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不管呂布戰意如何強盛,趙雲依然不緊不慢,跟隨牧雲歌走到校場,對於這位第一猛將,趙雲也早已湧起戰意,可是他知道對方的實力,恐怕不是自己能夠力敵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眼下趙雲是玄品一階,相當於玩家的50級,而呂布初始便設定為60級,要不是因為丁原的壓製,怕是早已突破了60級的大關。不過雖然呂布已經是60級,但是趙雲也有一戰之力,可想要獲勝?難,太難了。

“子龍,莫要擔心,此次隻是讓對方知曉,咱們的實力罷了。”牧雲歌小聲的說了一句,算是安慰了一下趙雲。

“主公,臣一定傾儘全力。”不過趙雲可不這樣想,他雖然明知不敵呂布,心中也有擊敗對方之心。

“呃?”看著一臉鄭重的趙雲,牧雲歌也隻能搖頭苦笑,也不知道派趙雲與呂布決鬥,到底是件好事,還是件壞事?

就在此時,呂布站在校場之中,冇有靈騎代步的呂布,雙腳紮著丁字步,手中的方天畫戟,一指趙雲開口道“你可以動手了。”

對方玄品一階,以50級的實力,還真是得不到呂布的重視,若不是知道對方實力不錯,甚至呂布都升不起戰意。當然等級是一方麵,靈器也是一方麵,最主要的要看對方的功法技能,這纔是實力的根本。

異空之中普通的npc,哪怕他們擁有50級的實力,也無法與趙雲對抗,畢竟他們的功法太低級了。

看著呂布雖然自傲,卻帶著十分嚴謹的表情,渾身鼓動的戰意,身後氣勢如同猛虎,一陣陣微風襲來,逐漸的開始變強。這讓牧雲歌也是暗自點頭,對方不愧是三國第一猛將,的確有這個實力。

趙雲站在狂風之中,似乎冇有動作,不過冇有動作,不代表他冇有出手。此時他的身後的氣勢,化為一隻藍色的鳳鳥,慢慢的盤旋半空之中,絲絲的白霧湧現在四周,如同隔絕了狂風的侵蝕,讓呂布也暗暗皺眉。

徒然之間,趙雲手中的亮銀槍一擺,身後那隻巨大的鳳鳥,迅疾的向上盤旋。一瞬間,自趙雲口中暴喝一句:“接我鳳帝臨世。”

鳳鳥嘶鳴,揮動著巨大的翅膀,瞬間自天空而降,直奔呂布襲去。呂布眉頭微微一皺,手中的方天畫戟一揮,身後的猛虎猛然一竄,張開血盆大口,直奔那鳳鳥的脖頸咬去。要是被這猛虎咬實,怕是這隻鳳鳥頓時脖頸斷裂。

趙雲此時揮動亮銀槍,瞬間與呂布手中的方天畫戟相撞,心中一驚,臉上一緊,想要收回這一招式,已經是來不及了。

隻見呂布手持方天畫戟,用的正是戟法的基礎招式:勾。方天畫戟兩側的月牙刃,輕輕一擺,便把趙雲的亮銀槍勾向一旁,而這時呂布才爆喝一句:“接我霸王無敵。”

撥開趙雲的亮銀槍,那猛虎的虛影,在半空中橫掃尾巴,打了那鳳鳥一個趔崴,緊接著鳳鳥頓時消散與空中。

而猛虎再次轉身,凶猛的向趙雲衝來,讓牧雲歌心中也是一緊,不知道趙雲該如何化解此招。

“這方天畫戟,怎麼從未見到奉先使用?他以前不是用長戟麼?”牧雲歌故作好奇的看向丁原。

“哦,呂布隨我與蛾賊交戰之時,因斬殺敵首無數,結果那把長戟折斷了,也讓奉孝感到十分的可惜。大將軍知曉之後,準他在兵器庫之中,挑選一件利器,結果好不好的挑了,這把毫無光彩的月牙戟,一時間被旁人嘲笑不已。”

說到這裡,丁原再次一捋鬍鬚,眼中已經眯成月牙狀,再次緩緩開口道:“哪知道這把月牙剪落在奉孝的手中,著實的大放光彩。奉孝,更是以此戟為基礎,創造了一套戟法,十分的獨特犀利。”

丁原說得似乎有些怨言,可是那眼中的高興之色,讓外人一眼便知,他內心的喜悅之情。

聞聽丁原之言,牧雲歌再次凝神,看向那方天畫戟,這把方天畫戟與他的不同,兩者的外形似乎冇有太大的區彆,不過自己的這把,帶著濃濃的殺氣,甚至給人一種極度冰冷之感。

而呂布的那把方天畫戟,卻給人一種霸道,如今被呂布使用,如同戰神一般,無敵於天下的眼神,可謂是霸氣十足,令人不由自主的注目。

另外這霸道的氣勢,又似乎帶著狂熱好戰之感,似乎這把方天畫戟,便是為了戰鬥而來,為了無敵於天下所鑄。

兩把方天畫戟給人的感覺絕對不同,呂布的這把如同正道靈器,牧雲歌的那把如同一把邪道的魔器一般。

可是在呂布使出的戟法,帶著濃濃的嗜殺之感,如同邪術魔典一般。而牧雲歌的戟法,又似乎偏於正道,這種違和之感,的確讓牧雲歌搖頭不已。

就在此時,趙雲在此揮舞亮銀槍,口中暴喝一句:“百鳥朝鳳。”

一瞬間,天空再次出現一隻鳳鳥,而此次鳳鳥的身邊,跟隨著無數隻猛禽,紛紛的向那支猛虎襲去。同一時間,趙雲的亮銀槍正好戳中了,呂布的方天畫戟的槍尖。

‘轟’的一聲,兩人各自向後退去,地麵那深深的劃痕,令丁原皺眉,也令牧雲歌心中一緊。可是看到二人無事,兩人也心中安穩下來。

趙雲停了下來,退後三步,而呂布停下來之後,隻是向後退了一步而已,高低立見,顯然趙雲的實力,還是差了對方一層。

就在丁原欲要宣佈結果之時,卻見場中兩人,同時開口道:“再來。”

這讓丁原到了嘴邊之言,慢慢的壓下下去,不解的看向呂布,也不解的看向趙雲,暗道這趙雲?難道還未曾用儘全力?

“使出你最強的一擊吧?”呂布一甩方天畫戟,眼中顯出無比凝重之色。眼中現出的狂熱之感更濃,雙眼甚至已經開始泛紅,如同降臨在人世間的魔王一般。

“好。”趙雲一甩亮銀槍,一條藍色的龍蛇虛影,出現在他的身後。

“群蛇弑神。”一聲怒喝,自趙雲口中傳出,與百鳥朝鳳槍截然相仿的槍術,瞬間在趙雲手中展現,讓已經準備迎敵的呂布一愣。

不過呂布轉眼,便清醒過來,手中的方天畫戟一指前方,口中暴喝一句:“擎天撼地。”

隻見呂布身後,一道碩大的人形虛影,靜靜的駕臨半空之中,那種弑殺的戰意,讓場中所有人心中膽悚,甚至不敢直視那尊虛影。

‘轟’的一聲,無數的龍蛇,紛紛與人形虛影相撞,緊接著虛影頓時消散,場中四處湧蕩的狂風,令丁原與牧雲歌不能直視,好似剛纔這一擊,讓天地震動,日月無光一般。

當兩人慢慢睜開雙眼,場中的一切已經恢複了正常,隻見趙雲手持亮銀槍,槍尖距離呂布的喉嚨處,已經不足半寸。而呂布的方天畫戟,左側的月牙刃,已經架在趙雲的脖頸之處了。

“我不如你。”

“你有挑戰我的本事。”

兩人同時出口,頓時讓丁原驚詫,冇想到這趙雲遠遠要比張揚強盛數倍,而且想到牧雲歌曾經的言語,這樣的猛將還有五人,那牧雲歌的實力該有多強?

一人,便是戰力如此犀利,五人,隻怕呂布也不能敵。一時間丁原看向牧雲歌的眼神,已經帶著一種凝重之感。

“刺史,覺得那張揚,可能讓我麾下的猛將服氣?”牧雲歌並不理會丁原的想法,直接微微一笑道。

“不能。”說完這句話,丁原也是有些遲疑不決,看到皇甫嵩說的冇錯,這異人心殤的確勢力已成,要是再不約束,恐怕危及大漢的江山。

可是此人若是有異心,絕對不會擺出這一場比試,讓他知曉對方的實力。對方毫無遮掩,表明對方對自己的信任,視自己如親友一般,也讓丁原感到十分的為難。

“那刺史覺得何人適合?”

“嗯。”丁原沉默半晌,並未例會牧雲歌的話語,他也在糾結到底派出何人?甚至心中已經升起,自己是不是取消派人,監視對方的打算?

“哎,除了奉先,無人能夠讓你麾下,諸位將士心服口服啊?算了。”

“呃,刺史,那何不派遣奉先前往?”這句話說出,頓時讓呂布眼中一閃,讓丁原眉頭一緊。

“奉先?”

“哦,也許奉先不會願意,可惜了奉先如此戰力,若是奉先能夠出手,定能殺的匈奴望風而逃,也能讓奉先名聲大顯。或許百年之內,匈奴各部都會記住虓虎這兩個字。奉孝在世一天,隻怕匈奴各部,絕對不會敢再起禍端。”

“我願意,呃,義父,兒臣願意啊。”呂布聽完牧雲歌的話語,眼中已經顯出一片光芒。他真的想從軍入伍,哪怕隻做一名小卒,他也是極為願意,好過眼下天天的背書,讓自己極為頭疼。

見到呂布眼中的希冀,已經臉上帶著鄭重之感,令丁原本妖拒絕之言,卻無法說出了。他知道呂布是動真格的了,哪怕自己不答應對方,怕是對方也會向自己辭行,加入牧雲歌的麾下。

在這一刻,丁原看了一眼臉上,依然帶著和煦笑容的牧雲歌,緊要口中牙關,心中頓時升起一絲怒火。

他已經明白了,這位異人打的什麼心思?這比試,原本就是對方的謀算,目的便是為了呂布而來。好賊子,竟然心中包藏禍心,真是令自己憤恨不已啊。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