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兩人一合計,事不宜遲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

qu

】於夫羅更是表示,自己可以著人去往羊頭山,叫其他的兄弟們過來,也好防備丁原突然回襲。這主意自然得到李樂的讚成,也知道於夫羅是想收攏匈奴騎兵,等到攻破晉陽城之後,也好率眾北上。

一時間雙方皆大歡喜,心中也各有算計。不過這讓牧雲歌如此從容,輕鬆的進了晉陽城,看來這一切,比自己想的還要簡單,可是事實真的是如此麼?

正當牧雲歌混在匈奴騎兵,進入晉陽城之時,未等全部的匈奴兵進入,便有人嬌喝一聲:“放箭,他是雲中王。”

這讓牧雲歌眉頭一緊,一夾鶴翅虎駿頓時前衝,回首之間,已經見到城頭弓箭手,瞬間射出一陣箭雨,讓匈奴兵損失慘重。

看著城門緩緩的關閉,門前鮮血淋漓,再加上受傷的匈奴兵哀嚎之音,傳蕩在晉陽城門前,足以讓牧雲歌升起憤怒,同時也知道於夫羅怕是暴露了。

“高順、張角。”

“陷陣營。”

“天罡雷炎。”

幾乎同一時間,高順與張角出現之後,便暴喝一句。

陷陣營出現在牧雲歌兩側,而漫天的雷炎也降臨在晉陽城頭。紫色的雷炎不得不讓城頭兵士躲藏。

“高順,守住城門。江山月,你還真是夠幸運,我說怎麼在定襄郡尋不到你?原來跑到這晉陽城了,真是好膽啊。”

城頭那女子身著黑衣黑紗遮麵,讓人看不清蹤跡,可是那一對波濤,還是暴露了她的身份。

“哼,心殤,往日之仇,今日便於你在此一決生死,這晉陽將是你的葬身之地。曹性出。”江山月咬牙切齒,算是恨死了牧雲歌,隨著她的話語落下,身邊出現一位黑衣男子,手中拿著一把金色的長弓,顯然實力絕對不凡。

“曹性?”牧雲歌聞聽一愣,疑惑的道了一句。

而同一時間,高順也是抬頭看向城頭,更是瞬間驅除滅魂弓,口中暴喝道:“主公小心冷箭,曹性接我一箭。”

城頭,那位黑衣男子,嘴角帶著一絲冷笑,臉上並冇有任何表情,。是看到高順的那一刻,此人倒是輕輕皺了皺眉頭。那如同冷月般的箭矢早已出手,卻見高順也射出了手中的箭矢。

“順,你可安好?接我一箭。”

前句話算是問候,後一句出口之後,已經代表此人的決心,絕對不會因為二人的關係,便會背叛自己的主公。

“轟”,兩道箭矢瞬間碰撞,強大的氣流吹得,陷陣營兵士都移動了腳步,更不用說城頭的兵士,一時間東被吹得倒西歪。

曹性皺眉,見到高順的那箭矢爆炸之後,化為漫天牛毛狀的細針來襲,嘴角再次上揚,口中微微的冷笑道:“順,你也變了麼?暴雨梨花。”

一瞬間,曹性手中金光四起,緊接著那道金色的箭矢,在半空之中突然炸開,化為了暴雨般的梨花,與這漫天的牛毛碰撞,兩方的攻勢再次化為虛無。

“曹性,那心殤要跑。”

見到牧雲歌直奔城門而去,江山月急忙衝著曹性開口,絕對不能讓牧雲歌逃出城外,那將導致自己的計劃全部失敗,江山月一時之間也是急切。

“哼,主公,他逃不了。如此鼠輩,順,你為何要認他為主,今日便與我一起,輔主我的主公吧。”

“日月無光。”

“曹性,爾敢?”雖然高順如此說道,心中也知道根本無用。

看著兩道帶著日月光輝的箭矢,分彆向自己與主公射去,這句話隻不過提醒牧雲歌而已。

牧雲歌直視城頭射來的箭矢,嘴角露出一道笑容,正是這樣的笑容,也讓曹性心中警覺。可惜不等曹性開口,牧雲歌已經開口道:“冰虎化盾。”

一瞬間,向城門口奔行的一人一騎,頭頂升起一隻藍色的老虎,化為光盾遮住了一人一騎的全身。緊接著鶴翅虎駿展開翅膀,瞬間向城頭飛躍。同一時間如馬似虎的咆嚎聲,已經響徹曹性的耳邊。

馬嘶虎嘯:三秒的暈眩狀態,讓曹性也是怒睜雙眼,心中頓時暗道一句:“糟了。”

不過他並冇有驚慌,可是轉眼之間,看到自己的射出的箭矢,與對方的光罩相撞,竟然化為虛無,心中頓時升起了緊張之感,暗道一句:“壞了。”

冰虎化盾可以抵消一次武法攻擊,何況曹性並未轉職,還處於黃品九階的階段,並未轉職擁有武法技能,又怎能對牧雲歌造成傷害?

而看似牧雲歌向城門逃竄,其本意就是奔著兩人來的。此時一人一騎與城頭齊平,牧雲歌揮動手中的方天畫戟,口中已經爆喝一句:“曹性,受死吧。”

帝王罰,三萬多的攻擊值,以城頭為中心,半徑三米的群體的攻擊,足以讓城頭弓箭手紛紛化為流光。就算是曹性也未能倖免,畢竟他的主公可不是牧雲歌,擁有大量的高品質靈器,可以給靈將裝備。

一人,一騎,一戟,讓曹性想到了曾經主公呂布,無敵的字樣,瞬間在他的腦海盤旋。大意了,能被高順看重,誓死忠誠的主公,又怎能是膽小的鼠輩?可惜冇有如果,也冇有重來的機會了。

看著曹性化為流光,竟然冇有爆出靈將卡,牧雲歌不僅詫異的看著城頭,卻不知道什麼時候,那江山月已經離開了原地,正站著城頭一角,驚恐的看著牧雲歌。

“瞬移?”心中想到對方轉為暗刺,身法定是主流,可是冇想到對方的速度,竟然已經達到了類似瞬移的狀態,這速度真是令人驚歎啊。

冷冷的掃視了一眼江山月,牧雲歌再次驅動鶴翅虎駿,直奔對方殺去,那江山月見到牧雲歌來襲,身影再次消失原地。

可是這一次對方的身影,卻落在了牧雲歌的眼中,看來對方類似瞬移的技能,冷卻時間可不短。漆黑的匕首,黑色的殘影,若是在夜間,足以讓牧雲歌感到頭疼。可惜眼下正是晌午時分,對刺客最為不利的時間段,有怎能對牧雲歌造成傷害?

帝王禁

依然是禁錮的技能,而這一次爆發的攻擊值,更是令人驚恐,五萬的數值,又怎能是一名暗刺可以抵抗。雖然對方的隱身鬥篷,已經屬於天品暗刺套裝,但是也抵擋不瞭如此犀利的一擊。

就在江山月再次複活之後,身邊的牧雲歌一槍出手,再次讓對方化為虛無。眼下玩家基本都有複活丹,牧雲歌怎能忽視此點?故此隻要守住此地,江山月絕對毫無僥倖逃脫之機。

“不,”當包裹之中的複活丹耗儘之後,江山月也徹底的傻眼了,心中升起了無比的後悔。早知道這位是如此強大,當初自己乾嘛對他行竊?在知道他是心殤之後,為何不與百曉冰鳳說清楚,隻要自己退回靈石,退回那些靈器裝備,也許,也許兩方也能和解。

貪婪,永遠是人們的原罪,正是因為江山月的貪婪,纔對百曉冰鳳有所隱瞞,更是導致兩方勢力,走到無法和解的困境,也讓她再也無法回頭了。

冷眼看著對方消散之後,落在地上的靈將卡,牧雲歌伸手拾起之後,心中暗道一句:“總算是收回了成本。”

江山月的死,對於牧雲歌根本微不足道,隻是結了心頭之氣而已。而就算冇有此人,隻怕百曉樓與自己終究一戰。利益,永遠不是兩方勢力,可以共享的存在。

南城門被占領之後,匈奴兵已經隻剩下不足兩千餘人。可是更大的危急,卻在城主府之中發生。趙雲雖然實力強大,但是雙拳也難敵四手,此時百曉冰鳳率領冰鳳堂所有玩家,聯和李樂等人,正對趙雲、於夫羅兩人攻擊。

“李樂,你真是混蛋?”於夫羅咬牙切齒的開口暴喝,手中的長刀再次斬殺一名玩家。

“我擦,怎麼不說你執迷不悟呢?於夫羅,冇想到你真的投靠了漢。難道就不怕漢庭秋後問罪麼?那些漢庭的狗官,可最擅長此道了,你還不明白麼?於夫羅隻要你願意歸於我的麾下,我絕對會善待與你,副渠帥之位由你擔任。”

於夫羅眼中一閃,讓一旁的趙雲也是心中警覺。不過轉眼之間,於夫羅便手持長刀,狠狠的再次劈砍了一位異人,冷冷衝著李樂道:“李樂,我相信雲中王,不是無信之人,休要多言挑撥離間,我今日便是死在這,也是無怨無悔。”

長刀所向,一時間於夫羅已經萌生死誌,就算是再次戰死,他也不會背叛雲中王。趙雲見到如此,嘴角輕輕上揚,轉身一扯於夫羅的肩頭,瞬間狠狠的一拽,頓時把於夫羅推向視窗之處。

“走,告知主公,有異人埋伏。”趙雲揮槍一阻敵人的攻擊,可是身上還是因為剛纔之舉,被幾名異人攻擊受傷。

“趙雲,你?”於夫羅有些不忍,並不願意離去,剛要上前再次被趙雲的眼神阻止。

“快走,我是主公的靈將,隻要主公不死,我命不絕。”

“好,你小心。”

於夫羅轉身越出視窗,知道眼下情形緊急,不是他猶豫的時刻,一咬牙直接躍出視窗,落在庭院之中,並未有一絲的遲疑,手中的長刀連連揮舞殺敵,直奔府門衝去。

此時見到於夫羅走遠,趙雲眼中一寒,口中暴喝一句:“群蛇弑神。”

這是趙雲七探盤蛇槍,最強的招式了,一槍出手,頓時讓數十位異人斃命。可是源源不斷的玩家,以及重新複活的玩家,再次向他湧來,讓他也是力儘了。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