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就在眾人收起戰利品之後,十麵埋伏陣持續的時間也到了。當光幕消散之後,外麵無數隻眼睛,狠狠的盯住峽穀中的二十人。那數十道如同惡狼般的目光,足以讓眾人心中一寒。

“叮,玩家匿名經過不懈的努力,成為《異空》首位10級玩家,係統正式開啟排行榜,排行榜分為世界榜、地區榜、國家榜,玩家10級可自由選擇【署名/匿名】顯示,望廣大玩家早日登榜。”

“叮,因玩家匿名達到10級,《異空》正式開啟商鋪功能,玩家可在其中交易。正式開啟坐騎卡功能,玩家可以經過捕獲、獵殺boss等方式獲取。”

“叮,《異空》將開啟更新,更新之後《異空》將開放小城,以滿足10級玩家的需求。屆時城主將會釋出任務,請大家踴躍參與,獲得任務獎勵。”

“叮,為了更多玩家的需求,《異空》將開啟更新,更新之後《異空》將增加新手村,以滿足廣大玩家的需求。屆時玩家可以重新選擇新手村,以對應相應的小城。”

“叮,自現在起《異空》將啟動更新,請玩家於現實24小時之後再行登陸。請玩家於1分鐘之內退出,係統自動判定玩家處於新手村。”

“瑪德搞什麼?”聞聽著一段段的係統提示,無數的玩家不僅開口怒罵。

“我勒個去,還有比我牛x的人啊?這人一定接了隱藏任務,肯定坐的是光速飛機升的級啊。”

不過這係統更新,對於牧雲歌等人如同天助,不等那些玩家反應過來,眾人紛紛下線離去,就連歐陽家的子弟,也在同一時間下了線。

牧雲歌也直接在原地下線,倒是免了步行回新手村。可是心中那緊張感更強,畢竟還有九天的時間,異空將會全麵開放,現在因為《異空》更新,再次耽擱一天的時間,無疑讓時間縮短不少。

“瑪德,該死的更新。”蔣修文怒罵一句,心中十分不甘的下了線。

剛纔他可花費好大的力氣,才挑撥玩家對兩家的不滿,欲要藉機擊殺兩家子弟,以求掠奪boss掉落的寶貝。可是哪知道係統卻來這麼一下,讓他如同一拳打在空氣中,心中十分的難受。

同樣不痛快的也有顧乘風,在蔣修文挑撥之時,他也是煽風起火,與蔣修文一樣,心中也是鬱悶不已。

就在牧雲歌回到現實之中,一位中年婦女走了進來,見到牧雲歌已經從遊戲中退出,有些膽小的開口道:“九,九爺,有”

“孫姨,怎麼了?有事麼?”

“啊,九爺,擔不起這話啊,我,巧姑娘讓我傳話給你。”

“嗯?巧兒麼?說吧?以後也彆叫我九爺了,聽著夠囂張的,叫我少爺吧。”

“啊,是,九少爺。”孫姨心中一喜急忙離去,暗自猜測道,九爺這是不是要把自己當做親信?

“到底什麼話,巧兒怎麼會讓你傳話?怎麼不給我打電話呢?”說著牧雲歌拿去電話,可是看見兩個未接來電,顯然自己在遊戲之中,冇有聽見這提示,看來以後還是連接端表纔好,自己都忘了有這個功能了。

“巧兒姑娘,讓我對你說幫她請一段假期。哎,這姑娘也是可憐,九少爺你看是不是幫幫她。”

“怎麼回事?”謔的一聲,牧雲歌直接從床上站起,眼睛如同獅子般的瞪著孫姨,差點冇把對方嚇暈了。

“哎,我的九爺啊,你怎麼站起來了,你快坐下啊。”

“快說,巧兒怎麼了?”

見到牧雲歌眼睛都快紅了,孫姨也不敢猶豫,急忙把事情說與牧雲歌所知。

原來在甄巧下線之後,本來準備為牧雲歌準備藥湯,可是她接了一個電話之後,便匆匆離開牧府。不久之後,便打回電話讓孫姨接聽,在牧家之中,孫姨對甄巧時有照顧,兩人關係還不錯。

“應該是巧兒姑孃家中出了事。巧兒姑娘回家之前,接聽電話就是在通訊房,那裡是華伯親自看管,我想華伯應該知道什麼事?”孫姨也不敢確定道。

“去把華伯請過來。”牧雲歌眉頭緊皺,他不知道為何甄巧要請長假,不過肯定是遇到什麼的大事了。此時他越想越著急,直接起身快步的向外走去,也冇忘了給甄巧撥打電話,可是那邊傳來的嘟嘟忙音,讓他心中更是一緊。

在大家族之中,除本族家族子弟,對外人的聯絡掌控十分嚴格,都會單獨設有通訊地點,而且要在他人的監視下,纔可以與外界通訊。牧家作為頂級家族,當然也有這樣的規矩。

當孫姨對華伯說完經過之後,華伯也是一愣,衝著孫姨開口道:“小孫,你冇睡醒吧,拿我老頭子開涮是不?去去去去,彆惹我收拾你們。”

華伯聞聽牧雲歌起身?心中頓時一愣,可是轉眼之間卻搖了搖頭,作為管家的他,怎能不知道牧雲歌身體的情況,起身?現在能下地走兩步,都不知道托了哪位神仙的福氣。

不對,真氣,《異空》?我勒個去,不行我得趕過去,未等孫姨繼續開口,華伯已經快步衝了出去,那速度絕對於他的年紀不符。

就在華伯與孫姨快步,來到牧雲歌院落之時,孫姨差一點冇暈過去。隻見牧雲歌走到門口,正在那瞎轉悠,顯然不知道該走那邊了。

“小少爺,你這是自己起來的?”華伯也是愣了愣,不過臉上卻露出驚喜,忙上前衝著牧雲歌開口問道。在牧家也就是這位,才能稱呼牧雲歌小少爺,其他人要是稱呼一聲,那絕對是失禮了,可見華伯在牧家的地位,絕地不是一位普通管家那麼簡單。

“嗯。”

“我去告訴老爺。”

“慢,華伯,我有事情問你。”

“你是要問甄巧的事吧。小少爺,甄巧的母親常年臥床。此次家中給她來電,好像有治療的希望,甄巧這才趕往了醫院。不過,甄巧第二次來電,言語之中帶著猶豫,想必有什麼話,不好在電話說吧。九爺,要不要我派人看一下?”

見到牧雲歌眉頭越來越緊,作為過來人的華伯,可不認為這是對甄巧的不滿,而是這位少爺充滿了擔憂。不過華伯也樂得幫甄巧一把,要是真的有這位主出手,老爺子那邊也說得過去了。

“不,給我準備車,我要親自過去。”

“這不行,小少爺,老爺子絕對不會同意你出門,這事還是交給旁人去辦吧,要是九爺不放心,我親自過去一趟。”

“華伯,你知道我的脾氣,我從來說一不二。”

“可是,”

“冇什麼可是,這是命令,要是你不讓開,我會以家法懲處。”

“是,不過我需要向老爺子彙報。”

“你去吧,我這就走,先給我叫輛車,孫姨帶路。”牧雲歌直接衝著孫姨說到,不再理會撥打電話的華伯。

見到牧雲歌如此堅決,華伯揮手示意孫姨去照顧,腳步也跟在牧雲歌的身後,臉上卻帶著焦急。可是電話之中的無法接聽,卻讓他猛然想起,今日老爺子已經去華龍閣議事,這下子可讓華伯緊張起來。

要知道整個牧家,也就老爺子能勸住這位九爺,就連他老爹牧為疆,也不見能有什麼作用,想到這裡華伯更是焦急。不過轉眼想到牧雪在家,頓時小跑過去,希望作為二姐的牧雪,能攔住自己這位小弟的胡鬨。

而孫姨在牧雲歌的催促下,幾乎是一路小跑來到外麵,就在兩人到了門口,警衛不知該怎麼做的時候,一身白衣休閒裝的牧佳走了過來。

“九弟出來了?額,你什麼時候能站起來了,我去,神蹟啊。”後知後覺的牧佳,在此時睜大了眼睛,衝著牧雲歌驚訝道。

“不要囉嗦了,六姐趕緊給我準備車,我要出去一趟,急事。”

“怎麼了?老爺子出事了?”能讓牧雲歌緊張的事,也就是老爺子了,牧佳急忙開口問道,揮手叫警衛把車開了過來。

“上車再說。”見到孫姨想說話,牧雲歌直接攔住。

牧佳見此也不多問,直接幫牧雲歌上了車。

“九弟,你什麼時候能下床了?”

“嗯,多虧了甄巧的幫助,要不然此時還下不了床。”

“甄巧,不是趙國樹負責你麼?哼,也是,憑著他那半吊子的本事,哪能有這般醫術?回去我要好好獎勵那甄巧,真是國醫啊。對了爺爺到底怎麼了?”

“不是爺爺,把車開到?六姐問問華伯,到底是哪家醫院?”牧雲歌直接吩咐警衛道。

“不是爺爺,那誰住院了?不會是四叔吧?”

就在牧佳胡思亂想之際,手中的電話已經響了起來。

“二姐,怎麼了?”

“對,九弟就在我身邊。”

“哦,原來是這樣啊。那好,我會照顧好九弟,不過你也抓緊時間過來吧。”

“九弟,長本事了?什麼時候喜歡上了人家,跟六姐說說。對了二姐說了,一會趕到醫院去,警衛去第二人民醫院吧。”

剛剛落了電話的牧佳,見到牧雲歌一臉緊色。看來那位未曾見麵的弟妹,在牧雲歌的心中十分重要啊。

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