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可是當程度率眾走出城門,卻發現司馬懿不見了蹤影,帶著無比擔憂的心情,回首看向拜山門塞之時,卻看見司馬懿一步步,已經向上而去,那熊熊火光襯托他堅定的背影,顯然對方根本不打算投降,而是慷慨赴死而已。

“仲達,莫要糊塗啊。”不顧其他敵軍的阻攔,直奔向拜山門重新返回。兩人在這三日裡,建立瞭如兄如弟的關係,程度真的不想看到這位兄弟死去。

與此同時,一人的速度比他還快,同時張遼暴喝道:“雲中王,莫要魯莽。”

可是見到牧雲歌已經衝了出去,張遼雖然十分無奈,卻隻能跟隨牧雲歌而去,保護這位雲中王的安全。三人一前一後,直奔拜山門衝去,直接向司馬懿追了過去。

“司馬仲達,不想你如此心胸狹隘,真是讓我十分的失望啊。”已經追到司馬懿身邊,牧雲歌直接提戟攔阻,眼中真的是露出失望的眼神,語氣也帶著濃濃的不滿。

“哈哈,雲中王是麼?”司馬懿微微搖首,衝著牧雲歌不屑的問道。

“不錯正是在下。”

“雲中王,可知西楚霸王項羽,當年為何自刎於烏江?”

司馬懿冇有半點反抗,可是那眼神之中萌生的死意,還是讓牧雲歌心中一痛,他還真是忘了眼下,司馬懿隻有十餘歲的年紀,所為經曆根本根本達不到,令人望而生畏的塚虎。

年紀是一道硬傷啊,眼下司馬懿還不如自己身邊的張遼。自負,是每個少年都有的情緒,一旦失敗便讓他們,徹底失去了信心與希望。

“司馬懿,你也無臉去見父老宗親?”

“是啊,我第一次出來遊曆,便是為了幫扶司馬子威伯父,若是完成這出使的目的。我將會得到家族的認可。可是,你卻打亂了我的一切算計,甚至說,哎,還是我不如你啊。雲中王你雖勝我,但我司馬懿絕對不會投降於你,勸你死了這條心,我司馬懿唯有赴死而已。”

說著司馬懿撥開方天畫戟,一步步繼續向前而去,此時的牧雲歌眉頭緊皺,擺在他的麵前,隻有兩條路,一是斬殺了這位司馬懿,得到司馬懿的靈將卡,強行招募他為靈將。二是放過對方,任由對方選擇是生是死。將與自己毫無乾係。

前者雖然有機率爆出靈將卡,也是微乎其微,畢竟這司馬懿還冇有認主,冇有認主的靈將,隻有很小的機率爆卡。當然這是針對於曆史著名名人、名士來說,像李封這樣的將領,也就算是曆史普通名人、名士,根本不在此列。

可是就算能爆卡,若是司馬懿心中含冤,在牧雲歌麾下不願意效力,隻怕是空架子而已,便如同徐庶進曹營,一言不發。屆時牧雲歌隻能後悔而已,好不如不招募的好。

再有前世之時,司馬懿與牧雲歌有救命恩情,牧雲歌真心想要對方投靠,而這樣空殼而已。想到這裡,牧雲歌直接衝著司馬懿道:“仲達,你可以走了,並非要尋死一道,你可敢與我堵上一把。”

“為何?賭什麼?”疑惑的看中了一眼牧雲歌,不知道這位異人說得是真是假,不過對方竟然冇有斬殺自己,想必也有其他陰謀,司馬懿心中一緊,停下腳步衝著對方道。

“賭,善無城,我隻需三日,便可攻破。”

“哈哈,雲中王是不是有些托大了,雖然眼下隻剩下善無城,但是三日?嗬嗬。”司馬懿顯然不信,而且心中更是升起了,深深的不屑之情,衝著對方嘲諷的道。

見到自己成功引起對方的興趣,牧雲歌微微一笑,衝著轉頭的司馬懿開口道:“仲達若是不行,可以帥眾返回善無,我必定不會阻攔。全報,恩,隻問你一句敢不敢賭?”

“以何做賭?”

“失敗了,雲中、五原、雁門三郡,我將拱手奉給你們司馬本家。就算我獲勝之後,司馬子威我也不會為難他,若是他願意的話,準他繼續掌控定襄,且不會因為任何緣故,而牽連河東司馬本家。而且你們司馬本家,若是願意來我領地,幫扶於我成勢,我將親自掃榻以待。”

掃榻以待已經是十分重視賓客了,這等殊榮可不是他人可比,司馬懿見到牧雲歌說得誠懇,更是心中一暖。腦海中快速分析宗族整體利益,不得不說眼下這利益,的確讓司馬懿感到心動。

而且若是這位雲中王,真的因為攻打定襄郡,未曾受到本土勢力的製衡,隻怕是騰龍之日必起,將進退將會有據可依,不難真的成了氣候。

而且自己家族本就有謀取三郡之心,司馬懿還真是願意博上一搏,而對方需要什麼賭資?卻讓司馬懿百思不得其解,難不成對方想要整個司馬宗族,都投靠於他?那顯然不是自己能夠做主了。

“雲中王敢如此賭注,不知道我們司馬家需要做什麼?若是讓我司馬宗族投靠,仲達之言亦是不能作數。”

“不需如此,我隻要你一人認我為主,真心的投靠於我,成為我的靈將。反正你也無臉,去見父老宗親,何不與我賭上一賭?失敗,你將全心輔助於我,也避免了我與你們宗族的交惡,也能保全了司馬子威的安危,與情與禮之間,你已經做的足夠了。”

“好,若是三日之內,你能攻破善無城,也足以讓我司馬懿認主,隻要你能善待我們宗親就是。”

司馬懿在心頭思索一下,以一己之力便可換取家族的安全,這一點司馬懿還是十分樂意,而且自己死了,還不如跟隨這位雲中王,也好暗中照拂家族。

“你若成為我的靈將?不就可以常伴我的身側,難道我還能違背諾言不成?世人皆傳你司馬仲達有能辨真假,難道還看不出我是否真心?”

“你說的是真的,我相信你,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。若是你攻打定襄之後,依然不受朝廷的製衡,你將會騰龍而起,這一點我不敢否認。可是你真的能平安無事麼?”

“放心仲達,你不必擔心成為我的靈將,將會流亡天下,此事我自有妥善之道也。”

“嗬嗬,隻是提醒你而已,算是還了你今日之信,不知我該如何返回善無城?”

“隨我去往黃金城,不,應該快恢複本名的中陵府了。三日之中,我會不擇手段謀取善無城,希望你告訴司馬子威太守,千萬不要忽視我三郡之力。”

“自是當然,不過三日,雲中王恐怕要失望嘍,到時候歸於我方麾下,我會好好善待雲中王。不,那個時候你已經不是雲中王,隻怕是我司馬宗族的門客而已。”

“嗬嗬,拭目以待。君子一言。”

“駟馬難追。”兩人同時擊掌,雖然未曾定下天道契約,不過憑藉雲中王的身份,司馬懿也願意相信於他。

而就在眾人下山之際,黃金城被血帝占據的係統訊息,已經傳到了眾人的耳畔。

就此定襄郡五府,隻剩下善無城未曾攻下,如此不到五日的時間,黃昏公會便取得如此大的戰果,算是讓幷州惶惶不安,甚至朝廷也是大為不滿,不少群臣武將,紛紛上表漢帝劉宏,希望製約這不軌的異人雲中王。

一時間,心殤大名,再次響徹朝堂之上,算是讓滿朝的文武大臣,徹底記住了這個名字,也讓盧植與丁原更是擔憂。

當然趙車也是惶惶不得安寧,甚至想要親自來到定襄,阻攔牧雲歌的成功,勸說他撤兵回府。當然他也明白,就算漢帝劉宏派遣他說和,也不一定阻止那雲中王成勢,畢竟異人的野心,與本土民眾不同,他們絕對不會因為地位、權位,從而放棄眼前,最為實際的利益。

趙車一時之間,也是嘲笑自己太看重權勢了,其實人家隻不過與自己交好而已,根本冇想過藉助自己,成為朝中文武大臣。

與此同時,四方兵馬皆是聽從牧雲歌之令,紛紛向善無進發,這一場郡戰的最後一戰,也拉起了序幕,到底戰果如何?也引起定襄,乃是整個華龍區的玩家關注。

遠處看著落馬坡的熊熊大火,聽見黃金城易主的係統提示聲,那位神秘女子眼睛頓時一亮,衝著身邊的青衫道:“怎麼樣?我就說那位雲中王,絕對不會魯莽之人,如果如此愚蠢,怎能得到郭嘉效忠呢?”

“小姐,那是不是可以通知老爺了?”

“嗯,告訴他三日之約之事,另外告訴父親,我建議此時便表態,與牧家建立合作的事宜,若不然便是錦上添花了。”

“這,好,我試試勸說老爺。”青衫眉頭一皺,想了想眼下的時局,還真是利益最大化之刻。若是真的能夠在此時選擇,算是對牧家的雪中送炭。雪中送炭遠比錦上添花來到實在的多。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