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看著三樓空蕩的空間,牧雲歌轉身便走到四樓。卻不曾發現拇指般大小的冥蝶,正在他的肩膀上,吸收著四周的靈氣。直到此時才從他的肩頭飛起,慢慢的在屋中旋轉一圈,一滴淚珠落地,似乎心中十分的悲傷。

四樓,出現在牧雲歌的眼前,隻有一方供桌,桌案之上,那張不知什麼材質的畫像,已經被時間的斑痕腐蝕,根本看不清畫中的人物,究竟是如何的樣貌?

桌案之上,隻有一把巴掌大小,如槍如戟的兵器,正是當初那位男子,留給那女子的聖器。至於那圓珠與乾坤鼎,根本冇有出現在供桌之上。

當然乾坤鼎已經在牧雲歌的丹田之中,要是再出現在外界,也真是不可能的了。牧雲歌伸手拿起這如槍如戟的兵器,一股霸道的靈氣,瞬間自手掌洶湧的向他體內湧入。

還未等他撒開這聖器,桌案頓時化為灰灰,甚至這空間也出現一陣動盪,隨之一道畫麵出現在他的麵前。

“爾等何人?”雖然看不到正臉,但是女子的背影,還是讓牧雲歌十分熟悉,知道她就是二樓,那叫做夢兒的女子。

聽不見對麵數十人的聲音,隻聽見女子開口道:“你們知道的不少啊,不錯他是留下了一件聖器。喏,就在供桌之上,我也隻是留個念想,若是你們能拿走,我必定不會阻攔,不過奉勸你們一句,我這裡不想染上鮮血,希望你們慎重。”

那數十人有些遲疑,好像也不願意與此女動手,僵持了半刻,見到此女真的讓開道路。這數十人瞬間前湧,朝著供桌迅速衝來。其中為首一人,剛剛還未等碰觸道,如槍如戟的聖器,便被後麵的一人斬殺。

隨即數十人紛紛動手,開始互相殘殺起來。直到最後在三人聯手下,擊殺了最後一人後,此女纔再一次開口說話:“昔日舊臣,卻窺視主物,鬼穀一脈算是讓你丟儘了臉麵。”

三人雖然不能看清麵孔,可是那傳來的情緒,似乎帶著強烈的憤恨,不過對於此女的忌憚,終究三人冇有出手。

“不用,你們可知道我為何留在這裡?”女子再次開口,看著麵前的三人,帶著嘲諷的語氣問道。似乎是自言自語,似乎又是帶著懷念之感,似乎又在等待對方的回答。

“哈哈,可笑?什麼狗屁的天道?真是自以為是。冇想到我雲夢也有今日,還要受爾等的憐憫,若不是,哼,早已壽元將近,可讓爾等宵小冒犯。罷了罷了,告訴你們的師父,鬼穀一脈這梁子結下了,不過這誅神弑魔戟,以你們的手段,恐怕還是拿不走,除非。”

說到這裡,女子瞬間消散在空間,隻留下三人疑惑不語。半晌,其中一人,試著拿起聖器,瞬間身體化為虛無。如此的異樣,頓時讓其他二人傻眼。

可是其中一人還是不信邪,伸手操著漆黑的魔氣,剛剛接觸聖器之後,一如原來那人,也化作了虛無。

緊接著聖器瞬間化為一丈有餘,爆發出刺眼的光芒,直奔那人襲去,嚇得那人瞬間消散身影,聖器旋轉在半空許久,見到那人未曾出現,這才縮小重新落在供桌的上麵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

qu

聖器有靈,雖無主,但可殺敵。看到三人轉眼之間,兩人喪命聖器之下,一人夾著尾巴逃竄,畫麵消散之後,牧雲歌也帶著驚恐,看向手中的聖器。

龐大的靈氣,瞬間湧入到他的體內,驚得牧雲歌也是心中膽寒。凝視著丹田的異象,牧雲歌更是感到迷惑,甚至心中已經猜想,自己一定與這聖器的主人有聯,莫不是真像那男子所說,自己是他的轉世之身?

當然若是在以前,牧雲歌肯定會撇嘴以待,可是自打重生以後,牧雲歌也冇有了原本的堅持,甚至心中早已升起一種想法,這世界上也許真的有神、魔、鬼、仙?

丹田之中,乾坤鼎快速旋轉,一股股龐大的靈氣,自這誅神弑魔戟之中,快速的湧入丹田,直接被乾坤鼎所吸收。而旋轉的的乾坤鼎,也散發出道道乳白色的氣體,通過身體的經脈,再次反饋給手中的誅神弑魔戟。

兩者如此循環,好像是在交流,又好像是在互補,也不知道過了多少時間,兩者才中斷了靈氣的補給,卻見那誅神弑魔戟突然一動,瞬間變割破可他的手掌。

未等牧雲歌有所動作,體內的鮮血迅速被其吸汲,那如同泉水一般的速度,逐漸的讓牧雲歌臉色蒼白起來,腦袋已經昏昏沉沉,顯然是失血過多的表現。

輕咬舌尖,雖然清醒暫時,但是腦海之中的昏眩感,卻隨之而來。趁著能夠行動之時,牧雲歌急忙吞服一枚生血丹,雖然血值有所恢複,不過他也終於堅持不住,身子瞬間跌倒在地上。

再次掙紮的拿出第二枚,第三枚、第四枚……生血丹,快速的放入他的嘴中。就連牧雲歌自己也不知道,到底吞食了多少生血丹,也不知道如此重複使用,生血丹還能不能有所效用,隻能選擇機械般的吞食,就連嗓子都感到火辣辣的疼痛。

‘轟’的一聲,那誅神弑魔戟終於脫離了他的手掌,旋轉在此方空間之中,此時漆黑的戟杆,已經化為血色,螺旋狀的戟杆此時如同盤龍一般,一隻未知的獸首圖案,出現在槍尖與戟杆之間,顯得無比的猙獰可怕。

雖是死物,卻如同活物一般,看的牧雲歌心中都為之膽寒。再加上兩側蔚藍色的寶石,如同此獸的雙眼,更添一絲冰冷弑殺之感。

槍尖兩側,有兩個對稱的月牙形利刃,通過兩枚小枝與槍尖相連,冰冷的寒芒,如同月光般的流轉,讓人一眼便能感知到,此利刃銳利的程度,隻怕是瞬間可以割破敵人的喉嚨。槍尖更是成三角倒錐形,上麵鏤刻的花紋,兩側邊鋒的銳利,都顯示這柄長戟的不凡。

戟杆與戟頭的銜接,如同凶獸吞月,紮眼的光芒,讓牧雲歌也不由閉上眼睛。可是就在這一刻,他未曾看到誅神弑魔戟化為流光,直射在他的眉心之處。

那一瞬間,牧雲歌眉心一痛,顯露出一把極其細小長戟圖紋,如同紅痣一般,出現在眉心之處。一陣陣資訊,傳如腦海之中,驚得牧雲歌是心驚膽顫,又帶著無比的欣喜興奮。

“現。”伸手輕壓眉心,單手一揮,瞬間那誅神弑魔戟出現在他的手中。雖然誅神弑魔戟看似沉重,不過落在牧雲歌的手中,絲毫冇有一點重量,好像他的手臂一般,隨著他的心思,便可流轉於掌中翻轉。

“竟然你已無名,還需要什麼遮掩?又與方天畫戟極為相似,便喚你為方天畫戟,以障人們的耳目吧。另外便已靈器遮掩吧。”

當牧雲歌說完這句話之後,誅神弑魔戟傳來一陣喜悅之感,似乎還帶著一種讚同的情緒,讓牧雲歌有些哭笑。

不知不覺之中,他已經自地上站起,剛纔的虛弱感已經消失,身體重新恢複了體力,似乎還有不小的增長。

而當牧雲歌再次傳達訊息,讓誅神弑魔戟,不,方天畫戩迴歸體內之時,宮殿頓時消失在湖底,拇指大小的噬魂冥蝶,重新落在他的肩頭,化為一道黑色的光芒,消失在他的背後,對此牧雲歌毫無察覺。

看著自己重新落入湖水之中,牧雲歌急忙運轉真氣,耳畔也傳來了係統的提示聲,

“叮,恭喜玩家心殤獲得天品靈器方天畫戟。”

“叮,係統通告:因玩家心殤獲得天品靈器方天畫戟,《異空》將增加天品靈器的掉寶率,將增加副職業鍛造天品靈器的機率。”

“叮,係統通告:因玩家心殤獲得天品靈器方天畫戟,與呂布專屬靈器同名,《異空》為了日後的區分,靈將專屬靈器卡將前置專屬字樣,自動列入特殊靈器卡,玩家將不能裝備與使用。”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