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此時牧雲歌率眾近兩萬餘人,浩浩蕩蕩的自馬邑城而出,直奔黃金城緩緩而來。

眼下的形勢,已方成員都是瞭解,蒼鷹穀的易守難攻形勢,對已方十分不利。可是看著一臉平靜,如同遊山玩水的牧雲歌,大家心中還是安穩不少。甚至猜測這位會長,是不是早有勝策在胸,就是不知道會長打得什麼主意?

可是眾人哪知道,牧雲歌對此也是心中無策,當他來到馬邑,知道蒼鷹穀的事情,便已經知道,為何臨行之前,郭嘉讓他許下三事,想起郭嘉的那句勸告:“能戰則戰,不能戰則退。”看來郭嘉早已看出蒼鷹穀之事,自己這是被他深深的坑了。

而牧雲歌對此也不懊惱,蒼鷹穀?雖然地勢險要,但是在強大的實力之下,也未嘗不可破之。眼下匈奴騎兵眾多,在加上漢人的湧入,三郡人口已經達到飽和,人口不是問題。在加上雲中的糧食富足,有林胡城的大量靈器問世,也促使牧雲歌領地特有兵種得以擴充。

跟隨牧雲歌而來的地甲營8000人,林胡騎兵900人,憑藉這兩大兵種,已不是敵人能夠抗衡的存在,可以說這一次攻伐蒼鷹穀,牧雲歌的底蘊十足。

一個時辰的路程,牧雲歌便率眾便來到,這蒼鷹穀的地界,在遠處望去,如同雄鷹展翅的蒼鷹,眾人都是喊道大自然造物的神奇,甚至對自然生出由衷的敬畏。

蒼鷹山兩側低於峰頂數十米,正是這突然墜落之勢,化作了蒼鷹的兩隻翅膀,而峰頂如同鷹首,好似傲視蒼天一般,如同展翅於飛的樣貌。

而在蒼鷹山的底部,天然形成的穀口,經過人為的擴寬,便如同蒼鷹腿部的空隙,如此神奇的接力所雕琢,真乃巧奪天工之舉。

看著漆黑的洞穴,莫說其他人心中生寒,就算牧雲歌也是湧起寒意,卻不得不向繼續前,哪怕是前方有敵人的埋伏,也不得不踏足這虎穴龍潭。

“血帝。”

“在,會長。”

“讓樂進召喚陽平步卒,你為先鋒,帥500地甲營兵士探路,若被敵人襲擊有所損耗,公會給予補償。”

“會長,這是什麼話?血帝能為公會出力萬分欣喜,這般不是太見外了麼?”血帝微微的搖了搖頭,直接吩咐樂進召喚陽平步卒,更是馬先士卒跟隨樂進,帶著率領麾下兵士,與五百地甲營兵士,直接踏進了漆黑的洞穴之中,冇有一點的推諉與遲疑。

“會長,我去助血帝一臂之力。”不等牧雲歌吩咐,藍天白鶴直接率眾而出,帶著麾下兄弟們,及領地二百餘的兵士,追尋血帝而去。

那可是藍天白鶴的大舅哥,藍天白鶴怎能不擔心。對此早已知曉的牧雲歌,也冇有什麼其他的心思,人之常情故能理解。

看著藍天白鶴與眾人離去,其他人也紛紛請示,希望能先牧雲歌一步,進入洞窟之中。看到大家阻攔自己前行,牧雲歌也是微微搖首,看來郭嘉暗中的囑咐,算是讓眾人牢牢記在心中了。

“莫要爭了,張遼隨我一起,你們帶兵鎮守此地,這地方已在定襄郡之內了,也要防備敵人的偷襲埋伏,嗯,你們也可提前告知我等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

qu

】半個時辰之後,若是我們通過了穀口,必定會通知你們。”

“會長,你”錦繡逍遙直接上前開口道,希望能勸阻牧雲歌。

“山河,你來率領後軍。切記一旦遭遇敵人的偷襲,務必要通知我等,你的任務不輕啊?莫要忘了我們的對手,可是那個司馬懿。”

牧雲歌的一句話,徹底堵住了錦繡山河開口,讓錦繡山河無奈之下,也隻能點頭應了下來。

輕輕一揮手中的方天畫戟,直接裝備了遊龍套裝,看著全身泛起藍色光芒,隱隱有兩條蛟龍盤旋盔甲之上,眾人眼睛都是一亮,這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裝備,心中更是升起羨慕與好奇之心。

“遊龍套裝,整體防禦接近三萬數值,除非我被15名地甲營兵士擊中攻擊,才能破開我的防禦值,在這山洞之中,這樣的結果可能麼?諸位不必擔心。”

牧雲歌微微一笑,一催鶴翅虎駿走進山洞之中,當然他說的簡單,眼下就算一階兵種都是極少,更不用說二階兵種的地甲營了。想到這點大家也是點點頭,示意牧雲歌千萬保重,對於他也是放下心來。

擔任前鋒官的血帝,此時率領地甲營步步推進,有樂進這位良將率領,地甲營中規中矩,毫無一點混亂之感,五人為列,兩列間距為一米,緩緩的向前推進,足以保證身後眾位玩家的安全。

樂進當初跟隨顧乘風,現在易主血帝,卻比原來充滿了希望,這一點血帝做的的確到位。他從來冇把樂進當做數據,真心的把樂進當做兄弟看待,更是以兄為父般的尊重。

他有什麼不懂之處,為難之事,都與樂進商量,更讓樂進感到親密,對於這位新主,十分的忠心,甚至心中衍生出一種,長輩對待後輩的親情。

“文謙,為何要把隊伍放寬一米?”看著前列與後列相隔一米,血帝也是有些迷惑,衝著樂進開口問道。

“主公,前方有我平陽步卒探路,若是有人折損,我可提前知曉,雖然不知道敵人的數額,但是此方山洞隻能容納五人並列,故此我便可以提前預警,防備敵人埋伏遠程兵種。而隊列的間距,是為了防備敵人遠程兵種,開啟第二次的攻擊。”

樂進說到這裡,一指第一列兵士開口道:“主公,這就是我們殺敵的機會,若是第一列兵士不能防禦,憑藉一米的範圍,第二列可以持續跟上,且不被射程所困,可以從容的佈置二次防禦,我們的遠程兵種,才能發揮其實力,從而攻殺阻擾之敵。”

這是很簡單的布軍的常事,可是對於血帝他們,根本毫無所聞,此時聽得新鮮,不僅側耳聆聽,帶著濃濃的好奇之色。

“那你怎能保證對方是遠程兵種,而有怎麼判斷敵人的射程呢?”藍天白鶴再次開,口問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。

“這就要看平陽步卒被擊殺的時間,對方若是步卒,完全可以堅持到我們的支援。而若是遠程兵種,也需要二次開弓與凝結法力,才能完全擊殺平陽步卒。遠程兵種絕不會允許敵人靠的太近,隻要到達他們臨界點,便會遭到第一次攻擊。”

樂進簡單的說了一下,便讓所有人暗自點頭,對於樂進之言,暗自記在心裡。

“當然不排除一些武將、或者文士一人蕩敵,那樣靠著法術或是武法技能,我就不好分析了。不過這一點我想敵人不會,呃。”

就在樂進說到一半,臉上不僅走出詫異之色,冇想到自己還真是判斷錯了。幾乎一瞬間之內,五名平陽步卒便已經失去了聯絡,而且速度正以5位數,迅疾的開始下降。

“阻敵,備火。”

一瞬間,地甲營兵士瞬間停下腳步,緊接著地甲營紛紛半膝跪地,給後方的弓箭手騰開空間。

“火箭射。”

一瞬間,弓箭手已經射出,已經被點燃燃起熊熊火焰的箭矢,就在十道火箭的光亮下,一位絡腮鬍須的大漢,催動胯下的駿馬,揮動手中的巨錘,已經出現在眾人的前方。

那人見到十道火箭來襲,以及前方半膝跪地的兵士,頓時一楞,冇想到自己出手如此迅疾,對方的防備還能如此快速,也知道碰到了對手,帥軍之人絕對十分的謹慎。撥開火箭之後,未等第二次的火箭出手,那人已經催馬回返,快速的消失在眾人麵前。

“收箭,地甲營跟上。”

一瞬間,高順快速開口喝到,一提手中的長刀,催動地甲營快速跟進。

弓箭手急忙收回欲要射出的箭矢,地甲營也在迅疾的前行,所有人都知道形勢緊急,若是跟隨著將領,可以防備對方的遠程兵種,頓時迅疾的前行,不敢有一絲拖慢。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