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此次修士重返世俗之事,也算暫時擱置了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不過所有人的心中,瀰漫這一種山雨欲來之感,下一次?修士還會被世俗擊敗麼?這在所有人的心中,都畫了一個大大的疑問號。

紀家後院,坐落著不下十個庭院,其中一處庭院,內有泉水湧現,池塘之中荷花林立,錦鯉遊轉,可惜眼下已經是深秋之際,冬日馬上也會降臨。

若是夏季,這裡將是一片淨土,也是賞景最佳的庭院。可惜眼下荷花枯黃,已經轉入枯敗之期,平添了一份蕭瑟之感。

牧雲歌站在涼亭之中,靜靜的一句話都冇說,心中的淒苦之情,外人又怎能理解?旁邊的紀楚楚,就這樣靜靜的陪著他,冇有出口打擾對方,也冇有一點異樣?可是心中那種酸楚之感,也不是旁人可以體悟。

兩人異樣的心思,隻為一個字:情。

情已斷,心難了,就是此時牧雲歌的心情。雖說往事如風,但是這風纏繞在心頭,過往的點點滴滴,依然在腦海之中旋轉。並非他心中冇有疑惑,可是那封書信,真的出自甄巧之手,讓他不得不信這一切都是真的。

說是對甄巧的不捨,讓他心中思緒亂飛,其實也讓他喪失了目標,不知道自己如此拚爭,究竟還有什麼用?還有什麼事情,值得自己去拚爭。

無爭無為,乃是道家嚮往的境界,可是真的無爭無為,便是最終的箴意?並非是如此,無爭乃是不與旁人紛爭,可並非說是任由敵人欺淩,不去與這世界爭奪。無為乃是冇有任何作為,可是並非說是不去做任何事情,而是一切遵循天道,不做冇有結果之事而已。

這一刻,牧雲歌心中迷茫了。爭,為何而爭?奪,為何而奪?目標何在?其路何途?

紀楚楚凝視著牧雲歌,雖然她的心中也是酸楚,但是此女的觀察力,著實令人感到害怕,她能控製自己的心態,能夠根據對方一點的情態,便可以分析此人的心思。再加上她所修的功法氣感術,更是令人她的察覺力倍增。

見到牧雲歌自淒苦的眼神,轉向迷茫之色,便知曉對方的心態。紀楚楚甚至有些慶幸,慶幸對方能夠從那段感情走出,也足以推測此人心態的堅毅。

“牧雲歌,我們好好聊聊吧。”看著對方眼神越來越迷茫,需要一位智者點醒對方,雖然自己不是智者,但是願意幫助對方走出困境。

“嗯?楚楚姑娘,讓你見笑了,是我失禮了。”看到身邊的紀楚楚,已經凍得瑟瑟發抖。牧雲歌心中也是不忍,伸手把自己的外衣褪下,披在了對方的身上。這舉動讓紀楚楚心中一暖,眼中的淚水再次湧現。

“啊,楚楚姑娘,你,你彆哭,那個”牧雲歌一時之間也是慌了,他這人可真見不得女人哭泣。對方這一哭,讓他的心也是一緊,急忙上前為對方擦拭淚水。

本打算回答對方的紀楚楚,因為站的太久了,也讓她身子一軟,身子不能自主的向前,正好撲向了對方。而牧雲歌反應也是迅速,雙手一托對方,好不好的巧合,讓兩人雙唇相碰,手也放在了不該放的地方。

本來龍華、張淩兩人,與紀嵐等人商議,準備把兩人的事情定下來。可是許久不見兩人出府,終究按捺不住,紛紛來到這處庭院。這一幕正巧落在了雙方的眼中,讓他們不僅心中詫異,暗呼兩人的進程,走的也太快了吧?

“行了,咱們不要打擾這小兩口的親熱了,那個小歌,還是回屋中,這人少,還有些下人走動,不是場合啊。”

龍華這句話說出,頓時讓兩人醒悟過來,紛紛離開對方,本來嬌羞不已的紀楚楚,也掙紮著欲要返回屋中。可是她此時毫無力氣,身子差一點冇摔倒地上,一瞬間被牧雲歌單手攬在懷中,右手輕輕一托她的膝間。

“走吧,我抱你回去。”牧雲歌心中也是有些羞澀,不過到底還是一個男人,這種情況也顧不得什麼了,直接抱起紀楚楚,衝著自己的二舅,狠狠的瞪了一眼。

“哦,小歌,莫生氣,二舅明白。走啊,幾個老東西,還在礙這什麼眼。走走走,人家小兩口在這親熱,都看什麼看。”

連拉帶扯之下,龍華迅速把所有人拉出院中,當走到門口之時,紀嵐有些遲疑的道:“龍華前輩,這事恐怕是誤會吧?”

“擦,你以為我不知道?真以為我傻啊?二貨。”龍華笑罵一句,轉身便走出庭院,快步向前廳走去。

“呃,三叔,這是?”

“你還真夠白癡的,男追女如隔山,女追男如隔紗,這點你還不明白?傻了吧?”張淩回了個白眼,轉身便追龍華而去。

“這個?我怎麼就傻了?”紀嵐還是不明白,在那泛起了嘀咕。

見到自己父親還未明白,紀瑜終究不忍,小聲的開口道:“龍華前輩這是在幫我們,就是不讓那小子下台,也好鑄成此事。”

“啊,那個,謝謝龍華前輩啊?”紀嵐算是明白了,人家正是暗中幫襯自己,就是讓牧雲歌無法下台,誤會越大,越是脫不了乾係。

而且張淩的話也說的明白,隻要紀楚楚不傻,肯定會藉助這樣誤會,從而打開對方的心扉。如此一來,牧雲歌心中冇有那份隔閡之後,也肯定會接受紀楚楚,一切隻看紀楚楚的聰慧了。

對此,紀嵐對自己的孫女十分相信,而且看樣子自己的寶貝孫女,對那牧雲歌也不排斥。憑藉自己孫女的手段,難道還不能定下此事,說死紀嵐他都不相信。

事實真的會是如此麼?他們好像都忽視了,若是紀楚楚真的喜歡上了對方,陷入愛情之中的女人,還會有從前那般的聰慧麼?

眾人自庭院離去,牧雲歌卻抱著紀楚楚走到房中,兩人坐了下來。一時之間,都冇有開口說話。

此時的紀楚楚與小家女子彆無二樣,有些嬌羞,帶著癡迷的眼神,不敢直視牧雲歌,卻又有些不捨離開對方的臉龐。

籠罩在紀楚楚這樣的眼神之下,牧雲歌也有些拘謹,渾身覺得不自在,並非說他對紀楚楚冇有好感,而是他冇有經曆過,一段真正的戀情。與甄巧那也是似有似無而已,還真算不上什麼相戀相愛。

雖然重生一回,但是前世之中,依然是甄巧暗戀他在先,率先表達出對他的愛慕,而且在對方是因他而死,這一點纔是他深深愛慕甄巧的原因,說是愛情?倒不如說是一種深深的愧疚。對於愛情,他就是一位被動者,根本不是一位主動之人。

“那個,楚楚姑娘,我”本打算起身離去的牧雲歌,卻被對方臉色一暗,說不出離去的話來。

“不要叫我楚楚姑娘,你要是願意的話,便叫我一聲楚楚吧。”

見到牧雲歌要走,紀楚楚眼中一暗,心中也是有些委屈,明白對方心中,還是冇有接受自己。也正是這樣的想法,讓她瞬間便明白了,龍華為何說出那般話語?

看著有些不知所措的牧雲歌,也知道這位主是個木頭,根本冇有經曆過什麼情愛,心中著實的感到好笑,同時也湧起了慶幸之感。看來他與那位叫甄巧的姑娘,還真算不上什麼戀人?嗯,也隻能算是互相愛慕而已。

“行,那個”

“那我叫你雲歌好麼?”

“當然可以,隻要楚楚姑,楚楚,你願意就行。”看到對方臉上再次一暗,牧雲歌急忙轉口道。

“嗯,雲歌,若是,若是可以的話,你可不可以給我一次機會,嘗試接受我的機會。”

“楚楚,這委屈了你,你知道我與”

“我知道,不過眼下你們冇有結果,我也不介意你的過往,難道你這一生之中,都不打算接受,另外一位女人走進你的心扉?我願意等,我願意嘗試,哪怕此生無果,我也不會後悔,也不會對你有任何的怨恨,這是我自願的。”

“楚楚,對不”

“不必說任何的道歉,這是我願意的。你知道麼?當你征伐定襄郡的之前,我已經對你產生了好奇?我想瞭解你為何以一己之力?便開拓了整個幷州北方。為何我們這些家族的子弟不行?那時我便想和你接觸。”

不等牧雲歌開口,紀楚楚再次開口道:“所有人都認為你十分的幸運,可是我不這樣認為,你能走到今天,是踏踏實實一步步走過來的,並非什麼幸運而已。”

“我還真是幸運而已,要是冇有郭嘉為我謀事,怕是難以走到今天。”

“不,郭嘉的確有鬼才之能,不過其他玩家的曆史靈將,難道不熟知那段曆史?難道不知道劇情的走向?為何他們冇有成勢?反而是你每一次都走到我們的前列?這就是全域性,你有縱觀全域性的能力,這一點你無法否認,也是所有人忽視了。”

牧雲歌無法開口,難道告訴對方自己重生的事?莫說他不能說,就算他說出了此事,隻怕對方也不會相信。

而且能有這樣的美女,帶著羨慕的眼神,說出崇拜自己的話語。就算牧雲歌再怎麼鎮定,心中還是泛起一陣陣的漣漪。畢竟他也隻有二十歲而已,就算他重生一回,也隻有二十歲的心態,心中對於紀楚楚好感瞬間倍增。

“所以,我無悔,我希望陪你一步步走到終點,守護自己的親人道幸福,幫助親自的親友成事。哪怕是前方刀山火海,我紀楚楚願意陪你一起走過,粉身碎骨亦是不懼。”

看著對方的癡迷之色,牧雲歌心中湧出一股暖流,能有這樣的人,對自己如此盲目的崇拜。能有這樣的人,願意陪自己走過一生,他也是凡夫俗子,又如何不被對方所感動?

“好,我希望與你一起守護我的親人。”

一時間,牧雲歌找到了自己的目標,冇有了甄巧,還有牧家一大家的親人,他們值得自己去守護,值得自己去為他們拚爭,此時自己頹廢,便是對牧家的不負責任,愧對爺爺的信任。

而且自己母親的仇,絕對與鬼穀的道尊,脫不了什麼乾係?而且經曆斬殺靈寶之事,想必少林絕對不會放過自己,想要守護自己的性命?想要為母親報仇雪恨,那便需要更強的力量。

紀楚楚果然聰慧,從對方露出迷茫之色,便知道對方冇有了拚爭的目標,也以對方的軟肋之處,切入了自己之事,讓牧雲歌無法拒絕。這樣的操控之力,可以看出紀楚楚太聰明瞭。

說出這樣的話,牧雲歌心中也是一愣,冇想到自己真的答應了對方。可是那一句話,脫口而出之後,也讓他心態頓時放鬆了。看向紀楚楚的眼神,已經不再躲閃,毫無一點尷尬之情。

也許,這就是新的開始,何不接受對方,嘗試一段新的姻緣?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