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就在牧雲歌話音落儘,那對龍眼的價位,一度攀升到了上品靈石900。

緊接著那小唐便開口道:“一塊極品靈石,還有木有,宇品特殊物品啊,要是能打造出宇品靈器,那將是何等的同榮耀。想必一個區域、一個公會都將會以此為榮。”

“1100塊上品靈石,你看這就是慧眼識珠啊,這位貴客還真有眼力,想必一定看出這龍眼的價值,機會總是留給準備的人,這些人無疑將是我們的領袖人物,他們將永遠走在人們的前端。”

“極品靈石兩塊?呃,這是真的?又是8號,8號的貴客果然具有慧眼,每一次都能搶先旁人一步,這樣的人無疑是領袖級的人物,令我小唐都為之膜拜啊。”

這小唐果然生了一張好嘴,雖然話語之中,是對牧雲歌的羨慕,但是無疑給牧雲歌拉足了仇恨度,也是給傲世龍騰拉了仇恨。

“2100塊上品靈石,好,看來看透先機這人不光光是……”

若然有人不滿傲世龍騰的霸氣,直接加了一次價位,冷冷的看向8號雅間,看看對方到底還會不會再次加價。

可是既阻礙小唐說到一半之時,腦袋都當機了,所有人看到這個標價,也紛紛回首看向8雅間,甚至有人已經起身,可見他們心中的驚詫之情。

當看到一臉怒火的牧雲歌,眾人算是深深的記住了這個臉孔。更有猜測出此人,絕對不是傲世龍騰的人。

可是這人到底是誰?是哪個大家族的弟子?難道這龍眼真的有什麼奧秘不成,一時間所有人的心中,都開始泛起了嘀咕,紛紛通知自己幕後的之人,考慮是否繼續爭搶這對龍眼。

而小唐在短暫的愣神之後,也快速的反應過來,直接開口道:“呃,四,四塊極品靈石,你,您確定麼,恕我再次確定一下。”

這種確定,是為了保障對方有冇有這種實力,是不是在胡亂的叫價。畢竟係統雖然開放了兌換,這極品靈石的價值也太高了。

就算富可敵國所有的資產加在一起,隻怕也不能達到10塊極品靈石,而對方前後兩次操手拍賣,已經達到了6塊極品靈石,這樣的結果也遭到小唐的懷疑。

同時小唐的舉動,也是在拖延時間,好給大家騰出時間,與各自背後之主聯絡,看看能不能把利益最大化,使得這對龍眼,再攀登一個新的高度。

“小歌,你”牧秀看了一眼牧雲歌,見到對方的臉上全是寒霜,身上湧現出的那股王者氣息,好似隻要是他看中的物品,無論是多麼的困難,都要勢在必得一般。

這種無形的氣勢,頓時讓牧秀不能開口,也讓她對於牧雲歌的印象為之改觀,心中升起愁緒、喜意,更有自傲之感,輕輕的暗道一句:小歌大了,真的長大了。

就在此時,那那青衫親自來到了雅間,帶著和煦的笑容道:“在下富可敵國拍賣行管事青衫,見過洛水牡丹,見過關山河嶽,見過龍風,這位?”

“何事?”牧雲歌眉頭一皺,直接衝著這位管事開口問道。

“哦,此次拍賣資金太大,依照我們拍賣行的規矩,希望貴客能繳納一半的定金。另外請出示您,拍賣物品所需的靈石,希望貴客能夠理解,實在是這拍賣數額太大了。”

見到對方不願透露身份,青衫也不糾結,態度依然如同原來,可見此人的城府極深。不過他的心中,也隱隱猜測出牧雲歌的真實身份。

能隱隱成為牧家的領袖,在加上此人的年紀,青衫直接想到兩人,一是牧雲歌、二是牧雲戰。牧家隻有兩位男性不在定襄郡,這無疑縮小了他考慮的範圍,隻要簡單的推演,便可知曉牧雲歌身份,這並不令人奇怪。

而能讓牧秀也態度十分嚴謹,此人的身份呼之慾出,就連青青衫想到了這點,也是詫異的看著牧雲歌。

“喏,可以全部給你,隻希望你們快點繳納我拍賣的物品,我還有事情要返回雲中。”

見到對方已經猜出自己的身份,牧雲歌不介意讓對方知曉,至於對方知道自己真實的身份,又該有何行動?那已經不在牧雲歌考慮的範疇。

實力永遠是第一,實力弱小之人,就算精通算計謀算,那也是笑話而已,心中早已有了決斷,牧雲歌直接忽視了對方,帶著冰冷的語氣回道。

“呃,那個不必,想必以心殤會長的身份,也不必繳納什麼定金了,早知道是貴客前來,我也不必上門問詢,大家請便。我這就安排重啟拍賣的事宜,若是這龍眼最終由貴客所得,我定會親自奉上,咱們到時候當麵交易就行。”

說完這句話,青衫微微躬身,倒退出8號雅間。冇辦法,人的名、樹的影,人家心殤乃世界第一人,也不是他小小的青衫,就能忽視的人物。再加上牧雲歌在現實中的身份,怕是冇有人願意得罪,就算他的幕後之主,也不敢輕易觸怒對方。

走出雅間的青衫,一擦額頭的冷汗,衝著身邊的一位女侍道:“叫小唐快點,莫要推延時間了。”

“是,管事。”此女雖然不解,但是見到青衫如此緊張,也知道對方是個大人物了,不敢有所拖慢,急忙點頭離去。心中更是好奇,8號雅間那男子到底是誰?就在此女離去之時,青衫也快步走上三樓,把此事告知自己的幕後之主。

“嗬嗬,冇想到牧家的九爺,竟然在此時來到我們定襄,而且還親臨我們拍賣行,果真是英雄虎膽啊。”此女眼中流露出一絲光芒,語氣之中更是有佩服之感,想來對牧雲歌也是大有好感。

“會長,這牧家九爺突然來我定襄,是不是要圖謀定襄啊?咱們不得不防啊。而且依我之見,若是會長真冇有心思取代定襄,何不先行與牧家示好?為何?”

“為什麼我要示好?牧家是牧家,牧雲歌是牧雲歌,兩方不可苟同,不要把他們放在一起看。我壓製傲世龍騰?你很疑惑?”

“是,會長,請會長解惑。”青衫真的十分疑惑,想到自己這位會長的脾氣,還是直接開口問出。

“嗬嗬,今天我心情蠻好的,便和你說上一說。我壓製牧家,而是牧家決不能在此時上位,他們若是上位,肯定會對我們的產業有所衝擊,故此我不得不壓製傲世龍騰。至於黃昏公會?我不敵也,就算我們商會聯合起來,怕是也難以抵擋黃昏公會的實力。”

“這又是為何?難道黃昏公會實力真的可以翻天?”青衫可是知道富可敵國的底蘊,可不是單單隻有定襄這點實力,若真的聯縱起來,怕是整個異空大漢國地域,都要為之膽寒。

“不然,因為黃昏共會無懈可擊,雲中也好、五原也罷,你看到其他的公會崛起麼?雖然此時黃昏公會成員的心中,對於牧雲歌有所不滿,但是他們絕對不會背叛牧雲歌,一塊鐵板的黃昏公會,太令人覺得可怕了。”

聽到這裡,就連青衫也是點了點頭,讚同會長的分析。

“所以會長早就打算,不與黃昏公會為敵?而且……”

“當然,若是可以,我倒是希望能與牧雲歌合作,想必這是最為英明的結果,可惜有錢她的目光太短淺了,這也是為何我要抽調公會資金,準備另組公會的目的,道不同不相為謀也。”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