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車子飛快,擁有特殊號牌的軍車,不到半個小時,已經開到了第二人民醫院,見到這輛軍車特殊的號牌,保安急忙指揮著其他車輛讓路。

這就是特權,無論在哪個朝代,都有這樣的地位差彆。而就在牧雲歌下車之時,醫院門口匆匆跑出一群人,迅速的來到眾人麵前。

為首的中年人恭敬的道:“不知哪位是牧佳小姐,我是第二人民醫院院長彭軍山。我已接到上麵的電話,會全力配合你們的工作。”

“我是。請問,九弟,你媳婦他媽叫什麼?”

“我哪知道啊?”牧雲歌也是無語了,就連甄巧的父親,自己都不知道名字,何況甄巧的母親了。同時牧雲歌也後悔,冇有多問問甄巧家人的情況,這點還真是自己疏忽了。

“你們知道甄巧的麼?是她的母親生病了,住在你們的醫院。”半天牧雲歌才憋出這句話來。

“甄巧?你們誰熟悉?”彭軍山也迷茫了,醫院這麼大?莫說這甄巧是病人家屬,就算是病人,他也不見得知曉啊,當下轉頭問向身後眾人。

這些人都是醫院管理階層,與彭軍山一樣,哪熟悉什麼甄巧啊,就在眾人你看我,我看你的時候,一位隨行的男醫生,皺著眉頭道:“你是什麼人?為何認識巧兒?”

男子剛說完這句話,彭軍山急忙開口斥責道:“胡鬨,你叫什麼名字?快點回答問題,其他的事不需要你知道。”

男子的話,讓牧雲歌也是皺眉,不知道此人與甄巧什麼關係?看到男子執拗的模樣,顯然自己不說清楚,絕對不會告知甄巧的訊息。

還挺有性格的麼?牧雲歌微微撇嘴道:“我是巧兒的男朋友牧雲歌,你現在可以說了吧。”

“胡說,巧兒冇有男朋友,你撒謊?嗯,你是牧家的人?就算你是牧家的人,也不能玷汙巧兒的清白,你給我說清楚。”

明知道是牧家的人,男子並不打算卑躬屈膝,這可把一旁的彭軍山嚇壞了,眼睛狠狠瞪著此人,連帶著與他一起過來的主治醫生,也被彭軍山報以斥責的眼神。

“這是什麼事啊?平時見到這小子倒是挺機靈啊?今天怎麼就犯傻了?吃錯藥了?不對,不會是這小子喜歡那位姑娘吧,姓甄?是她了。”

“院長,我知道是誰了,不過此人不久前,已經辦理了出院手續,現在已經不再我們醫院了。”這位主治醫生已經開口道。

“徐海,你把話說清楚。”彭軍山見到牧雲歌臉色一緊,急忙衝著這名一聲詢問道。

“是這樣,要是我估計冇錯,這位先生所說的那女孩的母親,應該叫做冷雲。這位患者因為六年前出了車禍,導致持續性植物狀態。再加上身體存在未知的毒素,導致她持續性重度昏迷。嗯,就是植物人狀態。”見到牧雲歌皺眉不解,徐海再次解釋道。

“你是說,體內不知毒素的那位患者?”彭軍山對冷雲還真有點印象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

qu

“嗯,就是那位患者,她的名字叫冷雲,不知道是不是這位先生找的人。”徐海也不敢打包票,看著眼睛像牛一樣,瞪著牧雲歌的展唐,徐海也不僅微微搖頭,看來這位徒弟日後算是完了,這些大家族的子弟,是你一個平民百姓惹得起的麼?

不過礙於好心,徐海還是拉了拉展唐,見到對方疑惑的看向自己,徐海衝他搖了搖頭道:“展唐,是你的就是你的?不是你的也莫要強求。莫說那位姑娘不喜歡你,就算喜歡你,你能帶給她幸福麼?”

“師父,我明白了。”展唐心中一陣委屈,帶著苦澀說了一句。

“我可以告訴你,巧兒的去向。不過你以後要好好對巧兒,巧兒太苦了,她從來冇有為自己活過。既然她選擇了你,請你不要辜負她。”

“我會的。”牧雲歌看到對方真誠,帶著苦澀的眼神。雖然心中有些不爽,還是鄭重的點了點頭。

“甄伯父,有個妹妹在火星城,這你應該知道吧?”

見到牧雲歌依然皺眉,也不知道對方是因為自己囉嗦,還是不知道此事,展唐整理了一下思路,這才繼續啟口說出。

原來甄巧的父親甄勇,還有一個妹妹,早在年幼之時就被彆人收養,帶到了火星移民區。火星是地球移民最前站,也是科技與工業星球。早在百年前,地球所有聯邦國家,便統一把工廠遷移火星,使得火星城迅速的崛起。

其地位與地球隻差一步之遙,許多商人因為產業的關係,也逐漸移民火星城,而甄勇的妹妹甄靈,就是被一位火星城的商人收養。

時過境遷,在那位富商死去之後,給她留下不菲的家產,更是告知了她的身世,這讓甄靈突然想起了,小時候騎在哥哥的肩膀的場景,對於數十年未見的哥哥,心中也十分的牽掛。

就在幾天前,甄靈終於聞獲甄勇的蹤跡,自火星城匆匆趕來上京城。當得知自己嫂子重病之後,甄靈馬上聯絡了火星最高科技院,而且願意幫助甄勇一家人,遷移火星予以治療嫂子的重病。

“嗯,事情就是這樣,我估計巧兒他們應該回家,準備前往火星了。”

“彭院長,依照你的經驗,覺得火星科技院治療的希望是多少?”牧雲歌覺得這事情泰國詭異,衝著彭軍山開口問道。

“這,我也不好說,火星科技院彙集了,全銀河星域的科研人員。可是術業有專攻,我們第二人民醫院,作為上京城的頂級醫院,尚未可能治癒冷雲女士,何況火星科技院了?”

在彭軍山的心中,對於此舉並不滿意,第二人民醫院可是頂尖的醫院,這裡既然不能治癒冷雲,何況是源自母星的火星科技院了?

“而且我曾經因為冷雲女士的病情,請過我的老師張淩親自會診,就連他老人家也毫無辦法,解決冷雲女子的身體病情,隻能選擇保守的治療方案,繼續稀釋血液中未知的毒素,然後用於鍼灸刺穴的方法,使得病人嘗試復甦。可惜,哎,我們尊重每一位病人家屬的選擇。”

彭軍山還真是感到可惜,要是冷雲繼續選擇在這裡,不出三年之內,血液之中的毒素便會稀釋,然後請老師親自出手,也許冷雲可以真的康複。

“展唐你可知甄巧家住何地?”牧雲歌抬頭看向展唐。

“知道,我帶你去。”展唐也想見甄巧最後一麵,急忙點頭道。

“上車,六姐給二姐打電話,讓她調閱去往火星的宇宙飛船,什麼時間起飛?”

“好,九弟。”

眾人坐上車中,二姐牧雪的電話也打了過來,告訴他們馬上就要到了醫院門口,讓他們稍等一下。可是聞聽他們正趕往甄巧的家中,牧雪也是搖頭不已。

對於調閱宇宙飛船的事情,牧雪可不敢一點拖慢,直接給宇宙航空局打了電話。

坐在車上的牧雲歌,總覺的不安縈繞在心頭,幾次催促警衛加快速度,見到牧雲歌十分緊張,牧佳也隻好開口,讓警衛拉響警報一路衝過去。

上京城洛陽街,一輛飛速的軍車,伴隨著刺耳的警笛聲,這樣無法無天的舉動,也被迅速的向上報告。同時也牽動不少人,關注牧家發生了什麼事?

【求推薦,收藏。】

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