有道士也是莞爾一笑,搖首之間已經道出:“張梁現。”

而就在此時,張牛角已經手中持著一把短刀,飛速的來到白玉兔王麵前,口中狠狠的暴喝道:“庖丁解牛。”

這張牛角原本就是一位屠夫,在跟隨點菸不需火之後,點菸不需火花費巨資,為他購買了一步庖丁刀法。雖然不知道這刀法的厲害,但是這刀法自帶廚藝,竟然讓張牛角成為了,一位大師級的廚師。

這也造成兩人,一旦看上什麼野獸,第一時間想到的不是什麼戰利品,而是這隻野獸能夠出多少肉?能夠做出哪道名菜?

為了逞口舌之餘,點菸不需火更是把生活技采集術,提升到了大乘境界。當然這不是為了采集靈材,而是為了采集野獸的肉而已。在黃昏公會真是太過奇葩了,還深受公會成員的擁護,甚至一度出現爭搶加入坤門的一幕,就是為了嚐到張牛角做出的佳肴而已。

庖丁解牛,這等技能不見得多強,可是那把短刀在張牛角的手中,如同蝴蝶一般的飛舞,再配合張牛角飄逸的步伐,竟然與白玉兔王近戰之後,冇有受到任何的傷害,反而造成了白玉兔王的受創。

雖然白玉兔王的防禦值不錯,但是那細小的傷痕,都是出於它最為薄弱之處,也讓白玉兔王疼的直咧嘴。

正當白玉兔王暴怒,欲要施展技能之時,張梁已經拿出他的紫金寶葫,衝著那白玉兔王一指:“定。”

豁然間,隻見露出半個身子的白玉兔王,已經不能行動,帶著詫異的眼神,看向手中持有紫金寶葫的張梁。

“五分鐘,老大已經趕過來了,煙火咱們撤。”

“哎,真是可惜了這兔肉,這紅燒兔肉,”

“滾蛋,眼下什麼情形你不知道,而且吃了妖獸的肉,你不怕變成不倫不類的模樣。萬一長出兩隻兔兒,兩隻齙牙,我看你怎麼見人?”青城山上有道士嬉笑了一句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

qu

“得,還真有這個可能。走吧,牛角,咱們可不能變成兔爺。走,走,走,看著心煩。”

點菸不需火直接驅動坐騎,與青城山上有道士,快速的向前奔行,隻留下傻眼的白玉兔王,不知道二人為何冇有繼續戰鬥?可是看到二人向前奔行,更是眼中露出焦急,暗自猜測道:難道他們真的奔著自己的寶貝去了?可恨的異人?真是狡詐之徒。

可是未等它心中埋怨完,一陣急促的馬蹄聲,已經快速的從遠處傳來,為首那人身著黑色猙獰的狼形套裝,手中拿著一把方天畫戟,已經出現在他的眼簾之中。

一見到此人如同帝王般的氣勢,狠狠的向自己撲來,頓時讓白玉兔王心中驚詫,露出了著急之色,心中暗中道了一句:不好,上當了,這是拿了自己的寶貝,還要斬殺了自己,這群異人真是可恨啊。

“高順、張角現,帝王罰。”

牧雲歌手中的方天畫戟已經出手,直接降臨在白玉兔王的身上。按照白鹿王的話語來言,這兔子極為膽小,當然說的好聽也是謹慎。

而且隻要超過了三位數的敵人,這兔子要是不被逼急了,絕對不會出手招惹對方,以兩人為伍,正好不被它所重視。

“陷陣營。”

“天罡雷炎。”

隨著陷陣營的攻擊,張角的出手,緊接著白鹿王的技能瞬至,身後的年少輕狂、傾世佳人、流連戲蝶、自在嬌鶯、花海聽簫等人已經趕到。

“陳蘭現。”

“朱恒,陰夔現。”

“馬元義。”

“蔡琰,張遼。”

‘轟’的一聲,牧雲歌已經使出帝王斬,詫異的看了一眼紀楚楚,隻見一臉平靜的張遼,衝著牧雲歌微微點頭,身邊的那位絕色佳人,也好奇的掃了一眼牧雲歌。

“我去,楚楚,你?”

“怎麼?張遼跟隨我,你難道不高興麼?”

“不,有文遠跟隨於你,我自然是放心的很,隻不過這蔡琰,可是蔡文姬?”

“自然是了,嘿嘿,好像還真冇告訴過你。行了,咱們還是先宰了這白玉兔王吧。”紀楚楚微微一笑,有些自豪的開口道。

“好,殺。”

六將之中,蔡琰與馬元義,皆是法術流的靈將,而其他的四將,越連連召喚出自己的兵士。

其中以張遼的騎兵最為勇猛,隻見每人儘是棕色坐騎,手中持著長刀,乃是張遼特有兵種:飛雁騎。

飛雁騎一出,張遼手中已經持著一把長戟,與方天畫戟十分類似,卻缺失了一隻月刃,半月戟便是這把武器的名字。

曆史之中,張遼先用長刀,後用長戟,這戟便是眼下的半月戟,因為張遼屬於曆史著名名將,與趙雲一樣自帶了靈器。

衝在最前方的張遼,趕到高順的身邊,衝著對方微微一笑:“順,咱們又可以並肩而戰了。”

“文遠,自是大善。”高順顯然也是十分高興。

“順,你來掌兵,我來衝殺可好?”

“文遠有此想法,順,怎敢不從?”

高順微微一笑,當即一揮手,陷陣營與飛雁騎合在一處,兩者毫無間隙,配合的十分默契,也讓眾人眼中一亮。這張遼與高順果然同屬一個陣營,兩人這默契乃是自骨子裡生出,旁人根本無法效仿。

“錐形陣,飛雁騎前衝,陷陣營在後策應。”瞬間兩軍擺開戰陣,狠狠的向白玉兔王衝殺而去。

而張遼衝向前方,如同槍尖一般,帶動整個隊伍,狠狠向白玉兔王衝殺而去,當他來到牧雲歌身邊之時,衝著牧雲歌微微點頭,手中的半月戟瞬間上撩,口中暴喝一句:“月影無形。”

雖然看不到技能的出現,但是白玉兔王身體表麵,瞬間出現一道裂口,雖然不是致命的傷害,可是那涓涓流淌的鮮血,也讓白玉兔王眼中露出狠芒。

“帝王禁。”就在此時牧雲歌再次使出技能,再一次的禁靈、禁錮狀態,讓白玉兔王的仇恨值拉了回來。

看著眼睛更紅的白玉兔王,牧雲歌露出一絲嘲諷的笑容,嘴中猛然暴喝到:“伏屍百萬。”

“火焰流星。”就在牧雲歌施展技能的同時,馬元義一揮手中的木杖,一顆帶著熊熊火焰的隕石,迅速的降臨在白玉兔王的頭頂,傷害值絕對不比牧雲歌的技能差上絲毫。

法術流的靈將,本就比武職靈將、玩家高出不少,牧雲歌卻被眼前的一幕,逗得嘴中嗬嗬笑出聲來。

此時白玉兔王全身漆黑,如同從烈火逃出的狼狽模樣,在加上毛髮被燒焦的味道,迎麵撲鼻而來,更讓牧雲歌感到好笑。

若不是對方那閃爍,帶著極度憤怒的兔眼,依然在靈動的轉動,怕是大家都會認為,這是一隻烤全兔呢?

“禁靈、禁錮技能施展。”牧雲歌方天畫戟繼續出手,計算這自己帝王禁的施法時間,見到已經不足一分鐘,開口說了一句。

“我來,魑魅魍魎,現。”已經學習新的術法,不過年少輕狂已經熟悉了鬼怪,故此依然選擇劣雖拘鬼術的典籍,衍生為新的禦靈術。

魑魅魍魎四隻靈怪的出現,手中的鐵鏈一揮,頓時鎖住白玉兔王的四蹄,狠狠一拉之後。‘轟’的一聲,白玉兔王一個趔崴,狠狠的摔在了地上。

“恒日冠空。”而就在此時,朱恒一步來到白玉兔王的身邊,狠狠的一拳擊中之後,身旁的陰夔也隨之而來,口中同時暴喝一句:“蛇王吐信。”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