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就在牧雲歌開啟郡戰之後,第一時間被係統自動傳送回黃昏城。

當牧雲歌打開地圖,直接召喚出四位靈將之時,公會所有成員紛紛傳送到黃昏郡城,希望能討到攻打定襄郡的權限,畢竟這代表著獲得功勳,提高貢獻值最快的捷徑,由不得他們不看重不眼紅。

“主公,此戰必勝,可是臣不知,為何選擇此時開戰?這不是先機啊?”

郭嘉對於這位主公也真是無語了,冇想到這主公剛剛消停一會,便要開啟第三次郡戰。

“於夫羅去往幽州。”

牧雲歌簡單的一句話,便讓郭嘉眼睛一亮,眉頭輕輕一皺,還是有些不讚同牧雲歌此舉。畢竟這異空並非真正的曆史,若是出了什麼變故?隻怕是牧雲歌打錯了主意,定會形勢危急,對已方眼下十分不利。

“主公,還有其他所窺吧?”郭嘉抬頭看到牧雲歌扭捏的神態,便知這位主公冇有實言,直接開口問道。

“嘿嘿,軍師,你的對手來了,司馬懿便在定襄,我可不想放過此人。”事到如今,牧雲歌也不打算欺瞞,直接開口說出實情,也讓郭嘉眼睛一閃。

雖然在前世之中,郭嘉在司馬懿征辟之時,便已經與世長眠了。不過這並不代表,他不知道司馬懿這個人物。

兩人同出潁川一脈,或多或少都有交集,甚至當初曹操知曉司馬懿的名字,便是他吹得風,才讓曹操在郭嘉離世之後,決心定要征辟於司馬懿。

“嗬嗬,原來是司馬仲達啊?主公這是要謀第五靈將乎?”

“正是如此,我與此人有因果關係,故此不願看到與此人為敵,還請奉孝助我。”

“呃,敢不為主公效力。”

郭嘉一愣,微微搖頭,這主公怎麼想的他能不知道,這司馬懿的確是位大才,能為主公之臣,也好助主公成勢,這一點郭嘉還是相當看重。

“請軍師掌軍。”牧雲歌微微一笑,便不在開口,他知道郭嘉已經答應了,那麼全軍的調配,絕對要比他來的高明,故此牧雲歌不再插手軍務,全盤交給郭嘉調度指揮了。

“趙雲。”郭嘉點點頭,他這軍師之職,理當如此,直接喚出趙雲。

“在,軍師。”

“你主西府軍,與定夷中郎將樂隱率眾,以沙南府出兵急行傲世城,切記要搶在敵軍之前,與主公親眷彙合,傲世城一下,直奔群英城。”

“喏,軍師。”

“主公可調公會兄弟配合,也好互通情報。”

“好,龍戰,你便隨軍而去,嗯,帥白虎堂所有兄弟,及麾下兵士過去。”

“行,會長。”

眾人紛紛離去,開始調度麾下兵馬,直接傳送到沙南府,準備向傲世城進軍了。見到白虎堂眾人離去,其他公會成員也是心中急切,眼中全是希冀之色,希望會長下一次點名便是自己。

“高順。”

“在軍師。”

“你帥北府軍,與護北中郎將趙虎率眾,自沙南府出兵,攻打白銀城。”

“喏,軍師。”

“金剛級猛男,你帥青龍堂所有兄弟,及麾下兵士隨軍。”

“行。”金剛級猛男點點頭,心中倒是安穩不少,在此之前暗中拉幫結派的事情,便是以他為主導,這讓他耿耿於懷,愧於牧雲歌的信任,現在能得到牧雲歌的啟用,金剛級猛男心中安穩,也更是對牧雲歌大為感激。

“張角。”

“在軍師。”

“你帥東府軍,與定疆中郎將牽招,自平城出兵,進逼善無城,記住萬萬不可魯莽,能攻則攻,不能攻則擾,隻要不讓善無城兵力,無法支援其他四府,爾等便為首功。”

“喏,軍師。”

“銀河酋長,你帥玄武堂兄弟們去吧。”

“是,會長。”銀河酋長直接點頭,此人一直兢兢業業,甚至在眾人拉幫結派之時,便勸說大家勿要如此。可見此人的確忠誠於牧雲歌,或者可說此人十分精明,也深得牧雲歌的看重。

當眾人離去之後,郭嘉微笑著看向牧雲歌,看到牧主公已經有些坐不住了,想想還是勸告自家主公一番:“主公,可領一軍,進攻黃金城,可是主公要答應我三件事情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

qu

】”

“軍師請說。”

“其一,萬萬不可冒險,需知你在,臣下便在,你不在,全軍覆滅也。”

“好,我答應軍師就是。”雖然心中十分無奈,但是估計郭嘉定會自領一軍,要讓自己陪同郭嘉,那還是算了吧,更冇有什麼活動的空間。

“其二,與司馬懿,能戰則戰,不能戰則退,等待我等的彙合。”

“行。”

“其三,黃金城若是下了,不可妄為出兵,隻管駐守黃金城便可。”

“這又是為何?”這一點牧雲歌倒是詫異了,不知道郭嘉這是做何打算?

“主公隻需答不答應,而不是問我為何?”

郭嘉冷冷的回答,足以證明他心中的決心,若是牧雲歌無法答應,郭嘉絕對不允牧雲歌領軍。

看到對方的表情,算是讓牧雲歌徹底苦笑,隻能暗自非議,卻不敢不聽從郭嘉之言,點了點頭道:“好,哪怕各路有阻,我也不會私自出兵,全聽軍師的調度。”

“自是當然,日後主公便會明白,且司馬懿真的駐紮黃金城,主公不可得也,需十分謹慎以待。校尉張遼。”

“在,軍師。”張遼心中一喜,急忙上前開口道。

“我剛纔說的話你可聽清楚了?”

“自是清楚無比。”

“主公,便交給你了,若是出了半點差錯,我為你是問。”

“喏,軍師。”張遼心中一苦,還是鄭重的點頭道。

“進軍中郎將韓猛,隨我帥南府軍自武進出兵群英城,主公可調公會兄弟隨行。”

“傾世佳人,你帥朱雀、麒麟兩堂,及乾、坤、震、巽四門隨軍師一行,其他兄弟與我一起去往馬邑。”

“行,會長。”眾人紛紛點頭,隻有傾世佳人翻了一個白眼,想要開口說話,卻知道這不是反駁的時候,隻能無奈的跟隨眾人而出。

而郭嘉心中更是莞爾一笑,看來主公這是報複自己啊。嗬嗬,不過一個小小傾世佳人,自己要是不能懾服於她,這軍師之位真得讓予他人了。

五路大軍紛紛出動,前後向定襄五府而來,而在定襄郡善無城之中,司馬子威也開始調動兵馬。

眼下已經被傲世龍騰取代的桐過城,自然已經不再他的考慮範疇,就算此時派兵而去,估計也是無果之事。何況此時因為一城的得失,便要耗費大量的兵力,這一點絕對不是智者所願。

可是對於定襄西部的門戶之安,他卻不能不防。當下調動兵馬,屯兵於白銀、群英兩城,要求兩城異人玩家死守此城。

當然他的舉動,也並非打算以兩地,與三郡之兵決戰,而是希望在兩城之地,能給敵軍帶來最大的損耗。從而為第二防線減少敵軍的實力。

“仲達。”

“伯父請說。”

“黃金城,便是那富可敵國的大本營,可是這些異人心思詭詐,不可不防備他們投靠那雲中王,故此我欲讓你震懾其下,抽調一萬兵力之數,為你所率領其軍,望你能在黃金城蒼鷹穀阻敵。”

“喏,太守請下令。”

“好,切記在蒼鷹穀的埋伏,一旦失守便退於黃金城,謀退於善無之策。”

“是,伯父放心就是。”

兩人的兩段對話,前句隻是表麵之言,後一句纔是司馬子威,對司馬懿深深的囑咐,怕這位侄兒因年紀的關係,導致他魯莽行事。

“伯父,你也要防備敵軍平城出兵。”

“自是當然,我會在雲水關外設伏,若是他們真的從平城進攻,怕是無功而返。”

“可用何人擔任?”

守是可以,埋伏也行,可若是無英明之將帥軍。莫說進攻,便是防守都是無果。司馬懿知道司馬子威的其下的將領,心中已經有了思量,故此探查這伯父所想。

“哈哈,仲達,真以為我毫無準備,我有良將趙庶、李封二人,便可阻於敵軍。”

“趙庶可為主,李封不可。”等待的便是司馬子威這句話,司馬懿當下建議道。

“為何?”司馬子威對於二人都為器重,並不分出高低,可是聽司馬懿的話,好像更偏向與趙庶?一時間司馬子威倒是好奇,疑惑的問了一句。

“趙庶為人公正,治軍嚴明,性子中平,能進能退。而李封雖然勇武,也擅領軍治軍,不過此人嫉惡如仇,怕是受不得敵人的激將之法。”

“哦,仲達有識人之明,與傳聞不假。”

司馬子威眼中一亮,對於這位侄兒,能在短短的時間裡,便摸透了兩人的脾氣秉性,更是能夠因利而導,妥善安置兩人的防務,這一點司馬子威甚是讚同,對於司馬懿也是放下心來。

當下有了司馬懿的建議,司馬子威直接明趙庶帥軍五千,屯兵於雲水關之處,以求防備敵軍,自平城出兵攻打善無,命李封為將隨司馬懿前往黃金城。

雲水關,乃是扼守定襄東方的關塞,也是交通要道,兵家必爭之地,因為雲水關坐落雲興縣累頭山脈北部,雲水之源頭,素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勢。在加上雲興縣地勢平緩,氣溫均衡,故此又是定襄郡難得的產量大縣,雲水關因此成為了,定襄郡的糧倉存儲地。

因此關的重要性,城牆常年修繕,更是在城牆外表,以青石鞏固,是漢朝時期少有的青石城,在這異空之中,也更是提高了防禦的能力,絕對不可令人小視。

而黃金城屬於丘陵狀態,平均海拔在1400米左右,南有蒼鷹山脈割斷兩郡,隻有一處山穀峽口為徑,故此隻要司馬懿在此設軍,便可阻萬敵之軍。

蒼鷹穀算是定襄郡南方的門戶,而雲水關便是定襄郡北方的門戶,再有漢長城為西麵的屏障。

隻要確保30天之內,阻敵於兩府之外,司馬子威便會獲得最終的勝利,這也是司馬子威大的策略,對此司馬懿也是深表讚同。可見定襄成四麵兵圍之勢,想要獲得此戰的最終勝利,牧雲歌也不是輕鬆便能獲勝。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