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看到紀楚楚跟隨而去,眾人之中,一位男子眉頭一皺,眼中流漏出一絲狠芒,顯然對於紀楚楚的行為,感到了十分的不滿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而就在此時,在他身邊的男子,低頭哈腰的開口道:“蔣少,莫不是傳言是真的?這紀家真打算加入牧家聯盟?”

“哼,容不得他抉擇,告訴農少此事,你明白該怎麼做。”

“哦,蔣少放心,我知道怎麼做了。”那人轉身離去,直接向一群女子,圍繞一位俊朗的男子,快步走了過去。趴在對方的耳根子嘀咕一番。讓那男子冷眼看向牧雲歌這邊,眼中儘是仇恨的目光。

“齊海,我知道了,不過我需要等大哥前來。”

“啊,農少,大少回來了?不是說大少不能出那裡麼?”

“哼,想必紀家也不會想到,因為我的事情,大哥會親自出山一趟。不過正好,也該讓大家知道知道,我們農家的底蘊何等的強大,不是任何人可以踐踏的存在。”

齊海一聽更是大驚,心中不禁升起徘徊,是不是要重新選擇。這位農少的背影,可不是世俗可比,就算蔣家勢大,也不敵人家的背景更強啊。

不過想到對方不會輕易乾預世俗,齊海還是打算把這訊息傳給蔣少,齊家不同農家,還與那方小世界有聯,以後還需要蔣家的幫扶,若不然齊家遲早被人吞併。

就在此時,後院紀家老爺子,也皺眉的看著紀瑜,口中帶著急切道:“小瑜你說的是真的?真的有數十名修士,欲要來我們家為我祝壽?”

“嗯,他們的確是這樣的說的,父親,我看此事不妙啊?”

“屁話,我當然知道不妙,還用得著你說?我哪裡不知道這事情,定是農家那位老東西所謀劃,怕是其中還有周德東的提點。”

“父親,難道周老真的打算,保舉農昌盛登位?”

“紀瑜,有些時候,這世俗的位置,對於那方世界也是極為重要,還有此事怕是與《異空》有關,想必也讓那些修士得以窺視。哎,奈何家族不興,若是咱們家的子弟,能如同牧家一般,也好與他們談判得利,可是眼下,怕是難了。”

“那楚楚還是早走那一步?父親,你可不能坑害楚楚,那個農世宰就是個花心大蘿蔔,楚楚真的跟了他,氣都要氣死了。”

“我怎麼不知?可是眼下我們有的選擇麼?當年為了治楚楚當年的病患,引出了天香宗這事,這都是你自己咎由自取。哼,現在頭疼了?我早就說過天香宗,從不做虧本的買賣,絕對是窺視你手中的權利,眼下便是想要你,推舉那位農昌盛登位,我看你怎麼做?”

“父親,我也冇有想到啊。”

此時紀瑜一臉苦楚,還真冇想到苦果,竟然落在自己唯一的女兒身上,這一點他真的不願看到。可是當初,他有的選擇麼?

“哼,不過他天香宗想要插手世俗之利,可不單單便是他們一門,其他八門不是也來人了麼?看看他們怎麼說?若是可以,你也好從中周旋,能拖一日算一日吧,為我爭取一些時間。”

“父親,你要怎麼做?”

“管好你的事情,滾出去。”見到紀瑜還是一臉好奇,紀嵐當下直接翻臉,讓紀瑜急忙走出房間、

“把青衫給我叫來。”

“啊,是父親。”

“哎,該來的總會來的,隻希望龍使莫要怪我的禍水東引。哎,怎麼都是我們吃虧,想必龍使也不會太過責難於我。哼,天香宗麼?我紀嵐絕對不會準許在紀家後代,成為你們天香宗的奴隸,絕對不會。”

紀嵐眼中現出一絲冷芒,心中已經有了決斷,此人一旦下定主意,隻怕是八匹馬難以追回。而且會因為這心中的決斷,不惜一切代價手段而達成,故此才得了個智狐的名號。

就在紀嵐暗中與青衫說話間,龍華也在一處庭院,看著身邊的中年人,口中尊敬的稱呼了一聲:“大哥,你怎麼來了?”

如此異樣的話語,若是被外人聽到,或許驚詫的會掉了眼眸,可是此人並未一點異樣,好似心安理得的接受這句大哥。

“二弟,不錯,你的升龍九變,已經達到了四變,要是早年有這般機緣,怕是也不會出龍穀了。”

“大哥,我是從異空之中有所頓悟,若不然哪能跨出那步階梯,打開這三變的屏障。”

“哦,異空還有這樣的機緣?二弟,跟我說說,這異空究竟怎麼樣?”

當下龍華把異空之事,紛紛說予這位兄長知曉,不敢有半點隱瞞,甚至自己得到一枚奇珍異果之事,也紛紛說予對方知曉。

“你是說,那裡的一切產物,都是靈氣彙聚而成?而且真的對我們也有益?”

“真的,大哥,這點我怎敢欺你?”

“哦,那我算是明白了,為何修真界會有這般大的反應了。”

“怎麼了大哥?難道他們也要進駐異空?”

“不錯,還真有這種打算,甚至要重返世俗界。”

“真是一群小人,就知道摘果子,大哥,難道龍帝還要縱容他們?”

“看來你對父親的怨恨頗深,現在還不肯原諒他。哎,父親當年之舉,你可能不會理解,隻不過為了顧全大局而已。”

“又是顧全大局,好一個顧全大局,若是不是因為這四個字,小妹怎麼會自儘而亡?”

聽到對方說完這句話,龍華頓時臉上升起怒意,幾乎是咆嚎著說出這般話語。

“小妹之事,令人遺憾,不過此仇唯今當可報之,如今可以擊殺那仇人,為小妹報仇雪恨。此點也是父親與三大道尊,以及那鳳帝的妥協。隻要世俗之人,能夠斬殺於他,三派九門以及鳳凰一族,絕對不會乾預此事。”

“屁話,誰能出手擊殺一個天尊,父親真是糊塗。”

“糊塗麼?也不儘然,父親怎麼想不到這點。喏,這是父親的一滴精血,你可以給小歌,隻要他能吸收一半的龍源,誅殺此賊如同屠狗。”

“精血,那父親不是折損壽元?他不要命了?”

“命,可以不要,龍族之威不可不存,這是父親的原話。若不是三派九門聯手保護此人,怕是父親早已暗中下手,也不會牽連與你,讓你守護小妹的傳人百年了。”

“啊,父親真的冇忘了小妹,是我糊塗了。”

“哈哈,冇有你的糊塗,咱們龍族怎麼行走世俗界,怎麼保護小歌成長?隻可惜小歌自小身體淩弱,這乃是先天而成,不是我們可以逆天而為。真是苦了這孩子,眼下能病患儘除,也讓父親感到安慰。另外你我兄弟二人,都是在父親操縱治下,才得以保護小歌。”

“嗯,這我倒是能猜測得出,要不然當年張淩絕對不會視而不見。對了,咱們的外甥小歌,可是與劍閣冷家一脈結怨了,此次他們也是前來,若是藉機生事,挑戰我們的外甥,又”

“殺之,底線不可越。父親說了,除了鳳凰一族,三派九門弟子皆可斬之。世俗不應該被修士掌管,哪怕他們都有了靈氣,也是壯大了人族,也是我龍族該守護的生靈。而不是奴役他們,視他們如螻蟻。何況牧家與我我們族脈相連,更不是人人可欺的主。”

“行,我明白了大哥。”龍華眼睛一亮,衝著對方點了點頭。

“嗯,你已經恢複了龍族的身份,世俗的事情莫要插手了,隻要保護好小歌就行。”

“你要走?”

“還有一些事情要處理,眼下異空之事,引起修真界大亂。其他國外的小世界,也蠢蠢欲動,我們不得不防。”

“大哥,你不見見小歌,與他說明身份?”

“不見了,日後有的是時間,再說我也在暗中陪伴他多年了,相認也不在今朝今夕。另外小妹的事情,便由你與他說明,仇恨也許會矇蔽雙眼,也能激起人的鬥誌,小歌的鬥誌不強,需要你激發他的霸氣。”

說完這句話,那人瞬間離去,隻留下龍華看著手中的瓷瓶,心中不知道想些什麼?

“哎,小歌,你要什麼真的能斬殺凶徒,我也要去見見父親了,他老人家暗中的操布,我又怎能不知曉?”

說著這句話,龍華心中泛起希冀,快步的走進主廳,尋找牧雲歌去了。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