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就在那位修士跑到院中之時,無數家族正圍繞在自己主子麵前,卑躬屈膝差一點冇跪在地上,舔人家的腳趾頭了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其中一位黑衣女子,冷冷的看著這一切,臉上的冷意如同冰霜一般,自打她從小世界出來之後,心中總是不寧,好似生死之間危急,讓她無法顯出一絲笑容。要知道修士本就順天而為,對於生死之危都會有些警覺,故此此女願意相信,這就是上天對自己的警醒。

看到那位修士倉惶而出,臉上顯露著高人一等的姿態的修士,頓時失去剛纔的笑容,紛紛眉頭一緊,其中一位更是高聲開口道:“塗白,是誰傷了你。”

未等話音落下,此人已經來到那修士麵前,伸手一搭對方的手腕,驚恐的看向對方,小聲的道了一句:“勢?”

“嗯。”

“凡人?”

“嗯。”

‘嘶’此人倒吸了一口冷氣,算是徹底被震驚了,手中拿出一枚散發著玉質般光芒的丹藥,伸手塞到了對方的嘴中,好似怕對方拒絕一般。

兩人的動作就在眨眼之間,便已經來到眾多修士的麵前,剛纔的話早已傳到眾人的耳中,有人鄙視,有人震驚,有人則是冷漠,似乎這位塗白的性命,根本與他們無關。

事實也的確如此,此次小世界派遣四位天尊,其他之人都是天尊之下的修士,天尊在小世界尚是平民,而這些修士便是小世界的奴仆。死?對於他們來說太平常了,他們的身份地位,都不如天尊之上的道士,豢養的一條靈犬。

“王嬋師姐,你看此事?咱們是不是應該出手,打壓一下那些凡夫俗子?莫要讓他們以為有了點靈氣,便可以對抗於我們?”王嬋此次算是領隊,故此有些事情,還是需要她來做出決定。

天尊也有上下高低之分,王嬋比他們修煉的時間好久,兒時修煉的友伴,早已成了道士,可是她卻一直停留在天尊之列。這與當年龍華追殺,施展的龍族秘術大有關聯。同時也證明她的資質很差,很差。

剛纔問話之人,雖然說得謙虛,但是已經替王嬋做了主,他出自與三門之列,地位遠遠要比王嬋高出很多,所有人都以此人為首。其實王嬋隻是傀儡而已,隻怕是有心人為了監視她而已,對,就是監視她。

正是因為王嬋想到了此點,臉上徒然的變色,莫不是自己已經被道尊捨棄了,為了還當年龍族一個說法?

“陰寒厲你可以派人去看看,若是我的話,咱們還是不要理會他們,直接在這世俗設立分部,招人納入我們門派就是。”

這句話王嬋說得隨意,心中確實在試探對方,若是對方真的與龍族有聯,想必不會輕易放過自己,也絕對不會允許自己,脫離了他們的視線。

回神看了一眼,自己身後不遠處的一名男子,隻見此人極度的冷漠,似乎就是木頭人一般,根本從對方的臉上,冇看不出一絲的異樣?更讓王嬋心中摸不著底,不知道本門是不是早已放棄了自己。

“那哪行?道尊已經說了,還是不得驚擾世俗,慢慢的從這些世家入手,要不然世俗一亂,我們小世界也會受到影響,更不用說龍族與鳳凰族是否答應了。”

一句話堵死了王嬋的意念,也讓王嬋心中升起絕望,是了,自己已經被捨棄了。

“靈寶、龔誌成你們怎麼看?”看來王嬋已經有所警覺,陰寒厲心中微微冷笑,轉身看向身邊的兩人。

陰寒厲出自九幽,靈寶乃是出自少林,而龔誌成便出自於青城。三派不需要考慮就九門,這就是小世界地位的高低。

“出家人以和為貴,貧僧還是希望大家,能坐在一起聊聊。”靈寶見到龔誌成不說話,顯然是在等自己回答,苦笑一下之後,雙手合十直接開口道。

“不能談呢?”果然就在靈寶說完之後,龔誌成直接追問道。

道佛不和,早有根源所在,陰寒厲看到這點,也是微微冷笑,冷眼旁觀這一切。

“阿彌陀佛。”打了個佛號之後,靈寶再不說話,隻是一臉和氣的看著二人,讓兩人心中同時一緊。這佛號可不單單是靈寶的退縮,而是此人與用了一個意會,也就說若是談判不成,那便代佛誅魔。

兩人對於這位少林的弟子,算是徹底服氣了,這哪是個和尚啊?整個便是個魔尊,能出手時儘量彆吵吵,在此人身上展現的淋漓儘致。

“也好,全聽靈寶的建議吧。”龔誌成的退縮,更讓陰寒厲心中一愣,轉眼帶著驚詫看向這兩位。瑪德,這都是什麼人啊?從未聽說少林與青城兩派,有這樣兩位善忍之輩。擦,整了半天人家和和睦睦,自己卻成了小人。

“對,那就這麼辦吧。”陰寒厲滿臉全是苦笑,衝著兩人點點頭之後,再不說話了,一切由各自門派的領隊安排就行。

眾人進入大廳之中,看著一群年輕的弟子,有說有笑根本未曾理會他們。陰寒厲臉上一寒,不過卻未曾開口,隨便找個位置一屁股坐下了,反正自己不會出頭,不能落了兩人的下風。

陰寒厲不說話,靈寶與龔誌成更不啟口,也是找到一個位置,直接坐了下來。可是牧雲歌眉頭一緊,眼中帶著寒芒看向眾人,對方果然不是善茬,竟然以三麵之勢圍堵了已方。

鄭飛剛要起身,卻被牧雲歌眼神相阻,鄭飛嘻嘻哈哈一樂,也權當做冇看見。出謀劃策自有老大去做,動手那纔是自己的事。

來著不善,四個字迅速瀰漫在大家的心中,雖然心中都是擔心,但是看到牧雲歌依然鎮定如初,也就不再理會對方的敵意了。

此時紀瑜帶著冷色,緩緩的自主廳走出,隨後紀瑜也與龍華、張淩、青衫三人走出。見到紀瑜出現,眾位修士心中不屑,但是態度也轉為嚴謹。

可是看到龍華與張淩二人,那一刻眾人紛紛起身,各自打了一個道禮,這才坐了下來,眼神閃爍不知道在想什麼?

“冇見到楚楚姑娘啊?她不是說要招待我們麼?”

胖子的話讓牧雲歌更是皺眉,可是歐陽楓好好的又來了一句:“哎,可惜了,冇有美色相陪,這壽宴便是有奇珍美味,也是食之無味啊。”

“哪來的那麼多廢話?你們能不能慎重一些?”見到牧雲歌突然的出口,兩人都是一愣,不過看到對方臉上如同冰霜,也不敢招惹這位九爺的不快,尷尬的摸了摸鼻子,態度倒是放的端正一些。

而就在此時,眾人本以為紀瑜會與修士打個招呼,哪知道紀瑜滿臉寒霜,那臉陰沉似水,好似暴風雨就要來臨一般,直接走到了牧雲歌的麵前,惡狠狠的開口道:“牧雲歌,你到底怎麼想的?我要你給我一個說法?要不然”

“紀瑜,回來。”紀老爺子的一句話,算是讓紀瑜收回到了嘴邊的話,狠狠的瞪了牧雲歌一眼,這才轉身才走向修士麵前。

“感謝諸位參加我父親的壽宴,我希望不要在壽宴之上,出現什麼不高興的事情。壽宴之後,我會安排大家磋商此事。”說完之句話,紀瑜轉身便走,再次狠狠的瞪了牧雲歌一眼。

“呃,老大?算我多嘴,我什麼都冇說。”

所有人都詫異紀瑜與牧雲歌的關係,壽宴之前還傳言兩家欲要聯盟,這是出了什麼事情?讓兩人直接翻臉了?這太讓人疑惑了?

愚蠢者認為紀家這是見風使舵,顯然更看重修士這邊。聰明者,倒是隱隱猜出此事,怕是與紀楚楚有關,難道紀家要與牧家聯姻,被那位牧家九爺拒絕了?

至於兩人在府中發生的事情,大家就算想破腦袋,估計也不會想出來。這事情太令人匪夷所思了,就算腦洞大開,也不一定猜出這一點來。

“呃,”到了嘴邊的話語,卻見紀瑜轉身就走,陰寒厲與靈寶、龔誌成一愣,三人互相對視一眼,這事情?擦,弄得跟仇人似得?有意思麼?

“少林靈寶,前來賀壽。”還是靈寶的脾氣好,直接拿出一枚朱果,伸手遞給了身邊一位和尚,這和尚急忙手托朱果,上前遞給了坐了下來的紀瑜。

“嗯,謝少林高僧了。”紀瑜臉上依然陰沉,身邊的青衫直接伸手接過。

眾人看到這位主冰冷的語氣,眼睛不時的看向牧雲歌,讓眾人表情更是豐富了。猜測這位牧家的九爺,到底怎麼惹到了這位主?就連此時的賀禮,都不太重視,也真是可以了?

“青城龔誌成,前來賀壽,”龔誌成拿出一尊玉如意,雖然看相十分的普通,不過那湧蕩的靈氣,卻讓在座的各位,紛紛驚詫的看向那尊玉如意。

“嗯,謝青城道長了。”

“九幽陰寒厲,前來賀壽。”陰寒厲直接拿出一塊玉質仙桃,這仙桃微微散發的寒芒,令人無法直視,可是那帶著危險的感覺,不僅讓人回首看向紀瑜。

“嗯,謝九幽道長了。”

青衫也是一愣,剛要率先接過,卻被那名小道士一阻攔道:“此仙桃乃是我家道尊親自煉製,可替紀老抵擋一次道尊的攻擊。若是你接受的話,此寶便是你的了,還是由我親自送給紀老。”

“嘶”所有人都是一愣,冇想到九幽派出手真是大方,這可是難得的至寶了,此寶便是一道保命符,若是紀嵐佩戴之後,誰敢得罪九幽道尊,敢向紀嵐下手?若是不出任何意外,紀嵐絕對能善始善終,這一道護身符來的真是實在。

張淩暗自點點頭,紀嵐也微微一笑道:“謝過九幽師尊。”

眾人稍等片刻,那修士已經為紀嵐佩戴身上,微微一笑轉身走到了台下。

其他九門見到九幽如此,也不得不出血一番。一場賀禮下來,倒是讓眾人大開眼界,冇想到能在這裡,見到如此眾多的奇珍至寶,單是如此,這一行便是值當了。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