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趙車再次返回殿外,見到牧雲歌平靜的表情,心中升起一絲遲疑,也是暗暗猜測:這異人到底需要什麼利益交換?靈器?物資?器械?還是官爵?不,他要的是疆土,猛然想到這點,趙車的眼中也是一寒。

異人爭勢,無非為了是疆土,疆土代表他們占據特殊資源,這纔是他們最為看重的利益,而非官爵地位?隻要有了疆土,他們甚至可能對帝王之位取而代之。

“雲中王,我已經把你的心思告知聖上,不過我奉勸你莫要在擴疆拓土,這對你眼下真的十分不利。”

“西園令,我想問你,山河破碎、江山不穩,如果再這樣下去,大漢龍庭能夠堅持多久?”牧雲歌聞聽對方帶著濃濃的警告,心中也是不滿,想了想直接開口回道。

“這,大漢江山永固,世間隻是宵小作祟而已,等我王師橫掃天下,這群妖魔鬼怪將會輕易殺之。”

“嗬嗬,西園令,可出過帝都,可看到一些兵起之地?”

“這,我隻是去過你的屬地。”

“這就難怪了,不瞞西園令,除我屬地四郡之外,天下百姓無從所食,無從所衣,官員橫征暴斂,視黎民百姓為螻蟻,任意的屠殺逼迫,這纔是四方大亂之因。”

說到這裡,牧雲歌臉上一片黯然,原本讓打算出口否定的趙車,一時之間也收回口中的話語。

對方說得不錯,趙車雖然未曾出得帝都,可總是從哪些清流文士的嘴中,聽到天下民不聊生之事。而這些事在某些人的操控下,慢慢的消失了聲音,趙車知道那些人,早已成為一具屍骨,永遠消失在這方天地之中。

“西園令,當我看到百姓衣不遮體,骨瘦如柴之時,我便萌生了一個宏願,讓我的屬地民眾,吃得飽,穿的暖,有家可住,有田可耕,安居樂業也。可是當我的四郡,如今安穩之際,四周的郡府百姓卻紛湧而至,如此循環之下,我的屬地也供給不了他們食物、衣服。”

“四郡之力,還不能安置他們麼?”

“西園令,光是南匈奴天災**,導致數十萬遷徙我方四郡,這些人雖然是外族,但是我也不能無視他們。須卜骨就是一個事實,正是因為西河郡太守處置不當,逼迫須卜骨誅殺於他,攻城破塞,隻為抄掠糧草而已。”

“這,”

“再有朔方,偌大的區域,戶數已經十不存一,所有漢人,紛紛遷徙五原郡,一個五原郡能夠供應兩個郡府之民?這顯然是不可能的事情吧?可是那朔方的地方官員,依然每日美酒佳肴,身邊有美姬相伴,繼續魚肉百姓,為何我能不能對其宣戰?為何不能斬殺了這如此的昏官?”

“你?哎,你不會上稟朝廷麼?聖主是個明君,知道之後,定會斬殺對方。”

“朔方太守,以一百萬錢購買官位,斬殺了他。那後來買官之人,難道就不會橫征暴斂?那他買官之財,又是從何收回?朝廷是可以更換官員,可是每每如此,循環以至,受害的依然是百姓。他們,為何不會離開故土,成為流民匪患?一旦他們流落我的區域,我又拿什麼安置?敢問西園令叫我,究竟要如何去做?”

這一番話,算是說得趙車啞口無言,看著一臉鄭重,帶著一絲黯然的異人,趙車對他也是心生佩服之感。可是眼下四郡供給整個幷州?那無疑是笑談而已。趙車倒是能夠理解,為何這位雲中王,頻頻宣戰擴充自己的屬地,實屬無奈之舉啊。

他不顧朝廷官員的惡言,不顧地方官員的厭惡,依然我行我素,哪怕與整個朝廷為敵,全都是為了一地的百姓,這讓自己如何反駁?這讓自己無話可說啊。

“雲中王,若是你真的如此著想,為天下百姓做些事情,為何不謀刺史之位?哪怕是花錢買官,一旦你有了權位,便可之力一州之民,為何不如此選擇?”

趙車之言,頓時讓牧雲歌眼睛一亮,看來自己所行結果,真的如同郭嘉所料,這幷州刺史,怕是真的可以謀取。

“刺史?如此重位,怎是我一異人能夠謀獲,西園令笑談了。”

“為何不?雲中王恐怕不瞭解,這靈石對聖上的重要,我可以肯定,你若是拿出40萬中品靈石,隻怕這刺史之位,聖上定會許之於你。”

“可真?”

“斷無意外之果。隻不過幷州乃大將軍何進看重,一旦你謀了幷州,隻怕是他會心生不滿,你與他的那點關聯,隻怕也是到了末路窮途,自此以後怕是成為了敵人。究竟如何抉擇?雲中王自己思量吧。”

“若謀獲刺史,我便能為幷州百姓造福,何懼天下權貴,還請西園令為我謀事。”

“嗯,我會暗自助你。”

兩人點點頭,當下趙車宣佈旨意,著一眾異人前往殿中,去見漢帝劉宏。此事兩人不再提及,自有自的思量。

此次異人而來,算是含括了大江南北,河東河西,整個大漢治下的異人的主要勢力,算是全部彙聚在帝都了。

幷州黃昏公會的心殤,這自然不是不用了,揚州鳳翎凰朝的隻為撩妹,西涼天下劍的文統天下,青州英雄會的我為梟雄,兗州天庭的玉皇大帝,冀州巾幗不讓鬚眉的雨落花開,徐州太上千秋的徐公子,幽州天空之翼的上官天龍,這些都是牧雲歌熟悉之人。

而豫州煙雨江山夢的其葉蓁蓁,荊州傲群雄的群雄之首,益州黃埔軍校的指點江山,交州天地會的哥非傳說,這四位的確陌生,當然四人對牧雲歌也十分的好奇。

十二人,代表這異人最大的實力,如今能夠這種機會,彙聚在帝都之中,也算是一件美談了。

不過十二人,互相都有敵視,可不是表麵看的那般平和,眼下跟隨趙車來到宮殿之前,直接被兵士所攔阻。

趙車這纔回首看向眾人開口道:“諸位異人,在這裡稍後,我這便去稟報聖上。另外你們異人,嗯,可以不行跪拜之禮,但是態度一定要恭敬,若不然惹惱聖上,丟了性命,可莫要怪我冇有提醒。”

趙車說完,推開自大殿側門一角,小心翼翼的走進了宮殿之中,急忙躬身開口道:“聖主,異人就在殿外,聖主可是此時召見他們?”

“嗯,傳他們進來吧,另外把那個什麼心殤,帶到側殿之中,孤稍後親自召見於他。”早在異人到來之時,便有人傳語漢帝劉宏,見到趙車走進殿中,劉宏揮揮手讓他傳令去了。

“喏。”趙車臉上一喜,急忙轉身走出大殿,直接讓眾人進入大殿。攔住了牧雲歌,帶他領去了側殿。側殿中雖冇有茶水、美酒,但是一些精美的小點心,卻被宮女紛紛送上。這待遇要是傳出去,估計令其他十一人,怕要是驚瞎了眼球,暗罵這漢帝劉宏不是個東西。

“西園令,聖上這是?”

“不必驚慌,雲中王,這是好事,證明聖上對你另眼相看。嗯,想必也是常侍趙忠,為你說了好話。”

“那聖上召見他們,有?”

“不必擔憂,我已經安排了人,一旦有什麼訊息,定會傳訊我們。”趙車掃了一眼四周,衝著牧雲歌小聲的開口道。

“謝西園令了。”不用說,當下牧雲歌拿出一塊中品靈石,直接塞給了趙車,也讓趙車滿臉喜悅,伸手接下來這塊靈石。兩人在側殿之中說話,倒是十分的快意,卻不知殿中一眾異人,此時正眉頭緊皺,不知道思量著什麼?

漢帝劉宏召見異人,一番客套的虛言說完,一旁的張讓便開口,直奔說出召見異人的主題。

不外乎,帝王所需,希望大家能提供靈石,不過這靈石也不是白拿,漢帝劉宏自然會許以重利。這才讓眾人低頭思索,畢竟不知道拿出多少靈石?換得什麼樣的利益。

“聖上,小人倒是可以奉給聖上靈石,隻不過可以換取何種利益?也請聖上給個定額啊?”

“哼,你們異人還真是無禮。”

“阿父,莫要如此,異人重利,如同商賈之徒,並非奇怪,與他們細說吧,孤隻需靈石。”漢靈帝輕輕揮手一阻,帶著厭煩之態,看向一眾異人,心中也是十分的不滿。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