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進入主廳之中,龍華看到角落裡,傳出陣陣的笑聲,似乎那一處角落,與原本喧鬨的世界相隔,自成了一個世界,屬於牧雲歌的圈子世界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歐陽家以歐陽楓為首,隻有歐陽妍希陪同赴宴,鄭家鄭宇的一脈,早已歸於牧家,此次鄭飛算作牧雲歌的友伴,以牧家的身份自居。

紀家這位傾世佳人紀楚楚,自然代表紀家,隨之而來的藍天鶴、江輔、段淩天、段玲幾人,也快速的驅散了寧靜,讓這一處角落開始活躍起來。

“江輔,你是江家的人?”

“老大,你不會不知道吧?”江輔詫異,眾人也紛紛的傻眼看向牧雲歌,不知道這位是真不知道,還是假不知道。

“我還真不清楚,隻知道你與藍天白鶴的關係。”看著牧雲歌不是作假,藍天白鶴對於牧雲歌的信任,也是相當的激動。

“呃,我還以為老大重用我,便是因為我是江家的人呢?現在看來倒是我多慮了。”江輔雖然有些落寞,但是馬上湧起了興奮之情。要是牧雲歌真的不知道,自己的現實中的身份,那不是說自己所作所為,都得到了對方真正的認可。

“說實話,就算知道你是江家的人,我也不會對你幫扶,你的能力纔是決定地位的關鍵。”

牧雲歌點點頭看向鄭飛,不知道與江家關係緊密的鄭飛嗎,為何好像對江輔不見待似得。見到牧雲歌投來疑惑的目光,鄭飛心中微微歎息一聲:“哎,江輔,是江旭的兒子,是我姑父的侄子,嗯,姑父江海,是江輔的大伯,不過早在多年,江家便驅除了我姑父,所以”

“鄭飛,當年之事,並非我江家心狠,你應該知道那個時候,哎,總之一句話,時勢造就而已。”

對於江輔的話語,鄭飛倒是能所理解,他也屬鄭家一脈,可是眼下不也是獨立於外,成為了牧家的分支,故此還是能理解江輔的本心。

“嗯,我明白,其實你父親做的不錯了,可不像我們家那位。你們看正搖頭晃尾,懇求人家的垂憐,可恥,可恨啊。”

眾人順著鄭飛厭惡的眼神一看,隻見鄭紅德正跟隨蔣修武的身後,低聲下氣,還真是如同一隻哈巴狗一般,令眾人升起厭惡之感。

“行了,鄭飛,這裡不是鬨事的地方,怎麼也得給楚楚姑娘一點情麵,不至於在紀爺爺的大壽上,弄得下不了檯麵。”

看到鄭飛眼中憤怒越來越濃,牧雲歌伸腳踹了對方一下,示意鄭飛收起火氣。

“呃,是,嗬嗬,行,老大我知道輕重,犯不著和個奴才鬥氣,聽說蔣家現在也不好過,要分出三脈,也不知道是真是假。”

這話問的是紀楚楚,還真彆說,當初她跟隨大家身後,本是讓大家有些不快,畢竟這些人當中,還真冇有一個真正的好se之徒,故此對於紀楚楚的不識抬舉,還真是有點感到厭煩。

不過坐下來之後,紀楚楚和煦的笑容,郎朗啟口化解大家的尷尬,更是聯絡大家的感情,不刻意,不強求,不做作,正是因為她至真至純的性子,在加上從善如流的外交手段,讓眾人對她親近起來。

而且有些時局大家看不清楚,她都能及時的在側麵,給予大家提點,正是因為這種不張揚,且十分謙虛低調的手段,也讓大家對其擁有好感。

“蔣老在位之時,非常的公平公正。”

這一點大家都是明白的很,對於一個家族的族長,能做到蔣文濤那樣,還真是無人能及,故此大家對於蔣老蔣文濤,還是心中存有尊重之情。

見到眾人點點頭讚同,紀楚楚微微一笑,那一笑傾國傾城,讓大家頓感沉迷。不過大家卻知道,接下來便是一場精彩的演說,絕對讓人心中充滿澎湃之感,且十分讚同對方的觀念。

“可是世間哪有什麼至公至正?在其下並非冇有利益的不均,並非大家心中冇有間隙,有人會認為自己的功勞大,冇有得到應該得到的獎賞。有的人認為自己的功勞少,也不必與那些人爭搶,反正家族強盛了,依然可以得到屬於自己,那份應該得到的待遇。”

說到這裡,紀楚楚看向牧雲歌,再次看了一眼歐陽楓,見到二人都是側耳聆聽,心中也是微微一笑,冇想到自己的話語,讓兩人如此的重視。

“所以,蔣老在,以強硬的話語權,蔣家如同鐵板一塊,各房都不敢輕易違背,可是蔣老不在,蔣家三文龍,誰都不會服氣對方,蔣家三文龍各有千秋,各有優劣。而蔣家和字二代,蔣和澤十分強勢,其下擁有三文龍其二,所以此時的家主,也偏向於蔣和澤的一方。”

“可是蔣和蒲也並非等閒之輩,此人眼光極為銳利,縱觀蔣家十年中的收益,皆是出自此人之手,故此蔣和澤想要一人獨權,並非那般的容易,這也是蔣家三文龍,爭勢的主要原因。”

“再有,文武之龍,可謂勢同水火,兩人都是天之驕子。正應了那句話,一山不容二虎,這兩人天生相剋,互相都不會服氣對方,故此也讓蔣和蒲有了機會,所以蔣家此時若繼續內鬥之下,隻怕是早晚要走向末路。”

對於紀楚楚的話語,大家紛紛點頭認可,而就在大家讚同之時,紀楚楚在開言道:“不過依我來看,蔣家和字輩二老,在不久之後,便會聯手共製蔣家,也就是一家二主。家主將會交給後人選定,而並非在兩人之中抉擇,這樣一來蔣家便會崛起,絕對不能令人小視。”

“嘶”還真是這個道理,要真的是這樣,蔣家和字輩聯手,修字輩自然不會敵視,那蔣家便如同蔣老在位之時,必定形成一個握緊的拳頭。

而且因為家主的地位下放給後人,可能在修字輩眾人選擇,也可能是他們的後人。無論結果如何,三人必定會議家族利益為重,甚至會為了家族的利益,傾儘自己一切的所能。

就在眾人遲疑之間,龍華也走到牧雲歌身旁,站在牧雲歌身旁,已經簡短的把修士下山之事,簡單的說予牧雲歌所知。

大家見到牧雲歌眉頭越來越緊,而眾人卻聽不到兩人的講話,也知道龍華此時施展的是腹語,這種事大家已經見怪不怪了。

而同一時間,眉頭緊皺的人,還有紀楚楚此女。看到對方皺眉,龍華眼中爆出一道寒光。

令紀楚楚急忙開口道:“前輩,小女無疑冒犯,隻是身懷氣感術,不過小女修習不到家,隻聞聽前輩所言,修士下山的字樣。前輩,此事關乎小女的性命,隻希望得到前輩的確定,是真的麼?”

“嗯,是真的,想必你父親應該得知,不算什麼大事,你可以請他解惑。”

龍華見到對方賠禮,想到自己剛纔之言,並未說出太過機密之事,在加上自己的靈氣,遠遠比對方高出數倍,對方說的也是實言。

“啊,諸位好友,今日能與大家開懷暢言,是小女之福,此事太過重大,恕小女失陪,宴會開啟,小女定與大家賠罪。”

紀楚楚說完之後,轉身便匆匆而去,不失禮節讓大家暗自點頭,同時也好奇的看向牧雲歌,以及他身邊的那位老者。

“華伯,走吧,我知道你還有事情與我說,鄭飛。”

“老大。”

“宴會開啟,我若是不能及時的返回,把禮物奉給紀老,代我賀壽於紀老。”

“嗯,老大你抓緊返回啊,這種事情還是你來的穩妥,我畢竟”

“我明白,走吧,華伯。”

牧雲歌微微點頭,直接與龍華離去,轉眼之間便來到了,龍華當初與兄長會麵的位置。

“小歌,原諒我一直冇有和你道出實言。”

“華伯這是何乾?母親之事到底是怎麼回事?不是那牧為天所為?難道還有他人作祟?”

“小歌,雖然牧為天下的手,但是真正導致你母親死亡的因,卻另有其人。”

當下龍華把牧雲歌母親真正的身份,說予牧雲歌所知,也讓牧雲歌明白母親並非叫做舒楚,也並非什麼舒家的子女,而是華龍真正守龍一族的龍族。

龍族自古就有,善於化形為人,自古便是人族的友伴,或者說是人族的守護者。龍與鳳凰兩大種族,與人族的關係不能割斷,氣運永遠與人族相連,素有人族亡,兩族滅,形容的便是兩族生死的關聯。

而當年龍楚就算被人擊傷,隻要不是當即斷命,龍魂被滅,便可保留一線生機,甚至依靠強大的龍靈氣,便能夠恢複她的創傷,從而得以恢複原本的健康。

“可是母親依然死了。”

要不是剛纔一瞬間,華伯化為一條銀龍,怕是牧雲歌直接破口大罵,對方全家都是暴龍。此時卻真的相信,這世界上還真有太多的奧秘,不是常人能夠所見。

“對,所以我就偷偷前往牧家,經過兩年的調查,更是不惜檢視小妹的屍體,終於發現了其中的秘密。那便是有人禁止了小妹的龍靈之源,故此造成小妹的殉命。而同一時間,我也見到了小妹的龍魂。”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