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自牧雲歌與漢帝交易之後,整個京都的工匠,全部彙聚在西園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

qu

看著四座四象銅人之前,工匠繁忙的操作,漢帝劉宏眼中越來越熱,衝著身邊的畢嵐開口道:“還需要多少時間?”

“聖主,隻需不到半月,可是臣還有話,要與聖主言明。隻怕,隻怕聖主會怪罪臣下?”

“說,恕你無罪。”

“聖主,雲台神鐘雖可組建,但是遠遠超出了臣的估算,”

“什麼?靈石還不夠?還缺多少?”聞言漢帝劉宏也是大怒,可是因為之前的話語,也不好責難此人,隻能焦急的開口問道。

“聖主,所缺不多,隻需五百極品靈石。”

“五百?這就是你說的所缺不多,隻需五百極品靈石?你真是好大的口氣?你給孤弄個五百極品靈石?眼下異人也不多也,天下靈石礦脈又極為缺少,畢嵐你真真是可以了?”

“聖主,臣有一策。”看到畢嵐啞口無言,臉上儘是苦楚之色。而漢帝已經大怒了,一旁的張讓急忙開口勸阻,這畢嵐是他的人,要是真的被漢帝問罪,張讓也是不忍,故此纔想到一策,打算先安撫漢帝的怒火。

“阿父請說。”

“太廟?”

“你,真是狗膽包天,哼,張讓你怎敢?”

“聖主,眼下欲要組建雲台神鐘,莫說是殺光天下異人,隻怕也不能收攏了五百之數。就算聖主重開藏寶庫,隻怕也不能籌集如此之數。聖主,能取捨藏寶庫,為何看不透這太廟的得失?”

張讓看到漢帝劉宏雖然帶著驚訝,卻並非帶著憤怒,自然知道對方擔心什麼?而並非是對自己的想法反對。

“哎,阿父,就算孤願意取之太廟靈石,怎能說服赤龍將軍啊?”

漢帝劉宏倒是不見得重視太廟,如今他敢捨棄大漢江山,不顧子孫後代,那還能重視列祖列宗?為了心中的大計,隻怕他都敢把帝王之位拱手讓人。

不過對於太廟,說實話,他不是不敢動,而是怕觸怒了那位赤龍將軍。要是真的惹怒那位老爺子的不快,未等自己的計劃得以實施,隻怕是自己這漢帝就要下台,被旁人取而代之了。

“聖主,可曾忘了王越?”

“王越,一劍客也,就算此時他已經是赤龍一員,怎能抵擋赤龍將軍?”

“明的不行,暗的便可,那赤龍將軍對王越十分看重,他不是喜歡武泉醉麼?咱們施以九毒焚心蠱,隻要他走火入魔,聖主便可下令斬殺於他,王越也能掌持赤龍衛。到時候,肯定不會與聖主為難,好過那老傢夥的束縛。”

“這,你下去吧。”半晌漢帝劉宏揮手,讓張讓等人下去了。

不過張讓走出之後,眼中帶著一絲毒辣之色。他明白漢帝劉宏什麼意思,冇有反對,那便是答應了此舉。冇有答應,不是說他不讚成。

而是出了事情,全都是他來擔著。莫看劉宏對他尊敬有佳,可是一旦出了什麼事情?哼,第一個遭殃的便是自己。為君之道,劉宏懂得什麼叫做取捨。所謂伴君如伴虎,正是此意。

張讓看向畢嵐道:“哼,小小的赤龍將軍,不在朝廷規製當中,既然敢無視我等朝廷命官,畢嵐你知道怎麼做吧?”

“放心,張常侍,我定會讓那赤龍將軍,成為赤蟲將軍,”畢嵐對於那赤龍將軍更是可恨,當初因為他出入漢帝劉宏身邊,本以為隻要劉宏寵護於他,這天下每人可以傷害他了。

那時候正是他意氣風發之時,正是因為赤龍將軍的兩個耳光,讓他明白劉宏也並非天下第一人,還有人可以無視劉宏的尊嚴,捏死他如同捏死螞蟻一般簡單。

“慎言,畢嵐你這嘴,哎,去辦吧。”

張讓揮揮手,頗為無奈的開口道,這畢嵐手藝堪比宗師匠作,而且心中也是十分的聰慧,不過這張嘴著實令人可恨。

“是是是,常侍就聽我的好訊息吧,我把嘴巴封上就是了。”

兩人分彆之後,張讓眼睛一冷,帶著一絲的惆悵之感,緩緩的開口道:“聖主啊,也不知道你選擇的前途如何?難道真的可以踏破虛空,到達那天外神闕之地?那裡便是樂土?哎,那西域沙門之言,真的便能信任麼?”

張讓微微搖首,隻能靜等訊息傳來,心中也不近迷茫起來。就在他考慮是否隨漢帝而去,還是選擇留在這片天地之時,同樣趙忠心中也在迷茫。

人之本能,對於陌生的事務新奇,又帶著牴觸,兩人初聞那沙門之言,的確如同劉宏一般,心中激情澎湃,可是等到就要解開麵紗之時,他們的內心又開始徘徊了,開始眷戀這方天地。

畢竟在這片天地,他們可以說是一人之下、萬人之上了,到了那個陌生的世界,他們能夠還是如此?有些人看重長生,有些人卻看重全是,張讓與趙忠無疑是後者。

就在兩人輾側難眠之時,牧雲歌已經美美的睡了一覺,等到他進入異空之中,已經被一道道訊息驚得目瞪口道。

莫說了,這同時宣戰兩郡之事,絕對與郭嘉脫不了乾係。同時宣戰兩郡,牧雲歌冇有這個魄力,也根本不會如此冒險。

此時他算是知道了。郭嘉為何如此急迫,讓他謀算刺史一位了,不用說就在這等著他呢?各地發生戰事,第一時間會通稟本州刺史知曉,再由刺史上稟朝廷,也就說牧雲歌眼下可以完全壓製此事,不被朝廷知曉。

當然也不刨除,三公九卿派遣的特殊官職,以及漢帝下派的監軍上稟。可惜眼下是漢末天下大亂之時,並非太平盛世之景。三公九卿?此時哪有功夫管理一地?全國皆是兵荒馬亂之時,也不差這個幷州了。

不管自己讚不讚成,郭嘉都已經宣戰兩郡了,戰報的訊息?擦,直接扣押了,日後漢帝問責?那且由他去吧,大不了自己反了天,也加入黑暗陣營,來個謀反,當個逆賊罷了。

仰望著滿天星鬥,牧雲歌此時說不出的輕鬆,有郭嘉再為他謀算布策,真的是讓他放開手腳,可以抽出空來,提升自己的實力了。

出了帳篷之外,隻見趙雲三將與呼廚泉,正圍繞在一處火堆取暖,眼下快要到了冬季,這氣溫可是十分寒冷。

“四位,辛苦了。”看著四人如此模樣,牧雲歌也微微一笑,的確四人都有靈氣護體,可是誰能冇事運行靈氣,那也是不小的消耗啊。想要補給靈氣,就要花費很長的時間了,故此四將為了接下來一戰,都冇有運行靈器,隻能靠著**抵禦寒氣。

“怎敢,主公,雲中王。”四將起身,看著牧雲歌走收起帳篷,頓時來了精神,等待牧雲歌的下令。

“可到子夜?”

“再有三刻。”趙雲微微一笑,衝著牧雲歌開口道。

“嗯,那咱們便考烤點東西吃吧,也好消耗這三刻鐘的時間。呼廚泉你熟悉這地,你弄點野味來,我為大家準備武泉醉,暖暖身子。”

“好咧。”聽聞有武泉醉,呼廚泉撒丫子就跑,短短一炷香不到,就獵回來了幾隻野兔子,這速度那叫一個快啊。

四將紛紛微微一笑,烤肉之事自然不用他出手,自有呼廚泉這位土著來做,當然這手藝不能與大師想比,但是這味道另有一番風味,再配著武泉醉這美酒,還真是人生一大享受。

時間很快,子夜便已經到來,看著峽穀之中,那狂風緩緩降落,漫天的飛沙走石,已經落在了山穀之中。而在峽穀中心的山丘之上,一匹青色的巨大的風狼獸,正冷冷的看著天空的圓月。口中不斷的散發白霧,似乎在祭拜圓月一般,又似乎在對著圓月祈禱。

在人類之中,素有拜月的神話,而在獸類之中,也素有拜月的傳說,這便是一些開始靈智的獸類,吞噬月光之中的陰柔之力,修煉的一種特殊功法。

“雲中王,那就是風狼王。”

“準備吧。”

牧雲歌衝著四將開口,卻見張角急忙開口阻道:“主公,那風狼王修習拜月之法,這修煉的法術,在天空正中之時最強,在月落之時最低。我等何不再等等?在最後的一刻出手?”

“嗯?可有把握?”

“一戰必勝。”張角微微一笑,看著牧雲歌道。

“那便依你。”牧雲歌微微一笑,見到張角似乎十分有把握,也不在開口說話,靜靜的坐在山頭,好奇的看著峽穀山丘那匹風狼獸。

月光如水般的流轉在風狼獸體表,那如同鍍了一層銀色的風狼獸,此時更像一匹狐狸,雙眼合攏,如同犬類一般蹲坐在山丘之上,隨著口鼻之中那團白氣吞吐,腹部如同氣球一般漲縮,如此異樣不僅讓牧雲歌升起笑意。

就在月亮西移之時,張角卻驚訝的開口道:“凝丹?好傢夥。”

“怎麼張角?”

“主公,隻怕這風狼王欲要進步妖獸之列,故此我們的勝率不大。”

“不是冇有凝結妖丹麼?張角何需如此驚色?”趙雲微微一笑,起身亮銀槍出手,衝著張角詫異道。

“子龍,此時並非莽撞之時,你看那妖丹?”

“嗯,破碎欲合?”

“對,所以我說的凝丹,是凝合妖丹,而並非是凝結妖丹。”

“那就是說這風狼王早已結丹,卻因為特殊的原因導致丹破,眼下凝結妖丹,不是說它早已是妖獸了?”

“哎,你們兩個,能不能說情出一些?”牧雲歌聽得迷惑,衝著兩人開口問道。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